言情小說

許陽五指猛然張開,乾元劍化作五道金色靈蛇,纏繞向鬼燾長老,立即攻入其玄脈,緊逼星海!躁動不安的星海,被許陽以乾元劍的力量徹底封閉了,也斷絕了鬼燾長老自爆的可能。

「可惡……該死的老傢伙,差點害死本大爺!」黑皮罵罵咧咧,「幸虧俺家肥老大給力,否則……肥老大!」

黑皮變回小蛇模樣,一溜煙爬到了肥球的身邊:「肥老大,你老人家的救命之恩,俺黑皮感激不盡!這兩個血食,俺就不跟你搶了……」

肥球翻了翻白眼,一口將被封閉玄力的鬼燾長老吞下,同時示意黑皮去吃另外一個。

許陽有些好笑,這兩個傢伙,居然也開始懂得謙讓,實在難得。

黑皮小心翼翼地來到了僅剩的一名七劫世尊面前,小聲問道:「喂,你為什麼沒有選擇自爆?你是不會再自爆的,對吧?」

那名七劫世尊臉色一黑,根本就不理睬黑皮。

許陽搖頭,同時喝道:「黑皮,快些動手。自爆只是一種偏激的做法,是犧牲轉世可能為代價,發出的絕命一擊。大多數人,還是不願意自爆的。」

「嘿嘿,那就好……你在俺的肚子裡頭,可不準自爆!」黑皮咕噥道。

許陽抬手封閉了這名七劫世尊的玄力,不耐煩地說道:「快些,否則就讓肥球……」他的話還沒說完,黑皮早已變出數千丈長短的身軀,一口啊嗚咬下,將那個七劫世尊生生吞吃。

「呼,冥桑世尊死了,算是完成了一部分任務。」許陽呼了口氣。

「許陽宗主……你為何救我?」一旁的葉秀世尊,攏了攏青絲,低聲問道。她的臉上,那種高傲神色已經完全不見,只不過仍是有些冷若冰霜,拒人千里的感覺。(天上掉餡餅的好活動,炫酷手機等你拿!關注起~點/公眾號(微信添加朋友-添加公眾號-輸入dd即可),馬上參加!人人有獎,現在立刻關注dd微信公眾號!)(未完待續。。) 許陽說道:「葉星聖人在臨出發之前,讓我在力所能及的情況下保護你的安全。為此,他還以指點我劍術作為交換。你大可不必謝我。」

葉秀世尊秀眉微皺,以她的性格,那些感謝之類的話,實在很難說出口,尤其是對曾經惡語相向的許陽。

貝齒咬著嘴唇,葉秀世尊猶豫了片刻,終於說道:「這一次,是你救了我一命。以後,我會報答今日之恩。」

許陽不以為意地擺了擺手,隨即笑道:「不過說也奇怪,你為何用器物偽裝成男子性別,連靈魂氣息都改變了?」

葉秀世尊微微俯身,玄力催發之下,將散落在地的千幻玉牌碎片收集起來。她本來不想說什麼,但想到許陽剛剛在危急時刻,挺身而出的身影,卻不由得心中一軟,終於開口道:「其實,偽裝性別只是其次,我的主要目的,是變幻靈魂氣息。」

「為何?」許陽好奇問道,隨即猛省自己失言,呵呵笑道:「你如果覺得不合適,不說也可以。」

葉秀世尊臉色淡淡的看不出喜怒,說道:「也沒有什麼特別的,這是為了將來重建黑傀宗做準備。」

「重建黑傀宗?!」許陽眼睛微微睜大了,「這……你還是劍府之人呢,怎麼可以新建宗門?」

在中洲,宗門是最重要的團體,對於修玄者來說,就像是家庭一般。叛出宗門之人,往往要被修玄界所不齒。

葉秀世尊要重起爐灶,建立一個新的宗門,這幾乎等於是背叛劍府了。

「我明白了,所以你用千幻玉牌變幻了原本的靈魂氣息,這樣在重建宗門的時候。就取下千幻玉牌,恢複本相,這樣修玄界的人也不會看出你劍府世尊的真實身份,自然也就不會有什麼非議了,」許陽皺眉說道:「你這樣做,可對得起葉星聖人對你的一番栽培。對得起劍府么?本來我還覺得你是個不錯的人傑,現在真讓我失望。」

葉秀世尊緊咬嘴唇,臉色變得冰冷起來:「許陽,你對我高看也好,失望也好,對我而言都沒有任何意義。你救了我的命,今後我自然會歸還這次恩惠,不過這不代表你有對我指手畫腳的資格。」

