言情小說

皓天的領域裡五行神力元素相互共存著,其中無數的神秘法訣以及相關的符文讓他的領域就像是一片炫麗的星河一樣讓人如痴入醉。

好漂亮!皓天哥哥。你真棒!看到這個領域洛聽雪再一次的感慨萬千。

對了小雪,我媽說要我們趕快回去現在我們就行動吧!將自己的領域撤銷之後皓天催促道。

哦!小雪知道了。洛聽雪乖巧的點了點頭牽著皓天的大手就奔赴向神界。

等等,小雪,有傳送陣呢!

皓天哥哥你怎麼不早說嘛!洛聽雪神情微微的不悅。但是她的臉上洋溢出讓皓天迷醉的微笑。

那傳送陣呢?她好奇的問到。

就在你的腳下。皓天說著神力就注入到腳下的一個花紋里。

接著一道神光將兩個人包裹在一起,下一刻二人就離開了器煉星回到了域天王城的皇宮裡。

她睜開眼只見面站著的就是月兒以及她的女兒鳳鳳。


哥哥,嫂子。老媽要我在這裡等你回來呢。

月兒俏皮的說道。

噢!皓天回答道。

小雪我們走吧!皓天牽著她的柔荑奔赴向母親的居住地。

到達了器尊閣慕容紫凝以及洛驚濤已經在那裡等候多時了。

老媽,伯父。皓天有禮貌的向二老打著招呼。

小天,聽雪,這次也沒別的只是希望你以後對聽雪好一點知道了嗎,還有就是小雪,你以後要好好的照顧一下你皓天哥哥,別讓他累著了。知道了嗎?洛驚濤首先就是這一句話。

父親,你的意思是?洛聽雪不確定的問道。

傻丫頭, 醜姑傳 !你呀!唉!洛聽雪一副恨鐵不成鋼的樣子看著自己的女兒可是眼神裡帶著無比的欣慰,為自己的女兒能夠找到屬於自己的幸福而高興。

而一旁的皓天一副痴獃狀,不明所以。

兒子!還是慕容紫凝的一聲嬌喝將他喚醒。

啊!你們答應啦?他手足無措的問道。

廢話! 大叔別想套路我

咯咯咯咯!皓天哥哥,你呀!真是笑死小雪啦!咯!咯!洛聽雪嬌笑著將皓天頭上的創傷揉了揉。

突然間皓天反應過來了。一個箭步將自己的老媽的雙肩緊緊的握著,臉上滿是激動的神色。

喂!你個臭小子,快放開你媽!你把媽弄痛了!哎喲!慕容紫凝母愛的嬌喝道。

絕不!老媽,以後嘛就沒有這樣的機會了,我真是感謝你這個母老虎一樣的老媽啊!來抱一個!說著他死死的擁抱著自己的母親,而慕容紫凝差一點沒喘上氣來。

見到在自己岳母面前撒嬌的皓天洛聽雪嬌笑不已,那一瞬的美艷足以讓許多的人為之沉迷。而洛聽雪於此同時也從這一點看出自己的皓天哥哥是一個孝順的好男孩。更加堅定了自己的決心。

皓天哥哥,你就饒了伯母吧!她走上前將皓天分開,而慕容紫凝也從自己兒子的懷裡掙脫出來。

母親!在這時洛聽雪甜甜的叫了一聲。而皓天對洛驚濤跪下叫了一聲父親。

兩個人都是同一個表情以及接下來的反映也是相同的,那就是異口同聲的一個字

噯!

即將成為小兩口的這個兩人歡呼雀躍著緊緊的相擁著,而二老看的心裡也是欣慰無比。

兩個人從小長大而且門當戶對,還是煉器方面的金童玉女~~~~~,一切的一切都是上天最好的安排的結果。

回過神來皓天以及洛聽雪著急的問道:

那老媽,父親,我們的婚禮在什麼時候經行啊?

