言情小說

之所以頭疼,正是因爲這龍月娥的脾氣很直來直去,有恩必報有仇必還。少時,龍月娥曾主動對龍靈有過示愛的舉動,卻被龍靈拒絕過。因此才因愛生恨,處處和龍靈過不去。現在這種情況下,龍家的子女們當然都聽排行靠前的龍月娥的話。若是她要故意跟自己爲難,那事情便會更加複雜。

龍月娥輕哼一聲道:“誰是你三妹了!龍家沒有你這等忘恩負義的叛徒!”

“隨你怎麼說吧。”龍靈乾脆看開一切,聳肩道,“要麼你們立刻離開,否則就要先打敗我再說。好久沒和你們過招了,不知道你們是否有所進步呢?”

說罷雙手插胸,一副輕蔑的笑容掃視衆人。

這麼明顯的挑釁,本不是龍靈的行事風格。不過如今爲了讓這些人的目標都轉移到自己身上,龍靈也顧不得那麼多了。

忽然,一聲嬌呼傳來,龍靈全身一震,向右側看去。

大樹底下,龍迪一手扯住昕兒的手臂,另一手持劍抵在昕兒的脖頸處。

“龍迪,你個混賬!”龍靈大罵一聲,原本還算平靜的心理突然變得慌亂無比。

就在此時,龍月娥冷冷的下令道:“動手!”

此時在場的一共有龍家的九個人,除了龍迪擒住了昕兒外,其餘人都向着龍靈攻擊過去。 拳打腳踢,全部印在了龍靈的身上。龍靈只得出一些保命的招式來護住要害部位,可是每當要出手反擊的時候,龍迪冷喝一聲來吸引龍靈的注意力。

昕兒已經咬緊牙關,脖頸處雖然已經被撕裂了一道小小的傷口,但她卻再也沒發出任何一點的聲音。

在場之中的人都是左右爲難,想救昕兒卻又怕龍迪下毒手;想幫龍靈卻被他出言喝止。脾氣急躁如布曼,都已經抓耳撓腮,不知道該如何是好。

這羣人裏反而是心柔最爲冷靜,她悄無聲息的來到凝霜和海倫娜身後,還故意拉着凝霜往側面移了移,爲的就是擋住遠處龍迪的視線。

正當海倫娜和凝霜都發現心柔動靜有異時,心柔壓得極低的聲音道:“我最不起眼,讓我去救昕兒。你們千萬不要出手,否則會引起那個挾持昕兒人的警覺。”

說罷身形萎頓,飄然後退了好幾步。

退了數丈,心柔背部已經碰到了樹牆。擡眼望去,發覺自己已經移動到了龍迪的視線之外,這才從側面饒了一個很大的圈,往龍迪的方向趕去。

此時所有人的注意力都集中在龍靈身上,龍迪雖然老奸巨猾,一直注意着海倫娜和凝霜一行人的舉動,但卻唯獨沒有料到,有一個人正在側後方向着自己靠近。

刀背猛的擊中龍靈的腰眼處,打得他又是一聲悶咳,嘴角已經滲出了一絲鮮血。龍靈的護體勁力已經被消耗殆盡,此刻再被動挨打,則全都是等於白白受傷。

龍靈雖強,但終究和八個人一同戰鬥,本就非常勉強了。此刻還是隻能防守不能進攻,當然是沒有絲毫的勝算。

唯一值得欣慰的是,龍家這八個人裏至少有一半以上對龍靈並無什麼仇怨,他們都知道龍靈的身世,因此雖然和龍靈爲敵,但都不敢用太狠的招數。因一旦把龍靈打出什麼症狀了,那可不是鬧着玩的。

這其中尤以龍月娥的招數最爲狠毒,劍鋒到處,招招奪命,爲的就是置龍靈於死地。畢竟龍家一行人的主事者是龍騰,一旦將來鬧出什麼事,龍月娥大可以將一切責任往龍騰身上一推。沒有後顧之患的她,出手更是沒有絲毫餘地。

龍靈心頭煩悶,因他覺得因爲自己的原因而引得昕兒此時被人所擒。她此刻有着生命危險,而自己卻是連自保都有些吃力。心中憋悶的屈辱感不斷升騰,喉頭間竟發出了一股深沉厚重的嘶啞之聲。

