言情小說

“爸,我走了。”吳自強立刻站了起來,對吳老頭說道。

吳老頭點點頭:“速去。”

吳自強進屋,拎着兩大兜子蘋果,走了。

其實吳老頭就是在等封華,等着最後這一個希望。他想吳家自己就把這件事辦得圓滿漂亮,那樣吳家就立起來了,吳戰的岳家也能高看他們一眼,到時候大家平起平坐,好說話。

其他來摘桃子的人也得掂量掂量。

但是現在看來,到底要仰仗人家多一些,不過,慢慢來吧!

第二天一早,一輛輛的卡車就開到了村外,吳老頭也召集起村民,開始摘蘋果。

紙殼箱是沒有的,那個太奢侈了,但是柳條筐他們都是提前準備好的,另外還奢侈地準備了好多軟紙,每個蘋果上包一張,這就算豪華包裝了。

“這不行啊這不行啊。”跟着吳戰一起來的一個領導模樣的人心疼得直咧嘴。

昨天晚上他匆匆被叫到領導家,吃過了從來沒吃過的美味大蘋果,還以爲領導這是從哪裏進口來的,正心思不對呢,全國進口了什麼東西,他心裏都有數,而今年,根本就沒進口過任何一種水果。

結果聽說這是吳家栽種的準備出口的新品種,他眼裏立刻就冒了金星,這可都是錢啊!不,這不是錢,這是美元,是前途!


不過,吳家是哪家?小領導第一次把目光投向這個靠聯姻擠進他們階層的祕書身上,吳家啊…京城要有個吳家了嗎?

今天他也親自來看看這個吳家,和吳家的果園。而身後整個部門都運轉起來,開始操作這些蘋果的出口流程。

“紙殼箱呢!這柳條筐,太掉價了!”小領導還知道包裝的價值。

“一時聯繫不到那麼多。”吳光明解釋道。吳老頭在一旁壓陣,沒有說話,吳自強官身,不好在場,吳家這邊陪同的工作就交給了吳光明。


封華自然是在吳家老宅裏一邊吃蘋果一邊看熱鬧。這蘋果,就是比她空間出產差一些,這樣,她就放心了~~

不過比現在市面上有的國光和金帥要好出好幾個檔次來,想出口賣高價,完全沒問題。

“你去跟紙殼廠說,給我們加急定一批高檔紙箱,要最好的、最急的!”小領導對吳戰道。

吳戰立刻轉身去辦了。

小領導也沒閒着,山上山下地走,累的氣喘如牛,也捨不得停下來。

吳家村在山溝裏,而封華當初賣這些蘋果樹,爲的就是保持水土,果樹都種在山上。山地每畝只能栽種50棵左右果樹,1萬棵蘋果樹就是200畝,走一圈,可把他累死了。

但是他也不嫌累,他已經陶醉在蘋果的芬芳裏,陶醉在美元的芬芳裏了。他恨不得這果園再大點!200畝,還是小了。

“你們在哪弄得果苗?”小領導突然問道。

“自己培育的。”吳光明說得斬釘截鐵。這當然也是封華讓他們說得,不然這麼大的功勞,吳家可不敢佔。

“誰啊?這麼厲害?”小領導問道,他還以爲這是從哪個種子研究公司或者苗圃進的呢。

“我。”吳光明板着臉說道。

·······

不敢看評論的第N天,就怕看見你們催更~~

另外,晚安。 “你?”小領導第一次拿正眼看這個可能20歲不到的小夥。這麼一個城市出身的小年輕,能知道怎麼種樹就不錯了,還培育新品種?

“是的,我。”吳光明板着臉,說得要多認真有多認真,爲了讓自己也相信這句話,他在心裏默唸了大半宿,連夢裏,都是這句話。

“我從小就對花木非常感興趣…..”吧啦吧啦吧啦,吳光明給小領導講了一遍他是怎麼把國光和金帥培育成“北京蘋果”的。

這蘋果不能再叫富士蘋果了,吳家人當初也忘了問封華這蘋果的名字,直接命名爲“方華蘋果”了。封華也是昨天才聽說,當時就嚇得一蹦,趕緊讓他們改名。

吳家人想來想去,最後定了個絕對不會出錯的“北京蘋果”。

而吳光明的培育方法也簡單,就是他從小愛吃蘋果,家裏院子左邊種着國光,右邊種着金帥,不知道哪一天開始,地上長出了一棵奇怪的小果苗,結的果子又大又紅,就是今天的“北京蘋果”了。

小領導斜着眼睛看着吳光明,不知道是信了還是沒信。

封華覺得他應該是信的,畢竟畝產10萬斤的大米都有人信呢,現在這個說辭,比那個差遠了,憑什麼不信~

吳光明面不改色,反正他自己是信的,因爲封華告訴他的真實培育經歷就是這樣。他信封華。

實際情況也確實是這樣,空間裏的蘋果封華根本沒操過心,真的是長着長着,就不一樣了。

“那你家這果園,得繼續擴大規模啊。”小領導說道。他也不管這蘋果怎麼來的了,他就希望這果子越多越好,這可是美元!

