言情小說

此刻,她緊閉了數千年的雙目開啟,眸子深邃如蒼穹,

「數千年了,龍族……你們到底發生了什麼,我完成了承諾,可是我的丈夫,我的孩子……千年了,你們在哪裡,」

我是左木楊中部 ,透出深深的疲憊,只是她的話語中透出的意思,若是傳出,足以震驚龍域,轟動萬界,

數千年的那一場劫難,到底發生了什麼,龍族隱瞞了何等隱秘,

……

「按照大長老給你信息,龍族的真正祖地,在海域中心的神龍島上,」林浩站在茫茫無盡的海面上眺望,同時無奈的摸了摸胸口的絕仙洞府,

他試過了,絕仙洞府根本不能打開,卻能夠與裡面的生靈交流,幸好小黑,猴子他們都無事,而且這幾日的閉關都有所斬獲,

「器靈,你能夠感知到小石頭的方位嗎,」林浩低語傳音,就在通道中他和兔子分離的時候,小石頭趁機進入了儲物戒內,跟隨兔子而去,

這就是林浩靈機一動想到的方法,

一抹隱晦的波動從林浩胸口擴散,器靈小心感知,沿著絕仙劍與小石頭的莫名軌跡,延伸,

足足過了一刻鐘,器靈才疲憊的收回意念:「小主人,那該死的兔子非常接近這片海域的中心,而我們則在海域邊緣,距離太遠不能確認準確的位置,」

「太好了,兔子的運氣一向不錯,希望它不要有事,」林浩大喜,如此便不需要繞路去找兔子了,他只需要向中心之地前進即可,

眼前晃過那恐怖的白鯊,林浩不由打個冷顫,

他翻弄儲物戒,最終找到一舟形法器,這法器是林浩在蠻荒秘境中繳獲的戰利品之一,因為他缺少飛行法器,所以將它留了下來,並未被五行神鼎煉化,

小舟拋出后,迎風便漲,剎那成為丈許大小,落在海面上,頓時有一團霞霧騰起將其自身包裹,林浩走進去,駕馭寶舟化成一道虹光,急速趕路,

「咦,那裡怎麼有一道虹光啊,難道是什麼寶物,」

深藍海底中,一隊海底生靈抬頭,足有數十人,有人形者,有人面魚身者,樣貌各不一樣,千奇百怪,

「虹光中似乎有生靈,難道是進入此地龍族,」

「正好擒獲一頭,為我等打探消息,」一人面魚身的生靈冷笑,手中出現一巨大海叉,散發出陣陣寶光,他用力擲出,海叉發光,宛若一道閃電急行,

頓時,隆隆聲響起,海浪翻騰,將整個海面都炸開了,一晶瑩海叉正中丈長虹光,「砰」的一聲,那道虹光顯出舟形,卻從中斷開,化為倆截墜入海底,

林浩當即一驚,慌忙從小舟中躍出,隨後大怒,他數日疾馳,一時無聊便操控五行神鼎煉化儲物戒內的百件仙器,沒想到仙器的煉化竟如此艱難,數日間才煉化三件而已,但收穫也是極為豐厚,如今在五行神鼎中已經凝聚了大量的五行之源,

他操控五行神鼎一時失神,想不到遭此劫難,

五行神鼎懸浮在一側,林浩臉色陰沉的掃向深海,

數十頭怪異的生靈躍出海面,為首的是一人形生靈,他身著黃金戰衣,深藍色的長發飛舞,眸子閃爍著寒芒,正上下打量著林浩,隨後將目光凝聚到五行神鼎上面,他目光驀然大亮,貪婪之意毫無遮掩,

在這人形生靈旁邊,那手持海叉的人面魚怪冷冷看向林浩,傲居道:「你這條小蟲,趕緊幻化出本體,載我等前往神龍島,」 「好一群不知死活的魚人,」林浩臉色陰沉至極,拳頭握起,眼神閃爍不定,

