言情小說

東方修哲驚喜地發現,「母王」先前所受的傷不但已經痊癒,而且散發出來的能量波動表明,它比先前更加強大了!

「好強大的生命力,好利害的恢復力!」

就連東方修哲這個怪物,都不禁對「母王」發出一聲感嘆。

「嗖!」

寵獸蛋從「本命之器」內飛出,活躍得就像是一個快樂的小天使,繞著東方修哲的身體不停旋轉,似是在表達著什麼。

東方修哲面帶微笑地看著它,這個讓他期待、讓他揪心、讓他歡喜的小傢伙,不知道還要等待多久才肯從蛋殼裡面出來?

「咔咔~」

像是聽到了東方修哲的心聲,寵獸蛋突然停止了旋轉,由蛋殼上傳來輕脆的聲音。

東方修哲睜大眼睛,等待著見證這期盼已久的一幕!

「嘭!」

蛋殼驟然一下子破碎,由裡面竄出一道黑影來。

「母王」,蟲族的最高權威者,終於在這一刻出世了。

「嗖嗖嗖~」

這個小傢伙非常興奮,一出來便是上下亂飛,完全沒有剛出世的那種對身體的生疏感。

它的速度好快,竟然可以與古拉的巔峰速度相提並論。

這並不值得驚訝,它可是「母王」,而且又是吸收了那麼多蟲族!

東方修哲通過陰陽眼,倒是可以將小傢伙的樣貌看得一清二楚。

這真的是「母王」么?

或者說,這真的是蟲族的「母王」么?

在看到小傢伙的整體樣貌之後,東方修哲對此產生了懷疑。

這個小傢伙長得太像迷伽小精靈了,玲瓏的身段,嬌小的身體,精緻的五觀,除了身體呈現光澤的墨黑色,以及頭上長著奇怪的觸角外,很難將它與蟲族聯繫到一起。

這個小傢伙在飛了一會兒之後,總算是安分了下來,和當初的米奇一樣,飛到東方修哲的肩膀處坐了下來,一邊晃動著關節分明的雙退,一邊打量著這個神奇的世界。

看著這個可愛的小傢伙,東方修哲呵呵笑了起來,他甚至在想,這個小傢伙一定可以與米奇成為好朋友,只是希望它不要欺負米奇才好。

米奇,屬於迷伽小精靈,擁有著植物的奇特能力,現居住在南王府中,與辰月辰星關係要好。

「不知道米奇在這段時間,又種植出什麼花草來?」

抬著頭,東方修哲望著家的方向,這一刻的他,竟然湧出了一股歸家的思念來。

「出來夠久了,是時候該回去了!」

嘆了一口氣,東方修哲收回視線,環顧了一下被清理乾淨的天空,不禁又生出諸多感嘆來。

「植盛帝國」的皇宮門前,那些跪伏在地的男女老幼,甚至包括昔曰的將軍與士兵,誰都沒有敢戰起身。

不過,他們倒是不時地抬頭望向遠處的天空,由於距離太遠,誰也沒有看清楚發生了什麼。

不知過去了多久, 重生之夫人太冷淡

然後在他們疑惑的目光注視下,飄身落在城牆之上。

在這一刻,所有人的視線全部都定格在這位衣衫破爛,然而氣質不凡的少年身上。

現場,靜得只能聽見彼此那沉重的呼吸聲。

相信這一刻的很多人,腦中一定會有著這樣的問題:那些怪物呢?它們飛到哪裡去了?

「你們可以起來了,那些怪物已經被我給消滅了!」

少年平淡的聲音傳出。

安靜,在又持續了數十秒之後,終於暴發出雷鳴般的歡呼來。

很多人都激動地抱在一起,相擁而泣!

就在東方修哲準備離開時,突然,下方的人群突然再一次跪拜了下去。

只是這一次跪拜的對象不再是蟲族,而是將他們從惡魔手中解救出來的神秘少年!

「戰神!」

人群之中不知誰喊了一句,一下子引起了共鳴。

「戰神!」

「戰神!」

「……」

對著高牆上的少年,大家一致地喊出這個象徵著巔峰地位的稱號,眼睛裡面流露出來的,是一道道炙熱無比的光。(未完待續。) 經過這次「蟲族事件」之後,「植盛帝國」傷了不少元氣。.

躲起來的當今陛下,通過一系列鐵腕手段,再一次重掌大權,將那些有二心的將領、無能的官員,殺的殺,罷免的罷免,流放的流放……

雖然造成一時之間人心惶惶,不過與剛剛過去不久的「蟲族事件」相比,這根本不算什麼。

自從那曰少年大戰蟲族大軍已經過去了三天,可是,大街小巷、茶餘飯後,依舊在不停地談論著那個神秘少年。

就在所有人都在猜測那個少年的身份時,當今陛下一道昭告天下的聖旨,讓所有「植盛帝國」的子民都振奮了。

大家也是從這一刻才知道,那個神秘的少年,竟然就是剛剛冊封不久的「平安侯」。

平民振奮了,為有這樣一位絕世的侯爺而驕傲!

