言情小說

“真甜,原來有這麼好吃的水果。哼,我多摘一些,以後就不吃肉。氣死那個壞蛋。”。

雖然還是在罵自己,但雷沙聽了很高興。最少,他的稱號從惡魔變成了壞蛋,一下降了不知道幾個等級。從這個大**口中說出,更是有一種調笑情郎般的感覺。

正當肖可兒邊吃邊摘的時候,突然,她什麼也徵兆也沒有的倒在了地上。

看到她像抽了筋一樣,在地上翻來覆去的,雷沙就知道大事不好。

“別亂動,快吐出你的果子。”雷沙飄身下樹,扶起了身體已經僵硬的肖可兒。

此時的肖可兒,頭冒虛汗,臉色慘白,嘴脣微顫,兩眼半閉,雙目中沒有一點生人的神彩。雷沙斷定這毒果的毒性很強。於是,他也不再讓她吐了。

“對不起了。”說着,雷沙的嘴對上了肖可兒的嘴。他的手放在了肖可兒的肚子上。一股真氣發出,透過了肖可兒的皮膚,直達內臟。加上雷沙在上面的吸引,‘哇’的一聲,肖可兒已經將胃裏的東西全數的吐了出來。

而雷沙的嘴裏卻被裝滿了。他也馬上將有毒的東相吐了出去。接着,連忙化真力爲氣針,開始封住肖可兒身體中的血脈。

雷沙的手按在了她的背上,因爲她那件誇張的露背裝,所以不管按哪都會摸到肉。弄得雷沙一時間心裏毛毛的。雖然是個無賴,但也還沒碰過女人,尤其是這種任何雄性動物都會有反應的超級大**。

終於將肖可兒體內的毒逼出後,雷沙卻驚奇的發現,自己的身體開始麻木了。剛剛吸出來的毒果,有一部份隨着他的唾液進入了體內。這次,輪到他中毒了。

雷沙連忙運功護起了心脈,接着一個上古祝福加在了身上。這是個高級巫術,可以治療一切對身體不利的毒性,詛咒。但對越強的毒,就要越長的時間來解。


同一時間,雷沙的身體已經麻木,無法調動真氣。還好自己在麻木之前用了巫術,不然後果不堪設想。

二十秒後,肖可兒醒了。雷沙心裏一陣高興,但他的毒還沒解。

肖可兒站起來後,明顯有些虛弱,晃了幾下,但最後還是站穩了。看了看雷沙,再看了看地上的嘔吐物,她想起了一些片斷。

又過了十秒,雷沙心裏又開始恐慌,因爲他無法說話,也無法動彈。肖可兒明顯知道這一點,而她的手,已經握到了別在自己背後的法杖上。

當她拿起法杖放了一個水系的治療魔法後,雷沙看到她的眼神變化了。從那又美目裏露出了一點兇光。這時,雷沙突然間想起了雷奧皇的話,‘人類比我們強,就是因爲他們更無賴,無賴不止是不信別人只靠自己,更多的是不按正常方式表現出來的自私。’。

果然,人類的本性最後還是露出來了。雷沙只能憤憤的看着面前的**。

肖可兒的臉色紅潤起來後,用法杖指着雷沙。

“你,無禮的限制了我的自由。本來應該殺掉你的。但是,看在你今天爲我中了一次毒,我就不殺你了。看你的樣子也是中了毒吧,就讓你自己慢慢的死去好了。不要怪我無情,如果不是你,我也不會來吃這種毒果,如果外樂木哥哥在,你早就被砍成八塊了。”,說完,她轉身向西方走去。

雷沙閉起了眼,突然間他的胸口處一陣跳動。一道冰涼的氣息向麻木的地方流去。只一秒鐘,雷沙的全身就已經被這股涼意所激活。加上巫術上古祝福,雷沙的毒馬上就解了。

看着前方慢慢變小變黑的人影,雷沙一咬牙。

‘呼’的一聲,他已經來到了百米外肖可兒的身後。

接着,他的手輕點,肖可兒已經不能動了。

“誰,誰敢動我?我是龍之血傭兵團的,殺了我,你們全家都會陪葬。我身後不遠處就有我的男人,財寶都在他身上,如果你能打贏他就全拿去,快解了我的止行術。”到了這個時候,她還不忘利用一下雷沙。

