李菲連忙道,「好了,好了,我不說……」兩人說笑著進了衛生間。

葉乘風這時坐在包間里,將香煙掐滅,眼睛依然看著沈燕虹。,沈燕虹被葉乘風盯的渾身不自在,這時避開葉乘風的眼神,「這裡好像也沒什麼意思,我們不如走吧!」

葉乘風看著沈燕虹問去哪,沈燕虹說隨便,只是覺得酒吧沒什麼意思。

葉乘風朝沈燕虹一笑,「不如去招待所你房間吧!」

沈燕虹眉頭一動,朝葉乘風道,「我那不太方便,還是去你房間吧!」

葉乘風坐到沈燕虹的身旁,一把將她摟住,「我那也不方便,那不如就在這吧!」

沈燕虹臉色一動,怔怔地看著葉乘風,還以為葉乘風是說真的。

不想葉乘風這時卻鬆開了手,淡淡地朝沈燕虹道,「你還是走吧!」

沈燕虹連忙道,「怎麼了?」

葉乘風看著沈燕虹道,「我很少動手打女人,最好不要讓我破例!」

沈燕虹臉色頓時又是一變,怔怔地看著葉乘風,見他看向自己,又不敢對視他的眼神,慌忙的避開,「我沒明白你什麼意思!」

葉乘風笑了笑道,「我不管你是出於什麼目的接近我,適可而止吧,有些話不用我說的太明白,你心裡應該有數!」

沈燕虹聞言一陣沉吟,這時站起身來,朝葉乘風道,「你以為你是什麼,天底下就你一個男人么?」

葉乘風臉上依然掛著笑容,抬頭看向沈燕虹,「這個時候了,就不要裝了,你要我再去把那三隻病貓叫回來和你對質么?」

沈燕虹臉色一動,怔怔地站在原地,心中一陣慌亂,不知道葉乘風是怎麼看出馬腳的。

她還沒說話呢,陸瑤和李菲推門而入,見沈燕虹站在那裡,詫異地問什麼事。

葉乘風朝陸瑤一笑,「沒什麼,沈小姐說她突然有點事,要先走了!」

李菲巴不得沈燕虹早走呢,這時立刻陰陽怪氣地說了一句,那就不送了。

沈燕虹勉強擠出了笑容,朝陸瑤道,「那我就先走了,生日快樂!」

出了包間后,她立刻從包里拿出了手機,撥打了一個號碼,「老公,葉乘風好像看出了馬腳了!」

電話里的聲音很低沉,問沈燕虹道,「你不是說你親自出馬,葉乘風不在話下么?算了,回來再說吧!」

沈燕虹悻悻的掛了電話,思前想後也想不出哪裡出了問題。

正想著呢,沈燕虹感覺身後好像有人,一回頭,見正是葉乘風,頓時臉色大變,立刻本能的退後一步。

葉乘風朝沈燕虹一笑,「哦,我是出來去洗手間的,沒嚇著你吧?」

他說完就轉身往洗手間方向走,走了幾步回頭朝沈燕虹道,「替我向你老公問好,如果有機會,我會親自拜會!」

沈燕虹愣愣地站在原地,看著葉乘風進了衛生間后,她依然還在想自己到底哪裡露出了馬甲。

正想著呢,只見一側一個包間的門打開了,跌跌撞撞的走來一個男人,渾身酒氣熏天,正扶著牆朝這邊走來,可能也是要去衛生間。

沈燕虹一眼認出了這個男人正是那個高秘書,她心下頓時一動,跟在了高秘書的身後。

看著高秘書到了衛生間門口,拿起一側的一個花盆,立刻朝著高秘書的腦袋砸了下去。

見高秘書倒地不起后,她立刻朝高秘書的那個包間走去,到了門口推門而入,一臉慌張地道,「高秘書被人打了,倒在衛生間呢!」

裡面一群青年男人,正喝的高興呢,一聽這話唰的都站起身來了,戈子也在其中,立刻問沈燕虹,「什麼人乾的?」

這些人都喝的差不多了,也沒注意沈燕虹是誰,還以為是房間里的同伴帶來的妞呢。

沈燕虹道,「不知道,那人高高大大的,砸完他就進了洗手間了!好像說是傍晚的時候結的怨……」

高秘書的姘頭一聽這話,立刻就知道了,和戈子說,肯定就是買鞋時候遇到的那貨。

戈子罵了一句我草,立刻就帶人朝衛生間方向而去,沈燕虹臉色一動,立刻含笑出了阿瑪尼大門。

門口三個光頭正在路邊呢,一見沈燕虹出來了,立刻跑過來,「大嫂,怎麼這麼快就出來了?」

沈燕虹朝著三人罵了一句廢物,三個人都打不過葉乘風一個人,悻悻而去。

