言情小說

傅亮:“主要是他拿了這麼多丹藥……”

“傅雲?”傅清璇面露驚訝。

先前還在父親書房裏見過他,怎麼才一會兒功夫就跑這兒來折騰了?

其實傅清璇來到執事堂正殿的時間比傅雲還早,從書房一出來就直奔這裏了。

只不過她看的是修煉祕笈,在正殿的左半邊,而丹藥區在右半邊,所以和傅雲並未碰上。

“你剛纔說他拿了很多丹藥?有多少?”

傅亮苦笑着,將一張清單遞了過去。

傅清璇接過去掃了幾眼,神情一凝。

“我出去看看。”

將手上的五本祕笈往桌上一摞,傅清璇擡腿便走了出去。

傅雲見衆人漸漸逼了上來,連管事都不管事了,不由有些慌亂。

“小悠,主人有難快想想辦法啊!有沒有類似緊急傳送裝置的?”

“……”小悠無語,忍不住反嗆道,“要不要給你來把MP5***啊?橫掃全場強無敵啊!”

傅雲一陣驚喜:“好啊!原來你還藏着這麼厲害的玩意啊,早說嘛!”

“滾!吔屎啦你!”

小悠忍不住爆粗,隨即把傅雲給屏蔽了。

傅雲又叫了小悠幾聲,均是石沉大海,只得放棄了。

不過,他原本就對系統沒有抱太大指望。

“唉,靠人不如靠己啊!”

傅雲從兜裏取出一大把足有十幾支玉瓶,在衆人面前晃了晃。

“這些瓶子裏裝的都是引靈丹,引靈丹的作用相信各位都很清楚吧?”

聽到“引靈丹”這個詞,大家不約而同地停止叫嚷,數十雙眼睛直勾勾地看向他手中的玉瓶,吞嚥口水的聲音不時響起。

得益於啓靈丹的幫助,除開仙脈先天淤塞這類特殊情況,基本上每個傅家子弟都能覺醒仙力。但傅府中修煉仙力的祕笈極少,而且均是最低級別的凡階,使得大家的仙力提升都極爲緩慢。

而引靈丹對於他們這種仙力修煉初期的初學者來說極有好處,能夠在不留下任何後遺症的情況下迅速提升修仙等階,而且在煉氣五重之前可以多次服用而藥力不減,是傅府中最爲珍貴的丹藥之一。

這種傳說中的丹藥,在場很多人見都沒見過,傅雲一口氣拿出這麼多來,豈能不令人爲之瘋狂?

大家的注意力都被傅雲的手吸引了過去,沒人注意到他額頭掛滿的汗滴,更沒注意到他此時心臟跳得極快,彷彿隨時便會從胸口蹦出來一般。

一看到衆人衝着自己圍上來,傅雲腦海中不由自主地浮現出劫匪搶完銀行跑出大門時被警察圍堵的場面。

此時想要逃出生天,最好的辦法就是——撒錢!

只要能製造出衆人哄搶的混亂局面,自己就有機會乘隙逃走了。

傅雲調整了下呼吸,趁着大夥兒愣神的瞬間,正待將手中玉瓶拋向空中,耳邊倏然響起一記熟悉的嬌喝聲。

“傅雲!”

圍着傅雲的衆人聞聲轉過臉來,便看到傅清璇款款走來,清麗脫俗的臉上沒有一絲笑容,彷彿蒙上了一抹寒霜。

傅家主脈之中傅雲和四小姐和的關係極其惡劣,那是衆所周知的事。

見狀,大家便知道,又能看到一場同脈內訌的好戲了。

傅家主脈人丁本就稀少,大哥意外隕落,傅雲自甘墮落,傅清璇先天仙脈閉塞,唯有傅昕一人修爲不俗,是以府中不少支脈子弟對主脈頗多微詞,都盼着主脈子弟出醜。

人羣自動分開了一道通路,讓傅清璇從容走到傅雲身前。

此時的傅雲表情有些僵硬,驚喜中帶着忐忑。

希望女主是來幫自己脫困的,如果不是,那就真的麻煩了。

以她的聰慧和實力,破解自己這點伎倆不在話下。

“四妹,你怎麼來了?”

傅清璇也不廢話,直接纖手伸出。

“拿來!”

傅雲一愣:“拿什麼啊?”

“父親讓你幫我拿的引靈丹呢?”


“呃……”傅雲頓了頓突然反應過來。

女主這是在配合自己演戲啊!

這引靈丹,自然是她的出場費了。

不過傅雲是一點都不心疼,一來自己這次搜刮的丹藥太多了,根本不差這一些,二來這些引靈丹原本就是打算扔掉的,與其便宜了路人,還不如送給女主呢。

立即滿臉諂媚地將手上的玉瓶遞了過去。

“喏!都在這兒了。”

傅清璇接了過來,檢查一番沒有問題,便收了起來,揮揮手道:“剩下的趕快送過去吧,父親正等着呢。”

“知道了。”

傅雲連忙應了,舉步便欲往院門外走去,突然一隻手掌橫攔過來。

“給我站住!”

攔住傅雲的是一名紅衣少年,長得還算英俊,但微微眯起的眼神透出對他不屑一顧的傲氣。

他雙手環胸,嘴角透出絲絲嘲諷意味。

“你們兄妹兩個串通一氣,把我們當猴耍呢!”