「嘿嘿,你以為這還是在外界嗎,一個元神境的小子也敢如此狂傲,看我如何收你,」人面魚怪冷笑連連,向前邁出一步就要重新祭出海叉,

「等一等,」突然,為首的人形生靈指了指林浩身旁的五行神鼎,以命令的口氣吩咐道,「這法器不錯,裡面竟有五行之源的氣息,獻出寶物,然後載我等前往神龍島,饒你不死,」

「毀我寶舟,貪我神鼎,數次辱我,你們該死,」林浩神色冰冷,翻手將五行神鼎收起,

「小蟲子,你找死莫要怪我,殺了他,」為首的人形生靈勃然大怒,

「哈哈,我來,」那人面魚怪極為好戰,他手中海叉再次祭出,化成閃電直取林浩眉心,於此同時,人面魚怪搖身一變,瞬間成為數十丈大小,魚尾隨之橫掃,

林浩憤怒出手,手掌閃爍著寶光,一掌拍出,直接抓向魚叉,

「自大的外來者,他完了,一雙手臂要廢掉了,」眾多魚怪見此,臉上露出鄙夷,林浩的手掌併攏,握住了顯出本體的魚叉,眼神冷冽,

人面魚怪見自己寶貝被抓住,面露冷笑怪叫連連,魚叉忽然光芒大盛,澎湃的力量爆發,想要將林浩的手掌爆碎,


但不管魚叉如何掙扎,林浩的手掌卻紋絲不動,

「不對,有古怪,」人面魚怪第一個感覺到不對,魚尾之上符文閃爍,不再橫拍,而是宛若寶刃般全力切向林浩肉身,

「自不量力,」林浩手掌輕輕一震,魚叉發出清脆的爆響,斷成數截,而後再次拍出一掌,他的手掌瞬息暴漲,輕鬆的擋下人面魚怪的魚尾,反而握住,單手掄起巨大的人面魚怪,狠狠砸向對面的魚怪,