你問木靈靈和嘯天吧。慕容紫凝笑著說道。

哦!雪兒,我們去問問吧!皓天迫不及待的說道

嗯!她嬌笑著牽著皓天的手走出了器尊閣。


親家公,這次你應該滿意了吧?慕容紫凝玩味的說道。

哈哈!洛驚濤開懷大笑,而慕容紫凝也是會心的微笑著。

木靈靈,嘯天你們倆給我出來!到達嘯天的宮殿之後皓天激動的爆喝著,可把宮殿里的侍女以及守衛嚇得不輕。而見到這個瘋癲的人,他們就知道了原來是皓天這個傢伙。

是誰敢在這裡放肆?!嘯天的怒吼聲從大殿里傳來。

嘯天,我!你大哥!能有誰?皓天無奈加沒好氣的說道。

呀!是大哥呀,我當是誰呢?哈哈。嘯天轉怒為喜從大殿里跑出來將自己的大哥來了一個熊抱。

靈靈呢?怎麼沒有見她出來啊?皓天問道。

她呀,正在煉藥呢,剛剛我教給她一種煉藥的新技術所以現在的她正在閉關中。嘯天說道。

跟老哥我說說,你們多會辦婚禮啊?皓天著急的問道。

幹什麼啊,大哥,這個可是我的秘密啊。

我不是在和你開玩笑,因為老媽說你我,兩個人的婚禮在同一天進行所以我過來就是要問問你們多會兒進行。

哦,原來是這樣啊。他恍然大悟想了片刻之後他說道:

大哥,日子就定在下個月的一個特殊的日子,嘻!就是靈靈的生日啦。嘯天給他爆料一臉的神秘玩味。

哈!我想這肯定就是你的主意,對吧?皓天笑道。

呀!大哥真是慧眼啊,小弟的這一點心思都被你看穿了。額~不瞞大哥這個就是小弟我的主意,我想就是在這一天想要給她一個驚喜,所以嘛~嘻嘻!

你小子,真是有我當年追聽雪的風範,哈哈!皓天打趣道。

大哥,這不都是和你學的。嘯天心裡嘀咕著。

好了,我今天就是要問問這個的現在嘛,嘯天,你準備準備吧。

好!他爽快的答應道。

話音剛落皓天的身影就消失在原地,而片刻之後就聽到皓天和洛聽雪嘻嘻哈哈的聲音聲音里充滿了激動與幸福的氣息。

哈哈!小雪你終於是屬於我啦!皓天大聲的對她說道。

而~~~她的臉上全部都是動人的紅暈。

洛聽雪臉上的那紅暈是皓天利用幸福給熏出來的。 “啊。”聲音悲痛的長嘯聲從曾浩口中響出,響徹雲霄。

此長嘯聲中悲痛之意顯而易見,淒涼無比,聲聲可痛入人心。

下一刻,曾浩跪了下來,臨空而立,蒼白的頭髮隨風飄動,手中緊緊的抱着李婉婷。

原來就在剛纔,李婉婷的爺爺飛劍斬至之時,原本曾浩打算用南明離火劍硬接此劍。

然人算不如天算,此時的李婉婷竟然用真氣強行將曾浩逼退,自己且受了自己爺爺的飛劍一擊。


也不知道是李婉婷不幸,還是他爺爺有意,此劍竟然直接斬在了李婉轉的下丹田處,直接將李婉婷的元嬰洞穿而過。

曾浩見此,瘋狂的撲到了李婉婷面前,抱着了既將掉落的李婉婷,檢查之下竟是元嬰被洞穿。

以曾浩的醫術,元嬰被洞穿,這毫無疑問,必死無疑。

這個結果讓曾浩當場崩潰,心也隨着碎去,血不停的從心中流出。

吶喊成了曾浩唯一的發泄方法,然越吶喊,心越痛。

“浩哥,不要怪爺爺。沒人有錯,錯在我兩無緣,天地不仁,道仙無情,世難容情,何以長久,泣君相見,且是別時,情難到老,只怨福薄,望君珍重,婷兒已足。”李婉婷微弱的聲音再次傳曾浩耳中,那其話句句深刻曾浩心中。

