言情小說

“呃!好吧,你們愛咋說咋說吧,準備好我開始了噢!”

瓦瑞爾知道今天的事兒是不會善了了。這要是再不把老劉送走,這一羣人指不定咋埋汰自己呢。運足了全身的神力,破開了眼前的空間。 一個水波漣漪的空間門,就出現在老劉的面前。幾個老婆都安靜下來了,剛剛叫歸叫,現在老劉要走了,幾個老婆都開始抹眼淚了。沒有人知道老劉這一去,要什麼時候才能再見。

“哭什麼哭,都給我笑,等會兒我到了那邊之後,如果還有能量的話,就回來接你們。”老劉心裏也不是個滋味,鼻子酸酸的,就要哭了的感覺。爲了不被大家以後笑話,老劉毅然的踏進了空間之門。

和那次在生命之樹上見到的穿越空間不同,老劉進入到空間之門後,就看到了無數的光點兒和彩色的碎片。老劉知道它們就是組成空間之門的材料,也就是各種各樣的能量。看了一會兒,老劉閉上了眼睛,開始想象心目中的地球。這是老劉的習慣了,在瓦瑞爾養成的。這裏的東西都是心靈指引的,只要想到就可以到。

感覺過了好久,一種令人壓抑的阻力出現了。應該是到了位面之間的屏障了,老劉運起自己的真氣,果然,這種黏糊糊的感覺,變得小多了。不知過了多久,老劉的身子一鬆,終於出來了。不過老劉也發現了異樣,原來眼前五彩斑斕的空間之門消失了,取而代之的是一片片乳白色的光球。

“原來兩個位面的本源能量都是不同的啊!怪不得呀怪不得。”老劉自言自語到。

就在老劉以爲到了地方,可以放鬆一下的時候,意外發生了。乳白色的空間通道破碎了!大片大片的乳白色碎片,朝着老劉的身子砸過來。在這個未知的領域裏,遭遇這樣的事情,老劉頓時亡魂大冒。可是除了運起全身的能量來抵禦之外,老劉再沒有任何辦法了。

時間一點點的過去,老劉感覺自己在空間通道里呆了快一百年了。終於,一絲蔚藍色,出現在老劉的眼前。希望,就在眼前,老劉鼓足餘勇,朝着蔚藍加速飛去……

蔚藍,在老劉的眼前一點點的變大,最後變成了一個老劉最熟悉不過的東西——地球。哇靠!慘了!剛剛一直都想着地球了,不會把我送到環地軌道上去吧!老劉在希望之後,又開始擔心了。果不其然,當地球全部出現在老劉眼前後,空間通道到頭兒了!而老劉,真的就停留在環地軌道上了。

“哎!好事多磨呀,先休息一下吧。”

老劉現在也是精疲力盡了,就算有能力回到家,也得先歇一會,恢復一下能量了。於是他放任自己在環地軌道上漂浮着,從空間戒指裏拿出一些吃喝來,一邊享受異界美食,一邊觀看地球的美景。轉了一圈兒之後,老劉也算是過了一把宇航員的癮,收拾好心情,老劉朝着家鄉的方向飛去。

“嘿嘿,朝着雞腦袋飛準沒錯。”老劉雖然不知道家在哪裏,但是大體的方向還是知道的。可是就在進入大氣層的前一秒,一個昏黃的蘑菇雲,出現在老劉的視野中。看方向應該是B國國內的方向。“靠,不會這麼狗血吧?”

老劉猜的沒錯,這個蘑菇頭,就是當初把他送走的那個。不過老劉的精神力實在是太強大了,愣是改變了時間的運行,穿越重重空間的同時,也穿越了時間,回到了自己剛剛離開之後。

“兄弟們,哥哥回來給你們報仇了!”