許陽聳了聳肩:「我不需要你的回報,但接下來我也不想和你同行了。」

「請便。」葉秀世尊細長的眼眸掃向一旁。臉色發白。

許陽當先而行,葉秀世尊看著許陽離去的背影,臉上表情複雜之極。最終,她猛一跺腳,向另外一條不同的街道區域行去。

「公子爺,你就這麼走了?嘖嘖,那可是個大美人兒,公子爺剛剛英雄救美。應該趁機展開攻勢,抱得美人歸啊。」黑皮在許陽身邊遊盪。嘰嘰呱呱地說道。

許陽手指一彈,精準地彈在黑皮的獨角上,後者大叫一聲向後翻滾開去。

「……笨蛇。」一直趴在許陽肩膀上的肥球,咕嚕了一聲,發表了對肥球的看法,隨後對許陽道:「主人。你答應過那個葉星聖人要保護這個女人,現在就走是不是不好。」

「是啊是啊,我也覺得她想要重建宗門,肯定有她的隱情苦衷,公子爺就這麼決然離去。太草率了!」黑皮重新游過來道。

許陽說道:「我已經在她的身上,種下了一道微型玄力標記,一旦她身邊發生大威力的戰鬥波動,我就會得到警示,那時候再趕過去不遲。再者,我接下來要繼續獵殺三大派系的其他強者,危險性很高。以她的實力,恐怕反而會害了她。」


「嗷嗷,俺明白了。公子爺只是找個理由脫身,不是討厭那個女人。」黑皮嗷嗷叫道。

「……」許陽一個爆栗,再度把黑皮彈飛,淡淡說道:「不齒她的為人,也是原因之一。」


許陽將肥球和黑皮給收了起來,同時運轉鑄魂之術、控制皮膜,搖身一變,已經化作冥桑世尊的模樣。

眼前出現了一個三岔路口。正前方,是一條主路,左右兩側,則是兩條寬度不遜於主路的道路。

「看不到三大派系的人。他們互相猜忌,應該是各自踏上了一條分叉路口,不太可能合在一起行動。」

許陽暗暗思忖了一會兒,徑直選擇了正中間的路口,繼續向前行進。

許陽想要提前趕往伯牙遺迹的傳承仙闕入口,不管是誰,只要想得到伯牙傳承,肯定就要前往那裡。這是最穩妥的,阻止其他人得到伯牙傳承的手段。

至於自己獲取伯牙傳承,許陽並沒有這個自信。他對於傀儡之道的研究只是皮毛,而且也沒有太大的興趣。

一路前進,伯牙遺迹的奇特建築群,一一映入許陽的眼帘之內。

直到現在,許陽才有心思打量伯牙遺迹的建築群。這裡的建築最大的特點就是大,不論是房屋還是高塔,都比天玄星上的人類建築至少要大十倍,有的甚至大出了百倍!不管是房屋還是地面,似乎都是某種經過精鍊的物質,極其堅硬,連世尊強者的全力攻擊,都很難留下痕迹。

約莫走了一千多里,主道左側出現了一個略窄的小路。這條小路也是筆直的,大約有上百里長,盡頭隱約是一座高塔。

許陽本來仍打算繼續向前走,但在那高塔之內,突然爆發出了強烈的玄力波動!他的興趣,立刻被轉移到了高塔之上。

「有人在高塔之內?看情形,似乎還是八劫強者。太好了,只要在他們合兵一處之前,多殺幾個八劫世尊,我清掃伯牙遺迹的計劃,就會順暢許多。」

許陽精神一振,他立刻收斂氣息,足尖點地,向著左側小路貼地狂飆而上。

很快,許陽就趕到了小路盡頭,看到了那座高塔。

這座高塔,和伯牙遺迹的其他大型建築一樣,都沒有入口,彷彿是實心鑄成一般。許陽繞著高塔走了一圈,最後竟是在塔后發現了一個拉門!

距離近了以後,許陽對玄力波動的感應更加清晰,似乎是來自塔底。那麼這個拉門,應該就是唯一的通道了。

許陽輕輕拉開拉門,入眼是一行台階,直通地底。

踏上台階,許陽一路向下前進,他已經來到了這座高塔的地下大廳。


「這座大廳竟然如此寬敞。」許陽有些吃驚,大廳足有數千丈方圓,在廳中四壁,還有著一個個通道口,顯然這高塔之下的地下建築規模同樣不小。

「轟!」玄力對轟的爆鳴之聲,從其中一個通道口傳來。許陽精神一振,快速向那條通道口沖了過去。

踏入通道,約莫行進了數百丈,眼前再度開闊,又是一個新的地下廳室。在這裡,許陽終於看到了正在戰鬥的人。

這是三名蠻荒族群派系的世尊強者,為首一人赫然是八劫修為,另外兩人一個七劫、一個六劫,正在奮力對戰一頭伯牙遺迹傀儡!