葉乘風從衛生間出來的時候,見門口躺著一個人,頭上還出血了,不禁眉頭一皺。

還沒等他做出反應了,一伙人就衝過來了,戈子看了一眼葉乘風,覺得眼熟,但是酒喝的太多了,一時就是想不起來。

高秘書的姘頭沒喝多少,一眼就認出了葉乘風,朝戈子道,「就是這逼養的,下午在名尚就針對我們。」

戈子立刻想起了,在門口的時候高秘書和自己說過這時,而且當時自己就想動手了,難怪這麼面熟。

他立刻讓人先去扶起高秘書,隨即朝葉乘風冷哼一聲,「小逼養的,你知道你砸的這人是誰么?他是市委辦公室的高利波高秘書,你他媽不想混了?」

葉乘風經過高利波的姘頭一喊,又聽戈子這麼一說,才知道倒地的是這個高秘書。

不過沒等他說話呢,戈子立刻就朝葉乘風沖了上來,但是他酒喝了不少,剛一起步就差點摔了一跤。

身後幾個人立刻將戈子扶過去,朝他說,「對付這種癟三,還要戈哥動手?我們分分鐘就解決了!」

戈子扶著牆,朝身邊幾個人道,「打,打死了算我的!」說著連忙讓人把高利波扶進包間去休息,看看傷口有沒有事。

高利波的姘頭一直在起鬨,「打死這個逼養的,給老娘出出氣!」


一群三五個青年立刻就朝葉乘風沖了過去,有人還從口袋裡掏出了匕首。

這些青年都喝了酒,興奮的不行,上來的架勢就是要把葉乘風往死里整,葉乘風退後一步站在衛生間的門口。

拿著匕首的那人最興奮,上來就朝葉乘風的胸口扎了過去,葉乘風一把握住了他的手,搶過了他手裡的匕首,扔到了水池裡。

葉乘風對著那人的膝蓋就是一腳,在他摔倒的一瞬間抓住了他的頭髮,往門上一磕,那人瞬間就倒地不起了。

另外幾個人並沒有因為同伴的倒地而退縮,紛紛叫著朝葉乘風衝來。

葉乘風退到衛生間里,等所有人都沖了進來,立刻將衛生間的門關上。

外面的戈子和其他幾個人只聽到衛生間里傳來乒乒乓乓的聲音,只是三五分鐘的事,衛生間的門打開了。

葉乘風從裡面走了出來,而他身後,那幾個青年有的躺在地上,有的趴在馬桶上,有一個更誇張,趴在馬桶隔斷的木板上。

外面的人見狀都不禁嚇了一跳,本能的退後一步,高利波的情婦也是面色慘白,咽了一口唾沫,不敢說話了。

戈子卻大叫一聲,「去叫李金、李剛兄弟來!」

沒一會功夫,來了兩個壯漢,正是門口的左右金剛。

這兩人看了一眼衛生間的情況,冷哼一聲,立刻脫掉了身上的衣服,露出了一聲腱子肉,顯然都是練家子。 葉乘風當時在門口看到這兩個金剛的時候,就覺得他們不一般。

如今看這兩人身上都是一身肌肉,而且還不是那種在健身房裡練出來的。

看著和兩人的塊頭和身形,葉乘風覺得兩人很像是當兵出身的,特別是他們身上明顯的傷痕。

李金、李剛兩兄弟剛站定,戈子就讓兩人趕緊收拾了葉乘風,生死不論。

金剛兄弟好久沒有真正動手打過人了,這時一聽這話,立刻活動起身上的關節,搞的嘎嘣作響。

葉乘風見狀哪裡還等他們準備好了,立刻一個健步上前,朝著李金先攻擊了過去。

不想那李金動也不動,硬生生地接了葉乘風一拳,葉乘風感覺一拳搗在鐵板上一樣,自己的拳頭居然被搗的生疼。

還沒等他反應過來呢,李剛一把抓住了葉乘風的雙肩,牢牢的摁住他的肩頭,葉乘風想要動,根本完全動不了。

而李金這時上前對著葉乘風的腹部就是一拳,這一拳的力道剛猛之極,一拳下來,葉乘風差點連昨晚吃的什麼都要吐出來了。

旁邊的幾個女客人見狀都不禁唏噓一聲,看葉乘風的肚子都被打憋了,幾個男人也感同身受一般,本能的縮了一下肚子。


李金根本不給葉乘風喘息的機會,一拳剛打完,立刻掄起拳頭,第二拳朝著葉乘風的腦門就砸了下來。

就在他拳頭就要砸到葉乘風腦袋的時候,突聽後面傳來了一聲助手。

