言情小說

擁有之人只是個小武師,此等暴殄天物,天理不容啊!關於他的畫像,瞬間傳遍南嶺各大小勢力!

此消息更經證實,那小武師使用天階功法后,竟然能越階戰勝武將階!

天階功法,實屬大陸稀罕武技!一般傳承勢力的秘法才能達到此等階!現今在小武師手中,簡直猶若無主!一時之間,暗流涌動!各大小勢力,紛紛派人前往天達帝國找尋畫像之人,生怕被人搶先!

此消息傳的沸沸揚揚,遠在天達城也收到消息!

天火學院的不少學員得知,一頓羨慕嫉妒恨:實力與自己分明差不了多少,為什麼就那麼好命,那可是天階功法啊!

其中有位少女學員,某天前往學院的途中,突然看到那張貼的畫像,感覺思維瞬間凌亂:天星!?怎麼會是他?他怎麼會有…天階功法?不是告訴過他,要注意點,不要亂闖禍的嗎?到底怎麼回事!?

小月根本已經忘記,又或是想過太多遍的緣故!那些叮囑的話,只是在心中說過,而從未對藍星親口說起!

凌亂的思緒,很快回到當初還在天心城時,藍星與自己告別的場景,他當時說的話也漸漸浮現:「小月,發生了一些事情,我必須馬上離開!……還有…我可能不會再回學院了…!」

自那之後,小月就發現自己再也沒有藍星的消息!隨著時間的推移,隱隱有種感覺,以後可能再也見不到他了:這…沒什麼啊!他本來就會離開的嘛!但是…為什麼…心裡感覺不太好受!?

會賽隊伍的歸程,雖是眾學員一起,但小月總有種孤單的感覺,自己也不知道怎麼回事!尤其是來到帝國邊境時,北望著極遠天邊的通天嶺,那情緒無比的強烈!

來時,兩人;歸去,一人!

回到學院,小月發覺別院一下子安靜好多!先是小花回天香,再是藍星離開!面對著冷清的環境,小月漸漸想明白些事情,心中也有所決定:早日提升到武將階,然後回去天香城!

修鍊、休息;再修鍊,再休息……這樣重複的節奏,被某人的再次闖入打破!

得知天階功法的傳言!小月當即很想知道藍星身上到底發生了什麼!?當初告別時說的那句:「發生了一些事情!」小月現在也覺得,根本不是離開的借口那麼簡單!心裡莫名的擔心起來:

我要找到他!比任何人都要早的找到他!但是…該往哪裡找呢?

滴…天武歷:一八年,十月初!

天元國,天夕村!

村子與幾個月前的祥和寧靜、民風淳樸完全不同!現在呈現景色蕭條、毫無人煙的荒涼狀!

有道少年的身影,站立在他曾經到過的西面山坡上,環看著整個村子的現狀,這些畫面打破了心中的那絲僥倖!

突然間,少年怒吼一聲!這聲音低沉、悠長……完全不似人類所能發出,更不像野獸吼叫!他的身子隨之像顆富有超強生命力的心臟般,給人跳動著的錯覺!

少年忍不住將拳頭擊在身旁的大樹上,淡黃的樹葉瞬間紛落!

少年低著頭,身子像是極其痛苦的顫動著,好一會後,才恢復過來!待他重新抬起頭,再次看向天夕村,眼中已經怒意十足!

只見少年此刻模樣與常人截然不同:粉色眼眸顯得異常妖異!嘴角獠牙更是感覺兇殘!傳出的話語同樣陰冷!

「沈天!我…與你誓不兩立!」面對被摧殘成這樣的天夕村,藍星心中怒意難平:曾經多麼祥和的小山村,此刻卻……

姜晨聽到藍星的話,不由得暗自驚訝:藍星你…真的與之前不同了!以前的你,是不可能說出這類話的!

再作停留也無任何意義,藍星的身影很快在小山坡上消失。接著他決定前往鄰近的村子,覺得要想知道些什麼,從那裡打聽應該是最快的辦法!

此行重回天夕!

對藍星來說,可謂兇險萬分!就因為那天階功法的傳言與到處都是畫像!除了需要警惕他人外,藍星也還記得那些要求,一有時間便立即進行修鍊!

好不容易回到天夕村,看到的卻是蕭條景象,心中的那絲僥倖,也因此破滅!

想到熱心幫助過自己的張伯,與天夕村無辜的村民,現今無故遭受這樣的遭遇!藍星就感覺很難受、很憤怒!

現在的情況,也是出乎姜晨的預料,前往鄰近村子途中,兩人就此商量開來:「藍星,現在這樣…你也不要太……」

本想讓藍星不要太在意,但姜晨也意識到這麼說不太妥,便改口道:「那小子,真沒想到啊…他竟然會拿殘缺的秘紋來做文章!更沒想到…連天夕村民都不放過!」

當初,離開天聖嶺前,對於小妹好心的阻止,藍星不想再麻煩她,便將事情始末全盤告知。

不料…小妹得知秘紋的事情后,立即說小時候聽長老們說起過,秘紋是殘缺的,這裡從來就沒有過什麼秘紋!

