言情小說

原本陰冷下來的臉色,看着紫色的卡片頓時間微微一愣,隨即玄力涌入紫色卡片中,一條細小的紫龍威武的騰空而起,在卡片上方盤旋着。

趙巖的夾着紫色卡片的手掌頓時一抖,險些將沒有夾住,心中卻是砰砰的跳了起來,一滴冷汗順着額頭急速滑落,看向杜烈的目光帶着森冷,殺意隱隱浮現,不由得讓戲虐笑着的杜烈神情一滯。

“該死的杜烈,都是你,這可是紫龍級別的貴賓卡,你這是要害死老子!”趙巖在心中吧杜烈全家上下罵了一個遍。

“尊貴的紫龍級貴賓,您在龍殤拍賣場中想做那裏就可以做哪裏,剛纔恕小人眼拙了,還請您大人不記小人過。”趙巖恭敬的說着,雙手將紫色卡片遞給墨羽。

趙巖的話徹底引爆了整個拍賣場,衆人都是驚訝的看着靜靜坐着的少年,心中狂跳,真是真人不露相,這下子杜家要吃癟了。

“你、你說他是紫龍級貴賓?不會是假的吧,我們三大族長也纔是白龍級,相差了三個檔次,怎麼可能!”風家族長風姚鈺驚恐的說道。

趙巖此時的了臉色再次的陰冷了下來,目光森冷的盯着風姚鈺,“風族長,你這是什麼意思,難道是懷疑我們龍殤!”

“沒有、沒有,絕對沒有,麻煩趙巖總管了,我們沒事了。”風姚鈺呵呵的笑着。

“嗯,慕容族長,這位小兄弟的有什麼事情,就先交給你了,隨時喊我就可以。”趙巖客氣的向着慕容軒宇拱了拱手。

隨即便是離去。

還不待衆人慢慢回味剛纔的感覺,一名妙齡女子便是做走上了拍賣臺,全場的目光頓時全部聚集在了少女身上。 少女靜謐的站在碩大的拍賣臺上,粉妝玉琢,冰肌瑩徹,雙眸中波光流轉,配合着淺淺的笑容,頗顯嫵媚之情,一身紫紗衣裙似是有些遮擋不住少女誘人的身姿。

少女的出現,引起一片狂潮,聲勢瞬間便是改過了剛纔的墨羽,在座的衆人都是神色狂熱的看着臺上的少女。

就連一向癡迷於劍道的慕容皓辰都是有些動容,微笑着注視着臺上的少女,第二排的風厲、杜林等人就更不用說了,一雙眼睛色迷迷的盯着少女搖擺的水蛇腰。

全場中也就只有兩人可謂是巍然不動,心中泰然自若。墨羽微眯着雙眼,似是在假寐,沒有人看的到眼中的神色;另一人則是第二排的黑袍男子,黑袍男子的眼中除了冰冷,別無他物,看着少女彷彿在看着一堆黃土枯骨,只是眼神偶爾瞥向墨羽,纔會有一絲炙熱乏起。

少女乃是龍殤在卿蝶城的主拍,名曰夏嵐兒。

夏嵐兒素手握着一把金色小錘,向着在場的衆人螓首微點,目光緩緩飄到三大族長身上,微微一笑,隨即目光別有意味的看向墨羽等人。

感受到夏嵐兒投射來的目光,墨羽萎靡的雙眸緩緩睜開,嘴角斜掛其一縷淡淡的微笑,輕輕的點了下頭,以示友好。

“諸位,歡迎大家能夠來到龍殤拍賣會,讓拍賣大廳蓬蓽生輝,嵐兒再次感謝大家。”夏嵐兒微微做了一個輯。

再次引起下方的一片歡呼聲,氣氛再次被調動起來。

嵐兒姑娘你太客氣了,我們能看見你也是我們的榮幸,哈哈。

是啊是啊,難得能夠見到嵐兒姑娘一面,當然要來捧場了。

嵐兒小姐,你今天真是太美了,今個我一定要從你手中拍到一件物品!

“諸位,嵐兒感激不盡,話不多說,拍賣會現在開始,呈上第一件物品!”夏嵐兒說完,便是看向了一旁的通道。

兩位侍女推着一輛純金打造的推車,緩緩的走來,金色推車上一盞小型琉璃架,上面放着一卷黃色的卷軸,一道道簡易的雕紋刻畫在上面。

“萬仞巖壁拳!玄階中級功法,起拍價十五萬白銀,諸位可以開始競拍了。”夏嵐兒素手舉起土黃色卷軸,向着衆人展示着。

夏嵐兒連萬仞巖壁拳的情況都是沒有仔細的介紹,便是開始開拍了。但是緊接着臺下便是響起了激烈的競價聲。

十七萬兩白銀!