“嗯,等明年春天,果園的規模肯定還能再擴大幾倍。”吳光明說道。這是吳家人早就商量好的結果。這裏荒山這麼多,他們打算都讓他們變成果山,如果方華那裏還有果樹的話。

他們本來打算自己從現在的果樹上截枝扦插,自己培育的,不過那樣就慢了,等結果子得四五年,他們等不及。

最關鍵的是,他們昨天聽封華說,那樣培育出來的果子,質量會差一等。

那怎麼行?堅決買買買!

封華在吳家大宅裏吃完一個蘋果,拍拍手回空間種樹苗去了,這次,她要種好多好多樹苗,可不是一萬棵幾萬棵可以打住的。

她把吳光明、把吳家推了出去,成爲這蘋果的發明人,這蘋果也算是過了明路了,可以大批量的接訂單了。

有吳家現成的果子在這擺着,相信3天之內,就有大批訂單找上門來。

天黑時分,所有的卡車都滿載離開了,整個村子又有些沸騰。原來族長說的是真的,這些蘋果真的是金子!聽說一個能賣2塊錢呢!

我的天,頂得上10斤大米了!這可真是天價。吳家莊人現在看着一棵棵的蘋果樹,感覺枝頭上掛的都不是蘋果,而是一袋袋大米。

這當然是白市價,吳家莊這麼閉塞,再加上上下一心,也吃得飽飯,所以黑市離他們很遙遠,他們也不瞭解黑市價。

晚上,吳家人又坐在了一起。

“能出口?”吳老頭問道趕過來的吳自強。

“小戰打電話跟我說了,連夜裝車拉往港口了。”吳自強說道。吳戰現在忙得很,只來得及給吳自強打個電話。

“真的是2塊錢一個?”封華問道。這個價錢是白天的時候村民們問起,小領導隨口說得,當時他說自己不確定,大概在2塊錢左右。

“1美元一斤!”吳自強道。而此時的美元和人民幣兌換比例是1:2.4618,也就是2塊4毛6分錢一斤。

而他們打算出口的蘋果都是個大飽滿長得好看的,1個8兩到1斤左右,基本相當於2塊錢一個。

外貿部雖然統籌一切進出口,但是他們中間是不賺差價的,賺多少錢都是吳家的,不,都是“吳家莊集體果園”的。只不過,進來的美元,他們是會扣下的,兌換成人民幣給出口單位。

基本上所有的進出口都這麼操作,只有出口單位申請了再申請,然後看實際情況,也許能給出口單位留下一點點美元。

吳家新兵上陣,基本是一分美元也分不到的,給的都是人民幣。

這也不錯了,吳家也沒想把美元攥在手裏,他們也不是其他生產企業,需要美元進口設備和材料,他們就種個蘋果,根本用不着美元。他們只需要有賺美元的能力就可以了,這樣,京城裏就有他們一席之地。

蘋果拉走了,這事基本上也就定下來了。吳家人終於鬆口氣,高興起來。

“小華啊,新的果苗什麼時候能到?”吳老頭問道封華。

“明天吧,陸陸續續就來了。”封華說道。吳家人這次定了2萬棵,可夠她忙幾天的了。好在她精神力又提高了,種樹速度又快了許多。

“那這個價錢…”吳老頭問道。之前的價錢根本不好意思提,一棵搖錢樹就賣了一斤蘋果的價錢?而一棵果樹盛果期能產200公斤左右蘋果,還是1年!

現在想來,這樹就是方華白送給他們的啊!吳家人的感激和莫名都要從眼睛裏溢出來了。他們這是幾世修來的福分,遇見這麼個散財童子?

