言情小說

宇文天立即抬頭,眼神如劍,看了一眼林婉清,放下了遞到嘴邊的酒杯,眉頭微蹙,看向庄少成,卻對著林婉清道:「你就不問問是怎麼回事?」

「我……」林婉清一時語塞,其實她也不知道到底是怎麼回事,她只是隨著眾人猜測而已。

這時,蕭素心走上前來,拉住林婉清,道:「與宇文公子無關,大家回到座位吧!」

林婉清疑惑地看著蕭素心,似乎想知道到底是怎麼回事,林婉清便暗自傳音給她。

聽到蕭素心的話后,林婉清面色大變,立即看向庄少成,怒道:「庄師兄,你什麼意思?」

庄少成看到林婉清如此神態,臉色難看之極,看向宇文天的眼神中透著殺氣,道:「我只是想試試他的實力而已,有什麼大不了的,倒是師妹你,難道沒看到我被他弄傷了嗎?」

林婉清這時卻愣住了,一時間不知道如何回答,沉默三息,才看向庄少成,道:「那也是你先出手的,咎由自取!」

庄少成怒不可遏,指著宇文天,道:「師妹,你是怎麼回事,我對你的心意你還不明白嗎?你為何看上這樣一個廢物?」

庄少成一說話,包間里頓時安靜起來了,眾人有些震驚,林婉清不知如何開口,冷下臉來,道:「那是我的事,不用你管!」

「你……」庄少成怒氣橫生,看向宇文天,眸子里幾欲噴出火來。

「好了!大家不要爭了,相識一場,沒必要弄成這樣!」蕭素心大聲道,聲音中夾雜著一絲不可違逆的威嚴,宇文天看了她一眼,眼中閃過一絲訝色,他覺得蕭素心為人很不錯。

蕭素心一開口,倒沒有人在多說話了,庄少成只能將獨自來到怒火吞下,眾人回到各自的座位。

林婉清走到宇文天身前,面色為難,道:「對不起,宇文公子,之前誤會你了!」

宇文天放下手中的酒杯,站起身來,淡淡一笑,道:「這沒什麼!你不用放在心上!」

稍稍停頓片刻之後,他拱手道:「多謝林姑娘的盛情款待,我還有事,就不打擾你了,告辭!」

說完,便對著蕭素心微微頷首致意,然後提起腳步,向著門外走去。

「啊?宇文公子,你……」林婉清失落之極,她知道自己與宇文天之間的距離又拉開了,正欲說話,卻被另一道聲音掩蓋了。

顏明珏坐在自己的座位上,看向宇文天,道:「弄傷我朋友,就這麼走了,似乎不把顏某放在眼裡!」

聽到顏明珏的話,宇文天停下腳步,而蕭素心則是看向顏明珏,道:「顏公子,你這是何意?」

語氣中有些怒意,暗想庄少成不懂事,難道你就不知道剛才發生的事情嗎。

顏明珏對著蕭素心微微一笑,隨即起身,走向宇文天,而庄少成嘴角卻掛著一絲陰險的笑意,就在剛才,他向顏明珏求助的,允諾了一些利益。

林婉清愣住了,其他人也愣住了,有人暗道好戲開始了。蕭素心想拉住顏明珏,但卻被對方巧巧妙地躲開了。

顏明珏身形一閃,瞬間出現在宇文天面前,以一種自上而下是神色盯著宇文天的眼睛,倨傲地道:「道歉,並且自斷一臂,我就放你離去!」

此話一出,包間里暗暗喧嘩起來,蕭素心和林婉清齊齊疾走過去,擋住顏明珏。

林婉清知道宇文天十分強大,但是她卻不認為宇文天可以打得過顏明珏,要知道,對方可是虛靈五重天之境啊!