戈子罵了一聲,住他媽什麼手,給老子打。

正說著呢,兩個女人從人群中擠了進來,為首的那女人正是陸瑤,身後是李菲。

戈子一看是陸瑤,臉色頓時一變,不過還沒說話呢,就聽身旁按著葉乘風雙肩的李剛突然叫了一聲。

轉頭看去,李剛捂著褲襠,一臉痛苦的跪在了地上,在眾人都沒有注意葉乘風是怎麼擊倒李剛的。

只有李剛自己知道,在陸瑤喊住手的的時候,李金和李剛兄弟同時看向了陸瑤那邊,就沒太注意葉乘風。

而葉乘風也是乘著這個機會,一腳直接踢中了李剛的襠下,在一腳踢中的時候,立刻又補了第二腳。

迅速的兩腳都命中李剛的襠下,他感覺蛋都要碎了,還能不倒?

葉乘風這時一把抓住了李剛的腦袋,一個躍身跳的老高,直接用手肘撞擊在李剛的臉上。

這一下藉助落下的力道,這一記下來,李剛一口鮮血吐了出來,還夾帶著幾顆牙齒,隨即倒在地上起不來身了。

李金見狀頓時大怒,立刻掄起拳頭對著葉乘風的後背就是一下,葉乘風由於剛才擊中精神對付李剛,用盡了全力,根本就沒注意李金的一拳。

李金見葉乘風被自己砸倒,立刻一腳就朝葉乘風的腦袋踩了過去,他穿的是軍警大頭皮鞋,這一腳跺在腦袋上的後果可想而知。

陸瑤在一旁立刻朝著戈子道,「你趕緊叫他住手!」

戈子立刻象徵性的叫了一聲住手,李金根本就沒聽到,不過這個時候,就算聽到,估計李金也不會聽話住手。

眼看一腳就要踩在了葉乘風的腦袋上,陸瑤突然跑了過去,一下子趴在了葉乘風的身上。

眾人都沒料到陸瑤會這樣,戈子想要去拉已經來不及了,李菲嚇的大叫了起來,李金也吃了一驚,想要縮腳已經不可能了。

葉乘風也沒有料到陸瑤為了救自己,連自己的安全都不顧了,他想著立刻一把抱住陸瑤的腰,用力往一旁翻了過去。

豈知他剛一翻身,李金一腳已經踩在了他的後腦上,不過李金在看到陸瑤出現的時候,已經極儘可能的收住了大部分的力道。

所以這一腳看上去力道很大,其實並沒什麼危險,葉乘風立刻看了一眼身下的陸瑤,「你沒事吧?」

陸瑤剛才也是腦袋一蒙,沒有想過後果,這時沒想到自己本來是要救葉乘風的,現在倒變成了葉乘風在救自己,她立刻搖了搖頭。

又見葉乘風此時正趴在自己身上,臉上頓時一紅,眼神都不好意思和葉乘風對視了。

葉乘風倒是沒太注意這些,一見陸瑤說沒事,立刻從她身上翻了下來,見李金正擔心地看著地上呢,他抬腳對著李金的襠下就是一蹬。

左腳剛出一腳,右腳立刻又補上一腳,李金還沒反應過來呢,葉乘風一個鯉魚打挺跳了起來,正好李金捂襠彎腰直接,葉乘風一個手刃擊在李金的脖子上。

李金倒吸了一口冷氣的時候,葉乘風一把摁住了他的腦袋,膝蓋撞在了他的下巴上,李金轟然一身倒地。

戈子見狀都蒙了,這李金李剛兩兄弟,自己認識他們時,他們正兩個人對付十幾個大漢,把人家打的滿地找牙,而且那些棍法招呼在他們身上,就和打在牆上一樣。

而且收了這金剛兄弟之後,也的確替戈子解決了不少問題,不少人之後見到自己身後站著這兩尊金剛羅漢一樣的兩兄弟,氣場上就已經崩潰了。

不過沒想到這金剛兄弟,今天居然被葉乘風一個人給撂倒了,雖然葉乘風都是乘其不備下手的,而且都是踢下襠。

但是戈子覺得,打架鬥毆就和打仗是一個道理,敵人永遠會在你不注意的時候下黑手,不可能事先告訴你的。

所以金剛兩兄弟被打倒,只能說明他們技不如人,和任何原因沒有關係。

葉乘風這時扶起陸瑤,立刻朝戈子走了過去,戈子沒有動,依然站在原地。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You may also lik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