言情小說

雖然他以前沒見過這個少年,更沒有聽說過他,但他堅信,這個少年不是不簡單,而是非常的不簡單。

如果讓大家知道,李亞龍對於這個穿着寒酸的小農民,有如此高的期待,那他們一定一定會當場愣住,眼中有十萬個爲什麼飄過。

段毅原本就不大喜歡郝運這個人物,他現在在場,總會有些尷尬的情緒。於是他便爽快的答應下來,然後跟在兩位老者的身後,穿過人羣,來到茶道街路口處的一座茶莊中。


“李老,你們稍微等下,現在這件茶莊裏的人有點多,我先帶人進去將這裏清理下,一會就好!”


跟在李老身後的保鏢,雖然對於今天發生的事情很是懵逼,但他作爲保鏢的頭目,至少還是很有能力的。

看見李亞龍他們三個人要走進這間茶莊,他立刻鼓足勇氣,跑到李老的面前,微微彎腰,聲音無比的恭敬。

他的話音剛落,便對着眼前的很多穿西裝的制服,佩戴墨鏡的保鏢們揮了揮手。

這些手下們一個個機智的很,再看見頭目的動作時,嘩啦啦,氣勢洶涌的朝着這間茶莊衝了進去。

這一刻,段毅表情依舊平靜……

“這間茶莊,今天我們全包了,裏面的人注意聽着,我給你們一分鐘的時間,立刻給我滾出去!”

第一個保鏢衝進去之後,立刻對着所有人吼道,聲音極大。

整座茶莊的人,原本早已滿席而坐,在聽到這個保鏢的吼叫聲之後,紛紛往他這裏看過來。

一秒。

兩秒!

……

有一些膽子較小的顧客,在看見這種陣仗之後,立刻拿着自己的包,往外跑。

還有一些正在品茶的小妹妹,一下子便被這些保鏢們的陣仗所嚇到,眼淚直接從眼角里冒出。

或許是因爲這些保鏢們的陣勢太過於強大了,茶莊的許多顧客,包括樓上的包間裏的人,趕緊放下手中的茶杯,紛紛往外跑。

清茶莊的速度相當的快。

梟臣

“你們……你們想要幹什麼?知道我是誰嗎?我的父親在胡建省內當了一個很大的官,如果……如果你們不想得罪我的話,最好趕緊跟我道歉!不然的話,我會讓你們死的很慘!”

說話的是個年輕的男子,身上穿的很時髦,看他的樣子便知道他是個***。

只是,他的聲音有些顫抖,臉色也相當的難看!

Ps:感謝各位書友的訂閱,作者菌會繼續努力的。 很顯然,這個***看到如此大的陣仗,心裏也開始害怕起來。

保鏢的頭目,看了一眼這個***,發現並不認識,眉頭微皺。他看了一眼,正在茶莊門口等候的李老,面色嚴峻,一雙深邃的眼睛裏,可以看出他的眼神依舊睿智。

但……

只要這般如此遠遠的看着,便能感覺到他身上所散發出來的威嚴,一種不容讓人侵犯的威嚴。

原本這個保鏢的頭目也是想諮詢下李亞龍的意見,但當他看到老者的樣子,機智的他便早就明白李老的意思。

不管眼前的這個***當了多大的官,在這個時刻,他是一定要將他請出去的。

只見這個保鏢的頭目,快速的走到這個***的面前,如果仔細觀察,便能發現他墨鏡之下,嚴厲的眼神。

“你……你沒聽清楚我的話……?”這個***心中早已崩潰,他原本也是想要讓這些保鏢們對自己客氣一點,但卻發現,即使說出自己是***,也絲毫沒起到任何的作用。

這個保鏢的頭目,身高在一米九以上,對於眼前的這個瘦小的***,他抓起他胸前的衣服,直接往外拖去,扔到了門外去。

“你們……你們會死的很慘的!”

被拖出去的***,依舊心有不滿,只是他掙扎了許久,卻發現自己的力量想比這個保鏢的頭目比起來,如同螞蟻撼大象。

這個***,是最後一個被清出茶莊的人。

此刻的茶莊內,也清淨了許多。

而茶莊外,卻是嘈雜的很。

“你們……你們給我等着……”

這是被強行拖出來的這位***發出的聲音,他的樣子極爲頹廢,身上的衣服,或許是因爲保鏢頭目用力過度的原因,他最外面的衣服已經被扯壞。

衣冠不整的他,感受着別人用不一樣的眼光看着他,小臉一紅,面色慘白,很快踉蹌的跑出茶道街去了。

“這個小農民還真有幾分本事,我怎麼也沒想到他竟然能在鬥茶比賽中打敗郝師傅,他可是五星級茶藝師。”

