言情小說

「哎?你這話還真說對了,投胎也是靠實力的,你沒那實力,自然就撈不著這運氣!」南宮玉一臉的得瑟。

白雪兒到底出身不同,力氣是有的,但唇舌終究抵不過南宮玉,被氣的說不出話來,只能一雙眼睛噴火似得瞪著南宮玉。

鐺鐺鐺!

一陣喧鬧的鑼聲驟然響起。

慕歌原本就被白雪兒和南宮玉兩個吵得頭大,這突來的鑼聲,直接炸的她腦仁都是疼的,她這暴脾氣如何能忍?

直接就沖了出去,看也不看什麼情況,就先開懟,「誰啊?素質這麼低下的嗎?還讓不讓人休息了?」

「想休息可以滾下山回你自己家裡休息,這裡是青蓮女院,不是讓你休息的地方!蕭慕歌,你可不要太放肆了!」


陰鷙的女聲帶著深深的恨意傳入慕歌耳中。

慕歌順著聲音看過去,一身粉衣的徐師姐正拿著鑼,陰冷的瞪著她!而綠衣徐師姐則站在粉徐師姐身邊,有樣學樣,冷冷的注視著慕歌!

慕歌睡的有點懵,一時沒弄明白這是什麼狀況,好在冷如蓮她們也趕忙跟了出來,「歌兒妹妹,師姐這是來提醒我們,到時間去青院了……」

「……」

果然,上課鈴神馬的最討厭了!慕歌明白了狀況后,心中不由腹誹。

「蕭慕歌,你可知錯?」 第505章你們兩個站出來

慕歌這邊剛默默站好,那邊粉衣徐師姐已經開始發難。

那姿態明顯並不准備就此罷休!

果然,就在慕歌一臉迷茫的看過去時候,人又開口了,「當眾辱罵師姐,我可以直接將你扭送到青院關禁閉!不過,你若是就此認錯,當眾大喊三聲,師姐我蕭慕歌錯了,是我嘴賤,我再也不敢了,求你饒恕我這一次!我便可不計較你的失禮!」

慕歌原本真心對這位徐師姐抱有很大的歉意,可奈何人步步緊逼,根本不給自己彌補的機會不說,如今更是視自己為眼中釘,時時刻刻都想折辱,慕歌哪裡受得住?

「徐師姐怕是年紀大耳朵不好使了吧,我何時有辱罵過你?我怎麼不知道呢?」慕歌矢口否認。

粉衣徐師姐根本不慌,冷笑一聲陰鷙的瞪著慕歌,「你不承認?呵呵,這裡可不止你一個人,剛剛你出屋時候說的話大家可都聽到了,想反悔嗎?沒用……」

「我出屋時候說話了嗎?」慕歌打斷粉衣徐師姐的話,直接愕然的看向南宮玉。

南宮玉淡淡的掃了她一眼,一聲輕哼,「你說沒說話自己不知道?還問我?你當我閑的嗎?沒事還關注你說沒說話?」

慕歌不置可否的一笑,又看向白雪兒和冷如蓮,兩個人同時搖頭,表示沒聽見。

粉衣徐師姐哼笑一聲,「她們跟你一個屋的,可做不得證……」

「同學,你剛剛聽到我說話了嗎?」慕歌看也不看粉衣徐師姐,直接對旁邊屋門前站著的少女問道。

少女剛想開口,慕歌捋了捋袖子,握了握手指,似笑非笑的看著她,「你可想好了再說哦!」

「……」這是在威脅我嗎?

少女眼中閃過一絲不悅,這蕭慕歌可真是狂妄至極,她這動作,莫不是若自己說聽見了,她就敢動手打自己不成?

她好像還真敢!

少女心中激憤閃過後,轉念間又想到蕭慕歌在京中的那些個事迹,瞬間就慫了,倒不是怕她一個罪臣之女,關鍵是這人沒下線不要臉就算了,她還是個說動手就動手的貨啊!

蕭慕歌可以不管不顧的胡鬧,自己卻不想被她牽累,若真被打了,疼且不說,關鍵太丟臉還憋屈啊!

你說你是還手還是不還手?

看柳翩舞就知道了,好端端的大家閨秀,愣是被這蕭慕歌追著喊打喊殺的,面子裡子都丟盡了!

想到此,少女果斷搖頭,「我剛出來,沒注意!」

「沒注意啊,真是很不巧呢,那你們呢?」慕歌又伸著頭看向少女旁邊的其她人。

來女院的大多都是家境良好的千金小姐們,沒有一個傻子,趨利避害的道理都懂!