沒錯,三位世尊的敵手,只有一頭傀儡而已!他們拼盡全力,也只是給這頭傀儡帶來了一點點破皮之傷而已,三個世尊卻被傀儡逼得險象環生!

從這頭傀儡破損的皮膜之下,許陽隱約看到了一絲黑色光澤。他心中猛然一凜,這光澤似乎並非精金,而是更勝一籌的黑金!難道說,這頭傀儡是黑金鑄成?

鐵族傾盡全族之力,製作的黑金魔像,有著近乎聖人的戰鬥力。這頭出現在伯牙遺迹中的黑金傀儡,恐怕實力也不會遜色於鐵族的黑金魔像,怪不得三位蠻荒族群的世尊聯手,還這麼狼狽。

為首的那名蠻荒派系的八劫世尊,勉力抵禦著黑金傀儡,見到許陽前來,不由一喜:「冥桑世尊!還請出手,助我等一臂之力!此地有寶藏,只要擊敗這頭傀儡,你我共享寶物如何?」

許陽搖頭笑道:「不好意思,這頭強大的傀儡,還是你們蠻荒派系自己抵擋吧。老夫先走一步,告辭!」

另外兩個蠻荒派系的世尊幾乎要破口大罵,只不過被為首的八劫世尊喝止了。

許陽正要離開,斜刺里一陣惡風撲面,原來不知何時,那頭黑金傀儡竟是一個閃身,堵在了通道入口,一拳向許陽轟擊而來!

許陽心中一驚,運轉暗極玄力,形成了一面黑色光幕,抵擋這一擊!轟隆一聲,許陽感覺自己就像是被巨大鐵錐擊中了一般,向後跌飛出去。

「冥桑世尊,你是無法置身事外的,只要是踏入這一間廳室,就意味著要遭受黑金傀儡的攻擊。在打倒它之前,想要出去是不可能的。」那名蠻荒派系的八劫世尊踏步進擊,一道劍光劈出,將黑金傀儡接下來的攻勢接住。

「該死,這頭傀儡防禦如此強悍,該怎樣擊殺它?」許陽皺眉說道。他掃了一眼那名八劫世尊,發現他的眉心有著一道血色符文,非常熟悉。許陽立刻醒悟,這位八劫世尊乃是御獸族的強者。

其中一名七劫世尊向許陽解釋道:「靳天嶺世尊用聖器斬擊,發現可以給黑金傀儡造成輕度傷勢。而我們兩個,哪怕是全力出手,也無法對黑金傀儡形成威脅,最多只能擊退它,或者遲滯它的速度而已……」(未完待續。。) 那名御獸族八劫世尊,便是靳天嶺了。他介面說道:「沒錯,據我推算,只有八劫世尊級數的強者,連續不斷地施展聖器,全力轟擊在黑金傀儡的同一部位,才有可能將其擊毀。只不過,這傀儡異常狡猾,同樣懂得隱藏弱點。」

有了許陽的加入,靳天嶺世尊明顯輕鬆了一些。

只不過,許陽現在沒有辦法施展全力。不管是乾元劍還是祖王龍甲,一旦施展出來,就意味著真實身份的暴露。在面對黑金傀儡的時候,暴露出真實身份,惹得靳天嶺等蠻荒派系的世尊警惕防備,並不是什麼明智的選擇。

