言情小說

“第三,四方城和散修城同爲暗嵐河流域下游勢力,在四方城眼中,恐怕早就想對散修城除之而後快,這連我一個外人都能看出來,你卻視而不見,是爲不智!”

“如此不忠、不義、不智之人,試問我散修城的安危如何敢交到你的手裏,散修城的千萬散修如何敢高枕無憂!”

楚辰一連串的質問,直接讓雷洪啞口無言,並且楚辰的聲音極大,一時間,還在附近的散修們都低頭沉思,顯然是在分析楚辰這番話中的利弊存在。

“楚辰,你在找死!”雷洪咬牙切齒道,雖然他知道他打不過楚辰,但事以至此,他顯然也騎虎難下。

“城主令到~”

就在楚辰和雷洪對之中,一聲夯長的號子引起了大家的注意。

“終於引起了他的注意”,楚辰心裏暗暗道。

別看楚辰的一番分析鞭辟入裏,但仔細一看,卻是楚辰借了自己剛剛殺人的威勢,一時間沒人敢上前反駁,所以雷洪才被楚辰說得啞口無言,楚辰真正要的,則是這位神祕的城主——郝青衣的注意!

ps:小刀已經寫的很努力了,希望各位朋友給一點支持,點擊,收藏,只要動動手指就可以,合十!!! 隨着使者的來臨,楚辰和雷洪的對峙也短暫的停止,衆人見狀,也都一鬨而散,雖然他們人在散修城,但以郝青衣的身份,可不是人人都能見到的。

楚辰和雷洪便跟隨着使者進入城主府,而後左折右拐,穿過廳堂、花園,演武場,單是走路就已經走了一柱香時間,這足以證明城主府的巨大,未幾,當楚辰感到倦怠時,他們終於到達了此行的目的地!

只見在方圓五里寬的湖泊邊的一座涼亭上,一名身高兩米,渾身氣血強橫的武者正背身站立,雖然他的身影單薄,但他身上不時散發出的強橫氣血無疑在告訴周圍的人,他的強大。

“他要突破了?”楚辰思緒打亂,不是說他的修爲是靈武師,怎麼現在的他怎麼是化靈境?

“不過雖然如此,就那姚文龍,他一個眼神就可以斬殺”,楚辰在心裏暗暗思忱道。

見背後有人來到,郝青衣轉過身來,只見他慈眉善目,全身沒有任何殺機,如果不是身上那不能控制的氣血波動,楚辰真正會把他當作一個普通人。

楚辰在打量着郝青衣的同時,郝青衣也在打量着楚辰,良久,郝青衣開口道:“楚小友現在有融靈境實力?”

“小子僥倖,不久前纔剛剛突破”,楚辰沒有隱瞞,乾脆道。

洛麗塔計畫[快穿] 什麼!”

聽到楚辰這話,郝青衣和雷洪兩人都同時呆住,他倆的嘴巴不約而同的張的老大。

“不久前剛突破,就在剛剛還一招殺掉三個化靈境武者???”

“真是怪物”,郝青衣第一次覺得自己的眼界還是太低,用一種看怪物的眼神看着楚辰。

“幸好幸好”,雷洪也在暗自慶幸,“好在他沒有突破化靈境,實力只是融靈境的小武者罷了!”

“不對,他融靈境就這麼厲害了,要是達到了化靈境,豈不是一個念頭就能秒殺我”,想到這兒,雷洪也有了想哭的衝動,“早知道他這麼厲害,就不應該得罪他了!”

努力的讓自己平復心緒,郝青衣“古怪” 道:“楚小友覺得我散修城如何?”

“臥虎藏龍,論實力,可以算是黑水國第一!”

“那不知道楚小友有沒有興趣做我散修城的客卿?”郝青衣進一步道。

“城主,這件事……”雷洪大聲喊道,但他這句話剛一開口,就被郝青衣用眼神逼住,接下來的話也只能硬生生的濫在肚子裏。

“當了客卿我能有什麼好處?”楚辰反問道。

“你不用出任何力,卻可以運用我們散修城的一切資源,當然,在我散修城面臨生死存亡時,你必須站出來!”郝青衣悠悠道。

“歐,那麼”,楚辰眼睛轉動,“不知道另外兩位,他們在散修城是何地位?”

“他們倆同樣是客卿,而且,你是除他們之外的第三客卿!”

