言情小說

「好!那我便到時候藉助你的主幹一舉突破吧!」龍奕笑了笑,抬手召回了九大器物,好一番安撫才是讓他們暫時放棄了收取接天神樹主幹的打算。

收回了九大器物凝聚的力量,讓他們留在神棺空間內一同和接天神樹充斥靈元,龍奕的目光落在了斬空戟之上。

「我知道你很不滿……」龍奕嘆息道。

斬空戟顫抖著,戟身彎曲來回的搖晃著,彷彿是在說著他並沒有不滿。

「不過你放心,我答應你,一定會讓你進化到更強的等級,如果你潛質真的有極限,我也一定會幫助你打破極限的!!」龍奕認真承諾道。

嗡嗡!

斬空戟劇烈的顫動了起來,化作了一道金光,圍繞著龍奕的身體轉著圈,從他的舉動和氣息不難看出,他現在極為的興奮和欣喜。

放棄了突破的機會,龍奕離開了荒山,剛剛來到曼迪城的城門前,就被紅衣女帝阻攔了下來。

看著這個糾纏不休的女人,龍奕極為反感的皺起了眉頭,冷冷道:「你到底有完沒完?本少爺並沒有想要成為你鼎爐的打算!」

「使者大人,她一直留在這裡,並沒有離開!」哈特恭敬的上前說道。

通過哈特的看守,紅衣女帝和他的實力都是相當,所以不管紅衣女帝出什麼招式,都沒能躲避過哈特的看管。

龍奕聞言點了點頭,轉而看著紅衣女帝,冷笑道:「如果你再跟著本公子的話,信不信本公子有辦法能夠殺的了你?」

「咯咯咯,小弟弟,你說你要殺了本帝?你覺得可能嗎?不過,本帝倒是想看看,你到底要怎麼殺我呀?」上官嵐鄙夷的掩面嬌笑了起來。 「還是不要試了吧?到時候你可沒有後悔的餘地哦?其實我們的關係很普通,你沒必要這麼糾纏我的,你說我說的對嗎?」龍奕吐了口氣說道。

對於紅衣女帝,龍奕現在的確是一點辦法都沒有,打?和哈特聯手固然能夠讓她不敵,但是想要殺她,絕對要請求靈嫣出手的。

「呵呵,本帝的要求很簡單呀,只要你當一次本帝的鼎爐就可以了,對你對我,都很有利益的呀。」上官嵐嬌柔的笑道。

嘶嘶!

龍奕倒吸了一口冷氣,實在是拿這個女人沒有辦法了,淡淡的吐了口氣,道:「那你繼續做你的白日夢吧,我告辭了!」


唰!

紅衣女帝身形一閃,直接阻攔在了龍奕的身前,嬌聲笑道:「別急著走嘛,姐姐這裡有個上古的遺迹,你要不要一起去試試?」

上古遺迹?

龍奕愣了愣,好奇不已的看著她,疑惑道:「上古遺迹?你確定你沒說錯?」

「自然沒說錯啦,就在這曼迪城的下方!只要你敢去就可以!」上官嵐眯著眼睛笑道。

曼迪城的下方?

上古遺迹,那可是橫跨了近古中古的時代,那個時代的強者無數,傳言就連霸者之境界都隨處可見,但現在,整個大陸上,最強的不過是半步霸者而已。

那個時代的遺迹,要有多麼強大的人才能夠保存至今?

龍奕喉嚨有些發澀起來,狐疑道:「你怎麼知道的?莫不是想要把老子騙到那裡,之後用強的吧?」

用強的?

「咯咯咯,小弟弟你逗死我了,咯咯咯,如果你喜歡姐姐用強的,也可以哦?」紅衣女帝掩面嬌笑了起來。

龍奕聞言額頭不由得冒出了黑線,惡狠狠的道:「到時候你會知道老子有多麼勇猛的!希望你不要被活活乾死!」

嗎的!這女人不來硬的就是沒用!

果然,話音一落,就見到紅衣女帝的臉蛋唰的一下子紅潤了起來,那嬌羞的樣子,讓龍奕看的一愣一愣的,完全沒想到,一直都是一副浪蕩的樣子的她,居然也會擺出這副模樣?

該不會是裝的吧?但是看她的樣子也不像呀!

「該死的小弟弟,你怎麼可以這麼無恥?」上官嵐羞怒道,完全被龍奕的話語給折服了。

無恥?