老劉看到蘑菇雲後,心性大變。不再朝着家的方向飛了,而是調頭朝着B國的方向飛去。他有預感,自己穿越了百多年的時間空間,一定是有因果的。如果讓老劉說的話,這因果就是報仇,替那些慘死在異國的兄弟們報仇。穿過了大氣,老劉身上的衣服早已化爲灰燼了。他人已化作一顆巨大的火球,朝着那個臭名昭著的城市飛去。

B國從天上望去,就像是一條朝着西方蠕動的蛆蟲,它的首都,就在蛆蟲的腹部。這種地圖老劉曾經看過不止上百次,現在老劉就朝着那裏飛去。周圍的火焰越聚越多,加上老劉不停聚集的真氣,老劉自信那威力不會比一個***差多少。可是就在即將接觸到地面的時候,一張黑色的巨網,瞬時出現在地面上。

看着巨網上閃爍的黑色神芒,老劉心中不禁疑惑。難道這種垃圾國家,還有神靈庇護嗎?不過事到如今,老劉想留手也來不及了,他舉起猛虎刀,把身上早已聚集多時的能量灌注於一刀之內,朝着黑色巨網劈去。

碰撞在萬分之一秒就結束了,隨之而來的是久久不散的哀嚎聲。老劉斬出一刀之後,就再次聚集能量,準備應對接下來要發生的事情。果不其然,黑色巨網嚎叫過後,化成了一個身高百丈美女。她半披着和服,右臂和右邊的桃子都露在外面,腦袋後面還有一個圓形的日輪不停地旋轉。

“何方妖魔,敢趁亂爲害我的神宮!”一個聲音從美女的口中傳出,但卻不是女聲。

“哇靠!人妖啊!我好怕怕呀!下垂的人妖小姐。”老劉剛剛看到美女時,還想着要不要留手。現在除了想吐之外,再無願望了。所以嘴上也沒留情,直接說出了自己的心裏話。

“是誰,打攪了本神王的好事。”老劉正在埋汰人妖,一個只穿着褲衩的大漢,從地理鑽了出來。只見他手裏拎着一把錘子,上面還有很多雷光不停的盤繞着。

“你們是誰,爲什麼阻止我報仇。你們說不明白,今天老子就好好說道說道。”老劉丟出了猛虎刀,把95擎在手裏,注視着兩個神明的舉動。

“神王,他罵我是人妖,還打了我,扯碎了我的袍子,要非禮我。”死人妖對着拎錘子的傢伙說道。

“你這混蛋!竟然敢調戲我的天照,今天就讓你知道一下我宙斯大神的厲害!”赤膊男聽完人妖的話,大怒,論起手中的錘子就朝老劉砸來。

宙斯,西方神王,執掌雷電。天照,B國的守護神,控制陽光。這倆貨竟然真有其人!老劉想到這兒,心裏也是很緊張。他沒和這些地球上的大神動過手,不知道他們的實力如何。但是到如今,想讓老劉丟份兒,那是不可能的。他一邊吩咐天魂迎擊宙斯的雷神錘,一邊取出了百年來造的終極**。

先下手爲強,這道理老劉是深得其意。他一不是**二不是政黨,所以老劉毫無顧忌。管你個毛的國際影響,管你個屁的人權,先丟你媽的再說吧!一個銀光燦燦的小鐵球,瞬間出現在一堆狗男女神的眼前。

一個神的能量有多大,這個估計沒人算過。一個神積累百年的能量有多少,那也就只好隨便涉狼胡說了。老劉的超級**爆炸的時候,天地都震撼了。從天上看,蛆蟲的心臟一下就變了顏色,從黑色變爲了藍色。這個藍色的面積還不小,正好把蛆蟲攔腰斬斷。

爆炸過後,老劉抱着肩膀飛行在海面之上。一對狗男女神,都給炸得不知飛到那裏去了。不過老劉擡頭的時候,看到天上好像是多了兩顆星星。出了一口惡氣,老劉暫時對B國失去了興趣。與其在這狗屎之地聞臭味兒,還不如回家看看呢,老婆們都在異界等着自己,還是辦正事兒要緊。

飛了好一會兒,久違的海岸線終於出現了。老劉不知道這是哪裏,但是隱約的覺得應該是離家不遠了。自己的家在大興安嶺和黑龍江的交匯處,只要找到一樣,自己就算是到家了。幾次加速後,熟悉的山嶺出現在老劉的視線裏。時值秋季,卻擋不住松林的青翠,老劉找了一處林間空地,降落了。

“到家了,得守規矩了。”

老劉念叨着,從空間戒指裏拿出一把金幣來。這是地球,沒錢寸步難行。還是先找個地方,換點兒RMB先吧。想着,老劉順着山間小路,朝着家的方向飛去。中途碰到了幾夥上山辦秋貨的隊伍,老劉都只是繞道過去了,免去不少的麻煩。