「冥桑世尊,我們兩人,一人拖住這頭傀儡的速度,另外一人全力施展聖器攻擊它的要害,將其斬殺,如何?」靳天嶺世尊提議道。

「可以,那老夫便負責拖延好了。」許陽立刻介面道,「你屬下的兩位世尊,在旁相助。」

靳天嶺世尊微微一愣,隨即點頭道:「好。」

許陽五指猛然張開,一道道暗極玄力形成的鎖鏈,向黑金傀儡纏繞而去。

黑金傀儡面無表情,右臂直接變幻利斧,一陣令人眼花繚亂的揮擊之後,暗極鎖鏈寸寸斷絕。

另外兩名蠻荒世尊疾撲而上,手中駕馭的寶器同時煥發光芒,一同攻擊黑金傀儡,遲滯其速度。

「冥桑世尊不可大意,這頭傀儡雖然比不上鐵族傾力打造的黑金魔像,但也差不了多少了!動用聖器來遲滯它的速度,否則我很難全力攻擊要害。」靳天嶺世尊大叫道。

許陽眼睛微眯,淡淡說道:「不必!」他雖然擊殺冥桑,並繳獲了後者的聖器枯木劍,但卻沒有經過修鍊。無法催動枯木劍聖器。

不過,這不代表許陽無計可施。他猛然雙手探出,兩道純黑色的光芒激射,化作兩道純黑鎖鏈,向那頭黑金傀儡捆縛而至。

黑金傀儡故技重施,手臂化作利刃。劈斬鎖鏈。只不過這一次,許陽使出的純黑色鎖鏈具有極強的韌性,雖然被劈出了誇張的弧度,但仍是堅持了下來,沒有破裂。

喀拉拉一陣鎖鏈聲響,黑金傀儡被兩道黑色鎖鏈捆了個結結實實。

這兩道純黑色的鎖鏈,乃是許陽抽調小世界中的暗極天威凝化而成,比起尋常的暗極玄力,自是更加強橫。

「好機會!」靳天嶺世尊眼睛猛地亮了起來。氣勢暴漲!他手中的那道血色聖劍,迅速漲大,化作一柄長達數十丈的血色大劍,向著黑金傀儡的胸膛戳刺而去,在空氣中留下了一道道血色虛影。

那黑金傀儡,雖然被許陽的暗極鎖鏈捆縛住,但卻仍有防禦之力。它胸口咔咔一陣輕響,從左右兩側各自延伸出一塊黑沉沉的半圓小盾。合在一起,恰好構成了一面圓形小盾。擋在胸前。

這一面圓形小盾之上,還有著一個玄奧的文字,許陽並不識得,應該是仙文神字的一種。

「奪」的一聲爆響,靳天嶺世尊的血色大劍轟擊在黑金傀儡的胸膛小盾之上,將其震飛了數十丈。黑金傀儡胸口的小盾,出現了一個不小的凹陷。

但是,在黑金傀儡被擊飛的一剎那,胸口小盾上的仙文猛地發光,那血色聖劍。竟是以比去時更快的速度,反彈而回,反而向靳天嶺世尊轟擊過來!

靳天嶺世尊面色大變,在這一瞬間,他甚至失去了對聖器的掌控。彷彿那仙文神字之中,有種莫名的力量,暫時控制住了血色聖劍。

靳天嶺世尊大叫一聲,仰頭倒翻,避開了血色聖劍反擊的鋒芒。不過他的鼻尖,仍是被血劍反擊的力量劃破,一絲金色的血珠沁了出來。

叮的一聲輕響,血色聖劍激射在廳室之後的牆壁之上,留下了一個白痕,隨即跌落在地。它上面的寶光黯淡,顯然靈性受到了一定損傷。

「該死的……」靳天嶺世尊異常心疼,他急忙奔行過去,撿起聖器好生查看。

「應該沒有大礙,僅僅是受到了仙文的力量侵蝕而已,很快就可以恢復的。」許陽說道。一個能夠在黑金這種材質上篆刻的仙文,應該不具備太大的威力。反過來推論,如果威力太過強大,負責承載的黑金肯定會崩毀的。

靳天嶺世尊長長舒了口氣,他握住血色聖劍的劍柄,一股血玄力勃發,頓時血色聖劍重新煥發光芒,附著在上面的仙文力量消散了。

一柄聖器,對世尊強者來說,幾乎就是第二生命。因為世尊強者還要修鍊自身境界,只能分出部分精力,去煉化聖器。一般情況下,一位世尊強者,最多煉化一件聖器,作為主戰兵器而已,太多的話,會牽涉巨大的精力,影響修為進境。

如果靳天嶺世尊的這件血色聖器出了問題,沒有備用聖器,他的戰鬥力無疑會降低一籌。臨時煉化其他聖器,一方面是很難尋到修鍊印訣,只能以水磨工夫慢慢探索;另一方面,是不如現有的聖器用的順手。

「再來,這頭黑金傀儡,經過剛剛的攻擊已經受損了!」靳天嶺世尊大聲說道,看向許陽的眼中露出了一抹異樣神色。

許陽點了點頭,手掌再度探出,兩道純黑色的鎖鏈,向那黑金傀儡纏繞過去。

轟隆!轟隆!

經過多次攻擊之後,黑金傀儡胸前的小盾終於宣告破碎,它的胸膛,也被血色聖劍一擊貫穿。

胸膛部位,是傀儡的核心所在。一個機械傀儡的腦袋可以被砍掉,最多是損失部分功能罷了。但是胸膛中的核心被毀,卻是代表著真正的損毀,完全變成廢鐵。

在戰鬥過程之中,許陽一直很小心,只以暗極天威凝化鎖鏈,遲滯黑金傀儡的行動。

靳天嶺世尊從黑金傀儡的胸膛之上抽回聖劍,這頭強悍的傀儡,轟隆一聲倒下了。

「呵呵,多謝冥桑世尊出手相助,老夫代表御獸族感激不盡!按照我們事先的約定,這廳室之中,一半的寶物,歸冥桑世尊所有。」靳天嶺世尊呵呵笑道,眼中閃過一絲異常光芒,「冥桑世尊,聽說你們陰冥天派系,這次還派出了冥流世尊帶隊。不知道冥流世尊,現在何處?」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You may also lik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