齊老大氣得胸口疼:“你特麼別囂張,玩十二點,會不會?”

林絕淡淡道:“發牌。”


很快,兩人比牌。

齊老大看着手上的十一點,得意一笑:“開吧,看我怎麼收拾你。”

林絕瞥了一眼派牌的服務生,後者眼神躲閃。

齊老大心頭一跳,難道被發現了?

服務生給他作弊,一直可沒人能看出來。

林絕也沒拆穿:“開吧,我十二點。”

齊老大嗤之以鼻:“吹牛吧你。”

林絕笑道:“不信?那這樣,我們再加點賭注。你輸了,不但債務全清,再把這間賭館關了。”

齊老大臉紅脖子粗,怒吼道:“好,加就加。但是如果你輸了呢?”

林絕隨意道:“隨你處置。”

齊老大牌往桌子上一拍:“十一點,我不信你比我大。”

周圍的人都起鬨,讓林絕快點開。

林絕把牌一張一張放下,隨着衆人心跳加速。

齊老大氣血上涌,眼前一黑:“怎麼可能?整整十二點,還是豹子?”

趙亮簡直崇拜死林絕了:“林大哥,你就是賭神啊。”

齊老大陰沉道:“這局不算,再來一局。”

林絕皺眉道:“玩不起是吧?願賭服輸。”

齊老大獰笑道:“小子,居然敢在我的賭館出老千,兄弟們,抄傢伙。”

林絕好笑搖頭:“明明出千的是你,發牌的服務生給了你好牌,你反而污衊我,還要不要臉。”

齊老大鐵心要留下林絕:“是又怎麼樣?今天真是闖鬼了,居然遇到識貨的人。不過你贏了我,休想走出這裏。要麼陪我再玩一局,要麼……”

他笑得很戲謔。

“我早就說了,你完全就是不入流的貨色。”林絕老神在在的:“憑你,和你玩一把已經夠勉強了,再玩一把你更不配了。”

“給我幹這個裝逼貨,特麼的,氣死老子。”

齊老大面紅耳赤,怒得無法。

自家地盤上,還能讓你耀武揚威,真尼瑪不知死活啊。

林絕抓起撲克牌,眼神一冷,朝四面八方射去。

空中只聽得呼呼銳響,那是空氣被割裂的聲音。

啊!

嗷!

慘叫不停迴盪。

齊老大嚇得目瞪口呆,剛想抄傢伙,一張撲克飛來,直接射穿他的手掌。

“我的手。”

齊老大滾地上嚎叫起來。

就沒一個人能進林絕三尺之地。

趙亮孤零零站着,其餘的都倒地了。

“林,林大哥……”

他喉嚨乾澀,腦袋發懵。

林大哥真是賭神嗎?這一手飛牌殺人,太帥氣了。

林絕摸出電話打給姬絲飄:“警花小姐,這裏有一批犯人,你派人過來接收一下。在哪裏?你查定位,我也不知道這是哪兒。”

說完林絕就掛,把姬絲飄氣個半死。

齊老大聽林絕報警,大罵道:“你以爲有人敢管我們?我告訴你小子,老子上面有人,誰來也沒用。”

林絕瞥了一眼地上的齊老大,笑得很邪惡:“沒事,等一會警察來了,你使勁囂張,看她能不能打斷你的命根子。”

言罷,帶着趙亮打道回府。

姬絲飄這小妞來的話,齊老大糙一點好,最好能反天。

這樣警花就能展現暴力的一面了。

“林大哥,我可不可以拜你爲師?”

一路上,趙亮手舞足蹈。

一家人在這種小地方壓抑久了,揚眉吐氣啊。

林絕笑罵道:“想學是吧,等你把書讀出來再說,不然免談。”

趙亮立刻保證道:“放心,我會好好讀書的,不讓姐姐操心。”

趙家門口,趙海德帶着老伴和女兒焦急探望。

直到林絕和趙亮回來,趙海德才鬆口氣。 “爸,媽,姐姐,林大哥已經幫我把賭債處理了。”

趙亮一下車就吆喝:“林大哥太牛了,齊老大壓根沒還手之力。已經報警了,齊老大完蛋了。”

趙家老兩口面面相覷,這怎麼可能?

趙雅卻是知道林絕能耐的:“林總,謝謝你幫我弟弟,也謝謝你幫我們全家。”

林絕看她又要哭,趕緊道:“沒事的,這不算什麼。走,老爺子,陪你整兩杯。”

趙海德原本對林絕還不太相信,直到把兒子拉到半邊,把事情前前後後問個清楚後。

一聲長嘆:“這位林先生,你姐姐配不上人家。這種手段,一看就是幹大事的人物。”

深夜。

林絕的房間門一開,一個人影慌張鑽進來。

林絕作爲客人,一個人佔了大房間。

嗅到空氣中的香水味,林絕驚訝道:“雅雅,你幹嘛?”

趙雅嚇了一跳,卻是不說話,往林絕牀上撲來。

林絕驚訝更重:“怎麼了?你的牀不好睡嗎?”

趙雅渾身發燙,這個壞人,明知故問,真是壞死了。

林絕繼續裝傻:“既然不好睡的話,那一起睡吧。”

這一夜,林絕很正人君子。

趙雅睡得也很好,林總總是讓人很安心。

這倒也錯怪林絕了,要不是不能壞童子之身,誰還受這苦。

難受的是姬絲飄,查定位知道林絕在這種偏僻小地方,急忙趕過來。

結果沒見到林絕,反而接收到齊老大這羣賭棍。

齊老大還不識好歹,開了幾個黃腔。

暴力警花扯住頭髮,就是一頓暴打。

次日天明,天還沒亮。

張寶三就帶人把趙家圍了。

趙海德一看,當即嚇傻了。

趙亮也是嚇得發抖:“怎麼會是這個傻大個,這下完了。”

張寶三得意地抽着煙:“趙海德,給你臉你不要臉,今天我來搶親,趙雅等着做我的媳婦吧,嘎嘎。”

趙海德怒道:“張寶三你收手吧,我家趙雅已經有男人了,絕不能跟你。”

張寶三冷笑道:“我得不到的,別人也休想得到。二蛋,給我衝。”

他身邊站着一個兩米五的巨人,骨骼大得嚇人,全身肌肉分明。

趙亮趕忙道:“林大哥別動手,二蛋天生力大無窮,一拳能打死牛,還上過央視新聞呢,誰也不是他的對手。”

林絕眼睛微眯,有點意思。

“放心,讓他來。”

他還不至於懼。

張寶三在後面呼喝道:“二蛋,打死他,我給你更多的糖吃。哈哈,我有二蛋當打手,這方圓幾百裏,誰敢惹我?”

叫做二蛋的巨人有些癡傻,但動作確很凌厲,一拳揮動,帶起惡風,一看就不是常人。

砰!

林絕上前,同樣一拳對上。

站立的水泥地受力,居然龜裂開蛛網般的裂痕。

張寶三呆若木雞:“臥槽,這小子也不是常人,難道也是大力怪獸?”

二蛋就叫做大力怪獸。

癡傻的二蛋見居然沒打倒林絕,拍打着胸膛怒吼。

咚咚咚!

如擂鼓般轟鳴。

林絕更感興趣了,再次對撞一拳。

二蛋這次居然被撞後退好幾步。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You may also lik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