鎮上的銀行絲毫沒有改變,門口的警察還是坐在椅子上打瞌睡。大門半開半掩,幾輛自行車支在門口,三個小鼻涕蟲正蹲在地上彈玻璃球。銀行門口的柳樹已經開始落葉了,看樣子熬不了多久,就該入冬了。老劉大步走進銀行裏,直接來到貴賓窗口。

“我要換點金子,你們這兒多少錢收?”老劉掏出兩個捏成金疙瘩的金幣,遞到窗口裏。

銀行裏的小妹妹,把金子拿在手裏掂了掂,就回去找人了。不一會兒,兩個西裝革履的傢伙來到,把老劉帶到了一個小會客室。經過一番交流,人家給了老劉一口價,150一克。

“我在你們這兒買金磚,多少錢一克?”老劉笑道。

“300。”

“你不如去搶劫好了,那個賺錢更快些。”

老劉看不慣這種欺行霸市的行爲,起身就要走。這時,一直站在門口的警察露臉了,拎着電棍想讓老劉跟他走一趟。不過他說完之後,就睡着了。站着睡着的,呼嚕聲還傳出好遠。

“祖國呀,我們兄弟在前線拼命,家裏後院就是這個樣子,寒心啊!”老劉擡腿走出了銀行,頭也不回的朝着家的方向走去。

錢沒換到不要緊,老劉自有辦法搞到錢花。不過在那之前,還是看看能不能先把老婆接來。到時大家聚齊了,有什麼事兒,也好有個商量。老劉很快就回到闊別了百餘年的老宅,推開門後看到裏面一切如常,心中的不痛快也隨之減輕不少。

老劉當初上前線,家裏沒來得及託人照看,現在小院子裏也是長滿了野草。只有幾棵茄子頑強的活了下來,不過看那樣子,也都是作種了。老劉索性丟出一團三昧真火,把自己小院燒了個光溜溜,看着鏡面一樣的地皮,老劉覺得乾淨多了。這才掏出傳送陣來,等着老婆們過來。

苦等了兩日之後,老婆沒來,到是招來了一羣警察上門。人家不但來了,還給老劉帶來一堆禮物。什麼手銬子,64,**啥的。老劉真想掏出火神炮來給他們開開眼,不過想到自己的身份,還是沒和這些人打招呼,直接飛走了。

老劉再次出現的時候,是站在小鎮上最高的樓房之上。這裏就是老劉在鎮上最後的工作場所——XX私人借貸公司。老劉想來借點錢花,可是當他走到贊亮的玻璃門前,在知道爲啥自己四處碰壁了。哈維斯那張西方面孔,現在就映射在老劉對面。

“呃!大乎了。怪不得想抓我呢,當我是間諜了。”老劉說完一摸臉,變回了自己的本來面目。

“呦!這不是劉逸思嗎?怎麼着,當逃兵啦?”一個陰陽怪氣的女聲,震動了老劉的鼓膜。

老劉擡頭一看,是高利貸大哥養的小蜜,至於是小几就不知道了。本着不打女人的原則,老劉給她催眠了。不然一會兒要是出點兒什麼血腥事件,老劉怕嚇壞了她。搞定這裏之後,老劉大步走到二樓。這裏是高利貸的辦公室,樓道里站着十幾個剃着光頭的小年輕,有的拿着報紙看,有的拿着手機玩兒。見到有生人上來,投來了不善的目光。

“幹嘛的你?”一個穿着黑西服的傢伙走上來和老劉打了招呼。

“換點錢花。”老劉說完就掏出一個金幣來,拿在手上玩兒。

“我們不換金子,那個犯法。你想借錢,就拿房照車照來抵押,要不滾蛋,少來搗亂。”黑西服出言不遜。

黑社會不違法真是笑話了,小流氓當着老劉耍,那不是班門弄斧嗎。老劉一擡腳,直接就把黑西服送到樓上去了。剩下的人一見到老劉動手,紛紛抽出砍刀鐵棒,要對老劉下死手。

“一羣不知死活的小傢伙,你們老爹生你出來真是做了孽了。都給我去下邊反省一世吧,也省的惡貫滿盈,來世接着遭報應。記得到了那邊後,改過自新。”老劉說完就掏出了火神炮。