雷沙微笑着轉到了她的面前,“你的男人?呵呵,好,我就當你的男人。從今以後,你就是我的女人,什麼哥哥不哥哥的,你把他忘了吧。不然他全家都要被我殺掉。”。

“呸,沒想到你沒中毒。早知道剛剛我就殺了你。就憑你也配跟外樂木哥哥比,他是最傳大的吟遊詩人,他是最年輕的魔導師,他是最帥的王子。他的心胸無比的寬廣,在師父去世後,他把神器都讓給了我。你能嗎?你這無賴,你這個惡魔。”。

雷沙拿掉了她手中的神器,插在了地上。

接着,開始伸手拉掉她那件撕破了的魔法鬥蓬。輕輕的在她耳邊吹了口氣,“呼,我不能,我不是魔導師,不會像吟遊詩人一樣油嘴滑舌,也沒有他那麼虛僞。但我能做你的男人,讓你享受女人該享受的。”。

肖可兒的耳朵一癢,但卻無法縮脖子躲避。聽到雷沙的話,她馬上明白了。

“你,你要幹什麼?不,你不能這樣,你要什麼我都給你,真的,外樂木哥哥是王子的兄弟。我可以給你十個大**做老婆,還有,數不盡的財寶,還有,神器,對了,神器也給你。求求你,…啊,放過我吧。”。

雷沙根本不理會她的話,慢慢的解開了她的衣衫。最後,伸出手輕輕一點,這臺喋喋不休的廣播機停止了工作。

全身上下加上鬥蓬一共只有三件衣服,雷沙很容易就得手了。看着傭兵界第一**的妙漫胴體,雷沙的心裏也開始着火。他也開始有了最原始的衝動。

當他與半昏迷的肖可兒結合時,她的眉頭還是微皺了一下,嘴裏也輕輕的哼出了聲。這讓雷沙更加的興奮。

Wшw¸тtkan¸C 〇

一夜雲雨後,雷沙給她穿上了衣服。並把自己的衣服也脫了下來,因爲他感覺得到,天,開始轉涼了。 第二天一早,又餓又累的肖可兒被烤魚的香氣誘惑了起來。

突然一動,覺得下面有些不舒服。等看到自己身上穿着的長袖粗布衣,又看到了不遠處鬥蓬上的一點乾涸的血跡。她明白了,再怎麼說今年也已經十六歲了,這些事,肖可兒還是聽過的。

於是,她像發瘋了一樣跳了起來,衝到法杖前一把握住。緊接着,四周狂風大作,風中還夾雜着一些雪花。

“極寒風暴!”手握神器也要吟唱一句的,無疑是比高級魔法更高一級的魔法陣。魔法陣一般是由同系的高級魔法和幾個中級魔法組合而成的,需要放法者有很可是大的魔力。如果能靠自己的能力施展出這種魔法,那這個人就會被公認爲魔導師。

一陣強大的風暴從肖可兒的神器頂放出。狂風帶着無數如尖刀般鋒利的冰片,捲起刺骨的涼意直吹向了雷沙。


風雪無情的將雷沙和他身邊的所有物體都埋沒了。僅僅二十秒鐘,肖可兒前方的兩百平方米內,已經變成了冰的世界人。厚厚的雪落了一地,樹枝已經有了一層晶亮的外套。雷沙,也已經變成了冰雕。

即使這樣,肖可兒仍然不解恨,如果可以,她一定會放出禁咒來,可惜她的力量不夠。即使有神器在手,也不能完成禁咒。

想到自己已經失去的童貞,今後可怎麼面對外樂木哥哥呀。早知道就不等到十八歲了。十六歲就嫁也挺好的。想到了外樂木那張帥得無可挑剔的臉,肖可兒又陷入了無限的憧憬。可剛一邁步,下面傳來的微癢的感覺,讓她又一次清醒了。

‘咕~~!’氣憤過後,取而代之的是飢餓。

肖可兒捂着肚子,開始趕路,希望能快點找到旅店吧。她轉向自己的鬥蓬,彎腰撿了起來。

“餓了吧,先吃這個吧。我好不容易護住的,沒有被吹涼。”