老子出二十萬兩白銀,沒錢就閉嘴!

叫價聲此起彼伏,但卻都是幾萬兩幾萬兩的增加,衆人都是幾位的清楚,這第一件物品只不過是因爲夏嵐兒的個人魅力,方纔能夠以十五萬的價格起拍,一件玄階中級的功法顯然無法滿足衆多人胃口。

但仍舊是有許多介於貧與富之間人,在大聲的叫價着,最終,這捲土系的萬仞巖壁拳,被以三十五萬白銀的高價,被一名中年人拍得。

“第二件物品,乃是一枚妖獸的玄珠,不過卻是罕見的冰錫銅牛的玄珠,還有一個最重要的因素,就是,這是從天荒絕域中天絕深淵裏面所得,要知道那裏面最低級的八級妖獸的皮毛都是很值錢的哦。”夏嵐兒舉起玉盞,向衆人展示着。

一顆冰藍色的玄珠,散發着一縷縷的寒氣,整個玉盞上面都是被一層淺淺的冰氣覆蓋着,隱隱間散發的能量,極端的驚人。

“冰錫銅牛玄珠,起拍價五十萬,諸位可以開始競價了。”夏嵐兒嫵媚一笑,輕靈悅耳的聲音響起。

這次就連三大霸族都是微微動心了,但是他們似乎在等待着更加靠後的寶物,所以只要忍痛,沒有絲毫的動作。

五十萬的高價雖然令人有些難以接受,但是畢竟是八級妖獸的玄珠,而且還是來自天絕深淵那種特殊的地方。

就在衆人都是在有些猶豫的時候,坐在最前排的墨羽食指輕輕的敲了一下桌子,清朗的聲音帶着不羈響起。

“好東西,我出八十萬兩白銀。”

墨羽輕描淡寫的聲音,讓衆人都是嘴角直抽搐,一下子便是上漲了三十萬銀兩,位於三四排的位置的衆人,不由的暗暗罵起墨羽來。

本來他們是想慢慢出價,一點點的往上漲,以減低損失,這也是他們磨練出的一些拍賣經驗,甚至隱隱成爲了拍賣場的一種潛規則。

墨羽的亂出牌,顯然是打亂了他們的計劃,就連三大霸族的族長都是麪皮一抖。

“我出九十萬兩白銀!”一名青年大聲說道,說完了還不忘向着夏嵐兒謙謙君子般一笑。

“我出一百萬兩白銀,這枚冰錫銅牛的玄珠,我是勢在必得,誰有本事就來競價,大爺全都接下了!”一名中年大漢站起身來,暴發戶似的叫囂着。

一百萬兩白銀的高價,瞬時間讓本來準備叫價的多人,都是無奈的嘆了一口氣,就在在場的衆人以爲這枚冰錫銅牛的玄珠,要被大漢拍走時,另一個聲音卻是響起,震得衆人呼吸都是略微一滯。