龍奕聞言險些沒一口鮮血噴出來,無語的看著她,哼道:「大姐,是你一直緊追不捨的,到底是我無恥還是你無恥呀?」

「你到底去還是不去?」上官嵐背過了身子冷哼道。

上古遺迹這麼好的地方,要是真實存在的話,自然是要去的,不過看這紅衣女帝的樣子,也無法猜測出來到底是真是假,要真是被騙了一個地方被用強了的話,那麼一世英名可就沒了。

有過東方水月的事件后,龍奕可不想第二次再女人手裡吃虧了,就算是強,也要自己用強才對。

「好!我答應你!什麼時候出發?在哪裡進入?」龍奕咬了咬牙點頭答應了下來,臉上一副甘願赴死的樣子,讓紅衣女帝看的氣的直咬牙。

上官嵐咬牙切齒道:「明天這個事件,就在這裡碰面,到時候我會帶你去的,現在我要準備一些東西,哦對了,你也要凝聚出一些屬性的靈晶來,到時候能夠用的上的。」

屬性靈晶?

「你怎麼知道我能夠凝聚屬性靈晶?」龍奕皺起了眉頭,臉色有些難看的看著她。

「咯咯,要想人不知除非己莫為,明天你就知道了。」上官嵐掩面笑了起來,化作一道紅光消失在了曼迪城外。

弱家的拍賣行?

龍奕思量了一下,自己凝聚靈晶的事情,只有在弱家的拍賣行做過,但以那位女半聖美婦人的境界修為,絕對不可能夠發現什麼的。

而紅衣女帝上官嵐,也不可能進入過曼迪城,到底是怎麼回事呢?她是如何知道的呢?

滿懷著疑惑,龍奕回到了客棧,剛進房間,就見到了弱水坐在椅子上等候多時了。

「呃,你又來找我幹什麼?不會是想真的和我來一次男女之愛吧?」龍奕摸了摸鼻子笑道。

弱水聞言冷哼一聲,俏臉鐵青道:「你在城外的事情,我和爺爺已經知道了,想不到哈特的實力已經那麼強了,居然都達到了碎虛境界第八重的巔峰!」

對於此事,龍奕無所謂的聳了聳肩,那麼大的動靜,想要隱瞞過去,那是根本不可能的事情,更何況,在這曼迪城的外城裡,除了哈特和上官嵐外,就屬弱水的那個爺爺最強大了,怎麼說也是一位貨真價實的聖人呢。

「說吧,這次到底有什麼事情?我很趕時間的。」龍奕擺了擺手,坐在她的對面,自顧自的倒茶喝了一口。

弱水皺著眉頭,仔細的打量著龍奕,疑惑問道:「你沒有成功突破境界?失敗了?」

「恩,暫時放棄了突破的打算,說吧,你到底有什麼事情。」龍奕淡淡道。

弱水得到答覆,當即嬌笑了起來,這還是龍奕第一次見到她這麼高興的大笑,而且笑點完全是自己境界無法突破的事情。

「沒想到啊沒想到,你一直自認是天才,現在居然連境界都突破失敗了,反倒是我,可是達到了超凡境界哦,咯咯,還是超凡第九重巔峰呢!」弱水笑了起來。

超凡境界第九重巔峰?弱水居然突破了!

龍奕這才是反應過來,連忙查探她的氣息,果然是達到超凡境界的第九重巔峰!依靠神武大手印的完整神通,她已經得到了圓滿的道基。

「呵呵,看來你即將要邁入聖人之境了,怎麼樣,凝聚出本命聖兵了嗎?」龍奕驚訝的笑道,她一旦得到完整的神通,突破並不是一件難事,只要她耐心的修鍊,完全可以憑藉四皇時代她的修鍊經驗,直接達到當初的境界甚至更高。

最差也要是聖人!

弱水聞言搖了搖頭,道:「還沒有凝聚出聖兵,不過現在已經準備開始了,弱水尺,就是我的聖兵,怎麼樣?」

顯擺?

龍奕撇了撇嘴,自然知道那弱水尺就是弱家的聖兵,沒想到她的身上還有著一個聖兵,加上她爺爺的可就是兩件了。

「好吧,我提前恭喜你突破聖人之境,現在可以說了吧?找我到底是什麼事情?」龍奕抱了抱拳笑道。

「還不都是你的錯?現在弱家的強者已經來到曼迪城的外圍了,來的還是三位聖人!」弱水怒道。

三位聖人?這麼快?看來弱家對弱水的記憶很深刻呀。

龍奕摸了摸鼻子笑道:「恩,三位聖人都是什麼境界?他們當中應該有著是為了來幫助你的吧?不然你當年和你爺爺也不可能逃的出去。」

「沒錯,三人當中有一位是我們一方的強者,他們都在碎虛境界的巔峰!」弱水道。

巔峰!