就在老劉要開火的時候,一個正義的聲音出現在老劉的耳朵裏。“住手!你是誰,爲什麼私藏武器!我宣佈,你被捕了!快放下武器投降。”

老劉擡頭一看,一個穿着便裝的男子,正拿着64指着自己的頭。那貨可不是黑社會打扮,要論起衣裝來,倒更像是個便衣警察。老劉剛想張嘴問話,那人便開槍了。子彈直接射向老劉的腦袋,最後停在離老劉頭皮不到一毫米的地方。

“你媽沒告訴你嗎,對神仙動手,是要遭報應的。”老劉話音剛落,子彈就原路飛回去了,不但穿過了人體,還穿過了他身後的牆,直把大樓打了個透明窟窿。

老劉真的怒了,勾結黑社會就夠嗆了,還敢開槍滅口,真是罪大惡極了。國家機構的名聲,都是壞在這種敗類的手上了。不過現在他死在自己的槍下,就算是報應了吧。於是老劉放過了,從眼前飄過的一縷亡魂,讓他到地府報道去了。

“你們這些人渣呀,雖然有罪,但還不至於死。趕緊滾吧,剩下的日子裏爭取做個好人吧。”老劉說完就開槍了。

老劉沒有打這些打手,而是在他們背後的牆打了一個大窟窿。原來老劉當年那個大哥,老早就躲在門後面,拿着槍等老劉進去呢。現在好了,這個大哥連和老劉敘舊的機會都沒了,直接變成塗料,塗在對面的牆上。剩下的事情就簡單多了,老劉打開保險櫃,拿到了一百多萬現金,也算是小富了一把。

打死人這種事兒,在瓦瑞爾根本不算什麼大事兒,只要你名頭夠硬,人家看見你殺人都得繞圈而走。但是地球就不同了,這裏是法制社會,雖然也會有一些喬四文強這類的壞人,但大多數人還是奉公守法的,至少老百姓都是這樣的。所以老劉沒指望自己在殺了人只後,還可以置身事外。想來想去,還是回到自己應該去的地方吧。

老劉現在應該在什麼地方呢?如果準確點兒的說,他應該是在地府。你想啊,他當初連身子都給殭屍啃了,最後還用**炸了一回,肯定是死無全屍了。但是老劉肯定是不會去地府的,他現在想要找一個環境好一點的地方呆着。

環境好,又沒人管的地方,老劉的記憶中,有個叫北海盜的地方不錯。那裏風景好空氣好,而且早就被佔領了,現在正處於軍管狀態。想來想去,老劉決定就先到那裏呆上一段時間。一邊兒等着老婆們過來,一邊兒看看有沒有有什麼能爲國效命的地方。

都說北海盜一年四季景色優美。春天有漫山遍野的鮮花。夏天適宜登山遠足滬上玩帆船。秋天滿山紅葉和果園裏的各種水果。冬天是一片白茫茫的銀色世界。可是等着老劉到了地方一看,現在的北海盜,除了難民啥都沒有了。

原來就在祕密基地自毀的第二天,生化危機在B國大面積爆發了。當初被殭屍行者殺死的陸戰隊員,就是這次生化危機的病原。只是短短的一天時間裏,已經有將近一千萬人感染了T病毒。現在可以說除了北海盜之外,B國再也找不到一個沒有喪屍出沒的地方了。 至於戰爭,早就已經是定局了的,只是B國還指望M會有所行動而已。現在生化危機一爆發,別說是M國了,就算是B國那些強硬派,也都老實下來。拖家帶口的往北海盜跑,生怕晚了會被殭屍吃掉。

所以老劉一着陸,就看到大量的難民,在Z國士兵的監視下不停的從對面坐船過來。看着髒兮兮的難民,老劉心中的仇恨減輕了不少。畢竟咱們是人,不是屠夫。落井下石的事情,還不屑去做。但是想讓老劉出手就這些B國人,也是不可能。不殺你們報仇就不錯了,想讓老子幫忙,做夢想想得了。

就在這時,天邊一朵漆黑的雲彩惹來老劉的注意。那雲飛的太快了,感覺更像是一架飛機。而且黑雲裏雷光閃動,擺明了是有人在搞鬼。老劉找了一個沒人的地方,簡單的裝備了一下後,就飛上了天空。他想看看是不是昨天被自己炸飛的狗男女神來找茬了。