“二百萬銀兩白銀,小爺要的東西,還沒人能搶到!”墨羽微眯着雙眸,戲虐的笑着。

憑墨羽現在身上的銀兩加上物品,在場的能夠與之匹敵的不會超過一掌之多,再加上紫龍貴賓,龍殤還會爲其打折一部分價格,自然是無所畏懼。

這下子中年大漢面色瞬時間難看了下來,面色一狠,似乎是想出什麼陰招,但是轉念一想墨羽的紫龍等級貴賓,其背後的勢力,絕對不是他這個暴發戶能夠比得起。

但是一臉暴發戶樣子的中年漢子,卻是有些放不下臉面,畢竟自己剛纔可是放出話來了,現在認輸未免有些難看了。

“三百五十萬八千一百四一兩白銀!”中年漢子氣喘吁吁的大喊一聲,面色有着猙獰與些許恐懼。

這可是他的全部財產了,爲了面子他可是豁出去了,心中暗自盤算着,拍下後到另一個城市的龍殤分行拍賣了,在賺回來,先保住面子要緊。

場中的大多人雖然極度震驚,但都在不斷地低聲笑着。

“呵呵,還有零有整的呢,小爺出五百萬兩!”墨羽睜開雙眼,氣定神閒,悠悠然的說着,本位仙人的他,對於這些俗世的金錢,原本就從未看在眼中。

墨羽說完後,身旁的水瑤卻是一個勁的瞪着墨羽,一旁的慕容皓辰與慕容雨瓊兩人可是內心一聲驚雷,看着墨羽的眼瞳中充滿了迷惑。

卿蝶城的三大家族族長,此時方纔是真正的面漏驚愕,風、杜兩家族長的不知在想什麼,但慕容軒宇卻是一臉的讚賞。

整個拍賣場陷入了失聲狀態,全場寂靜到詭異,拍賣臺上的夏嵐兒快速的從驚訝中回過神來。

“不愧是阿瓷姐姐欣賞的人,果然與衆不同。”夏嵐兒心中暗自嘀咕着。

“這位閣下出價五百萬兩白銀,不知那位閣下還要繼續競價麼,如果不競價,那麼冰錫銅牛的玄珠,便是要歸前排的閣下所有了。”夏嵐兒急忙打破場中的低潮。

衆人也是隨着夏嵐兒的聲音,回過神來了,一個個的都是面帶嘲諷笑容的看着中年大漢,等待着他的回答。

“不、不、不競價了,這枚玄珠就歸那位閣下了,哈哈、哈哈啊。”中年大漢結結巴巴的說着,急忙坐了下來,一雙肥手猛擦着額頭上的汗水。

哈哈哈哈……

場中響起了一片嘲諷的譏笑聲,氣氛再次向着**發展。

“既然沒有人再次競價,那麼這枚冰錫銅牛的玄珠,便是歸這位閣下了。”夏嵐兒素手握着金色小錘,輕敲了一下。

原本五十萬的玄珠,卻是被以十倍的價格,五百萬賣出,夏嵐兒看向墨羽的眼神也是變了些,腦海中不由得回想起阿瓷姐姐的描述與叮囑。

“你真是的,怎麼真麼亂花錢,以後你組成一個團隊,用錢的地方還多得很呢,下次不許這樣了。”水瑤撅着小嘴,氣哼哼的說着。

“知道了知道了,我就是覺得這枚玄珠於你的冰屬性修行,極爲有益,所以就想拍下來了,哈哈哈。”墨羽笑哈哈的說着。

本來撅着小嘴聲悶氣的水瑤,雙眸卻是猛然睜大,驚訝的看着墨羽,“你,爲了我花這麼多錢!”

“再多上幾倍,那又如何,我本就是逍遙人,開心就好。”墨羽俊逸的臉龐上燦爛的笑着。

時間流逝,又是有着很多的物品被拍賣出去,場中的氣氛已經到了頂峯。


“下面這件物品是本次的壓軸物品,相信大家也是提前便是有所耳聞了,請侍女小姐擡上來。” 此時的拍賣大廳陷入了無聲的寂靜中,衆人都是屏住了呼吸,心臟急速的跳動着,目光齊齊的看向通道的出口,等待着侍女的出現。

墨羽也是凝神看着出口處,能夠被龍殤拍賣會作爲壓軸的拍賣品,自然便是小覷不得,真正的競爭現在纔是要開始!

隨着四名身材高挑,面容俏媚的侍女,緩緩的推着一輛金質的推車走出通道,衆人的目光便是熱辣的投射了過去,只是引起他們關注的不再是美女,而是一卷畫軸。

看着金車上的畫軸,就連像冰山一樣的黑袍男子,都是深色一變,目光略顯貪婪的盯着畫軸。

這是一卷天藍色的畫軸,一朵朵的流雲附在卷軸上面,極爲的美麗與迷人,更是透漏着一種神祕的氣息。

夏嵐兒雙手輕輕地托起天藍色卷軸,深色也是頗爲的小心,爲了這卷畫軸,他們龍殤拍賣行也是付出了些許的代價。

“諸位,這變是此次的壓軸物品,虛天畫卷,相信大家一定也是早有耳聞。”夏嵐兒嫵媚的笑着,流光溢彩的雙眸掃視着在場的衆人,最後停留在了第一排的位置。

因爲夏嵐兒知道,真正競爭虛天畫卷,只有卿蝶城這三大霸族,不過美眸一轉,隨即看向了墨羽,眼中光芒閃爍,不知道在想什麼。

整個拍賣場依舊是寂靜無聲,但是每個人炙熱的眼神,卻是讓氣氛始終維持在一個巔峯狀態。

“虛天畫卷乃爲地級低階法寶,其功效極爲特殊,畫軸上,揮毫潑墨,所化之物皆會化爲畫中物,出現在畫卷中的虛幻世界,以絢麗支撐,畫軸上有一副風陣,能將實力較弱之人席捲入畫中,直至玄力耗盡,或者是被捲入之人能夠強力破開虛幻世家,乃是一副鬼神莫測的殺器。”夏嵐兒緩緩的介紹着功能。