蕭慕歌在她們看來絕對就是一隻蒼蠅,若是拍不死,就一定不要招惹,不然膈應的是自己!

於是乎,被慕歌掃視過去的一眾人,全都不約而同的搖頭。

原本覺得這次吃定蕭慕歌的徐師姐見狀,差點就綳不住想要罵人了!

「徐師姐,我就說你年紀大了,耳朵不好使,你還不信,如今可信了?」慕歌笑眯眯的看向臉色難看的粉衣徐師姐。

粉衣徐師姐此刻一句話也說不出來,緊緊的咬著牙關,她怕自己一張口就要失態啊!

「好了,時間差不多了,都去青院吧!」綠衣徐師姐連忙出來招呼眾人。

其她人根本不想沾染慕歌分毫,聽到綠衣徐師姐的話,立馬轉身走人。

慕歌自然也懶得在這裡多費唇舌,與南宮玉她們一道也隨著眾人一起往青院的方向去。

待她們全部離開,粉衣徐師姐再也忍不住心中的怒火,狠狠的攥著手心,低聲怒吼,「這個蕭慕歌簡直狂妄至極,竟然當著我的面,就敢出言威脅,顛倒是非?那些個蠢貨也竟然都受她的脅迫,連句真話都不敢講?這就是名門望族中的千金嗎?簡直是一群飯桶蠢貨!」

「姐姐,咱們如今雖然是她們的師姐,可咱們畢竟出身商戶,她們寧願此時得罪咱們,也不願招惹蕭慕歌,她蕭慕歌畢竟還有個未來離王妃的身份啊……」綠衣師姐無奈勸道。

粉衣師姐聞言更恨了,「若非是她蕭慕歌搗亂,我就可以榮升白衣,回家后也可以請父親做主嫁入官家,再不怕被人瞧低了去,可偏偏,她蕭慕歌壞我好事,毀我姻緣,未來離王妃又如何?離王自己都沒幾天好活,她這個罪臣之女出身的離王妃又能囂張幾時?反正我嫁不得好人家,這輩子也完了,我必不能讓她蕭慕歌好過了去!」

……

粉衣徐師姐這邊已經將慕歌視作此生大敵,慕歌卻根本沒把她放在心上,隨著眾人來到青院時候,一臉好奇的左顧右盼!

青院在女院中尤其不同,不似別的地方建造的精美大氣,青院就是一個巨大的,可以說是極其簡陋的院子,沒有絲毫的綠植樹木,只有一間間排列整齊灰突突的小房屋。

黑瓦灰牆,整個巨大的地盤上除了黑灰再無別的顏色,而那一排排的小房間不用進入,只消看著那緊緊排著的房門,便也知曉其內空間的逼仄狹小,驟然進入此處,看著那些小房間,一股說不出的壓抑之感撲面而來。

原本一路上有說有笑的眾人,在進入的那一刻,不用人警告,自覺就安靜了下來,老老實實的站了整齊等候著先生的傳喚。

慕歌自知在禮節這一方面一竅不通,很自覺就站到了最後,自然南宮玉她們三個也被她拉著一同站到了最後。

「那些個小屋子做什麼用的?那麼小,感覺只能進一個人啊,兩人都擠得慌,咱們這禮節課要如何修習?難不成還是一對一面對面的來嗎?」慕歌表示不解,小聲的問道。

「歌兒,那些是禁閉室,用來處罰京中送來的犯錯女子以及女院中犯了規矩的弟子的!」冷如蓮小聲的解釋道。

慕歌聞言愣了一下,再度環顧一圈后,懵了,「不是,那些全都是禁閉室嗎?那咱們怎麼修習禮節啊?我瞧著這裡也沒別的大房間了啊?」

「就在……」

「你們兩個,站出來!」 第506章檸檬樹下你和我

冷厲的喝聲驟然響起驚了冷如蓮一跳,到口的話也咽了下去,忙抬頭看去出了什麼狀況。

慕歌正等著冷如蓮給出結果呢,就被人打斷,不由嘀咕,「這麼大聲必然是先生來了,也不知道是誰這麼沒眼力見,一上來就招惹先生髮怒了……」

這廂嘀咕著,那廂也感覺抬頭好奇的看過去。

這不看不要緊,一抬眼突然發現前面的人全都默默退開兩邊讓出了一條道路在自己和冷如蓮面前。

道路盡頭,一位髮絲花白,神情冷漠的老嫗,正漠然的看著自己和冷如蓮兩個。

「……」慕歌沉默片刻,所以,那個沒眼力見招惹了先生髮怒的,是自己?