果不其然,來的正是西方衆神之王,雷神宙斯。這貨化身一片雷雲,來替天照出頭了。早在二百多年之前,宙斯就認識天照了。宙斯這貨當時就垂涎天照的美色,想要娶她做老婆。不過當時天照自視甚高,對於這個西方來的赤膊大漢,根本就看不上眼兒。不但拒絕了宙斯的提親,還暗地裏操縱當時的明治天皇,和宙斯的信徒作對。引發了薩摩藩及常州藩的軍事衝突。

在那之後的百年裏,宙斯始終對天照念念不忘。幾次找機會親近天照,卻都無果而終。直到最後宙斯控制M國對B國丟了***後,纔算征服了天照的芳心,得到了這個陰陽同體的人妖做老婆。這件事讓喜好男風的宙斯,開心不已。你想想,還有什麼比一個能攻能守的人妖老婆,更能讓雙性戀更開心呢。


於是兩個神抵就終日混在一起亂搞,直接磨滅了B國人的羞恥心,造就出一大批,武藤啊倉井之類,以賣肉爲榮的豔星。而所有的B國人更是和天照一樣,洗淨了菊花,等着M國人來爆。

昨天,兩個不要臉正在哈皮時,被老劉粗魯的打斷了。而且還在打傷了天照後,又把兩神給炸飛了。宙斯復原之後,直接回到奧林匹斯山,把手下都叫了來,準備匯合收拾一下老劉。這次,不但有宙斯打前鋒,身後還跟着大幫的手下助陣,天照很是得意、除了收拾老劉之外,她還想借着這個好機會,讓宙斯幫忙收復失去的信仰之地。

宙斯知道天照的野心,所以這次是想借着平民的戰爭,削弱一下天照日益龐大的信仰之力,打壓她一下。在他看來,這娘們要是幾天不揍,她就反天了。 警路官途 ,大量流失的這場戰爭。現在時候也差不多了,還有了一個好藉口。宙斯決定先發動對東方神界的攻擊,得到勝利之後,再順帶着影響一下M國的策略,替天照收復信仰之地。不過現在有了老劉的加入,這個事兒好像是要出岔子了。

諸神之戰,動撤天地,這是毋庸置疑的。老劉一出手,就直奔雷雲而來。等到宙斯有所察覺的時候,老劉的猛虎刀已經兜頭劈來了。宙斯連忙揮出一道閃電,抵擋老劉的攻擊。粗大的雷光瞬時吞沒了猛虎刀的小身子,不過下一刻,一把縈繞着雷光的猛虎刀,又朝着宙斯劈過來了。

“東方仙人!就會吞噬能量!有膽和本神大戰三百回合!”宙斯見雷光被吸走了,氣的直跳腳。

“嘿嘿,不好意思。你爸爸我剛從異界穿越回來,身上能量有點不足。等下吸飽了,再陪你練吧。”

老劉真的一動手,才發現有些不對勁兒。 王妃請賜教 ,還都不大聽話。好像剛剛的雷電,老劉明明已經想好了讓它返回去的,可是最後還是劈在猛虎刀上。幸好是猛虎刀裏有天魂坐鎮,才把能量吸收了,不然這下就把猛虎刀給劈碎了。

不光是老劉,宙斯也鬱悶。今天早上的時候還好好的,可是從打和這個東方仙界的傢伙一動手,身邊的雷系能量就不聽使喚了。最後可算是召喚出一道雷電,威力卻小的嚇人,輕易的就給人家的神器吸收了。難道我一個雷神,還要像普通魔法師那樣,靠着精神力去一點點的支配能量嗎?

