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維又怎麼願意讓鹿大、鹿二如願逃走呢,手中的流水劍,一劍又一劍地砍向了鹿大、鹿二。

「快點,再快點!」鹿大焦急地攻擊著牆壁。火鏡堡的牆壁雖然不怎麼結實,是豆腐渣工程;但兩個凝魂初期的小鬼想要破開牆壁,卻絕不是什麼容易的事情。

「我已經儘力了!」鹿二很是無奈;他沒有偽神兵級的武器,攻擊自然比鹿大要差了一大截。

而這時,背後江維的攻擊又到了。

鹿大眼中忽然閃過一絲狡黠,側身一躲,想要借江維的攻擊破開這面牆壁。

「想借我之手?做夢!」以江維無微不至的洞察能力,鹿大的身形一動,江維自然就察覺到鹿大想要做什麼了。

要知道,江維的攻擊軌跡可是完美無瑕的,他又怎麼會讓鹿大得逞呢?

江維的這一劍,又是嚴嚴實實地打在了鹿大身上。鹿大身上的鬼甲早已是殘破不堪,江維的這一劍,輕而易舉地給鹿大留下了重創。

「這樣的攻擊,只需一二十劍,便能湮滅掉鹿大了!」江維心中計算著。當然,這是在鹿大放棄防禦的情況下;鹿大要是全力防禦的話,江維肯定是要費上更多的功夫的。

鹿大當然也想防禦,可他要是防禦,就沒有功夫去破開牆壁;可要是不防禦,又只能被江維不斷地重創。

鹿大可承受不起江維的大招,這樣的攻擊,每一劍都能讓鹿大靈魂震蕩;鹿大每受一劍,靈魂就會孱弱一分!

不過為了及早地破開牆壁,鹿大也只好忍受著這一切。

「凝魂期的大鬼,還真是難殺啊!」江維一邊竭力施展著流水劍,一邊不由地感嘆。

凝魂期大鬼的魂魄,實在太過凝練了。如果只是普通的攻擊手段,即便藉助神兵,即便能夠斬斷凝魂期大鬼的靈魂,也無法對凝魂期大鬼造成什麼實質性的傷害;江維也只有施展流水劍,才能夠湮滅凝魂期大鬼的靈魂,但湮滅的速度也相當慢。

江維只能一次又一次地施展流水劍,一次有一次不斷地削弱凝魂期大鬼的靈魂,才能把凝魂期大鬼耗死!而這個過程,絕不容易!

「先不管鹿二,把鹿大先殺了!」江維明白,如果繼續同時攻擊兩人,那很可能兩個都會跑掉;現在,自己只能專心先殺掉鹿大,到時候鹿二就算跑了,自己也還能把他追殺死!

然而,就在這時……

轟!

鹿大和鹿二面前的牆壁,竟然被轟出了一個洞來。

「這牆壁……」鹿大、鹿二都是一驚,「好薄啊!」死裡逃生,鹿大、鹿二都是驚喜不已。他們原以為,還要花費很大功夫才能破開這面牆壁;誰想到,這面牆壁竟然如此之薄。

「我靠,豆腐渣工程!」江維也看傻了——你妹的,你一座如此高端奢華的堡壘,牆壁的用料竟然如此偷工減料?難道就不怕「樓倒倒」嗎?

