言情小說

“不知道夏哥兒會表演什麼才藝。”

“待會一定要找夏哥兒要個簽名,然後放在我的枕頭旁,每晚陪我一起睡覺。”

“……”

沈婉玲挑出一些彈幕,一個個的念給徐夏聽。

徐夏稍稍偏頭,在不影響安全駕車的情況下,笑着說道:

“謝謝大家對我的支持,那個什麼,我馬上就要到了,因爲我是今早從洪城縣出發來了榕都,所以時間很趕,估計到了現場後,差不多也就輪到我表演才藝。

希望大家待會別堵路,真心的,就這麼一個要求。

等海選結束,不管你們是要合影,還是要簽名!

我!徐夏,實力寵粉!你們懂的!”

“哇!太好了,夏哥兒最好了!麼麼噠,愛死你了。”

“夏哥兒放心,我們肯定不會堵路,我們粉絲後援團的幾個副團長、隊長,會提前將地下停車場通往一樓海選現場的道路清理出來。”

“夏哥兒,我們現在就開始疏通走道。”

“……”

這時,沈婉玲悄悄的將直播間的話筒按成了靜音,她面帶些許的擔憂,說道:

“夏哥,我們這樣做,會不會顯得太過於高調了啊,萬一是在這期間,發生了踩踏事件,影響也不好,要不你讓他們別亂來。”

沈婉玲所擔憂的,也正是徐夏所擔心的事情,旋即點了點頭,沈婉玲這才又將話筒的靜音取消掉。 徐夏再次開口對直播間中的粉絲們說道:

“大家的好意我心領了,不過清理通道什麼的,還是別的,總不能因爲我的原因,而影響了別人,你們說是不是這個理?

只要能夠按時到達現場就行,謝謝大家。”


“不愧是夏哥兒,做事就是考慮的周全,哪像有些小鮮肉,恨不得路上全都是迎接他們的人,恨不得被一百個保安圍在中間,好像只有那樣子,才能彰顯出他們明星的身份。”

“深以爲然,夏哥兒現在一點也不比某些明星差,卻一點都不傲氣,還那麼的接地氣,不愧是我喜歡的偶像。”

“我們都聽夏哥兒的吧,別給夏哥兒添麻煩,夏哥兒和那些小鮮肉不一樣,要低調。”

“講真,萬達都快被我們包圍了,夏哥兒就算想低調都難啊。”

“我剛纔還看到了好多的主播,都跑來現場直播了,我有個小小的想法,找機會進那些主播的鏡頭,然後宣傳夏哥兒的直播間,你們覺得怎麼樣?”

“6666666,好主意,爆贊!”

“……”

徐夏聽着沈婉玲念着彈幕,不由得鬆了一口氣,粉絲們還是挺明道理的嘛。

不多時,車子駛入了地下停車場當中。

隔得遠遠的,就能看到在地下停車場直通負一樓生活超市,一樓商場的電扶梯周圍佔滿了人,好多人手中還舉着寫有“徐夏、夏哥兒”“夏粉”等字樣的小牌子,翹首以盼。

如果換做是平時,徐夏還是比較願意先和粉絲們見上一面。

但是今天情況特殊,已經打電話來催了,最多不超過一刻鐘,就該輪到徐夏上場。

隨後,徐夏將車子停在了一個升降電梯口附近,和沈婉玲一起下了車。

早有提前聯繫好的音軌傳媒工作室中的員工等待在了那裏,見着徐夏到來,急忙說道:

“夏哥兒,沈主管,你們先隨我過去,得快點才行。”

“好,你帶路。”

三人疾步而行。

就在剛剛抵達中心的廣場處的時候,編號正好排到了徐夏,運氣不錯,若是再遲了那麼一點,就得過號了。

“下一位!”

評審席上的評委打了個哈欠,百無聊賴,從開始到現在,就沒有一個讓他們眼前一亮的,若非是顧忌到身份的問題,他超想當面對那些人狂噴,什麼玩意啊!

現在的年輕人,水平越來越低了,是個人形生物,就能報名參加海選嗎?

還是應該設置一個門檻纔對,不僅辣眼睛,還影響心情。

“下一位,人呢?”

評委凝了凝眉頭,但後臺依舊沒有人走出來,看吧,參加個海選都不知道準時,就在他正要繼續喊“再下一個”的時候。

那名音軌傳媒工作室的員工在徐夏的吩咐下大聲喊道:

“請大家朝着這裏看!”

所有人的目光都被吸引了過去,視線落在了那人身上,隨後又不由自主的被徐夏的爆帥形象所吸引,而徐夏的胸口位置,還貼了一張代表他編號的“11”的紙貼。

評審席上的三個評委眉頭先是蹙了蹙,當視線落在了徐夏身上之後,眼前頓時一亮。

姑且不說這位十一號的才華到底如何,單說就身裝扮、顏值,再稍稍包裝一下,便能夠輕易的成爲一名頂級小鮮肉級別的流量明星。

對於徐夏的出場方式,他們也很好奇,不知道打算表演怎麼樣的才藝。

徐夏感受着無數的目光,擺出一個三位大師特地交代過的pos,突然想起一件事,就想着參加“我是大明星”的海選,但是,表演什麼樣的才藝這個問題給忘了。


“十一號,請開始你的表演。”

一名評委見着隔了三五秒,徐夏都還一動不動,眉宇微微蹙了蹙,而後又舒展開,聲音柔和的問道。

難得有這麼一個讓人看起來舒服一些的選手,應該多一些包容,因爲,這或許就是才藝節目的一部分。

“大家快看,夏哥兒的才藝表演馬上就要開始了!我想,夏哥兒一定會震驚全場的!”