蕭素心站在宇文天和顏明珏兩人之間,絕美的容顏上有些怒意,忿然道:「顏明珏,你是什麼意思?」

「素心,這是男人之間的事,你別管!」顏明珏眉頭微蹙,對蕭素心幫助宇文天似乎有些不喜。

「這是武道世界,只有武者,沒有男女之分!」蕭素心冷聲道。

宇文天覺得有些好笑,但他卻沒有笑,顏明珏竟然敢威脅自己,他最討厭被人威脅。同時,他也對蕭素心的好感又上升了一步。

他輕輕推過蕭素心,微微一笑,道:「多謝素心姑娘好意,在下心領了!他說的對,這是男人之間的事情,我自己可以解決!」

林婉清聽到宇文天的話后,無比的失落,就在剛才宇文天將原本的「婉清姑娘」換成了「林姑娘」,而他才剛認識蕭素心,便稱對方為「素心姑娘」。

蕭素心大概猜到宇文天隱匿了修為,但是她也不相信宇文天可以打得過顏明珏。

她想繼續勸慰宇文天好顏明珏,卻被二人阻止了。

宇文天看著顏明珏,神色默然,道:「我若不道歉,你又如何?」

顏明珏神色陡然變冷,眼中的殺氣毫不隱晦地釋放出來,盯著宇文天,冷聲道:「我會殺了你!」

!! 「你威脅我?」宇文天神色不變,盯著對方的眼睛,淡淡地道。

「是又如何?」顏明珏傲然道。

「威脅我的人,都要死!」宇文天淡淡地道。

此言一出,包廂里頓時鴉雀無聲,眾人都愣住了。蕭素心瞪大眼睛,看著宇文天,腦子裡一片空白。

「哈哈哈!」三息過後,顏明珏大笑起來,看著宇文天,戲謔地道:「都要死?就憑你?你殺得了我嗎?」

這時,其他人也都紛紛清醒過來,看著宇文天,哂笑著。

「虛靈五重天之境!」宇文天盯著顏明珏,淡淡地道:「還可以!」

眾人不明白宇文天的意思,但是顏明珏和蕭素心卻是有些震驚。這裡,只有蕭素心知道顏明珏的具體實力,其他人都不知道。

顏明珏臉色微變,眼睛微眯,看著宇文天,道:「想不到你藏得夠深的!」

宇文天沒有理睬對方的話,道:「給你一個機會,你若能接住我一招而不死,我便放過你!若是接不住,我會讓他去陪你!」

說話的同時,宇文天指著庄少成道:「當然,你們兩個可以一起上!」

此言一出,眾人頓時又愣住了。

怎麼回事?這小子是不是腦子出問題了?

這麼狂妄?

蕭素心立即清醒過來,擋在兩人之間,急切道:「兩位,就此罷手如何,我做東,請二位喝酒,冰釋前嫌!」

宇文天沒有說話,蕭素心給他的感覺很好,他不好意思拒絕,但是他知道,顏明珏會替他拒絕。

「素心,你也聽到了,我跟他之間已經是生死仇敵了,不死不休!希望你別管!」顏明珏的聲音冷厲,他認為宇文天最多也就是虛靈六重天之境,他自己全力出手,有大半的機會可以與虛靈六重天之境的武者一戰,說不定有機會殺死對方。