李婉婷的意思很明顯,天地不仁,道仙無情,曾浩知道,李婉婷所指的並未道劫,而是修真界中,不應該有真情存在,這也是情難容世的意思,而無法讓世人接受,又如何能長久。

前不久,李婉婷才哭泣,高興與曾浩相見,然誰也沒有想到,只是短短的一天時且要永別。

這也說明了曾浩與李婉婷之間的情欠少了福份,緣份。

而在李婉婷最後的一句話,也是最讓曾浩受不了的話,望君珍重,婷兒已足。

三百年的苦等,換回來且是永別,或許李婉婷已然滿足了,必竟他雖然一直在尋找曾浩,且也明白,一個築基期不到的小修士如何能跨星球傳送。

而如今他真的能再見曾浩一面,已然心滿意足。

“婷兒,婷兒,別離開我,不要離開我。”曾浩已然雙眼通紅,抱着李婉婷,一副受驚的模樣說道。

李婉婷緩緩的擡起手,欲觸摸曾浩的臉,然只擡到了一半,且再也擡不起來,手臂緩緩的落下。

“啊。”曾浩再次發了狂般的吼叫了起來,其聲絕不遜色與殺豬。

而曾浩的眼睛也開始變成了血紅,身體之上更是浮現了陣陣血煙霧。

“天地不仁,道仙無情。世難容情,何以長久。泣君相見,且是別時。情難到老,只怨福薄。望君珍重,婷兒已足。哈哈,天道何忍,花落情逝。吾道何罪,天罰婷兒。仙道無情,與魔何異。泣別吾愛,泣別吾心。”曾浩抱着李婉婷的身體,時而哈哈大笑,然笑聲顯得非常慘淡,時而低言無聲。

天道何以忍心,讓李婉婷就這樣香消玉碎佳人絕,粉骨殘軀血染衣,瞭解了自己的情愛。

吾道何罪,天罰婷兒,曾浩想不通,自己修道,就算有情劫,也不應該報應在李婉婷身上。

如此無情的修仙之道,與魔又有何種差別,當自己哭泣別離自己的最愛李婉婷之時,也在泣別自己的心,自己的良心。

此時的曾浩已然忘記了旁人的存在,瘋狂的陷入在自己的世界之中。

他恨,他恨自己,要是肯聽丹靈子的話,晚回來幾天,就不會有這樣的事情發生了。

同時,他也恨自己爲何要因一時之氣,與那邪異男子動手。

如果自己不動手,而是叫出李元出來,相信就算是修真聯盟星的盟主親自前來也不敢向自己動手。

曾浩恨自己,恨自己爲何修爲不如李婉婷,竟然讓他的真氣逼退了。

他恨天,恨地,恨自己,他恨這個世界的一切,恨天道。

然隨着曾浩越發的狂瘋,其頭髮也越發的蒼白了起來,此時的黑色已然少於白色大半。

同時,曾浩的眼睛也開始慢慢的變得迷離,癡呆了起來。

下一刻,濃濃的殺氣,化作了血霧,將曾浩整個人籠罩了在其內。

而曾浩在既將失去識意的同時,將李婉婷的身體也收入到了仙府之中。

然而傷心之人絕對不止曾浩一人,李婉婷的爺爺更加不好受,他萬萬沒有想到,李婉婷竟然會爲了保護曾浩,不惜用自己的身體擋住了自己惱羞成怒一擊。

要知道,剛纔那一擊是自己憤怒之下的一下,威力絕對不是李婉婷這名剛剛進階元嬰修士之人所能擋下了。

最心李婉婷爺爺難以接受的是,剛纔那一擊,他是直取曾浩的下丹田位置,也是至命的位置,且讓李婉婷因此而丟了小命。

下丹田,是人族修士最爲至命的位置,那裏是真氣的所在,也是未有元神前,靈魂的所在之地。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You may also lik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