“不知道城主和黑鴉相比熟強熟弱?”

“三年前我和他交手,我倆不分勝負,而現在,他應該比我強!”

“好,那這第三客卿我就不妨做做!”

…………

第二天,城主府傳出消息,楚辰一人斬殺黑水國三大宗門大長老,維護我散修城聲譽;並且楚辰天縱之資,成爲散修城有史以來第三位客卿,地位和城主平齊,一時間,散修城上下震動……

而第三天,卻是冷家三張老、四長老帶着一大羣護衛來到散修城,叫嚷着讓散修城交出兇手,否則便會打上門來。

最後郝青衣親自接待,在經歷了一番不爲人知的交涉之後,暗嵐河流域所有的宗門、家族可以進入散修城,但必須承諾不許再對從其他地方來到散修城的散修動手,並且,進入散修城的宗門家族勢力必須遵從散修城的規矩……

一時間,散修城人滿爲患,大大小小的勢力、宗門都摻和進來!

人一多,恩怨便多了起來,在雷洪一連殺了十五名宗門弟子、三十名家族子弟和五十名散修之後,這些人才稍稍收斂,當然,每日裏的挑釁是不可避免的,因爲散修城的規矩是:“只有在雙方同時同意生死殺戮之後,纔可以動手!”

正因爲如此,本來劍拔弩張的生死戰鬥卻變成了潑婦罵街,而這之中,以找楚辰挑戰的人最多。

第一天,找楚辰挑戰的便有九百人之衆,楚辰拒絕。

第二天,找楚辰挑戰的有一千兩百人,楚辰仍然拒絕。

第三天,楚辰拒絕。

“主人,你現在已經算是有頭有臉的人,再這麼拒絕下去,會不會有損你的名譽”,南笙歌小院,見楚辰一直拒絕出戰,南笙歌勸慰道。

“等,再等!”楚辰把玩着酒杯,眼睛裏冒着寒光,低聲道。

“一鼓作氣,再而竭,三而衰,等他們沉不住氣後,纔會派出真正的強者……”

“到時候,我要讓他們知道,把小爺當肥肉,是他們最愚蠢的決定!”

果然,第四天,散修城,南笙歌小院。

當楚辰和南笙歌正在喝酒時,門外響起了一聲粗魯的挑釁聲。


“冷家冷絕,前來向楚客卿請教,還望楚客卿賜教!”

“你實力不行,再修行幾年再來”,楚辰手上拿着酒壺慢悠悠的出來後,撇了撇冷絕,淡淡道,說完直接擡腳往回走。

“楚辰,你難道真的像縮頭烏龜一樣躲一輩子嗎?”冷絕怒極而笑道。

“冷絕,你只是融靈境的實力,我殺過誰,你也是知道的,你們冷家長老可以不在乎你們的生死,難道你自己也不在乎嗎?”

楚辰心裏納悶,“怎麼不來個高手!”

“哼,我們既然加入了冷家,自然爲冷家效勞!”

“出手吧!”楚辰見勸說無果,氣勢徒然一變,傲然道。

“冰封千里!”

冷絕揮劍出鞘,頓時以冷絕爲中心,方圓數千裏的地方都迅速降溫,一道肉眼可見的寒冰爬上地面,寒氣森森,冷氣刺骨!

“噗!”

一道森白色的氣流飄過,冷絕身死,而冷絕的儲物戒指也毫無懸念的落到了楚辰的手中,簡單的滴了一滴血進去,楚辰靈識探入:“嘖嘖,真窮!”,說完這話,楚辰便將這枚儲物戒指放回身上不再理會,重新回去又和南笙歌喝酒。

第六天,楚辰放出話來,任何想要挑戰楚辰的勢力,必須拿出天材地寶來抵押,如若不然,一概不管!

消息一出,就像滾雪花一樣越穿越大,原本衝着楚辰來到家族宗門勢力都喜出望外,紛紛商討着如何殺掉楚辰……

而在散修城外,數萬裏的深山的一座洞府中,一名年青少年收到消息後,嘴角不由上揚,“水已經被攪渾,我看你怎麼破局!”