的確,有了相應的神格之後,只要下令就行了。不必像普通人那樣,一個個去擺楞什麼元素之類的。可那是因爲神格對於元素,有支配的能力。現在兩個不同的神格出現在一起了,元素們都迷茫了,不知道該偏向誰。或者是說它們都在觀望,看誰的神格引力更強大,更容易理解一點兒。

有過一次教訓的兩個大神,紛紛準備肉搏。對於神級來說,能逼到肉搏也不容易了。肉搏多數都是在信仰之力用盡,或者身邊的元素無法支配的時候,纔會用到的一種手段。可是現在宙斯已經顧不得這些了,當着身後衆手下的面兒,要是不能搞定這個小小仙人,回頭他們又該搞事兒了。

西方神族人少,也沒有東方仙界的那麼嚴密的組織結構。宙斯之所以能當上神王,都是靠着實力打拼出來了。早在萬年前,西方就出現過信仰危機。導致宙斯的手下一度反叛,險些把宙斯推下臺。後來還是靠着人類的力量,才保住宙斯的神王地位。這些故事在人類之間流傳了很久,後來還被拍成了電影,害得宙斯每每被手下笑話。

不過西方神族的態度都很強硬,本身的實力也都比較強。不像東方神族那樣畏首畏尾,無擔當。連殺個妖孽啥的,都得打個小報告後,等着上仙批示。這樣一來,東西方的實力就均衡許多。

往往是西方神族,搞點兒入侵啥的小動作,沒等到報告批下來,人家都得了便宜撤兵鳥。等到東方這邊批文下來呢,找不到對手,也就不了了之了。負責守護神州的衆仙,一個個都是人老成精,都不願意多生事端,都只顧自己修煉。當然不會主動去進攻人家,結果就落了個軟蛋的稱號。

但是這個軟蛋,今天總算是軟到頭了。老劉成神這纔不過百多年,加上嗜殺成性,從不吃虧的性格,註定是要給西方這些小毛神一個沉重的教訓。所以當老劉見到宙斯起身而上的時候,也是虎吼一聲,拎着火神炮衝上來了。

這下宙斯吃虧了吃大了!人家一體三魂,三件兵器裏還有兩件是遠程的。一個射速6000的火神炮打的宙斯張不開眼,一個射的慢的95威力確出奇的大,每次都險些打破宙斯的護盾,最後一把猛虎刀,更是讓宙斯不敢硬碰,只能靠着雷神錘招架着。老劉閒着沒事兒,還不時騷擾一下宙斯的神魂,搞得他幾次都險些中彈。

宙斯一邊兒應付老劉的進攻,一邊兒罵着手下衆神。他現在已經顧上面子問題了,再這麼下去,要不給人家打個魂飛魄散纔怪呢。可是手下們好像都有意拖延似的,從奧林匹斯山到北海盜這點兒路程,硬是走了一天一夜都沒到。他還不知道呢,這些手下們現在都受他的不良影響,喜歡玩一些BT的東西。就這個生死關頭,都趁機公費旅遊和玩兒集體哈皮啥的呢。

最後還是天照看不下去了,她比別人都明白宙斯的用處。要不是宙斯幫忙,自己早給東方天界吞併了。雖然那不是什麼壞事兒,但是生性銀蕩的天照,可是受不了東方仙界那些條條框框。她只要自己這個銀樂窩,享受自己這點兒信仰之力就好。現在看到宙斯支撐不下去了,天照也沒辦法坐視不理。只好從海底召喚出天叢雲劍,加入到戰團當中。

這樣一來,宙斯是有了喘息之機,但是B國可是遭了秧。天叢雲當年之所以沉入海底,並非人力所爲。而是天照爲了鎮壓海底火山,才用神力驅使天叢雲去的。現在天叢雲拿走了,被鎮壓了一千多年的火山又來勁了。

雖然火山噴發的地點,前一天被老劉的大**,給炸成了汪洋大海。但是引發的海嘯卻是席捲了整個B國領土,原本一些沒有被殭屍侵佔的地方,全都被海嘯給吞食一空,變成了不毛之地。最好笑的是,洋流還把大量的殭屍給捲走了,順着太平洋洋流,直奔北美而去,給那些沒事兒就拍殭屍片的M國佬,提供幾百年的電影素材。

言歸正傳,天照不顧衆生死活,強行取走了天叢雲劍。雖然是有傷天和,但是卻給老劉帶來了無盡的麻煩。老劉現在一對二,天地兩魂對付宙斯,而他自己則是拎着火神炮對付天照人妖。形式立轉之後,宙斯也有了閒工夫,不是召喚出一道雷電來,攻擊老劉的神體。

