言情小說

伊阿宋、奧路菲都被他這身造型搞得雙眼直冒小星星,大張著嘴半天說不出一句話。

喀戎呵呵笑道:「行了,顯擺夠了就過來指點指點他們,這十多年都不來看我,我還以為你早把我這老師給忘了。」

「哪能呢,老師!」赫拉克勒斯尷尬地笑了笑,趕緊解釋道:「我因為誓言的關係,不能走出忒拜城百里,一直困住那兒,後來……」

「嗯,後來的事我都知道了!」喀戎抬手打斷了他的話,「別想太多,你命中注定要經歷一番磨難,這只是個開始,後面還有許多路要走,你要有心理準備!」

「嗨,嗨,看什麼呢,眼都直了!」卓越在珀琉斯肩上拍了一把,笑道。

剛過來卓越就在觀察珀琉斯和忒提絲兩人的反應,忒提絲似乎不怎麼在意別人,只是微笑著看著周圍的一切。而珀琉斯在忒提絲出現的瞬間就注意她了,赫拉克勒斯那麼拉風的造型他都沒看一眼,兩眼盯著忒提絲眨都不眨地看。

卓越心裡一陣發虛,接著又是一陣醋意襲上心頭,趕緊道:「這是你嫂子,怎麼樣,美吧?」

「美,真美!」珀琉斯說完才發覺是卓越在問他,不禁滿臉通紅,而後感覺把臉扭到一邊。

卓越嘿嘿一笑,一把把忒提絲抱在懷裡,對珀琉斯道:「再美也是你大嫂,有道是『江湖大忌,勾引義嫂』,你可不能打你大嫂的主意。」

忒提絲不知道卓越怎麼發神經想到說這個,氣得在他腰上恨恨地掐了一把,卓越疼得直抽涼氣,反倒是把她抱得更緊了,似乎生怕她跑了一般。

珀琉斯又是臉一紅,接著又變得鐵青,怒氣沖沖地道:「大哥,你什麼意思,我珀琉斯難道在你心中就是一個好色之徒?」

忒提絲推了卓越一把,從他懷裡起身,溫柔地一笑道:「珀琉斯兄弟,不凡不是那個意思,他和你開玩笑呢,你別放在心上!」

珀琉斯紅著臉沒理她,雙眼定定地瞪著卓越,大聲道:「大哥,你要不信,我珀琉斯今天就在這裡發誓,我如果做……」

「行了,怎麼一點玩笑都開不得,真沒意思!」

卓越沒等他說完救上前一步一拍他的肩頭,打斷了他的話。「來來,我給你們介紹一下,這是我女兒卓焱!」

春景人和

「大哥,這就是卡利斯託大嫂嗎?連女兒都有了,怪不得你把我們兄弟都忘了!」忒拉蒙不知道什麼時候走了過來,看著忒提絲道。

卓越臉一沉正想說話,就聽赫拉克勒斯大聲道:「不知道就別亂說,真是哪壺不開提哪壺!」

「我和我大哥說話關你屁事!」

忒拉蒙之前見赫拉克勒斯搶盡了風頭,早就看他不順眼了,他又不知道赫拉克勒斯就是安菲格力斯,於是眼一瞪道,「別以為披個獅子皮就以為自己是獅子,我看就是個獅子狗!」

「嘿,小子,不服啊,不服來過兩招?」赫拉克勒斯也沒生氣,笑道。他也看出來了,這貨是個直性子,心裡想什麼就說什麼。

「過兩招就過兩招,誰怕誰啊!」忒拉蒙說著直接就向赫拉克勒斯走了過去。

卓越剛想勸說,喀戎一使眼色,輕聲道:「這小子學點皮毛就感覺自己天下無敵了,讓格力斯給他點教訓也好,對他以後有好處。」


忒拉蒙兩人一前一後向前面一片空地走去,赫拉克勒斯身高兩米出頭,忒拉蒙估計也有一米九以上,都是虎背熊腰,雄壯異常。

赫拉克勒斯脫下上衣露出強健的肌肉,站定一擺手道:「小子,讓你三招!我站這不動,無論用什麼方法,你只要能使我後退一步就算你贏,怎麼樣?」

忒拉蒙聽他如此囂張是勃然大怒,話也沒說,提起缽大的拳頭使出大半的力氣照著赫拉克勒斯左胸就是一拳。