士兵振奮了,為有這樣一位牛x的侯爺而自豪!

不知從誰的口中率先傳出這樣一句話:「信『平安侯』,得平安!」

一下子,這句話成為了動蕩過後,大家的口號。

長言道,各國皇帝,都怕手下臣子「功高蓋主」,然而,「植盛帝國」的皇帝是個另類,藉助官方力量,把「平安侯」宣傳的充滿神秘色彩,甚至還從不同渠道暗指:

平安侯,就是「植盛帝國」的守護神!

「植盛帝國」的陛下賜給東方修哲田地、房屋、金銀無數,甚至還讓傳令官轉達:國寶庫的大門永遠為東方修哲敞開。

對於這些事情。東方修哲無心理會,他有更重要的事情要做!

。。。。。。

「八步流星」懷著複雜的心情,被四位賞金獵人帶到了「雲層之閣酒樓」。

望著眼前這個氣派而不失古典韻味的酒樓,「八步流星」輕嘆一口氣,當下不再遲疑,邁步走了進去。

很快地,她被帶進一個包間內,裡面的東方修哲正在用餐。

望著眼前這個以一己之力,將蟲族全軍消滅的少年,一股恍如隔世的滄桑感。襲上她的心頭。

「想不到八位原有守護者。竟然會落得如此凄涼的下場,走的走,死的死,失蹤的失蹤!」

八步流星不免有些感嘆。原有的守護者。現在就只剩下她一人了。至於「八步浴血」,除了找到那條斷臂外,什麼線索都沒有。

「坐。要不要一起吃點?」

東方修哲對著有些走神的「八步流星」招呼道。

「八步流星」在東方修哲的對面坐下,卻根本沒有胃口用餐,至今想起與蟲族戰鬥時的畫面,她是一陣反胃。

「我很快就吃完了,你再稍等一會兒!」

東方修哲一邊說著, 寒武狂潮 ,沒有多大的工夫,滿滿一桌子的飯菜,已經是盤干碗凈。

「下面我們開始談正事!」

待夥計將飯桌收拾乾淨並且擺放好茶水后,東方修哲突然一本正經地道。

「八步流星」點點頭,她也很好奇這個少年叫人請自己來到底有什麼事?

「那些蟲族已經被我解決了,相信這件事你應該已經聽說了?」東方修哲端起面前的茶水抿了一口。

「恩,我都聽說了!」

八步流星雖然表情平淡,然而她此刻的心情卻是一點都不平靜。

她何止是聽說,現在大街小巷都在傳頌著這件事,並且將東方修哲的那一戰,添油加醋地捏造了數個版本,在這些版本中的東方修哲,簡直就是起義的化身,天神的降臨,無敵的存在!

不過不得不說的是:這些版本沒有一個是貼近事實的,必須沒有幾人真正目睹了那慘烈的戰鬥。

「『八步戰神』丟失的『八方判令』,我已經找到了!」


東方修哲在說這話的時候,再次將一口茶水送入口中。

可以明顯看到,「八步流星」的身體一顫,儘管這是她早就料到的事,但當親耳聽到,還是免不了有些激動。

她現在不得不承認,眼前的這個少年,比任何一個原有守護者都要強悍得可怕!

「如果我沒有記錯的話,先前好像是說過,如果誰找到了『八步流星』丟失的『八方判令』,就可以成為領袖?」

東方修哲抬起頭,眼神直直地盯著「八步流星」。

「是說過!」

「那實在是太好了!」

東方修哲輕輕一笑,然後意念一動,將納戒中的「八方判令」擺在了桌上。

「八步流星」的瞳孔一陣擴張,她不敢置信地盯著桌面上的七塊令牌。

七塊「八方判令」,各有各自的圖案,可以很好區分。

這個時候的「八步流星」突然有些緊張起來,她是怎麼也沒有想到,眼前的這個少年,竟然已經收集了七塊「八方判令」。

這也就是說,只差她手中的這一塊,便可以湊齊!

「君子愛財,取之有道,你不用那麼緊張,我可沒有要搶奪你那塊『八方判令』的意思。」東方修哲輕輕一笑,然後接著說道,「之所以把這七塊都拿出來,是因為我並不知道哪一塊是屬於『八步戰神』的,拿出來只是想給你一個證明而已!」

東方修哲是在古拉的納戒中得到的這些令牌,由於放置在一起,所以不知道哪一塊屬於誰。

「這塊!」八步流星突然伸手一指,道,「這一塊是『八步戰神』保管的『八方判令』!」

「這也就是說,現在我成為了守護者的首領,這一點你認可么?」

東方修哲面帶笑容地盯著對方,給「八步流星」帶來了莫大壓力。

儘管「八步流星」不願意被一個比自己小好些的少年領導。但她卻沒有反駁,並且在猶豫了片刻之後便點了一下頭。

之所以會如此,不僅因為這個少年的強悍實力,更是因為她被少年救過一命!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You may also lik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