當時由於心繫天夕,藍星並沒有在意,再說殘缺也沒什麼損失!只不過…接下來的重回途中,竟然聽到天階功法的傳言,畫像四散,直指自己!

藍星當即知道是誰所為,但只因想儘快回到天夕村,並沒有多管。

現在回到天夕村,聽到姜晨再次說起,藍星也不得不注意起來,若是在這樣發展下去,真的會舉步唯艱!

天階功法的吸引力,絕對是巨大的!現在出去闢謠,無疑是送上門!

「晨哥!那…現在該怎麼辦?」雖然藍星與紫雲在天機城時,也干過類似的造謠事件,但現在變成謠言所指,一時也不知該怎麼辦才好!

姜晨對於現狀,貌似沒什麼擔心,依舊是那略顯慵懶的聲音:「別急,藍星!等弄清天夕村事件后,也是時候該反擊了!哼!他想讓你無處藏身…我會讓他身敗名裂!造謠誰不會啊…跟我斗!還嫩點!」

姜晨信心十足的話語,讓藍星煩躁的內心,瞬間平靜不少!一直以來,他的話,藍星都深信不疑,這是長久以來的相信!正因為這樣,姜晨也很少會拿藍星開玩笑了!

滴…時間推進!

鄰近村子打探后,藍星了解到些事情:天夕村的十幾戶村民,都被抓到天夕鎮上關押著!

藍星也不遲疑,當晚就來到那關押的府宅。發現裡邊沒有什麼強者,剛想出手救下眾村民,突然就聽到姜晨阻止的話語:

「藍星,你表現的越在意!你的把柄就越容易被人抓到!你…保得了他們一時,但保不了他們一世啊!」

想法被看穿,但藍星卻不想放棄:晨哥的意思是…不管這些村民嗎?不!我做不到!

姜晨看到藍星根本不明白,也是無奈的嘆口氣,現在並不是要做出什麼選擇,而是不想太過在意,導致什麼都不顧:「藍星,先別衝動!至少得先弄清情況是不?」

藍星聞言,立即潛入那關押府宅!姜晨見狀,只能再次的無奈嘆氣:只要是在意的事情,對你的影響還是很大!藍星…你還需要成長啊!

只見府宅的庭院與走廊上,都有不少的村民,夜色下已經有人席地而憩!


這樣的關押環境,讓遠處樹上的藍星,看的心裡很不好受:當初張伯好心帶昏迷的自己回村醫治,怎麼會…得到這樣的回報!?

突然,在村民中走動的那道身影,藍星感覺似曾相識!立即投出小石塊引起他的注意,接著待他好奇走來后,立即帶出府宅!

「噓…!閆醫師,是我…藍星!」

閆醫師剛想反抗,就聽到似曾相識的聲音。聞言立即看去,雖是有些昏暗,但依稀還是能看清:「藍星!是你?你怎麼會在這?」

聽到詢問,藍星也知道一時半會說不清為什麼會在這,反而直接問道:「閆醫師,到底…發生什麼事?怎麼大家都在這!?」

只聽閆醫師惆悵的嘆口氣,緩緩說來:「那是…大約十天前,有人來到村中打聽…打聽你的消息!接著…大家就被抓到這裡關起來!」

藍星已經能想象到是怎麼回事了,村民肯定是不知道才被關押的!心中越想越愧疚,剛想說點什麼,然而閆醫師接下來補充的話,讓怒意瞬間點燃:

「其實…並不是所有人都在這!張伯他…他被人帶走了!」

藍星聽到內心當即咯噔一下,連忙追問:「張伯被…被帶到哪去了!?」

閆醫師沒有注意到藍星此刻低著頭、咬著牙、握著拳的模樣,反而是好心提議道:「藍星,你趕快離開這裡吧!他們都不是什麼普通人物!張伯他…他會沒事的!」

閆醫師沒有說出,藍星也猜到是不知道,對於那提議,則是內心愧疚感更甚!

閆醫師不想再浪費時間而被人發現,再次催促藍星離開時,卻是發現到藍星的異樣:「藍星,你…?」

「對不起,閆醫師!對不起,大家!」藍星非常輕聲的話語傳來,閆醫師見狀也知道這孩子定是在那裡自責。剛想伸手去安慰下,下一刻傳來的騰空感,讓臉上瞬間布滿震驚!

回過神的閆醫師,發現自己已被帶回府宅!這次沒有剛才的驚變與藍星的突然出現,速度與騰空的感覺,是那麼的清晰!