就聽『嘭』的一聲,忒拉蒙的拳頭瞬間彈了回來,赫拉克勒斯站在那裡是紋絲沒動,一臉雲淡風輕地看著他。

忒拉蒙氣不過,大吼一聲,提拳照赫拉克勒斯右邊又來一拳,只是這次和剛才那還是一樣,赫拉克勒斯依然沒動一步,仍然滿臉笑意地看著忒拉蒙。

忒拉蒙還是不服,往後緊走幾步就想再次動手,就見珀琉斯瞬間跑到他跟前,在他耳邊輕輕地說了幾句,忒拉蒙一直搖頭,後來兩人差點吵了起來。

最後忒拉蒙一把推開他,大聲道:「我的事不用你管,滾開!」說著助跑幾步來到赫拉克勒斯身前,大吼一聲又是一拳打在他的胸前。

就聽『嘭』的一聲巨響,赫拉克勒斯雖然還是沒有移動半步,臉上的神色卻是凝重了許多。

忒拉蒙用左手捂著右手,一臉失落地站在那裡,大聲道:「你贏了,我遠不是你的對手!」

說完冷著臉走到場邊,抱著拳頭看著日落獃獃出神。

赫拉克勒斯哈哈大笑,過來拍了拍他的肩頭道:「小師弟,輸給我你又不丟人,失落什麼!再說你夠可以的了,我還真沒碰到幾個比你力氣還大的。」

卓越來到忒拉蒙身邊也道:「就是,打不過那個變態又沒什麼可丟人的,你失落什麼?」

「丟人丟大了,你看看!」忒拉蒙說著一舉右拳,只見他那拳頭腫的像豬蹄,紅的像蝦子,整個虎口都已經震裂,鮮血正在慢慢滲出。

卓越趕緊取出一些治傷的藥膏敷在忒拉蒙的右手上面,然後拿出一些布纏上,又把那盒藥膏交到他手裡,告訴他多長時間擦一次。而後笑道:「你外公故意讓他震你呢,普通人哪有他那麼變態。」

「大哥,這是誰啊,這麼厲害我咋從來沒聽說過?」忒拉蒙心思來的快去得也快,此時已經從失落的情緒中走了出來。

「他是變態。」卓越想到他那似乎永無止境的力量苦笑道,「老爺子沒向你炫耀過他有一個牛叉到極點的徒弟嗎?」

忒拉蒙一聽神色一喜,脫口而出道:「你說他是安菲格力斯哥哥?」

「呵呵,不錯,知道用腦子想了!」卓越笑道,「他因為其他原因改名字了,現在叫赫拉克勒斯。」 喀戎這時已經吩咐伊阿宋帶著珀琉斯他們準備晚餐去了,卓越想起忒拉蒙剛才和珀琉斯的爭執,笑道:「忒拉蒙,你剛才和珀琉斯吵什麼?」

「也沒什麼!」忒拉蒙臉一沉,低聲道:「他說我必輸無疑,想讓我用什麼計把他騙走,我沒幹。」

「這兄弟倆,一個一根筋的直腸子,一個面粗心細,倒是一對好搭檔!」卓越想著暗暗笑了起來。

幾人回到住處,卓越說起十大任務的事,喀戎一聽立即皺起了眉頭,沉聲道:「這個是誰出的主意,明顯是想要你們的命啊!」

「除了赫拉那個賤人還有誰,歐律斯透斯給他兩個膽他也不敢。」卓越罵著出了口氣,又道:「老爺子,你知道他們分別都在什麼地方嗎」

「有些知道,有些就只有個大概了!」喀戎想了想,沉聲道:「這些任務中最簡單的是青銅怪鳥、戰神腰帶以及克里特島公牛,其他的一個比一個難。」

忒提絲搖頭道:「這三個任務難是不大難,就是得罪人啊!這也是赫拉險惡用心的所在。」

「嗯,不錯,青銅怪鳥和戰神腰帶都是戰神阿瑞斯的寵愛之物,一個在斯廷法利斯湖邊的森林裡,一個在亞馬遜部落的女王那裡,一旦做了任務就是得罪了戰神。克里特島公牛是為了得罪海皇的。」


喀戎點了點頭道,想了想又道:「其實殺厄喀德那和捉地獄三頭犬用意也是一樣的,厄喀德娜是巨妖堤豐的情人,不好殺是一方面,殺了她就是得罪堤豐;地獄守門犬肯定是想讓你得罪冥王哈迪斯的了。」