魚怪們大驚失色,那人面魚怪論戰力在他們這一隊中,排行第二,僅次於為首的人面生靈,想不到頃刻間被擒住,

「轟隆」一聲,海面炸開,澎湃的力量爆發,當即有過半魚怪被生生砸死,鮮血染紅了海水,

「再來,」林浩怒意微消,將半死的人面魚怪掄起后,再次砸下,

魚怪們四散驚恐尖叫四散而逃,卻依舊有七八頭魚怪被砸中,爆成血霧當場殞命,那人面魚怪也承受不住林浩的暴力,身軀炸開,一片血肉模糊,眼看是不活了,

僅僅是瞬間而已,數十頭魚怪,除卻為首人形生靈外,唯有五六頭身處邊緣的魚怪存活,卻嚇破了膽子,躲在深海中,不敢露頭,

「廢物,都是廢物,主人養你們何用,」那為首的人形生靈神色扭曲,單手一拍,僅剩的幾頭魚怪驚恐中,身體炸開,當場身死,

「兇殘的傢伙,」林浩皺眉望去,與那人形生靈對視一眼,頓時戰意激增,

「我藍靈將倒是小覷你了,再給你一次機會,馬上跪地告饒,我替主人原諒你的罪過,否則將你誅殺,」人形生靈依舊冷傲呵斥,

「主人,難道是這片海域中的一方霸主嗎,」林浩心生警惕,但對這自稱藍靈將的傢伙沒有一絲好感,他神色淡然,冷冷道:「你算是什麼東西,」

「找死,」藍靈將聞言大怒,再無話語傳出,他身後海面炸開,衝出千丈海水,在半空中凝而不散,

「去,」藍靈將雙手一拍,身後海浪驀然變化,組成一頭龐大的藍鯨虛影,張開龐大的嘴巴,吞向林浩,

「這傢伙掌控水之道竟如此圓潤自如,」林浩神色凝重,不敢大意,他身後火焰蒸騰,一頭朱雀虛影剎那凝形,卷著漫天火焰,與藍鯨廝殺在一起,

本來在這海面上,火之道被壓制,對朱雀極為不利,但林浩幻化出的朱雀眸子放光,蔑視一切,傲然而狂暴,盡顯神獸之威,

藍靈將見自己神通被阻,當即衝上天空,與林浩展開了驚人的大戰,他們拳拳相碰,腿**擊,戰鬥極為激烈,

想不到這藍靈將肉身如此強大,雖然藉助身上的黃金戰甲之威,卻能夠徒手與林浩交戰不落下風,可見其恐怖了,

然而藍靈將心頭卻是驚駭到了極點,他的修為達到了返虛境大成,身上的黃金戰甲更是一件罕見的奇寶,能夠瞬間激發全身肉身之力,

他開啟戰甲之威,本來以為會頃刻間將林浩擊敗,不想林浩卻徒手與他爭鬥,絲毫不落下風,而且越戰越猛,

「吼,,,」

藍靈將越打越是憋屈,越打越心驚,最後當他身上的戰甲暗淡時,一聲憤怒的咆哮從他口中發出,藍靈將化出本體,通體深藍之色,長達千丈,竟是一頭藍鯨,

「難怪這麼強,竟是一頭擁有數千年道行的藍鯨,」林浩驚訝,凝神以待,

突然,

藍鯨猛地抬頭,一對藍寶石般的眸子驀然大亮,浩瀚的神念凝為一道利劍,直刺林浩識海,

在藍鯨眸子亮起的瞬間,林浩心生警惕,神魂迅速內斂,下一刻,一把無形利劍斬在林浩的識海中,使他腦袋猛然一疼,但其識海只是搖晃了一下,便恢復如常,

本想絕地反擊,勢在必得的藍鯨第一次露出極度的驚駭,他尖叫道:「這不可能,你一個小小元神境,神魂為何這般強大,」

「想知道嗎,」林浩臉色微白,顯然藍鯨的那一記神念攻擊也讓使他非常難受,他喚出絕仙劍,輕輕撫摸劍身,冷冷掃視藍鯨道,「接下我一劍,便告訴你,」

話落,身起,

剎那間綻放的芳華,璀璨奪目,彷彿世間最美麗的色彩,

在這色彩斑斕中,一道劍光瞬間來到藍鯨面前,狠狠刺向它的眉心,

藍鯨大驚,他萬萬沒有想到林浩還有如此厲害的速度,如此厲害的劍法,來不及多想,它發出一聲低吼,張口吐出一團藍光,瞬間來到眉心位置,化為一面盾牌,

盾牌通體發光無數道神秘符文浮現,隨後迅速放大,擋在前方,澎湃的力量直接颳起一道颶風,向四面八方濺射,

「碎,」

林浩毫不在意,雄渾的元力全部湧入手中絕仙劍,直接刺在盾牌上,


「叮」的一聲脆響,藍鯨心中驚喜,果然擋住了,這盾牌乃是它機緣所得,數次救它性命,

然而,緊接著「咔咔」聲響起,盾牌上面以絕仙劍為中心,出現了細密的裂痕,隨即崩開了,

「這不可能,這盾牌縱使天階極品法器,也不可能正面擊碎的,」藍鯨驚駭尖叫,

林浩卻沒有再次回應,手中劍芒暴漲,璀璨的劍光帶著斬滅一切的氣勢,轟然爆發,

「噗~」

一顆碩大的頭顱被砍下,墜落向大海,但未等頭顱完全墜入大海便被林浩單手抓住,連同它的肉身直接收進了儲物戒,

返虛境的純血藍鯨,可不是一般值錢啊,

「可惜了,竟忘了留個舌頭,」林浩暗自懊惱,如今失去了靈舟只能駕馭遁光,獨自前行,而後,他又疾馳了三日,三日間迫於林浩散發出的元神境修為,而沒有遭到攻擊,

突然間,


又是一道巨大海浪,從海中躍出,直接向林浩卷來,

這海浪速度極快,而且蘊含恐怖的水之道威能,絕對不是尋常元神大妖能夠施展的,

「來的好,」

林浩不驚,單手拍出一掌,直接將海浪拍散,

他微笑的看向前面波浪洶湧的海面露出期待,這幾日的疾馳早已淡出個鳥了來,如此來個大傢伙陪他解悶自然是極好,

「轟,」

突然,水浪憑空拔高數十丈,組成一道巨大的水牆,在水牆上面出現一條白鯊,恐怖無比,身體極為巨大,

在看到這頭白鯊的瞬間,林浩心頭驀然一緊,頭皮發麻,但他仔細辨認后,發現這頭白鯊根本不是他剛進入龍族祖地遇到的那頭,這才放下心來,

「嗖嗖嗖~」

沒有任何言語,成千上萬道水箭從水牆中射出,每一道水箭上甚至有閃電纏繞,威勢驚人,

「倒是個暴脾氣,這次我得小心點,別真箇打死了,」林浩低語,身後出現一對金色羽翼,猛然扇動下,頓時化作一道光,穿梭在水箭中,直接來到那白鯊面前,

白鯊大驚,身下的水牆齊齊亮起,變成一頭龐大的水龍,向林浩吞來,

「滾,」

林浩一拳轟出,道道氣浪排空破浪,攜著澎湃的力量,直接砸在水龍的頭顱上,砰的一聲,水龍的頭顱生生爆開,就連它的身體也化為水浪墜下高空,

隨後的又是一道拳風晃過,林浩落到白鯊背上,拳頭掄起的轟然砸下,

巨大的轟鳴聲使得本來要反擊的白鯊,吃痛尖叫,就連剛凝聚的神通也被打斷,它感受到背上那位祖宗,強大到不可思議的力量,心中駭然至極,骨頭架子幾乎都要散了,

繼續打了數十拳,林浩取出絕仙劍,對著白鯊的腦袋,晃了又晃,

敏感的察覺到絕仙劍的鋒利,白鯊亡魂大冒,喊出一句令林浩幾乎吐血的話:「別殺我啊,我爸是白鯊王,」 林浩一愣,隨後眨巴下眼睛道:「那頭足有千丈大小,和你極為相似的白鯊王是你爸,」

「對,對,那就是我老爸,」白鯊長舒一口氣,心道就怕你不知道,知道就好辦了,心中如此想著,白鯊語氣開始變得傲居仰頭道,「既然知道本王子的身份了,還不趕緊放了我,我可以寬恕你的罪行,讓你追隨我,去尋找巨龍的寶藏,」

林浩聞言,頓時樂了,笑道:「你沒睡醒啊,」

「不啊,我剛剛睡了幾年,剛剛醒來,現在精神頭很好,」白鯊不明所以的說道,

「噗,」

絕仙劍狠狠刺進白鯊的身體中,頓時出現一個碗口大小的血洞,鮮血噴涌,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You may also lik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