人羣中,有人低語。

“震驚,太讓人震驚了。他現在又被李老請了過去,看李老的樣子,彷彿對這個少年非常的重視。”

“李老是什麼樣的人大家都心裏清楚,要是能被他看上的人,日後肯定能在茶道上有相當大的造詣。”

這樣的聲音不斷出現。

他們看着眼前這個穿着有些寒酸的少年,眼神裏少了些許冷意,但更多的是好奇。

此刻,人們眼中的這個少年,瞬間獲得了五星級茶藝師的稱號,在心中的位置同樣也擡高了不少。

就在人們心中有些感慨的時候,茶莊前一句沙啞的聲音傳出。

“沒有我的允許,不要讓任何人進來。”

李亞龍開口,聲音十分的堅定。

“是。”

保鏢的頭目微微彎腰,輕輕應答,恭敬的很。

就這樣,在清出所有的茶客之後,李亞龍領着老書記和段毅,進了這家茶莊,來到樓上的一件雅間。

這裏的隔音做的很好,即使你大聲說外,外面的人也不能聽到絲毫的動靜。

……

茶莊外。

攤前。

這裏圍觀的人依舊沒有要離去的意思。

他們靜靜地看着眼前的這個長的發福的中年男子,不知爲何,人們的眼神中竟然多了幾分同情。

“堂堂一個五星級茶藝師,怎麼說敗就敗了?如果今天不是我親眼所見,我幾乎不敢相信。”

“其實這也不能怪他,只是這個寒酸的少年隱藏的太深了,又有誰能料到他竟然如此厲害?”

“山外有山,人外有人。”

人羣中,這裏依舊有許多茶藝師們。

這些茶藝師們,有人暗自在心中同情郝運,也有人心裏懷着僥倖,幸虧這一次的比賽不是他們上場,不然下場便會同郝運一般。

而人們眼中的這個發福的中年男子,臉色蒼白,身體顫抖的厲害。

極品貼身狂醫 ,默默的站在原地,眼神呆滯。

很顯然,他到現在依舊不能接受這個結果,而這個結果對他來說,打擊巨大。

此刻……

茶道街的入口處。

停下一輛黑色小轎車,下來的人正是陳斌。

這條茶道街,對他來說相當的熟悉。只是讓他沒想到是,他從來沒見過如此整條茶道街會是如此這般人山人海。

但他又很快釋然,因爲他想到了之前一直流傳的一則消息,或許這裏人多便是跟這則消息有關。

“一個五星級茶藝師向一個小農民挑戰?”

陳斌這樣想着,此時的他對於這個小農民心中的好奇又多了幾分。

他緩緩的走進茶道街,看着這裏的人們幾乎都是疑惑的眼神,小聲地嘀咕着。

他有些不解。

可,下一個瞬間……

站在人們面前的郝運,做了一個所有人都想不到的震撼動作。

只見他開始有些駝背。

臉上的肌肉顫抖的十分厲害。

眼神呆滯。


噗通!

只聽見“噗通”一聲,眼前的這個發福的中年男子,跪在了攤前。

膝蓋與地面碰撞的聲音,十分清脆。

他,跪在了攤前。

而陳斌,剛剛走進茶道街,又剛好看到這一幕。

眼前的這個發福的中年男子,他自然認得。

曾經,就在前一週,自己也花了高價,只爲了能喝到他所泡的茶水。

當時他的名聲早已傳遍整個泉城,爲了能享受他的服務,他可是足足等了一個禮拜。

而今,他卻跪下了?而且僅僅就是一週的時間而已,竟然……?

難道他便是消息裏面的那位五星級茶藝師?

他的這般表情,難道是鬥茶比賽輸了?

他可是五星級茶藝師,所泡的茶水更是一流,又怎會輸?

那個小農民呢,他又去了哪裏?

陳斌的腦海裏出現了無數的問題,看着眼前的這一幕,他實在震驚。

“這……這……這……”

“郝師傅,他……他沒事吧?”

“這次鬥茶比賽對他來說,打擊太大了。這下,他沒了五星級茶藝師的稱號不說,就連李老也跟他解除了師徒關係,這樣雙從的打擊,擱誰身上,誰也受不了。”

“可不是,關鍵對方還是一個名不見經傳的小人物,可沒想到就是這樣一個小人物,還真有幾分真才實學!”

人羣裏的人們,一個個眼睛瞪的極大,他們疑惑地看着郝運,眼神中不由產生出同情的情愫。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You may also lik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