龍月娥一劍攻出,龍靈無奈伸臂想要去盪開她的劍鋒。卻哪知道腳下又被人踢了一腳。重心不穩之下,手一滑,竟把手背撞在了龍月娥的劍上。

這一下劍傷直接傷及骨頭。龍靈再也無法忍耐,雙目瞳孔忽然瘋狂擴張,整個眼眸都宛如變成了黑色。剛纔那微微的嘶啞之聲越來越頻繁,聲音也愈發增大。道最後,他發出的聲音便宛如猛虎嘶鳴一樣,不像人類所能發出的。

龍靈由於心頭煩亂,意識逐漸被本能所支配。他體內本來就有夢兒前世的魂魄在體內潛藏着,再加上天生龍獸混血。體內的潛力可謂是空前強大。

由於獸族生於蠻荒,日日過着屠殺的生活。因此天色都帶有一種潛藏的狂暴意識。龍靈算是修爲甚高,纔將這狂暴意識壓制得很好。此刻,卻是有些控制不住。

龍月娥心頭一顫,被他突如其來的變化嚇得很是慌亂,急速退後了幾步。不過她也是心腸陰險,用劍遙指龍靈,嬌聲喝道:“砍了這個怪物!”讓自己的弟兄妹們上前拼鬥,自己則暫時躲在後面。


可是在場衆人像是聽不到龍月娥說話一樣,把龍靈團團圍住,就是一個出手的都沒有。

龍靈可是龍獸混血,身上的勁力充沛無比。他現在這幅狀態,擺明了要變身爲巨獸。誰若是輕易上去,豈不是等同找死?

龍迪一直看着場中的情形,此時惡念頓起,高聲叫道:“龍靈,你不顧昕兒的死活了嗎!”


說着左手加勁,狠狠捏住昕兒的肩膀,不讓她隨便使用勁力。另一隻手劍鋒忽的向側面一滑,直接在昕兒的左臂之上劃破了一道三寸長的傷口。

這傷口不淺,昕兒一是身懷有孕,身體本就虛弱;其次是這疼痛突如其來。這一下,昕兒終忍受不住,啊的一聲叫了出來。

這一聲宛如炸雷劈在龍靈的心中,原本已經有些想要嗜血殺戮的心情忽然平息。這纔想起來,昕兒還在生死關頭。

龍月娥慧眼如炬,抓住龍靈轉身去看昕兒的機會,猛的把手中的長劍拋飛出去,目標直指龍靈的背部。

心柔一直從不起眼的角落接近着龍迪,她耳中全是龍靈的悶聲慘叫,卻無法前去搭救。心中矛盾得想哭。

此刻心柔就在龍迪側後方十來丈的距離,只要再走四五丈,便有十成的把握一擊制伏毫無準備的龍迪。

然而當她看到龍靈即將要被拋來的長劍擊穿背部,便什麼也顧不上,猛的身體前衝過去,同時嬌呼一聲道:“龍靈哥哥危險!”

凝霜一直目光灼灼的盯着場上情勢,手中早已蘊含了一股極強的冰靈之術。現在這羣人裏,龍靈身陷包圍,布曼等人又由於重傷之後無法立即出招,而海倫娜的靈術不適合用於突然突襲。因此凝霜知道,想要打破現在這困境,必須靠着自己和心柔兩人的突然出擊。

聽到心柔一聲呼叫,便已經知道要動手了。

腳步輕移,凝霜輕靈的身軀宛如沒有絲毫重量一樣,急速飄飛向了戰圈之中。飛身同時,凝霜雙手揮灑,宛如跳舞一般優美炫目。手中的冰靈術環繞周遭,竟然幻化出了一柄柄光亮透明的冰劍。玄冰劍林,是凝霜的看家絕學。