觀其身上的氣血波動,赫然和郝青衣一摸一樣……

ps:之前的郝青衣和冷不凡的境界寫錯了,這章修改回來,抱歉。 楚辰放言挑戰散修城所有的宗門、家族勢力,一時間,幾乎散修城所有的人都將注意力放在了南笙歌的院落。

城主府內,一座僻靜的靜室內,當聽到楚辰坐地起價,以賭注接受挑戰時,郝青衣不由哈哈大笑,“這些傢伙註定要吃癟嘍!”

“城主一點都不擔心?”那送信來的灰衣老叟人道。

“爲什麼擔心,該擔心的是他們!”郝青衣語氣堅定,顯得信心十足。

“楚辰雖然一招殺掉黑水國三大宗門的大長老,但你要明白,他們是黑水國,我們當初建立散修城,就是因爲黑水國是這暗嵐河流域實力最弱的國家”,看到郝青衣心情極好,灰衣老叟連忙提醒道。

“塗老,你可知道,他殺那三人用了幾成力?”

“他那麼年青,當然是全力施展”,塗老隨口道,“不對,你的意思是?”

“我沒有把我可以完全拿下他”,郝青衣思忱良久,緩緩道:“他全身氣血十分強盛,不論修爲,單是肉 身力量,他就勝過我所見的融靈三境所有人!”

“比黑鴉他倆都厲害?”塗老不敢相信道。

“他現在的實力,絕對比勾魂厲害,至於黑鴉,現在的他,指不定在哪個隱蔽的地方突破呢!”郝青衣淡淡道。

外界都盛傳,郝青衣和黑鴉、勾魂三人是坤吾書院下散修前三人。誠然,一般情況下的郝青衣,最多和他們二人打平手,而且,他比另外兩人大了許多歲數,所以人們拿他們三個人相比時,大多數都會不屑道:“靠年齡、靠勢力才平齊,勝之不武!”

但外人並不知道的是,在散修城剛建立的幾年,經常會有外來勢力入侵,黑水國三大宗門是爲了鞏固自己的勢力範圍,而冷不凡則是要掌控暗嵐河下游水道。

外界盛傳,郝青衣臨陣突破,一舉重傷黑水國三大宗門掌門,換來了四大勢力結盟,散修城幾十年的安穩;但他們不知道的是,郝青衣和冷不凡已經交手三次,雖然三次未分勝負,但三次之間,冷不凡的實力都有快速的進步,而他自己,則因爲年老體衰,一天不如一天。

………

第七天,南笙歌院落外,不知何時,今天的院落外圍滿了人,而原本空蕩蕩的空地上,一夜之間, 電影的世界 ,顯然是連夜趕工的!

“哈哈,這擂臺真威風,想來在這上面虐起人來,應該是十分爽快的!”

楚辰一邊打着哈哈,一邊看着周圍來的人,放眼望去,竟然有二十多家宗門勢力、十幾家家族勢力,而剩下的雖然都是散修,但看那一個個恨不得把楚辰生吞活剝的面孔。

“果然是財寶動人心啊”,心裏不由的又高看了冷不凡一分。

“你們誰先上?”楚辰一躍跳上擂臺,俯身看向臺下,傲然道。

“冷家冷戰,還請賜教!”一個光頭大漢提刀上臺,大喝道。

“南笙歌,收抵押!”楚辰眼睛冰冷的看向冷家三長老,淡淡道。

“哼!拿了我冷家的東西遲早是要吐出來的”,四長老面色不善,隨手掏出一刻充滿香氣的白玉瓶,扔到南笙歌手中。

“四階丹藥,培元丹!”三張老看着楚辰,眼睛裏不帶一絲情緒,淡淡道。

“培元丹,可是能清洗靈力,鞏固根基的培元丹?”

“不愧是冷家,這可是家族核心弟子纔有的待遇,出手果然不凡!”

………

冷家一出手,頓時引起了周圍散修們的震驚。

“土包子”,看到這些散修的表現,諸位宗門、家族人都趾高氣揚,眼裏滿是不屑。

“噗!”

一道微風颳過,就在這些“大人物”嘲笑散修們時,冷戰死。

一時間,散修中爆發出歡呼,而那些“大人物”,則像吃了蒼蠅一般,面色難看。

“煉體宗蒙刀來領教楚兄高招!”

“金刀門田放請賜教!”

“流光門何其滄請賜教!”

………

在各大宗門長老的示意下,門下的弟子們都前赴後繼的挑戰楚辰,但毫無懸念,都被楚辰一招擊斃!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You may also lik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