「老爺子,堤豐很厲害嗎?」卓越見他們一聽到堤豐臉就是一寒,有點莫名其妙。

忒提絲苦笑一聲道:「何止是厲害,那是恐怖之極,他曾經一口氣差點把愛琴海的水吸干,你說厲害不?」

「我去,那宙斯他們是幹嘛吃的,還不不立即降服?就是不好降服在天界封個官做做也好啊!」卓越一聽立即聯想到玉帝對付猴子的招數了。

「堤豐是地母蓋亞和一代神王烏拉諾斯的幼子,說起來還是宙斯的親叔叔,人家哪會在乎天界的一個主神地位。」喀戎也是苦笑搖頭。

「你的意思是說他想造……?」卓越想說『他想造反』,話沒說完就被忒提絲按住了嘴。

忒提絲瞪了他一眼,沒好氣地道:「沒證據就不要亂說,會惹大麻煩的。」

喀戎於是把關於十大任務所知的信息都告訴他們,卓越見房間內沒有什麼人,拿出那塊火龍果一躬交給喀戎道:「老爺子,這是火龍果,據說吃了能免疫凡人的傷害,就當我忒提絲送給您老的見面禮吧!」

喀戎剛想客氣,忒提絲微笑道:「老爺子,我們四人都已經吃過了,這東西也放不久,你就留下吧。」

「那我就收下。」喀戎也沒客氣,接過收下,而後又道:「不過我不出去打仗,吃了也沒什麼用,還是分給那幾個小傢伙吃吧!」

「那就是你的事了,我們可管不著!」卓越嘿嘿笑道。

一會到了吃飯的時間,小卓焱很快就和他們幾個打成一片。

吃過飯四人一聽說有塊能免疫人類攻擊的果子吃,立即就瞪大了眼睛,忒拉蒙那份更是被他接過一口吞下,其他幾人也是陸陸續續吃下肚子。

忒拉蒙這時一把把伊阿宋拉到身邊,把他的手放到桌上,拿刀子就要扎,嚇得伊阿宋啊啊大叫。忒拉蒙不屑地道:「真是廢物,那你來扎我一刀試試。」

伊阿宋哪裡會同意,心說我刺你一下回頭你不知道怎麼報復我呢!

「你們身體里都流有神之血脈,免疫對你們沒有效果的。」喀戎搖頭道。

「且,現在哪個強者流的沒有神靈血脈,說來說去也是屁用不頂。」忒拉蒙性子直,直接就說了出來。

幾人都是搖頭苦笑,他說的還真沒什麼錯。

四人在皮力溫山住了一晚,第二天一早就匆匆告別上路,忒拉蒙很是捨不得,只是現在也知道能力低微,發誓一定要練出一身好本領給幾人看,惹得大夥都是哈哈大笑。

「大美女,堤豐有那麼恐怖嗎?」出了皮力溫山,卓越心裡又開始痒痒了。

「多厲害我也說不好,我就說他幾個不成器的子女吧!」

忒提絲看了他一眼,沉聲道:「我們的任務里有三個和他有關,厄喀德那是他情人,九頭蛇許德拉和地獄守門犬刻耳柏洛斯都是他兒子,你之前殺的那個奇美拉也是他兒子,大哥扼死的墨涅亞獅子是奇美拉的兒子。如何?」

「這…這他娘的他是怪物的祖宗嗎?」卓越現在想著那奇美拉還有點頭大,若非自己使計先射掉一個頭,還真不一定乾的過它,九頭蛇剛殺的,自己一個人肯定拿它沒什麼辦法。

「嘿嘿,兄弟你還說對了,他就是有萬妖之祖、萬魔之父的稱號。」赫拉克勒斯笑道。

「那我們這任務怎麼做?」卓越急的直撓頭,「這得罪了他乾脆自己抹脖子算了,還省的東躲西藏。」

「走一步算一步吧,把厄喀德那的任務放到最後,先做其他的。」忒提絲道。

卓越想了想道:「大哥, 重生之漫漫余生 ,我有些東西需要他幫忙。」

「行,先易后難,能慢慢磨練技藝,我也是這麼想的。」赫拉克勒斯道。

四人於是向南到港口顧船去克里特島,有忒提絲這個海仙女在,一路上倒是順風順水,很快就到了克里特島。

上岸見到米諾斯一說幫他捉走公牛,米諾斯是大喜過望,立即把四人迎入自己的王宮。

米諾斯現在五十多快六十了,雖然精神依然矍鑠,但歲月的痕迹在身上還是顯現了出來,據說兩個兒子還不成器,眉目中隱隱含有愁苦之色。

幾人吃過酒飯,相互恭維吹捧了一番,卓越微微表現的想要見神匠代達羅斯的意思,米諾斯一聽臉色立即就變了,冷冷地看著卓越道:「你是忒休斯的兒子希波呂托斯吧,雖然易了容、改了名字,我還是能認得出來的。」