從包圍圈的縫隙急速掠過,凝霜趕至龍靈身邊時,懸浮在她身體周遭的冰劍已經有了二十四柄。這也是凝霜此刻能控制的玄冰劍數量的極限。

七柄冰劍先一步凝霜飛去,直接撞向襲擊龍靈的那柄長劍。再加上龍靈得到提醒之後,也下意識的向前急速趕了幾步。纔在這電光石火的剎那,避開了一招致命的殺招。

再說心柔。

她剛纔本可悄無聲息的偷襲龍迪,卻因這一聲不得已的喊叫提醒,先讓龍迪產生警覺。

龍迪猛的迴轉身,手中長劍順勢遞出橫削。

心柔不想使用靈力以至暴露身份,因而也是揮動冰劍,與之硬碰硬。

龍迪這一擊威力奇大,因他在心柔揮劍的剎那間,便感覺到了她的武技並不高強,自己可輕易應付。這一擊,目的便是爲了要一下砍斷心柔的冰劍。

冰劍長劍想觸碰,使用長劍者的勁力要強於使用冰劍者。其實本應該毫無懸念的冰劍被擊破纔對。

然而,心柔身懷上古靈獸玊鶯的氣之魄,身上的靈力空前強大。這冰劍的堅硬程度實在是駭人聽聞。

雙劍觸碰之下,心柔手中的冰劍連一絲冰屑都沒有掉落。雖然如此,但龍迪全身的勁力還是猛的噴吐出來,將心柔震得全身一顫,倒退數步。

若不是這堅硬的冰劍抵擋掉了大部分勁力,心柔光承受這一股勁力的衝擊,便肯定要吐血受傷。

龍迪雖然得手,但還駭然於心柔冰劍的鋒利程度。一滯之下,沒來得及乘勝追擊。

就在此時,蓄勢已久的昕兒忽然右肘高高擡起,右手兩指戳向龍迪雙眼。雖然沒辦法使用勁力,但這卻是一個凌厲狠辣的招數。即使是龍迪,也是不得不防。

龍迪由於左手抓着昕兒,右手剛剛出過劍招,因此只得將腦袋往後一側,堪堪避過了昕兒的一擊。

心柔此刻再也顧不得什麼隱藏實力,猛的揮手放出一道極細的雷光,向着龍迪激射過去。

龍迪此時側頭,正好看到心柔在釋放靈術。卻見她這一招只是一個一階的靈術,連孩童都能輕易使出。因此便混沒有在意。

叮咣!

雷光觸碰到劍鋒之上,發出一陣不輕不重的響聲。

龍迪全身彷彿被定住了一般,一動也不動。雙目呆呆直視,就如同死了一般。

心柔忽然覺得龍迪手上的勁力一鬆,便連忙甩脫了他的控制,抽身後退到了海倫娜所在的位置。

這一下變故,讓龍靈信心大增。他暴喝一聲,猛的踏前幾步,向着龍月娥的方向一步步走去。

所有人剛纔還打得不亦樂乎的龍家兒女,此刻都心頭髮虛,不敢再輕舉妄動。

龍月娥初時也是滿心駭然,當發覺龍靈滿身的殺氣,自己極有可能在下一刻就會被殺死的時候,她忽然不那麼恐懼了。

人懼怕到了極點,那便是什麼也顧不上的憤怒。

龍月娥雙目圓瞪,宛如發瘋一樣,竟向着龍靈撲將過去,雙手成爪形,似是要去掐龍靈的脖子。

龍月娥這一舉動沒有任何的招式章法可言,龍靈冷咳一聲,隨手就將其一把推開。

“看看你現在像什麼樣子!如此街頭潑婦一樣,還配自稱龍家人嗎?”龍靈冷聲喝罵,聲震四周。

頓時所有人都鴉雀無聲,不知該做如何舉動。

龍月娥癱倒在地,雙目有些迷離的望着地面,嗤嗤的傻笑數聲。笑了半天,忽然又變成了哭泣,看樣子神智已經有些不清不楚。

龍靈看她這幅摸樣,也不忍再罵些什麼,輕嘆一聲,回過身來。

就是這心頭的一放鬆,龍靈忽然雙膝一軟,竟不自覺的癱倒在了地上。

原來他剛纔被龍家一衆人圍攻,受傷頗爲嚴重。此刻所有疲憊疼痛感全部涌上心頭,哪裏還能堅持得住?

心柔不顧一切的向着龍靈的方向奔過去。說到底,龍靈還是她的鐘愛之人。如今見到他身受傷痛,心柔怎能坐視不理?

心柔扶住龍靈,將他託到一旁的樹牆之下坐好,同時手中運起治療術,按在龍靈的胸口,幫他治傷。

直到此時,一直呆呆站立的龍迪才忽然狂噴一口鮮血,一下跌倒在地。

所有人的視線都看了過去,見龍迪七竅滲出鮮血,雙目無神的直視,在地上來回翻滾掙扎,彷彿正在經受什麼巨大的苦楚。 心柔適才的一擊已經強烈壓制體內靈力的噴涌,龍迪這才只是身受重傷,而沒有立刻死去。