沈婉玲找了一個還算不錯的角度進行直播,充當起了解說員。

“期待,滿懷期待,夏哥兒會不會表演劈叉啊?”

“呃,此話怎講?”

“我很自豪的說,我是夏哥兒剛開播的時候的那一批骨灰級元老粉絲,夏哥兒不止一次在直播間中說過,他要表演劈叉的才藝。

雖然不知道夏哥兒爲啥對劈叉的才藝如此的念念不忘,就是不知道會不會藉着今天這個難得的機會,將劈叉的心願完成呢?”


“擦,夏哥兒竟然還有如此特殊的才藝,真人不露相啊。”

“如果我是評委,肯定會將夏哥兒給踹飛出去,好端端的才藝不表演,表演劈叉,怎麼想的呢。

夏哥兒唱歌,吉他都是一把好手啊,隨便露一手,還不分分鐘過海選啊。”

“……”

沈婉玲的漂亮眼眸眨巴着,徐夏喜歡劈叉……這個……無言以對。

唱歌嗎?不不不,那樣顯得太平庸了。

就在這時,徐夏腦子裏面靈光一閃,對了!有了!

迅速在“悠閒小莊園”的圖書館中,點亮了“口技”相關的書籍。

點亮了“霹靂舞”相關的書籍。

而後,他的表演開始了!

Bbox伴奏,一首來自於邁克·傑克遜的《dangerous》脫口而出!

伴奏和唱腔,同時從徐夏的口中傳了出去,除此之外!還有舞蹈!霹靂舞!

一張口,伴奏清晰,唱腔清晰。

身體四肢,隨着唱腔的節奏律動,堪稱完美。

就算讓邁克·傑克遜親自過來,也無法做到這種地步。

別的不說,光是Bbox估計就將讓邁克止步。

而在徐夏這裏,三者合一,渾然天成,彷彿本來就應該這樣子似的。

現場一下子變得超級安靜,全都本能的閉上了嘴,甚至連驚呼聲都強忍着不發出去,生怕因爲自己的聲音,影響了眼前的這一幕奇蹟。

將舞臺圍住的現場觀衆,隨着徐夏的靠近,不由自主的讓出了一條通往舞臺的道,地上沒有紅地毯,但徐夏即將走過的地方,彷彿有紅地毯隨着他的腳步鋪設。 徐夏第一次站上舞臺,這個舞臺雖然不大,但是,他卻彷彿擁有着整個世界。

Bbox伴奏、不帶絲毫口音的英文歌詞,以及彷彿與生俱來的霹靂舞姿,讓三位評委,舞臺之下的觀衆陷入了一種視覺與聽覺的極致享受中。

沈婉玲抓着手機,鏡頭對準舞臺,而她的那一雙明眸已然是滿滿的崇拜之色。

這樣的崇拜,沈婉玲不是第一次了,但每一次的崇拜,都是新鮮的,都是有着驚喜的。

似乎,什麼時候不再製造新的驚喜,那纔不正常。

短短的幾分鐘,終究有過去的時候,一曲終了,舞姿停下。

徐夏站在了舞臺中心,朝着評委和臺下的觀衆躬身行了一禮,宣告結束。

現場沒有立即傳出熱烈的掌聲,不是因爲徐夏表演的不好,而是才藝太過出色,所有人都在回味剛纔視覺、聽覺的雙重盛宴。

又過了幾分鐘之後,掌聲才嘩啦啦的響了起來,伴着激動的呼喊聲。

“好!非常好!爆贊啊!”

“夏哥兒還是一如既往的兇猛,不管做啥都是兇猛的一逼!太好聽了,霹靂舞也跳的太好了。”

“夏哥兒,你到底還有什麼不會啊!到底是怎麼做到的,你還是人嗎?”

“通過!通過!通過!評委!通過!”

“天啦,這也太有才了吧,高手在民間啊,我敢保證,總決賽都絕對有十一號的一席之地,要是沒有,那肯定是有內幕!”

“對對對,要是十一號都被淘汰了,這個神馬的‘我真是大明星’好像要沒有存在的意義了。”


“真沒想到,今天來萬達逛個商場,都能看到這麼驚豔的表演,咦,好像有人說十一號還是個主播,我去問問他的直播間號,必須粉了。”

“好帥啊,還那麼有才華,這就是集才華與顏值與一身的完美男子了吧。”

“……”

音軌傳媒總經理辦公室中,大團團雖然沒有到現場,不過也在通過直播間關注徐夏的比賽,她狠狠的揮了揮小拳頭,很是激動的“耶”了一聲。

而後叫來了鞏瑩,因爲鞏瑩入職時間相對其餘人較早,一般沈婉玲不在公司的時候,就會安排她來做事,當做後續的公司管理層來培養。

鞏瑩也很努力,倒沒有讓大團團失望。

“鞏瑩,你先將剛纔徐夏參加海選的視頻交給剪輯部,剪輯好了後,再讓公司簽約的主播上傳到自己的作品牆上去。


嗯,文案這方面,多用一些隱約顯得曖昧的關鍵字,做好了你好好審覈一下,不用再拿給我審批。”

大團團心情愉悅,徐夏的表演給了她一個超大的驚喜,如此驚豔的才藝表演,不好好運作一番,着實太浪費。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You may also lik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