「島主果然眼力不凡,這都能看得出來,我卓越真是服了!」卓越說著把臉上的易容之物抹去,露出了本來面目。

「嘿嘿,你老子騙走我兩個女兒,我要記不住就他娘的見鬼了。」米諾斯冷笑一聲,臉上寒意漸濃,「再說菲德拉還是因你而死,到現在各處都在傳揚她的醜聞,你說我能讓你如意嗎?」

「老爺子,我後母的事我沒處理好這個我有責任,我承認,但你說我老爹拐走你倆閨女就有點血口噴人了!」

卓越起身嚴肅地道:「我爹就帶走一個我后媽菲德拉,而且兩人感情一直很好,若不是因為我的緣故他們到現在依然相敬相愛,這還說不上好壞吧?」

「嘿嘿,小子,你老爹的事你又知道多少!」米諾斯想到反正醜聞已經揭破,索性也不再掩蓋,冷笑道。

「他來到我的島上去殺彌諾陶洛斯,是我長女阿里阿德涅幫的忙,後來他走的時候就把阿里阿德涅偷偷帶走。停歇的路上半路殺出個酒神狄奧尼索斯把阿里阿德涅搶走,這小子好膽,竟然又偷偷溜到島上把菲德拉拐走。你覺得你到我的島上我還應該幫你的忙是嗎?」

「我靠,原來我老爹年輕時如此的叼炸天!」卓越心裡暗嘆不已,自己老媽希波呂忒是拐騙的,這米諾斯竟然被他拐走倆。

其實他若是知道以後忒休斯乾的事,估計會更是佩服的五體投地。

兩人正僵持不下,只見忒提絲微微一笑,落落大方地道:「老爺子,俗話說冤家宜解不宜結,不凡怎麼說也是你兩個外孫的哥哥,你看能不能划個道,我們把這一頁掀過?」

「好,既然女神說話了,這個面子我得給,不過我就怕我說的事他辦不到。」米諾斯臉色立即由陰轉晴,再也不復兇狠的模樣。

「老狐狸,想讓我做什麼直說就是,何必這麼拐彎抹角!」卓越腹誹不已,口中說的卻是:「老爺子,按說我也該叫你一聲姥爺,有什麼事您儘管吩咐就是,不凡能辦到的決不推辭。」

「那行,我也不瞞你,代達羅斯因為想逃,被我關了起來。」米諾斯沉聲道,「 只婚不愛:老公的溫柔陷阱 ,我立即放他出來見你。」

「見鬼,彌諾陶洛斯不是被我爹殺掉了嗎?」卓越失聲道。

赫拉克勒斯、忒提絲兩人也都是一臉不信地看著米諾斯,怎麼也不信他說的話,忒休斯殺死彌諾陶洛斯的事早已經傳遍全大陸,怎麼可能是假的。

「唉,當初我也以為那怪物死了,還大肆慶祝了一番,誰知道後來發現原來它又活了過來。」米諾斯嘆了口氣,幽幽道:「所以這事我只能瞞著外人,不然這個臉可是丟大了!」

卓越臉色一肅,道:「老爺子,若要我去迷宮殺了那怪物也行,我就怕我進去后迷路出不來,所以我得先見見代達羅斯,這迷宮是他修的,他肯定知道死路活路。」


「行,我一會就安排讓你們相見。」米諾斯大口地喝了一口酒也沒壓住激動的心情,大聲道。 「這…這就是傳說中的神匠代達羅斯?」卓越看著眼前的人有點發愣,他怎麼也沒想到心目中的大師會是這麼一副鬼樣子。

這人臉色蒼白,兩眼無神,看人痴痴獃呆不說,還神經質,一激動就渾身發抖,一副隨時有人要去殺他的樣子。

「大師你好,我是你同鄉卓越卓不凡。」卓越伸手想來個善意的表示,卻是沒有得到一點回應。

不過他也沒報多大希望,一笑又道:「我你不認識,我老爹你恐怕聽說過,他就是雅典國王忒休斯。」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You may also lik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