左右看去,只有漆黑的庭院,不再有任何身影!閆醫師知道藍星已經離開,但仍是覺得難以置信:當初並非武者,卻有著武者傷的奇異少年,現今已經變的……

望著府宅外的方向,閆醫師心思涌動,最後停留在騰空時聽到的那句話上:「閆醫師,你放心!我會…找到張伯的!」

隨著一道嘆息聲,閆醫師走向庭院中心,繼續為身體不適的村民檢查……

滴…離開天夕鎮的途中!

藍星此刻內心說不出的難受,看到眾多村民因自己而受難,卻又不能做些什麼!需要考慮的事情,不單單隻是救下那麼簡單了!

感受到藍星正要連夜離開天夕鎮,姜晨一時之間也不知道要去哪,便問道:「藍星!你這是…要去哪?」

當初天夕村的經歷,姜晨幾乎都是在沉睡,只在事後聽藍星口述過,故而也不知藍星現在有何想法!


「天香城!」

藍星此刻臉色沉鬱,語氣沉緩,總感覺在壓抑著什麼一樣!

「天香城?」姜晨一下子來了興趣,對這故地重遊,他已經感覺到要發生些什麼有趣的事情了!

「張伯被人帶走!那他們…肯定會得知張伯有個孫女,而張雲芸是在天香學院進修!即使張伯不在那,我也想去告訴她!」

「那好!就去天香城!現在也是時候該反擊了!嘿嘿…!」姜晨說的很是興奮,就要有重大行動的樣子!

天香城!小月?

對於與小月的第一次見面,就是在天香城!藍星為自己這個時候聯想起小月,感到非常的不合時宜!

猛的搖頭,甩掉不該有的想法,繼續連夜趕路!

接下來的目標:天香城!

(南嶺篇:遠古秘紋完結!) 同一個故事,從不同角度去講述,會有不一樣的精彩!

此特別篇內容,是圍繞『紫雲』這一主要人物來描寫的!同時也是對第二卷遠古秘紋篇的一些補充,不過…不閱讀並不影響正文內容!

需慎入!慎入!再慎入!

滴…某年某月某日!

南嶺北部多群山峻岭,地勢險要!很少有人定居在此,甚至就連武者也很少踏足,然而…卻有一個種族,自十八年前就一直隱居在這!

隱族!是天武大陸上最為神秘的種族之一,相傳血脈覺醒后,可以操控空間的力量,從而扭轉乾坤、改天換地!

達到帝級強者才能擁有的能力,覺醒血脈就能擁有!?真是極為讓人妒忌的天賦!但不知是否血脈衰落的緣故,現今隱族已無多少人能夠進行血脈覺醒,總結來說,大都為普通武者!

每位族長都有個相同的稱號——虛空子!然而這個傳統卻在兩百多年前消失,漸漸也被族人遺忘!

本特別篇內容,就從隱族最後的虛空子,讓族中某位小族人前往天神學院修鍊開始:

「紫雲,我看現在也差不多是天神學院的招生時間,你就去那裡修鍊下,達到武將階再回來!」

「啊?為什麼是天神學院!?我想去中州武學院!」紫雲不滿的說道,不料這引來虛空子的訓斥:「你又不是不知道你現在的實力,去武學院人家還不收呢!」

「還不是你個糟老頭!最開始修鍊的前兩年,一直讓我鍛煉什麼掌控能力,不讓我進行武者修鍊…不然現在我…我早就到武將了!」

紫雲對自己的稱謂,虛空子也不在意,不過規矩還是要教的:「說多少遍了,要叫師傅!還有…你以為武將階那麼好達到嗎?」

「什麼師傅!?有哪個師傅教自己的弟子偷這搶那的…?」紫雲裝作沒聽到的繼續反駁,虛空子聽到連忙咳嗽兩聲:

「咳咳…!那是…讓你學會熟練運用!不然你的進展哪有這麼快?還沒到武將階就能越階使用移形換位了!」


跟紫雲這小子講道理,簡直就是白費口舌!虛空子乾脆直接下最後命令:「聽好了!管你去不去…總之達到武將階后才能回來,不然…我讓你達到武王階才能出去!你自己想吧…!」

說完,虛幻的雙手結出幾個印,紫雲驚詫的想要說不要,然而卻已來不及,整個身影瞬間消失在原地!

透過洞口,虛空子望向洞外的山巒,忍不住的喃喃自語,話語中說不出的惆悵:

「紫雲,希望你…能早日成長!現在讓你隱藏血脈力量,是不想你過早的承擔族群希望,以致重蹈我的覆轍!你的天賦很好,總有一天,我會把虛空子傳遞給你,當是…彌補我犯下的錯誤!」

滴…距離那座山洞很遠的地方!

有道身影突兀的出現在那,隨著他從地上爬起,立即傳來抱怨的聲音:「師傅那糟老頭!每次都這樣,還沒準備就把我弄出來,好在這次沒摔到!」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You may also lik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