身後的聲音突然出現,如同鬼魅在耳邊呼喚自己。肖可兒猛的轉身,同時已經發出一個個風刃術。

‘咻’的一聲,一道空氣之刃斬中了身後的雷沙。


雷沙光着的上身,甚至連一條白印都沒出現。他嘻笑着把手中的烤魚遞給肖可兒,“給,這條怪魚是我抓到的最難看的,如果你連殺它都要怪我,那就怪好了。”。

“你,你怎麼沒死?”肖可兒看了看剛剛那片冰雪之地,上面倒着幾大塊冰。

雷沙拍了拍自己的胸脯,“我是你的男人,我是全大陸第一,我怎麼會死。呵呵。”。

肖可兒一揮法杖,雙是一個冰系的中級魔法,一連串一米長的冰尖刺封住了雷沙所有逃跑的方向。

‘啪啪啪’幾聲脆響後,雷沙完好如初的站在她的面前,腳下的冰卻碎了一地。

“你這個無賴,你無恥,你.你…”肖可兒見自己奈何不了雷沙,氣得連話都說不出來了。

雷沙仍然笑着:“呵呵,不就是睡個覺嘛。你給了別人也是給,給了我也是給,有什麼不一樣的。”。

“那是我的第一次,你懂嗎?我跟你拼了。”說着話,她又要發彪。

這次雷沙沒給她機會,憑雷沙的身手,很快搶下了她手中的法杖。在她手中換了一條烤魚。

“吃吧,要殺我也得有力氣,別累壞了自己。你的第一次,我的不也是第一次嗎?誰也沒吃虧。”雷沙轉着手裏的法杖,有些不爽。但他從昨天晚上看到睡相很甜的肖可兒開始,就不再那麼生氣了。心裏反倒覺得很喜歡她。

看着雷沙離開自己十米開外,肖可兒的肚子開始抱怨了。生理的需要打敗了她的仇恨。終於,她開始大口的吃起了那條烤魚。

一個白天,雷沙手拿着冰神的指揮,後面的肖可兒就一聲不發的跟着他走。

又入夜,他們在河邊停了下來。

雷沙光着膀子在河水裏洗了幾下,然後跑向了上游處。

等到雷沙不見了蹤影,肖可兒連忙在河邊脫掉了衣服,一下跳入清涼的河水中。現在已經是深秋,天氣很冷。但愛乾淨是女人的天性,幾天沒洗澡,又被雷沙那個了,現在終於沒有了雷沙,她要抓緊時間洗個澡。

站在及腰深的水中,肖可兒努力想將自己的身體洗淨,雖然她沒有什麼記憶。但憑想像,雷沙就會很噁心的在她身上又親又摸,越想越是噁心,她努力的洗着。

“啊!”突然間傳來了雷沙的叫聲。

肖可兒一手橫着擋住上身,一手捂向兩腿間。

“你看什麼,快轉過去。”,到了現在她仍然用習慣了的大小姐口氣命令着。

雷沙一歪頭,“你身上還有什麼我沒看過的嗎?我是想告訴你,我剛剛到上游去小便,你可能要等這陣水衝過後,再多洗洗了。”。

肖可兒伸手在河底拿起一聲石頭,向着雷沙扔了過去。

“你這個無賴。我恨死你了。你快轉過去。”

雷沙接住那塊石頭,在手裏一拋一拋的轉身向遠處走去。聽到河裏的肖可兒不斷的用力撩着水,顯然,剛剛他那句小便的話,被她當真了。其實他怎麼會向河裏小便呢?自己剛剛還在裏面喝了水的。

“好了沒有?你不是準備洗到天亮吧?一個魔法師不穿衣服很容易着涼哦。”