衆人看着他那痛苦的摸樣,都不知道他爲何突然如此。沒有任何一個人想得到,是心柔那微弱的雷靈術所導致。

至此,龍迪龍月娥這兩個發號施令的人全部已經失去了意識,場面變得極爲詭異。龍家子女羣龍無首,誰也不敢輕易發號施令。

龍家七妹與龍迪是情侶關係,此刻看到他這般痛苦的摸樣,幾次三番想要過去查探,卻一直被身邊的龍俊拉住。在此微妙的環境下,任何舉動都是需要進行斟酌考慮的。

由於剛纔和龍靈硬拼,羣起攻之之下雖然處處佔盡便宜,但也被龍靈的偶爾反擊給浪費了體力。此刻這幾人都是有些氣力消耗殆盡的跡象,然而龍靈一方還有海倫娜、凝霜這兩個高手可以一戰;布曼以及阿瑟夫三兄弟也已經休整完成,亦是一個不可忽視的戰力。

局勢的瞬息流轉,龍家一方突然變得極爲不利。

龍俊暗歎一聲,緩步踏前。雖然他在龍家的年紀很小,但卻是一個心思較爲縝密,做事懂得考慮大局的人。此刻由他出面,其餘人也沒有任何異議。

凝霜極爲警覺,見他上前,立刻便指揮着身體周遭的冰劍將目標直對準他。

龍俊忙將手中的兵器跑掉,雙手攤開,表示自己並無惡意。不過龍俊所處的距離和凝霜也有六七丈的距離,即使凝霜真的動手,龍俊也有把握躲避她的進攻。

龍俊朗聲道:“各位,鬧成現在這樣的局面,也並非我們所願。”

海倫娜一直冷眼旁觀,此刻哼了一聲道:“難道不是你們先挑起事的嗎?如今知道鬥不過了,便夾着尾巴來說這種冠冕堂皇的廢話,我呸!”

海倫娜口舌最爲不饒人,因此一出言就是特別刺耳難聽。

龍俊眉頭輕皺,語氣中喊着一絲冷峻道:“這位姐姐,你辱罵我可以,但卻決不可辱我龍家的聲譽。沒錯,我們是打不過,但不代表龍家可以就此任人言語侮辱!”

他說得正氣凜然,其實心頭暗自有一個隱藏很深的想法。龍俊並不想和龍靈這些人爲敵,因此現在想要求和。然而就這麼低頭認輸,肯定在將來會招來大哥龍騰的不滿。

可是現在,龍俊如此一臉正氣的說這話,擺明了就是把龍家的聲譽放在第一位,這和龍騰的想法不謀而合。因此將來跟龍騰解釋的時候,也更易說出口。

龍俊早看出來龍靈以及他的一衆朋友們都並非是會隨意濫殺之徒,因此現在把話說得正氣凜然,不但不會引起對方的仇機,更加會增添對方對自己的好感。

龍俊的心機不可謂不深,但卻是現在處於危難之時的逼不得已舉動。

海倫娜輕哼了一聲不再說話,但心中卻有了一絲觸動,沒想到這個年紀輕輕的少年能有如此膽色,敢在這麼不利的環境下,出言維護自己家族聲譽。

龍俊暗地裏掃視過所有人的面容,見大多人雖然面帶怒色,但都沒有露出殺氣。知道若是平息了他們的怒火,自己這方人還有脫身逃走的機會。

便輕嘆一聲道:“各位可知道我們爲何要來參加這聖堂騎士的選拔?”

所有人都沒有迴應他,龍家便繼續自言自語道:“這次我們外出歷練,是大哥帶領的。來到龍翼城參加聖堂騎士選拔,自是對我們實力的一個驗證,更是讓我們龍家再次名揚天下的一個契機。我義父少時遊歷天下,讓諸多原本戰亂嚴重的國家歸於平靜,一聲所積累下的功德罄竹難書。最近,北方大陸諸國又開始蠢蠢欲動,戰亂可謂難以避免。因此義父就希望我們這羣兒女一同歷練成長,靠着自己的實力當上聖堂騎士,繼續他沒有完成的事。”

龍俊這一番慷慨陳詞,海倫娜和凝霜等人雖然聽得都是一頭霧水,但他那無比鄭重嚴肅的語氣也是深深感染了衆人。


海倫娜目光流轉,想了半天之後才道:“即使如此,你們爲何要這麼跟我們,特別是要跟星月爲難?還用出這麼卑鄙下流的手段。”

龍俊苦笑搖頭道:“姐姐此言差矣。我……”

海倫娜皺眉打斷他道:“別一口一個姐姐的叫得那麼親熱,我們不熟。”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You may also lik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