言情小說

本來他強行修煉黑暗系的武技就使他身體不堪負重,之前藉着五長老的幫助,強行使出了以他如今的修爲根本就不夠修煉的黑魔掌最後一式,此時的四長老已經經脈寸斷,身體連動彈都不行了。

而他不遠處的五長老也是盤坐在地上恢復傷勢,之前五長老已經將他全身的星力灌注到了四長老的體內,加上之前受的傷和五長老剛纔的威勢壓迫也是沒有行動之力。

四長老靜靜的躺在那裏,只剩下一雙血絲的眼睛不斷的動彈。此時的他心如死灰,他已經徹底廢了,就算回到了張家也從此只能坐在輪椅上度過餘生,曾經高高在上的長老徹底離他遠去。

四長老已經沒有了活下去的勇氣,不過此時的他卻是還有一件事未了。造成他如今這個慘樣的罪魁禍首就盤坐在百多米外的樹下,仇恨的目光如同化成實質,四長老恨不得吃張天的肉,喝張天的血。

此時的四長老眼睛狠狠的盯着遠處的張天,他心裏即是怨恨又是着急。五長老是在那恢復傷勢與星力,張天同樣也在那恢復傷勢與星力,現在就是等兩人誰最先恢復,爭分奪秒的戰爭在四長老心中已經打了起來。


若是有個秒鐘在場的話,滴滴答答的聲音肯定就如同一個世紀一樣響徹在四長老的心頭。

時間一秒一秒的過去,四長老越發的着急起來,若是張天先恢復過來,他們兩個恐怕今天都將成爲張天劍下亡魂。

四長老祈禱着五長老能夠先一步恢復富過來,這樣就能將張天斬殺,他也能夠安心而死了。

一分鐘過去了,兩分鐘過去了······兩個小時過去了,四長老焦急不已。

“蹭”

旁邊的五長老突然睜開了雙眼,四長老立馬臉上露出大喜之色,嘴角輕動想說什麼。不過很可惜,五長老根本聽不清楚。

“四哥,你怎麼樣?”

五長老快步來到四長老身邊,蹲下身來。

四長老眼睛緊緊盯着他,嘴角輕顫。

五長老將耳朵貼在了四長老的嘴旁,只聽到他說:

“快,殺,殺,了,他。”

“放心吧,我一定殺了他爲四哥報仇。”

五長老堅定的說,四長老的情況他也是有些底的,恐怕以後只能成爲廢人。

看向百米外盤坐在地的張天,五長老眼中閃過無盡的殺意。四長老是他的親哥,這次更是爲了讓他保命使出了禁忌,張天他是必殺無疑。

左袖往左側忽然一卷,不遠處地上的大刀飛回到了五長老的手上。

右手猛然一揮,一陣旋風生出。右腳尖猛然往前一點,人已經朝着張天狂奔而去。幾個呼吸五長老已經來到張天的頭頂不遠處。

“死”

帶着無邊的殺意,五長老手持無敵大刀帶着氣勢洶洶的一刀猛然往張天頭上劈去。

看這情形,五長老是要將張天一刀兩半這才報的心中之仇。

端坐的張天感到來自頭頂的危險後,嗖的睜開的雙眼。不知何時已經將青鋒劍握在手中,左手突然化掌爲拳,猛然往身前大地一轟,接着這反震之力倏地往後方快速劃去。

“轟”

一聲石破天驚的巨響震人心魄,一條七八米長、兩米深的巨坑出現在了張天剛纔所在的地方。

張天雖然躲過正面的一刀,但是洶涌的刀氣沿着向前,給十米外的張天胸前留下了一條猙獰的傷口。

咳咳咳

張天忍不住咳嗽起來,之前的他雖然在這兩個小時裏傷勢恢復了不少,但是突如其來的狂猛一刀還是讓他有些動容。

“恩,再接我一刀。”

五長老再次舉起了手中大刀,一刀攜帶者焚燬一切的威勢直斬張天。

“破空斬”

一青一紅兩道攻擊再次交鋒,瘋狗的星力再次翻滾着,勁風再一次忽然升起。

“砰”

一道人影突然朝着一方跌落下去,不偏不倚正好落在了四長老不遠處。

“怎麼可能?”

四長老心中此時充滿了不敢置信,落在他身邊的人正是之前的五長老。

“怎們可能?你明明受了重傷,怎麼可能還這麼厲害?我不相信?”


看着快速襲來的張天,倒在地上的五長老,此時的臉突然扭曲起來。

雖然他先恢復一些傷勢,但是也僅僅恢復了不到四成的實力罷了。但是張天,從剛纔的一劍看來,他的實力至少還剩下五成。明明張天受的傷比他還重,怎麼可能恢復的比他還快這麼多?

“不管你信不信,事實就在那裏。好了,這次沒有後手了吧,那就死吧!”

看到張天揚起了手中的青鋒劍,五長老瞳孔一陣緊縮。

“慢着,我還有話說。”

五長老看到那森然的寶劍後突然大叫着,張天見此卻沒有要聽的意思,五長老立馬就慌了,他可不想死。

“是關於張佑風的事!”

