言情小說

然後….克洛澤就有些莫名其妙了。

因爲對方的身體慢慢癱軟變得無力,以至於鬆開他之後就跌坐在了地上。


“你…你幹嘛…你…鬆開…”

傑森一改平日裏大大咧咧、咋咋呼呼的二百五性格,此時說話嬌滴滴的,讓人聽起來像是在撒嬌。

克洛澤渾身打了個哆嗦,鬆開了獸耳孃的耳朵。

好傢伙,這時再看傑森,一張臉就像紅透的蘋果,而且額頭也已經見汗,怎麼看都像是一副剛剛辦完事的即視感….

“額…我這也是沒辦法,你剛纔差點悶死我!”

克洛澤找了一個話題,因爲他被這獸耳娘那哀怨眼神看的渾身不自在。

“你…你說就好了呀…爲什麼…咬人家的耳朵…你知不知道…”

傑森的聲音越說越低,克洛澤聽得頗爲費勁。

“咦?那隻豬呢?”

他猛地發現,剛剛帶着自己跑了二里地的大野豬怎麼不見了?

剛剛自己之所以會猛地停下,應該是傑森從天而降,一腳跺在了那傢伙頭上。

不過這豬的抗擊打能力也是真強!捱了獸耳娘一擊,竟然還能逃跑?

緩了一會兒,傑森這才扶着有些發軟的膝蓋站了起來。

“它…還沒有逃走!”

“啊?”


克洛澤聞言瞬間又緊張起來,他抽出一根棒球棍豎在身側,看着周圍那些統統可疑的灌木叢們。

“哼哼嗷~~!”

一聲尖銳的豬叫聲響起,魔皮野豬那結實的身體猛地從灌木中竄出!

只不過這一次它的目標卻變成了獸耳娘傑森!

克洛澤看了一眼獸耳娘,卻心頭大驚。

因爲這傑森站在那搖搖晃晃的,臉上的潮紅甚至都沒有退卻,那裏躲得過這一擊!?

“喂!快躲開!”

情急之下,克洛澤一個飛身撲向傑森,一把將獸耳娘撲倒護在身下。

可他的這一撲已經用完了渾身的力量,面對魔皮野豬的攻擊也只能抱着傑森蜷起身子。

傑森被克洛澤撲倒壓在身下,那原本有些萎靡的表情卻又瞬間僵在了臉上。

自己這是…被救了?

他不顧自己的安全來救自己?他明明那麼弱小….

傑森從小生活在暗無天日的魔林荒淵,她已經忘記上一次需要人幫助是什麼時候了。

她的世界就是一個弱肉強食強者爲尊的簡單世界。

沒有人會爲了另一個人犧牲自己的生命,這在他們看來甚至是愚蠢至極!

可….爲什麼自己此刻的心裏會感到高興呢?

這似乎是有生以來,第一次…第一次被人救被人保護…

傑森有些發愣,但忽然變溼潤的臉頰卻將她拉回到了現實。

當然了,她內心千迴百轉的時候,現實世界也就過去了短短一秒鐘。

“砰!”

就在克洛澤閉着眼睛準備迎接撞擊的時候,卻聽到了一聲巨響!以及一聲豬叫…

“嗷~~~哼哼呼呼~!”(臥槽!老子居然被女人打敗了!)疑似野豬語…

恩?那豬沒有撞過來?我得救了?

克洛澤將眼睛睜開一道縫,就看到傑森那挺拔的背影,和被風吹起的一頭狂野金髮….在斑駁的陽光下熠熠生輝! 金髮飛舞的傑森沒有回頭看克洛澤,而是單手提起眼冒金星的魔皮野豬,徑直往森林深處走去。

“小傢伙….謝謝。”

只扔下這麼一句,傑森的身影便消失在一片片灌木中。

克洛澤摸着自己砰砰亂跳的小心臟,這才反應過來自己安全了。

“殿下!”

遠處,凱恩和聞訊而來的克雷特隊長几乎同時到達克洛澤身邊。

克洛澤看到,隊長的身後還帶着梅洛伊德和一羣小蜘蛛。

“嗨~都來啦?”

克洛澤擠出一絲笑容,還揮手跟衆人打招呼。

“殿下!您怎麼樣?有沒有受傷?!”