媽蛋,這世界的NPC智商也忒高了吧!

新手村的一級小怪都這麼聰明瞭,還怎麼愉快地玩耍?

傅雲冷眼看着他,不爽道:“您哪位啊?”

少年冷哼一聲:“雲少還真是眼高於頂,根本不把我們這些支脈子弟放在眼裏。在下傅衝!”

傅雲一凜,這名字他在系統給的劇情介紹裏瞄見過。

傅衝,二長老傅清幼子,前次族內大比十四歲以下少年組第一人。

“原來是傅衝啊!”傅雲語氣平淡道,“連我四妹都打不過的傢伙,我爲什麼要把你放在眼裏?” “什麼?我打不過傅清璇?”

傅衝瞪着傅雲,瞪得眼球似乎都要從眼眶裏蹦出來了。

不僅是他,聽到傅雲的話,周圍人羣頓時炸開了鍋。

“傅衝可是上次大比少年組的第一名,雲少居然說他不如仙脈閉塞的四小姐,這話真夠狠的!”

“聽說傅衝最近剛閉關出來,仙脈等階居然又有提升,從靈階一品一下子躍到靈階三品了!”

“嘿嘿!傅雲惹誰不好偏要去惹傅衝,這下看他怎麼死!”

仙脈分爲凡、靈、玄三個等級,每個等級又細分九品。

傅家的仙脈平均水平在凡階六品左右,凡是能夠達到靈階的便是族內重點培養對象,而仙脈躍升更是百人中難覓其一的稀有。

是以傅衝雖然年紀與傅昕、傅凌霄他們比起來尚小,卻被傅家高層廣爲看好,是本次選拔賽的熱門之一。

衆人看向傅雲的目光,頓時多了幾分不知天高地厚的嘲笑。

他們之中,有不少人先前受過傅雲的“關照”,此刻都睜大眼睛等着看他被傅衝痛扁的好戲。

傅衝盯着傅雲,目光漸漸泛出冰冷:“雲少,你我素來井水不犯河水,不過方纔那話是什麼意思,可否請你解釋一下?”

傅雲偷偷瞄了傅清璇一眼,她雖是面無表情,但並未對自己的話表示異議,這才暗暗放心。

看來,自己那十幾瓶引靈丹的出場費是送對了!

雖然還不至於讓女主對自己完全改觀,但至少足以幫助自己渡過眼前的危機。

當然也可能是比賽已經迫在眉睫的關係,女主不準備再繼續隱藏實力了。

“還要我解釋?”

傅雲看向眼前這位在傅家新生代中天資算是最高的少年,撇了撇嘴:“就是字面上的意思啊,我四妹的實力其實一直都是同輩最強,只不過她一貫低調,不喜歡像你這麼張揚而已。”

周圍的衆人聽他這麼一說,均是咧開嘴笑了起來,權當笑話聽了。

傅衝聞言,眼神間的寒意愈發濃烈。

擡眼望去,傅雲身側的傅清璇冷着臉,不過並未說什麼,顯然是默認了。

見過吹牛的,還沒見過傅雲這般隨口便將牛皮吹上天的。

“主脈子弟果然是深藏不露,那我就更要領教一下了。”


他已經失去了和傅雲繼續聊下去的興趣,準備直接用實力給這主脈兩兄妹好好地上一課。

話音未落,但見他左腳踩出半步,雙手在胸前擺出起手式,手掌之中隱約有絲絲青色的仙力憑空生出。

仙脈覺醒時通常會帶着先天屬性,而同族中的仙脈屬性通常具有較大機率的傳承性。

傅家先祖仙脈覺醒時附帶的是風系屬性,屬於五行屬性中木的分支,故而傅家後裔之中,九成以上覺醒的都是風系。

傅衝仙脈也是風屬性,修煉的功法是傅家爲數不多的靈階仙法,風靈訣。

隨着他仙力從體內源源涌出,周圍空氣頓時變得肅殺凌厲。

周圍衆人立即自覺地向後退開,爲他們空出一塊區域來。法術無眼,而風系法系本就有急速、犀利的特點,萬一一個不慎被戰鬥餘波掃到那真是無妄之災了。

他們的眼睛卻是緊緊盯着傅衝的一舉一動,這位天才大部分時間都在閉關修煉,大家都很好奇他的修爲究竟精進到什麼地步了。


傅明、傅亮兩個管事兩人見庭院中急速上漲的氣勢,頓時更加慌亂。

這傅衝,竟然真的要在這裏動手嗎?

正殿有防禦陣法保護,不虞擔心裏面存放的物資受損,但問題是庭院裏可沒有佈置陣法啊。

一旦打鬥起來,仙力縱橫之下,庭院裏這些廊柱桌椅、花草樹木可就全毀了,到時候他們作爲管事自然也難逃瀆職之責。

就在衆人各懷心思看向場內之時,站在場內的傅雲卻是無比淡定,臉上沒有絲毫的動搖畏懼之色。

大家看他這副淡然模樣,俱是心下奇怪:這紈絝少爺難道真的得了什麼奇遇,修爲暴漲了?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You may also lik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