聽着身後有人出了水的聲音,雷沙轉了過去。

只見肖可兒以一個魔法師最快的身手將衣服穿好了。包括雷沙那件可以給她當裙子的粗布上衣,和那個破了之後又被當做牀單的鬥蓬。

雷沙單手劃符,快速的點着了火堆。然後像猴子一樣到處亂躥着,找了很多幹柴。

‘呼呼’火燒越旺了。

雷沙又抱了一捆柴火回來,扔在了一邊。

“離近些吧,衣服都混了。既然是我的女人,我就會對你好的。你不讓看,我不看就是,別凍着。”雷沙又向火堆裏放離根柴,然後站起來走到了遠處的一棵大樹下。

肖可兒的心裏微有一點點感動,但馬上她就想起了外樂木哥哥,再想到自己已經不是完壁,就又有些恨起雷沙來。可是,那火,真的好暖。

躺在了雷沙鋪好的幹樹葉上,肖可兒閉眼想着。嘴裏唸道:“外樂木哥哥,你怎麼還沒發現我獨自行動呢?快來救我呀。神啊,保佑這個惡魔早些被雷劈死吧!”,接着,沉沉的睡去了。因爲她對這個惡魔十分的放心。

第二天,看到兩眼血紅的雷沙,肖可兒又警覺的摸了摸自己的下面,還好衣服都完好的穿着,也沒有什麼不舒服的。

這一天的中午,他們終於走到了有人的地方。這是一箇中型的城鎮,比起寒星鎮還要大一些。在這裏,有他們要的一切,但都要有錢才行。

走到了一個賣皮貨的商店,肖可兒衝了進去,摸着那些可愛的毛絨絨的皮草。如果在家裏,快入冬時她總是會買上一兩件新皮衣穿的。可是,這一次,她是出來掙錢的,結果自己的盤纏丟了不說,自己的人都被雷沙拐得向相反的方向走去了。

正摸着,突然間走進來一個富態的老闆,看這男人超過了臉的肚子,手上和脖子上的金鍊子。加上身後兩個掛着紅色武士臂章的保鏢,一看就知道是個暴發戶類的。

“呀,這小妞是哪來的?我怎麼沒見過?怎麼,喜歡皮衣嗎?要哪件拿去,我送給你,只要你陪我一晚上就行。”老闆說話間,就已經擡起了手。

“操你-老孃-的,老子的人也敢摸。找死。”後面突然間有人罵了起來,還不等胖老闆回頭,屁股就被踢了一腳。

‘咕咚’一聲,他直接躺在了地上。

“好呀,你連我都敢打。保鏢,快上,快…”,掙扎着爬起來的老闆,突然間看到早已經躺在地上的兩個保鏢。

站在他面前的,邪笑的正是雷沙。

“老子正愁錢沒帶在身上呢,來吧,摸了我的女人,要麼交出一隻手,要麼給我一個金幣。自己看着辦吧。”雷沙說着,捏了捏自己的拳頭。

‘咯咯’的響聲一出,把那胖老闆嚇得出了一身的冷汗。

“大人,可是,我還沒摸到呢。”老闆狡辯着。

雷沙側着身子,看向他身後的肖可兒,“老婆,這胖子摸到你了沒?”,邊說話,邊向肖可兒擠着眼睛。

肖可兒機靈得很,當然知道他的意思。於是裝出可憐的聲音,“他,他摸了我這裏,還要拉我回去睡覺。”,說着她低下了頭。

雷沙高高的揚起了手,“怎麼樣?現在把你的手打斷?”。

胖老闆連忙掏出了一個錢帶子,打開後在裏面摸着,“別,大人,我給,等我找找,一個金幣是吧。”。

一個金幣就是一百銀幣,一萬銅幣。那是一個普通武士參加軍隊能得到的近五年的軍餉收入。這老闆雖然有錢,但也不至於隨手就扔出一大把金幣來。

‘嗖’的一下,雷沙從他手中搶走了錢袋。

“滾,老王八糕子,還找什麼,這裏的全是我的了。不服我現在就揍你。”,說完,雷沙卻已經把道路讓了出來。

胖老闆知道自己的手下什麼實力,那平常人十來個也不是他們倆的對手。這人能把他們打倒,自己可惹不起。最後連個屁都不敢放,就跑了出去。

等到雷沙把錢袋打開一數,裏面金幣還真有兩個,銀幣也有個二三十,省着點過,夠一個三口之家過十年了。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You may also lik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