頓時,江維的計劃完全被打亂掉了。

而鹿大和鹿二,則完全樂壞掉了:「哈哈哈哈!天不亡我啊!江維,你放心,你的實力,馬上就會傳遍整個天荒城的;而這個仇,我們也一定不會忘記掉的……哈哈哈哈!」

死裡逃生,鹿大和鹿二的心情何等愉快。

「走!」

鹿大和鹿二興奮、囂張地大笑著,一跳便從牆壁上鑽了出去。

「靠!」江維暗罵,連要追趕上去;而就在這時……

「啊!!!!」

「啊!!!!」

無比凄厲的兩聲慘叫從牆壁的另一頭傳來,接下來,就是無比靜謐的沉寂。

ps:四更!晚上還有! 「怎麼回事!?」江維臉色一變。

前一秒,鹿大和鹿二還是興奮囂張的大小,后一秒,卻就變成了無比凄厲的慘叫;叫聲之慘烈,即便江維聽來都覺得毛骨悚然,顯然不是鹿大和鹿二演戲給江維看。

「牆的那頭有什麼?」

江維很想鑽過牆去,看看那一頭究竟是什麼一個情況;但同時江維也明白,好奇害死貓——鹿大、鹿二的實力不比自己弱多少,他們倆一過去,幾乎只是瞬間,除了發出一聲凄厲的慘叫外就什麼都沒留下;那自己過去呢?

江維當然很想看看,牆壁的另一頭,究竟發生了什麼,可他更在乎自己的小命;江維可不想莫名其妙地就把命給搭進去了。

「二蛋?」江維看向了二蛋,只見而言的眼中也滿是驚恐。

狗類的直覺,是要比人類敏感很多的;二蛋有這樣的反應,就愈加說明牆壁的另一頭,定是有著什麼無比可怕的存在。

這會兒,江維哪還會猶豫。

「二蛋,跑!!!」

江維和二蛋連忙就要從入口逃走;而就在這時,一雙漆黑的大手從牆壁的那一頭探出。

嗤啦!

漆黑大手一用力,便將牆壁撕裂了開來。

逃跑間,江維看到,一身著黑袍、無比醜陋的人類鬼修,正撕裂開牆壁,從牆壁的那一頭鑽出。

「這……」江維一看到那醜陋身影所散發的強大的威壓,便明白了自己和對方的巨大差距,再興不起半點對抗的勇氣來,腳下更是施展開最快的速度,奪路便走。

「二蛋,跑快點!」

江維全力催動著最強逃命秘技「逝水」;因為有了一雙偽神兵級的疾行鞋,江維的速度,比當初被六易追殺時,還要快出一線。而二蛋的速度,本就不比江維慢,現在更是有了偽神兵傍身,速度自然也是快得離譜。

那道黑色、醜陋的人影才剛剛從牆壁的另一側撕裂出來,江維和二蛋就一溜煙跑得沒影了。

這下,輪到這黑色醜陋的人影傻眼了:「我靠,這速度……」

其實,黑色醜陋人影本來完全可以從牆上的洞里鑽出來的;不過他考慮到這樣鑽出來的話,配不上他的身份,所以特地非常裝x地來了個撕裂牆壁的出場式。誰曾想,江維和二蛋一看到他的出場式,竟就直接被嚇跑掉了;而且跑得還那麼快,讓黑色醜陋人影都有種望塵莫及的感覺。

旋即,黑色醜陋人影的眉頭皺了起來,大堆的褶皺擠上眉梢:「我不過在這密室內閉關半月,怎麼就有外人把我的堡壘破壞成這番模樣了!」

黑色醜陋人影閉上眼睛細細感知了一番,便感知到火鏡堡內,多了很多陌生的氣息。

「竟有人敢來我火鏡堡撒野!」黑色醜陋人影頓時氣急。

「孩兒們,都給我出來吧!」黑色醜陋人影朝著牆壁的另一面喝道。牆壁的另一面,正是他閉關的密室;密室的入口隱秘得很,可他沒有想到,竟然有鬼直接破開了密室的牆壁——當然,破開密室牆壁的鹿大、鹿二,已經被他給一招秒殺了。

下一秒,一個接一個的惡鬼從牆壁的另一側鑽了過來;這些惡鬼渾身上下都散發著濃郁的罪孽血光,只不過他們中的每一個,此時卻都虛弱得很。

「真沒用!」黑色醜陋人影罵了一句,「不過從你們身上吸收了一些能量,一個個就虛弱成這番模樣!」正是因為黑色醜陋人影把手下鬼修都集中到密室閉關去了,才造成了火鏡堡中空無一鬼的景象。


因為這種閉關常常進行,所以黑色醜陋人影才特地花大代價安了一扇偽神兵材料打造而成的大門,免得被其他鬼修破門而入;可誰曾想,江維、蘇逸塵等鬼修一個個都不從大門走,而是直接拆牆壁啊!