老劉的神格沒辦法控制人家丟出來的雷電,只能眼看着雷電及身。沒幾下的功夫,連頭髮都給電的立起來了。不過事情還不止如此,正當老劉忙於應付之際,遠處的景象又讓老劉神魂一震。原來是宙斯的幾個手下過來了,這幾個傢伙有點不經摺騰,被幾名女神輕鬆繳械之後,就灰溜溜的來給宙斯幫忙了。

不過這些毛神雖然在牀上疲軟,手裏卻是都有兩下子。小愛神厄洛斯雖然只是執掌着姻緣,但是手上的箭法卻是出奇的好。離着老遠就開始對老劉猛射不止,小小的飛箭雖然威力不大,卻給老劉帶來不少困擾。生怕被箭射中了,和某個人妖女神產生點什麼情感啥的,到時可就是要噁心老劉了。

判官拉刻西斯的神名老劉不知道,也不知道他是幹嘛的。但是看他玩針線的樣子,老劉知道這也是東方不敗類型的。該躲還是得躲着點兒,老劉這種無美不歡的主,對二倚子好感欠奉。 撒旦總裁的前妻 ,已經是有心無力了。眼看着人家的線往身上纏也躲不開,只能是靠着三昧真火硬抗。

戰局在阿特洛波斯加入後,一下就徹底翻盆了。老劉被五個毛神打的毫無還手之力,連95都幾次被針線纏住,最後還是靠着猛虎刀給他解圍。不過爲此,猛虎刀也給宙斯劈了兩記雷電,渾身冒煙飛的都有些不穩了。

“媽的,仗勢欺人是吧!老子和你們拼了!”老劉多少年沒受過這樣的氣了,心裏一激動,就祭出了一顆神格來。“都給我去死把你們,我倒看看誰能頂住老子爆神格!”

老劉說完,也不顧幾個毛神的攻擊了,拼命往土系神格里灌真氣,打算給幾個毛神來個狠的。這土系神格現在老劉手裏一共三個,一個在卡洛琳肚子裏,一個在伊莎貝拉肚子裏,老劉都不太稀罕了。現在想到拼命,第一個就祭出土系神格來。

“住手!”宙斯高叫一聲。“不管你是誰,怎麼能爆神格呢?雖然我們是打架,但是也沒人這麼拼命啊!你可知道神格一爆,永不再成嗎!”

“這玩意老子多得是,用你管。少廢話,不服再來!看老子不炸死你們幾個毛神。”老劉現在可不管這些江湖規矩,就是要爆神格。

東西神界打了N回仗,還真沒見過誰會爆神格的。因爲大家心裏都有數兒,打架可以,但是不能真玩命。不然以後就變成了死敵,對大家都不好。尤其是想西方諸神這種,靠打家劫舍的毛神。他們真就不敢惹到人家來拼命,不然就那百八十個毛神,鐵定是給人東方神界團兒滅的貨。不過老劉這個二愣子,可不管這些約定俗成的破規矩。誰敢更他得瑟,就給他往死裏整,整不死拉倒,整死了活該。

就在衆神僵持的節骨眼,老劉的援兵到了。第一個過來的就是逸飛,她攛掇老劉出來旅遊後,就後悔了。這老劉要是一去幾年沒音訊,那自己可是要給幾個姐姐埋怨死了。好在是苦等了十天之後,傳送陣可以用了。靠瓦瑞爾出手相助,逸飛第一個就上了傳送陣,出現在老劉身邊。

“咋了,又看上人家美女了?呦,人家不同意,你就想搶親是咋地?又把神格拿出來嚇唬誰了?”逸飛上來就是好頓損。

“胡說,沒看那是人妖嗎!還美女呢,小心他非禮了你。這羣混蛋圍攻我,老婆幫忙收拾他們。”老劉說完又把神格吞回肚裏了。

“喂!我老公說你們欺負人,是不是真的?我們這初來乍到的,你們可別仗勢欺人,不然老孃可是要不客氣了。”

逸飛不愧是瓦瑞爾第一神抵。上來先說話,不像老劉那樣不講規矩,見面就打。不過說歸說,逸飛手裏沒閒着,一道黑光從她身上擴散開來,眨眼就覆蓋了上萬裏的土地。地底下那些死人死狗,就像打了T病毒似的,都掙命往外爬。不一會功夫,上億亡靈生物就出現在衆神和世人的面前。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You may also lik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