臺下以是不斷的響起唾液的吞嚥聲。

“虛天畫卷,起拍價三百萬兩白銀,現在大家可以開始競拍了!”夏嵐兒說完,便是安靜的開始等待着競價之聲。

整個拍賣場一如既往的安靜着,但是夏嵐兒早就是做好了心理準備,她明白這只是暴雨前的平靜,三大家族也是在醞釀着氣勢。

墨羽眼角斜視了一眼慕容皓辰,嘴角輕掀其一縷淡淡的笑容,隨即繼續等待起來。

此時的慕容皓辰與慕容雨瓊,兩人都是面色有些難看,兄妹兩人都是知道,此次慕容家將會危機重重,要拍得着虛天畫卷近乎是不可能了,想想虛天畫卷被風、杜兩家得到的後果,一種壓抑的氣息出現在兩人心中。

“三百五十萬兩白銀!”第三排的一名老者,蒼老的聲音響起,隨即便是將全場目光都是吸引了過來。

三大霸族都是還沒有出手,這錢尚閣的主事竟然會選擇與三大霸族爭鋒,雖然錢尚閣頗爲的富有,但其強者底蘊卻是遠不及三大霸族。

“原來如此,怪不得突然變卦了呢,看來錢尚閣也想染指虛天畫卷呢,不知死活的傢伙!”慕容軒宇冷笑着說道,話語中的憤怒之意,任誰都是聽得出來。


慕容軒宇的話一出,拍賣場便是轟然喧嚷起來,議論聲如同炸鍋一樣。

原來這錢尚閣還變卦了啊,他們不是一直奉誠信二字麼,真是虛僞至極!

錢尚閣變卦是因爲想要染指虛天畫卷啊,看來這虛天畫卷還真是個寶物呢,那些信守承諾的守財奴們居然都爲此變卦了。

哈哈,這下子錢尚閣可是丟臉丟到家了啊,真是活該!

錢尚閣的老者名曰錢信,老頭一向以誠信爲主,這次不知爲何卻是變卦於慕容家,但是被慕容軒宇當着衆人的面揭穿了,老者的臉色陰沉的快要滴出水來,卻是不知如何反駁慕容軒宇,冷哼一聲,便是不再說話了。

“哈哈哈,慕容族長,虛天畫卷乃是寶物,人人都是會動心的,爲了這等寶物,變卦什麼的自然都是些小事情,慕容家族如此龐大,何必在意呢。”杜烈哈哈的大笑着說道。

“是啊,慕容族長,此事不必太過生氣了,對身體不好哦。”風家族長風姚鈺也是開心的笑着。

慕容軒宇並沒有理會兩人,只是眼神卻是越加的狠戾,他們慕容家族可以說是外來家族,並不是卿蝶城的本土勢力。

十年前,慕容軒宇單身一人,憑藉爲人仗義與鐵血,在卿蝶城中打下了一方勢力,十年來,憑藉着諸多的手段,慕容家終於是成爲了能夠媲美風家、杜家的一大勢力。

但也就是因爲慕容並不是卿蝶城本土勢力的關係,風家、杜家經常便是聯合一些與慕容家有仇的勢力,不斷地打壓慕容家。

慕容軒宇也不愧是一代梟雄,在衆多勢力不斷地打壓下,慕容家竟然硬抗着壓力,快速的發展着,隱隱間以是超越了風、杜兩家的實力。

這也是此次兩家費勁了心機,也要徹底打垮慕容家族的因素。

“既然大家想玩,那我慕容軒宇便陪大家玩玩!八百萬兩白銀,大家繼續叫價吧,呵呵。”慕容軒宇無所謂的笑着。

八百萬兩白銀!一下子提升了四百五十萬兩白銀!平靜的拍賣場再次被掀起巨浪,錢尚閣的錢信眼角直抽畜,慕容軒宇這一招來的太狠了,就連他這個財主都是心跳急跳。

“不愧是慕容族的族長,有膽魄!”墨羽輕笑着,心中暗自說着。一向較爲神祕的水瑤,清澈瞳孔中也是映射着驚愕,暗道此人生不逢時。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You may also lik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