「靠!也不知道我這堡壘被破壞成什麼樣了!」這黑色醜陋人影,顯然就是火鏡堡主,「孩兒們,快跟我去迎敵!」

……

這一邊,江維和二蛋卻是頭也不敢回地朝堡外跑去。

「大哥,剛剛那道黑色人影太可怕了,看他一眼,我都覺得心悸!」二蛋道。這種心悸感,一是因為實力上的巨大差距,二則是因為黑色醜陋人影——也就是火鏡堡主身上的罪孽太深重了;因為罪孽深重,實力弱的鬼修一看到他,就會不由自主地感到恐懼。

「那黑色醜陋人影,很可能就是火鏡堡主了!」江維猜測道。江維也是見過一些世面的,甚至還被燃魄期的六易追殺過;他當然看得出來,這黑色醜陋人影的不簡單,「那黑色醜陋人影,應該有著凝魂期圓滿的修為,估計還不是簡單的凝魂期圓滿!」

「啥也別說了,大哥,我們還是快跑吧!」二蛋道,「依我看,那蘇逸塵也未必打得過這黑色人影;我們還是跑得遠遠的先,免得到時候連跑都來不及!」

二蛋的狗膽還是很小的,剛剛被嚇了一下,到現在還害怕得要命。

江維卻很同意二蛋的說法:「對,趕緊跑!」

一人一狗兄弟兩人施展著逃命秘技,沒命地朝著堡外跑去;唯恐跑得慢了,就被那黑色醜陋人影給擒住。

不過,江維和二蛋還沒來得及跑出去多遠,卻都齊齊地愣在了那裡。江維和二蛋驚恐地看到,就在他們前方不遠處,以黑色醜陋人影為首的一大群鬼修,正堵在路上,笑看著他們。

「跑啊!怎麼不跑了?」黑色醜陋人影,也就是火鏡堡主嗤笑道。

「額……」江維和二蛋對視一眼,齊齊地咽了口口水——悲劇啊!

江維露出一絲比哭還難看的笑容:「哥,你咋跑得這麼快啊,什麼時候跑到我前面的……」江維對自己的速度無疑是很自信的,他實在無法接受,為什麼會有這麼多鬼堵在自己前面。

如果只是黑色醜陋人影一個也就罷了,可問題是,現在有一大群鬼修在堵著。

「哈哈哈哈哈哈……」火鏡堡主不由獰笑了起來,「這火鏡堡可是我的地盤,你在這裡滿地瞎跑,跑得再快,又怎麼能有我走捷徑快呢?」

「額……」江維頓時無語。

確實,在他看來,火鏡堡里彎彎繞繞的,地形複雜得很。不過,火鏡堡主卻可以通過捷徑,輕而易舉地攔到他前面。

「二蛋,這回我們哥倆,恐怕要悲劇了啊……」江維露出一絲苦笑;面對實力如此強橫的火鏡堡主,而且還是在對方的地盤,江維找不到任何逃跑的希望。

ps:五更結束,今天先休息一下!明天繼續努力爆更,哥哥姐姐們,票票丟過來! 在絕對的實力差距面前,江維的一切手段都顯得十分地蒼白。

「二蛋,等會兒我盡量拖住他,你就趁機趕緊跑掉!」江維低聲傳音道。

「大哥,你這是什麼話!?」二蛋急了,「我們兄弟兩個,要生一起生,要死一起死;我二蛋又豈是那種貪生怕死的狗?」

儘管早就知道二蛋會是這個回答,但江維的臉上還是忍不住閃過了一絲感動:「二蛋,你現在實力還弱,留在這裡也沒有一點用處,死了也是白死!可你要是能跑掉的話,以後也還能為我報仇,不是嗎?——況且,以我的實力,逃命也未必沒有一點希望;你留著,反而會影響我逃跑!」