聽到“張佑風”三個字,張天身形突然顫了顫。

“什麼?你知道我父親的下落?快說。”

張天淡定不了了,父親的消息一直以來就是他的心病之一。

“說,快說。”

張天突然抓住五長老的衣領,手一伸捏住了五長老的脖子,將他提了起來。

五長老被張天抓的立馬呼吸一陣困難,老臉變得通紅,什麼話都說不出。 夜空布滿星辰,月光灑落在天河宗的後山之上,微風徐徐。阿甘

葉川正在一顆大樹上悠閑的躺著,對於他來說,這一次的宗門交流大賽的前期,他並不是很看重。

他需要的就是凝聚力量,最後時刻的爆發。但是他的想法卻不能夠如願,因為已經有人盯上了。

「嘿……對面的傢伙,挺悠閑的嘛!」

看著躺在樹上的葉川,下面之人並未選擇偷襲,而是冷笑著緩緩從一棵樹的後面走了出來。

葉川其實也知道有人接近這邊,動靜雖然不大,不過以他現在的耳力,也是可以聽得清楚的,已經躲不過去的他索性就直接躺在了樹上,靜靜的等候著來人。

有些事情是必須要面對的,即便是你想躲,就能夠躲的過去么?

「閣下真是好雅興,大晚上不去休息,還這麼辛苦!」

葉川直接從樹上跳了下來,雖然二十公里的範圍看上去不大,不過真正要算起來還是非常的大的,而且現在已經淘汰了一批人。

大家遇到的概率就更加的小了,所以這樣的賽制,越是到最後才越精彩。

「雅興倒不是那麼的好,不過已經半天的時間過去了,我這一個積分都沒有,還真的有些不甘心呢!」

「天河宗,葉川!」

葉川倒也不隱藏什麼,既然遇到了,那就是要分出個勝負。

「風華宗,雷戰波!」

兩個人的會面是如此的簡單,此刻的葉川已經是全身緊繃,做好了戰鬥的準備。

借著月光,看著來人,此人看上去頗為的健壯,一身的腱子肉,讓別人一看就有一種力量強大的感覺。

葉川有些眉頭緊鎖,他對於此人的信息可謂是一無所知。


「葉川,我聽說過,以真武境八重的實力擊敗了地武境一重的真傳弟子,了不起!不過今天碰到我雷戰波,恐怕只能跟你說一聲對不起了。」

雷戰波看上去並不是一個心機很深的人,雖然風華宗和天河宗的關係並不好,但是卻也沒有代入這樣的感情在裡面。

葉川自然也不知道天河宗和風華宗之間的恩怨,這個時候他需要做的就是解決眼前的人。

「還是手底下見真章吧!」

葉川露出一絲冷笑,此人太過狂妄了一些,他倒要看看這個雷戰波,到底有沒有實力說出這樣的話。

「怎麼,難道還要我親自動手?」雷戰波的眉頭一擰,顯然他覺得遇到了他,葉川就應該乖乖的交出他手中的號牌,他也希望自己保留實力,迎接下一個強大的對手。

「瞬息鬼步!」

話音剛落,此刻葉川整個人猶如捕食的獵豹一般,飛速的竄了出去,幾個閃身便來到了雷戰波的身前。

轟的一聲,讓雷戰波沒有想到的是,葉川的第一拳轟出,他就中招了。

雷戰波感覺到自己整個人的身體受到了劇烈的衝擊,胸口處猶如被重物撞擊了一般飛了出去,直徑撞在了身後的一棵一人合抱的樹上。

「轟隆!」

大樹被雷戰波的撞擊力給硬生生的攔腰折斷,足以顯示出了葉川剛才的一擊有多麼的強大。

「竟然被打到了……」

雷戰波有些不能夠容忍自己的錯誤,他覺得這個完全是他的輕敵和大意才造就了現在這樣的情況,更讓他鬱悶的是,他甚至都沒有看清楚葉川出手的軌跡。

「驚天三連擊……」

葉川根本不做停留,他知道此刻如果不儘快的結束戰鬥,劇烈的戰鬥很快就會引起別人的注意。

雖然這一次的比賽規則制定的很詳細,雙方一旦遭遇,第三方絕對不能夠插手。

但是螳螂捕蟬黃雀在後,如果別人要當這個黃雀以逸待勞的話,那到時候危險程度絕對不低,葉川絕對不能夠讓自己置身於這樣的危險之中。

「哼,風影拳!」

一聲怒喝,夾雜著之前被葉川擊中的那種屈辱感,雷戰波的心中騰的一下就竄起了火苗,甚至有燎原之勢。

「砰砰砰!」

硬憾,雷戰波的打法實在是有些愚蠢,至少在葉川看來是如此,由於瞬息鬼步的幫助,此刻的葉川已經立於不敗之地。

勝敗只不過是時間問題,沒有一個好的步法相配合,雷戰波的速度明顯不敵葉川,他想要打到葉川幾乎有些不太可能。

空中,無數的拳影疊加在了一起,葉川的驚天三連擊和風影拳相碰,爆發出陣陣沉悶的對轟之聲。

「你……你竟然有如此強勁的力量!」

雷戰波感覺有些吐血,力量一直都是他引以為傲的事情,可是剛才他的至強一招風影拳和葉川對轟,竟然沒有佔到絲毫的便宜。

「彼此彼此,我也沒有想到你的力量竟然會如此之強!」

畢竟是地武境的強者,驚天三連擊,竟然被他至剛至強的拳法給攔了下來,讓葉川沒有發揮的餘地。

「哼,既然如此,那你就給我去死吧!讓你嘗嘗我地武境二重至強一擊,風極天下!」

雙拳變掌,不斷的交叉疊加在一起,雷戰波的手中赫然形成了一道道虛影,速度越來越快,朝著葉川不斷的*近。

地武境二重,這個才是雷戰波真實的實力。

見到如此的情形,葉川心中一驚,畢竟他還沒有和地武境二重的人交過手。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You may also lik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