隊長嚇得將克洛澤翻來覆去查看了個遍,就差讓他脫衣服了。

凱恩依舊像塊石頭似得立在那,而梅洛伊德則命令小蜘蛛們四處警戒,以防還有漏網的魔獸在附近。

“我沒事隊長,就是胳膊擦破點皮。”

克洛澤一邊說着,一邊從超市取出幾片創可貼給自己貼上。

“主人!”

梅洛伊德回到克洛澤身邊,低聲詢問:“人呢?”

克洛澤知道,她問得這個“人”,一來是問誰救得自己,二來是問魔獸呢。

別問克洛澤怎麼知道,他就是知道。

“是傑森,她拖着魔獸走了,我也不知道她是怎麼了,自從我咬了她的耳朵開始就怪怪的。”

“什麼!?”

梅洛伊德一愣,她瞪着眼問:“主人您剛說什麼?”

“我說傑森拖着魔獸走了。”

“再下一句!”

“…我不知道她怎麼了,怪怪的…”

“說重點!你怎麼她了?”

“我…咬她耳朵….”

“你!…”

梅洛伊德像是見鬼了一樣死盯着克洛澤,看的後者毛毛的。

“你這麼看着我做什麼?我做錯什麼事了嗎?”

梅洛伊德搖了搖頭,面色奇怪道:“不…您沒做錯什麼事…只是….您知道獸人族的耳朵不能隨便亂碰嗎?”

克洛澤一臉迷茫:“耳朵不能碰?碰了會怎樣?生病?”

“哎….”

梅洛伊德嘆了口氣:“看來您真的不知道…獸人族,特別是獸耳族,他們的耳朵只有最親近的人才可以觸碰,比如戀人和夫妻。至於咬耳朵…則是獸耳族之間發情時表達愛意的一種方式….”

“啊??”

克洛澤這下徹底懵逼了,他不知道自己隨性而爲的一咬….竟然讓對方發情了??

這就可以解釋傑森的怪異舉動,只不過…最後時刻她是怎麼擊敗魔獸瀟灑離去的呢?

“我的那個基督安啦佛祖玉皇啊….這下惹事了…她不會以爲我是在調戲她吧?”

梅洛伊德認真的點了點頭:“很有可能!”

“噗!”

這傢伙要老命了!自己怎麼會傳達出這種信息?太失敗了沒有沒!?

克洛澤忽然覺得,自己有必要請一位宮廷禮儀師,好好給自己教教大陸上一些常識性的知識。

“主人您這是…準備收後宮了嗎?那是不是把梅洛伊德也…..”

這蜘蛛看事兒的不嫌事兒大,還跟着瞎起鬨。

“去去去去!誰要收後宮了?你可別給我到處瞎說!”

克洛澤推着蜘蛛將她轟走,這纔想起自己這趟出來是幹什麼來了。

“恩。..隊長,麗莎怎麼樣了?剛剛我推開她的時候應該在那個方位。”

克洛澤心想小丫頭肯定嚇壞了,今晚必須拿出巧克力和零食好好安慰一下。

可克雷特隊長聽到自己主子問起麗莎….卻表情閃躲,有些怪異。

“怎麼了?麗莎她出什麼事了?”

克洛澤心裏一跳,下意識的以爲還有第三頭魔皮野豬。

“不,我的少主,麗莎她…很好!就是有點…”

克雷特隊長這才姍姍道來,原來他帶着蜘蛛趕來增援的時候,就已經先見到小麗莎了。

只不過他看到的卻是一副極爲血腥的可怖場景!

小麗莎站在一片較開闊的空地上,地面上和小丫頭身上到處都是血和不知名內臟!

隊長上前檢查了一番,卻發現小麗莎並沒有受傷,那些血….似乎都是來自魔獸!

隊長問了半天小丫頭也不說話,只是給他指了克洛澤消失的方向。


克雷特隊長當時擔心主子的安全,也沒有多問什麼,只不過現在回想起來,小麗莎當時的狀態着實非常詭異!

梅洛伊德扭動着腰肢再次走了回來,說:“我就說過那小丫頭身上鬼裏鬼氣的,還有一股淡淡地魔族氣息,主人您把她留在身邊可得當心呀~”

“你說什麼呢?她還是個孩子!就算身上有一些小祕密也很正常,你們這些人誰身上還沒點祕密了?是隊長身上沒有?還是你梅洛伊德身上沒有?”

克洛澤指着他們兩人質問。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You may also lik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