封華咬了口蘋果,到時候你們別心肌梗死就行。

“那就照原來的價錢翻一倍吧?還是換書畫。”封華說道。這些果樹當初是折成錢換了書畫,而每幅字畫的價錢,吳家都有記錄,給過她賬本。

“這不太好吧,要不翻4倍吧。”吳老頭說道,翻四倍都跟白撿的一樣,他都非常不好意思。

“不用,就2倍吧。”封華說道。4倍吳家的倉庫就得空一半,到時候真氣死了算誰的。再說,還有下次呢……

2萬棵,根本種不滿這些山頭。她只不過是只賣給吳家2萬棵而已,吳家實際上想要20萬棵。那可不行,她可不想在這裏過年。

“暖棚做好了嗎?”封華又問道。


吳家被她推了出去,成了北京蘋果的發明人,這些樹苗又一種200畝,一看就是一批培育的,那總得有培育場地。

“正在做,我去看看吧。”吳光明說道。他在種子研究所工作了大半年,也瞭解了一些農業知識,做暖棚就是其中之一。他去比什麼都不懂的吳老頭和吳自強去靠譜。

“我也去。”封華說道。

兩人結伴來到後山一個小山谷,山谷面積不大,只有20來畝,此時燈火通明,熱火朝天。 白天忙了一天的男女老少也不嫌累,都轉場到了這裏,做暖棚。

“塑料夠嗎?”封華問道,按她的要求,要做10個1畝大的暖棚。

“我哥說沒問題,明天早上就能送過來。”吳光明高興道。

看,美元的好處接着就出來了。吳家、吳戰,在今天之前,想要10畝面積的塑料,還是第二天就要,簡直是不可能的事情,但是現在,也就是一句話的事情。

封華看了幾眼就走了,蓋個半面是土的大棚,簡單的很,全村人出動,別說10個,100個一宿都能蓋出來。

要相信人的力量是無限的,封華記得前世幾十年之後,聽說整個故家屯都要拆遷,變成一個工業區。當時只用了一宿,整個故家屯所有村民的房子,都變成2層的了!

而地裏,也全都栽滿了樹,密密麻麻,1平方米栽了2000棵小果苗!密得耗子都擠不進去!

結果第二天評估的人下來了,原來預算幾千萬的賠償款,變成了幾十億。天啊,賠不起賠不起,還是不佔這塊地了吧。

拆遷的人走了……

村民們全哭了……

挑燈夜戰找人蓋房子工錢是超級高的,而且都是豆腐渣工程,根本沒法住。而樹苗也是現金買的,不退不換,還是高價,最後都枯死在了地裏。(老家真實經歷,一點不摻水。)

果然,只用了幾個小時,10個暖棚就完工了一半,只等着上塑料了。

第二天一早,一輛卡車停到村外,卸下了一車的塑料布,比他們本來預定的還要多一些。

封華等人跟吳光明交接完,都離開了,才把樹苗又放到了村外的空地上,叫人來拉走。

今天沒人來拉蘋果。

200畝的蘋果樹,第一年結果,一次能裝走10卡車已經不少了。樹上現在剩下的都是青果子,等下次採摘還得10來天。

村民們們又忙了起來,開山種樹。

中午時分,五輛小車停在了山下,車都是很舊的進口車,一看就是當年遺留下來的,也難爲它們能跑半天山路。但是再破也是車,能坐的都不是一般人。

車上呼呼啦啦下來一波人,其中有吳戰,還有昨天那個小領導,剩下的都是各種領導、祕書模樣的人。

領頭的男人50多歲,看着和和氣氣,但是一舉一動,很有威儀,估計官不小,因爲小領導已經變成了小跟班。其他人也都圍在男人周圍,一副馬首是瞻的樣子。

“快快快,把周圍收拾一下,別讓人一看就是剛蓋的。”封華對吳光明喊道。兩人此時正在小山谷,暖棚剛剛鋪好塑料。

吳光明也沒深想,對準備離開的人喊道:“垃圾火把都弄走。”

“再來些人,在暖棚裏挖坑,要有樹苗剛被拔走的樣子。”封華說道。

“行。”吳光明吩咐完這些人,又去山上找了一些人來幹這個活。

等人都幹得七七八八了,他纔有功夫問封華:“幹什麼這是?”

“還用問?做戲做全套唄。”封華說道:“北京蘋果昨天已經面世了,肯定會引起轟動,到時候人來參觀怎麼辦?這地面這麼平整,是破綻。”

“你倒是心細。”吳光明笑道:“不過哪有這麼快就來,昨天聽到信,‘上面’得聽三天,問三天,想三天,再開會研究個七八九回合,等蘋果都摘完了他們能來看一眼就不錯了。”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You may also lik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