可我這次明明很乖巧什麼都沒做啊!

慕歌心中叫屈,臉上也是一臉懵逼,與冷如蓮一道在眾人的默默圍觀下,蹭到了最前面!

老嫗掃了已經走到自己面前的慕歌二人,並未第一時間處理她們,而是對著眾人淡淡的開口道,「老身齊黃氏,負責爾等禮儀教誨,爾等可喚我一聲齊先生!」

「齊先生安好!」

眾人齊聲喚道。

齊先生點點頭,「對了,老身讓爾等做什麼,才能做什麼……你們兩個,可知錯?」

慕歌正胡思亂想著呢,齊先生突然目光一轉看向她和冷如蓮。

冷如蓮連連點頭,「學生知錯,請先生責罰!」

「老身責罰與否都有規矩,何須你來指點?」齊先生語氣平靜,聽不出喜怒,卻自有一股威嚴在其中。

冷如蓮頓時懦懦的不敢再多言語。

齊先生瞥了她一眼后,直接看向慕歌,「你可知錯?」

「學生知錯!」慕歌汲取冷如蓮的教訓學乖道,並沒有加後面那一句,暗道這下總該挑不出毛病了吧?

「錯在何處?」齊先生繼續問道。

慕歌:「???」

剛你也沒問如蓮錯在何處啊?

我哪知道錯在何處?一般這麼問的,都是找茬的啊!

是了,這齊先生是故意找茬的吧?

勵志要做學渣的慕歌,沉默了片刻后,開口嘟囔道,「我要知道錯在何處,哪裡還會犯錯讓你給特意拎出來教育?」

此話一落,眾人表情都變了!

這蕭慕歌怕是腦袋被門給夾了吧?

竟敢這樣跟青院的先生將話?

她是想關禁閉抄書抄到天荒地老嗎?

冷如蓮在一邊都忍不住替慕歌狠狠的捏了一把汗!

反倒是齊先生,表情並沒有任何的變化,看不出一丁點的喜怒,只道,「你既不知錯,為何剛剛還要撒謊說知錯了?」

「……」你特么問我可知錯,我順著你說知錯還說錯了不成?正常人不都這麼說的嗎?難不成你要我說不知你才舒服?

慕歌心中腹誹,自己是這麼招黑的體質嗎?明明跟這先生沒有任何交集啊,這上來就找麻煩?

思忖了片刻后,慕歌有些破罐子破摔道,「我只是不知道我錯在哪,但我知道,先生既然問我了,那我一定就是有錯的,我說的知錯,指的是,我知道我有錯,但我不知道錯在哪,所以,我沒有說謊,是先生你自己理解錯了!」

好特么能顛倒是非啊,蕭慕歌你嘴皮子這麼溜你家裡人知道嗎?還真是什麼話都敢往外說!

眾人這會兒都齊齊無語了,可同時一個個也都翹首以盼的等著看蕭慕歌倒霉,敢搬弄唇舌說青院的先生錯了,簡直就是找屎啊!

你蕭慕歌不是桀驁不馴的嗎?我倒要看看,一會兒先生罰你,你還敢不敢反抗!

因為剛被慕歌威脅過,雖然大多人都不願意招惹慕歌而屈服了,可心裡卻都是很氣惱的,這會兒眼瞧著慕歌要倒霉,一個個都有些激動興奮起來。

「你說是老身理解錯了?」齊先生微微蹙了眉。

「不,歌兒她是胡說的,先生您大人大量不要跟她一般見識……」冷如蓮眼瞧著人先生變了臉色,真的怕慕歌硬剛,顧不得先生剛說她多言,趕緊開口道。

慕歌卻拉了冷如蓮一把,示意她不要管,一臉不以為意道,「我沒胡說啊,就是先生理解錯了!」

反正自己已經看出來了,這位齊先生就是故意找茬來的,不論自己說什麼,都能找出毛病來,既然她就是抱著目的來的,自己又何須委曲求全呢?

說好聽的也是要被罰,難聽的也是要被罰,那還不如痛快點呢!

你愛怎麼著怎麼著吧,我能受了就受,受不了我大不了下山回家,有什麼啦!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You may also lik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