嘶嘶!

龍奕倒吸了一口冷氣,目瞪口呆道:「碎虛境界的巔峰,再強一步可就是半步霸者之境了,你們弱家怎麼可能擁有這麼強大的武者?」

不是說弱家一直都是依靠聯姻各大勢力存活下來的嗎?怎麼可能擁有碎虛境界巔峰的強者呢?

「現在的弱家已經和以前不一樣了,雖然還是保持著和各大勢力聯姻的規矩,但是門中的強者卻強大了起來,而且男方若天賦資質強大,完全可以入贅弱家,得到弱家的全力栽培。」弱水嘆息道。

轉換路線了被?現在開始廣收天才了?以前的弱家可是聽說完全不要男人的,男人在她們眼裡,只是一個聯姻關係和生育的工具而已。

「既然現在弱家都已經強大起來了,男人在族中也有了各自的地位身份,你還至於執著下去嗎?」龍奕皺著眉頭問道。

弱水冷哼了一聲,冷笑道:「沒你想的那麼簡單,男人在弱家有沒有地位,這個和我沒關係,我想要的是弱家可以拋棄聯姻來保存下去!這樣才是真正的改變!你知道在外人眼裡,弱家是什麼名聲嗎?」

「什麼名聲?」龍奕好奇問道。

「妓.院!!」弱水咬牙切齒臉色鐵青的哼道。

嘶嘶!

龍奕倒吸了一口冷氣,有些目瞪口呆的看著她,不可思議道:「既然你們都知道弱家在外界人眼中的看法,為何還要繼續這種聯姻的事情呢?要說理由的話,也應該是忍辱負重才對吧?今天的弱家,已經夠強大了呀,只要出現半步霸者,就可以擠進域外空間所有勢力的最強之列了!」

「忍辱負重?也許有吧,但是聯姻這種規矩絕對不能再繼續留著了!」弱水咬牙道。

執著的怎麼這麼厲害?

「我問一個很不好的事,你以前是不是被逼過婚呀?」龍奕摸了摸鼻子尷尬笑問道。

出奇的,本以為弱水會大發雷霆,但她現在卻是一副臉色鐵青的樣子。

「還真的有過?」龍奕深深的吸了一口氣,難怪她的執念會這麼重,原來是受害者之一啊!

「不錯!的確有過!而且當年逼迫我成婚的那個家族的少族長,現在也成為了一方霸主,來人當中就有他一個!」弱水咬牙切齒道。 嘶嘶!

龍奕倒吸了一口冷氣,目瞪口呆道:「那你來找我是為了做什麼?不會是為了讓我做你的擋箭牌吧?我勸你還是算了吧,他們是我引來的,你以為我會幫你嗎?」

果然,弱水聞聽此言當即俏臉鐵青起來,眸光里滿是憤怒的殺意,冷冷道:「你真的是一個卑鄙無恥的人!」

「多謝誇獎,我很榮幸。」龍奕無所謂的撇了撇嘴,開玩笑,人活著為何要時刻的去為不相干的人著想?

明確的說,你怎麼樣和我又有什麼關係?

「那你剛剛答應我的幫助我,也是假的嗎?」弱水冷笑道。


龍奕挑了挑眉,笑著搖了搖頭道:「這個你放心,我幫你自然會幫你的,不過我不會去管這弱家來的三個強者的,你們自己解決。」

要是幫忙的話,何必把他們有意的引來呢?現在為的就是弄清楚,到底弱水在弱家是個什麼角色?有沒有站在他一邊的強者?要是有的話,自然會出手幫忙,那樣的話,自己得到的利益會更大。

「該死的!我們要怎麼解決?三個強者都是碎虛境界的巔峰,我的爺爺才是碎虛境界第七重!」弱水冷冷道。

碎虛境界第七重?

龍奕聞言愣了愣,不由得奇怪的看著她,沒想到她的爺爺隱藏了真實的境界,哈特當時的境界也是第七重,所以並沒能看出來呀。

「把你交出去不就可以了?這樣不就什麼都解決了嗎?你的爺爺也會得到原本在弱家的地位。」龍奕摸了摸鼻子笑道。

「該死的,你說的是什麼話?」弱水憤怒的叫道。

一時之間,完全拿捏不準龍奕的性格了,時好時壞,根本抓摸不透他!感覺一切都被他給帶著走了,對於這種情況,弱水感覺到無比的鬱悶憋屈。

「呵呵,我可沒有騙你,不信你推開門自己看看吧。」龍奕聳了聳肩,站起身來,淡淡的笑道。

看什麼?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You may also lik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