當然,在他看來,宇文天最多就是個普通的虛靈六重天之境的武者。有時候,他在想宇文天是不是恐嚇自己,忽悠自己。

蕭素心為難了,此時她已經無能為力了,她與顏明珏之間相識很久了,知道對方的脾氣,雖然顏明珏喜歡自己,但是在剛才這種事情上,顏明珏會是另外一個不認識自己的人。

大戰即將開始,再也沒有人來勸阻。

顏明珏眼中精光一閃,道:「在這裡?」

「出去戰,不要弄壞人家的地方!」宇文天淡淡地道。

說完之後,腳一點地,便掠向窗口,顏明珏怕宇文天逃走,幾乎是同一時間起步,緊跟在宇文天身後。


宇文天是故意放慢速度,讓眾人跟來。

在兩人離開之後,蕭素心的身影也消失了,掠向窗外,後面緊跟在庄少成。

「怎麼會這樣,怎麼會這樣?」林婉清一臉的慌亂,看著飛走的人影,也沒有停留,跟在後面。

頓時,包間沒有了一個人影。

湖面上,宇文天和顏明珏相距三丈,凌波而立。幾息之後,包間里的人齊聚湖面。

夏末的夜色有一種無法言明的美,涼風拂過,湖面上盪起層層漣漪。這裡不是莫愁湖,但卻有不少的船舫飄蕩在湖面上。

而湖堤上也有不少人在遊玩,看到湖面上出現了幾個人影之時,大家都停下了腳步,看了過來。

「再給你個機會,你先出手,或者你們先出手!」宇文天淡淡地道,眼睛瞥了一眼庄少成。

「哼!我一人足矣!」顏明珏當然想先出手,但是卻不想庄少成插手,在他看來,庄少成只會礙手礙腳,起不了作用。

宇文天不再多言,看著顏明珏,神色自若。

顏明珏身上的氣勢陡然釋放出來,身後顯出滾滾雷霆,紫光閃耀,他的身形瞬間升高一丈,右手成拳,上面電光閃閃。

「定天極法!」

雷霆震怒,恐怖的真元涌動,顏明珏身形一動,襲向了宇文天。

宇文天面色不變,身上的氣勢陡然釋放出來,身後顯出十丈金蓮佛影,「卍」字光芒大作,將湖面映成了紫金色。

觀看之人已經被恐怖的氣勢震住了,有人似乎認出了宇文天,因為前夜在莫愁湖上,也有一個這樣的青年。

宇文天左手探出,一個十丈大小的紫金色巨手憑空出現,手心中一個詭異的灰黑色漩渦旋轉著。

而他身周三丈範圍,瀰漫這一層詭異的氣息,充滿了死亡,殺戮,荒蕪,黑暗等氣息,這是他的禁域。

禁域的釋放,讓距離近的武者禁不止打了個冷戰。

當顏明珏進入宇文天的禁域之後,頓時大驚失色,因為他彷彿被封住了,又好像是進入了泥潭,行動遲緩起來,本身的氣勢也被壓制了,修為更是被封禁了幾分。

尤其是其中的那種死亡,殺戮,毀滅等等諸多氣息,讓他禁不住顫慄起來。

怎麼回事?

他想動,卻不如願,此時有一種叫天不應,叫地不靈的感覺。

當然,他的攻擊只是被削弱了而已,並沒有消失。

他的拳頭與宇文天肉身的距離在縮短。

這時,宇文天卻出手了,只見巨手抓下,將他握在其中。

「魔臨大地·吞噬!」

恐怖的吞噬意境瞬間釋放出來,顏明珏來不及呼叫,便消失了蹤影,徹底被那漩渦吞噬進去。

數息之後,一切歸於平靜,漩渦消失了,紫金巨手消失了,禁域消失了,宇文天身上的氣勢也消失了。

他眼中閃過一絲金光,攤開左手,一枚空間戒指出現在手中,神識掃過,眼中閃過一絲訝色。

沒想到這顏明珏的身家如此豐厚,果然是大家族的弟子啊!

吐出一口濁氣,宇文天搖搖頭,雖然吸收了顏明珏,但是自身的進步並沒有多大。

他將目光移向庄少成,發現那傢伙已經逃向湖堤了,宇文天不禁冷笑一聲,施展空間意境,身影頓時消失了。

蕭素心等人還沉浸在剛才的詭異戰鬥中,知道宇文天出現在庄少成面前時,她才驚醒過來。

「手下留情!」蕭素心回過神來,看到庄少成被宇文天捏住脖子,封住了丹田,彷彿提著一隻死狗一般,她便大喊道。

宇文天正欲出手,聽到蕭素心的話,隨即停了下來,卻並沒有放手,而是將目光移到飛來的蕭素心等人身上。

「宇文公子,可不可以看到我的面子上放過他,畢竟,他是玄水宗弟子,又是王都莊家的後輩,你若殺了他,會有大麻煩的!」蕭素心看著宇文天,急切道。

宇文天面顯難色,看著蕭素心,道:「素心姑娘,恐怕在下不能答應你的要求!這人已經在我必殺的範圍之類!我若不將其殺死,武道上便有了心結,不利於實力的提升!」

「可是,你就不怕玄水宗和莊家嗎?」蕭素心神情激動,道。


「玄水宗?莊家?我有何懼!」宇文天冷哼一聲,吞噬意境瞬間施展,一個巨大的漩渦籠罩在庄少成身上,瞬間將其吞噬,五息之後,便消失的無影無蹤,只有一枚空間戒指留在宇文天的手中。

「庄師兄呢?」三息之後,蕭素心回過神來,看著宇文天,聲音有些顫抖。

「死了,化為虛無!」

宇文天淡淡地吐出了幾個字,蕭素心一聽,愣住了,震驚的同時卻有無可奈何,看著宇文天,欲言又止,最後卻傳音道:「你要小心!」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You may also lik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