江維這番話,雖然有安慰二蛋的因素在裡面,但其實也不無道理。


二蛋雖然只是一條狗,卻並不是那種無腦的蠢狗;相反,二蛋的腦子比很多人類都要精明得多。它聽江維這麼一說,自然也明白其中道理,也知道自己這點實力留在這裡,只是給江維拖後腿罷了。

「大哥……」二蛋心中悲切;它知道,如果現在自己拔腿就跑的話,那自己跑掉的希望還是挺大的,可江維就……但它更加明白,自己要是不跑的話,江維的生機就更小了!——自己不跑,江維的生機渺茫;自己跑了,江維的生機比渺茫稍微大一點點,但還是渺茫!

二蛋明白,不管自己怎麼選,江維都是生機渺茫。而二蛋想留下來陪著江維,無非是想陪江維共赴黃泉罷了——哦,不對,它們現在本來就在黃泉、在鬼界,應該是一起魂飛魄散才對!

「跑!」江維傳音喝道。

「大哥!!!」二蛋痛苦得靈魂都要碎裂,但還是一咬犬牙,非常突兀地返身跑去。

咻——

二蛋全力爆發之下,身影化作了一道鬼魅。

「大哥!一定要活下來!!一定要!!!」二蛋在心裡默默祝福;這一刻,除了祝福,二蛋也做不了其他什麼了。

「啊!!!」奔逃間,二蛋不禁痛苦戰慄地低吼出聲;兩行由靈魂能量凝聚而成的淚水,無聲地從二蛋的狗眼滑落。

「啊!!!我一定要變強!!!一定要!!!」這一刻,二蛋無比深切地感受到了實力的重要性;這一刻,它無比企盼可以變得更強!

只是,在鬼界,不知道有多少鬼整日企盼著能變得更強,但真正能從中脫穎而出的,又有幾個呢?

「二蛋,一定要跑掉啊!」江維不用回頭,也能看到二蛋正在自己背後狂奔,臉上不由露出了欣慰的笑容來;如果二蛋能逃出生天,自己就算死在這裡,也算是沒白死了!

「哦?」火鏡堡主靜靜地看著眼前這一幕,並沒有出手阻攔,甚至嘴角還露出了一絲邪邪的笑意,「看不出來嘛,還挺重情義的!」

在火鏡堡主看來,一個人能為另一個人而死,已經非常難能可貴了;而一個人能為一條狗而死,就更加不可思議了——而現在,這一幕發生在火鏡堡主面前了,這讓他都有點忍不住想要鼓掌。

「還請堡主能放過它!」江維拱手道。他明白,如果火鏡堡主鐵了心要追殺二蛋的話,二蛋是絕對跑不掉的;而江維現在作出這麼客客氣氣、恭恭敬敬的模樣來,又何嘗不是在幫二蛋拖延時間呢?

「放過它?」火鏡堡主殘忍一笑,「我為什麼要放過它?」

江維頓時聽得臉色大變。

「我現在不對那條狗出手,只是想看出好戲而已;現在好戲看完了,你們當然都可以去死了!」火鏡堡主醜陋的面容扭曲了起來,「不管是你,還是那條狗,都必死!不然,要是傳出去說一條狗從我火鏡堡主眼皮子底下跑掉了,那以後我還怎麼在天荒郡混了?」

「火鏡堡主,你……」江維急切地欲要求情。

「而且……」火鏡堡主卻直接打斷了江維,「那條狗逃跑前那充斥著仇恨、殺意的目光,讓我都感到心悸啊!仇恨也是一種力量,我要是放任它跑了,指不定就會給我埋下一個大患!所以,你必死;那條狗,也必死!」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You may also lik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