言情小說

“我也不知道爲何,看到他那副嘴臉,心中就一千個不舒服。”寧浮生說道。

聖光城主苦笑連連,寧浮生接着說道:“城主,現在獸人已經老實很多了,所以晚輩想外出歷練一番。”

“達到神宗天障的層次了?”聖光城主問道。

寧浮生點點頭,聖光城主接着說道:“如此我也不阻攔你,你要小心,面對不可戰勝的強敵,能逃則逃,我想明泰月不會輕易讓你打破神宗天障的枷鎖。”

“對了,你的父親在聖光城,安全的事情你儘可放心,明泰月雖然狂妄,但他還不敢在聖光城造次!”聖光城主說道。

寧浮生一喜,說道:“多謝城主!”有了聖光城主的保證,寧浮生心中的一塊石頭終於放下了。

“對了,在你來聖光殿的時候,你的母親已經回到聖光城了,你離開之前去跟他們告個別吧。別的事情我也沒有什麼可說的了,只是希望在神宗之爭的時候,當你面對聖光城的弟子之時,希望你給他們留條生路。”聖光城主說道。

寧浮生笑道:“城主多慮了,我能不能擊敗聖光城弟子還難說,不過如果當真有碰面的一天,我想我們不會發生什麼不愉快的事情。”

聖光城主滿意點頭,說道:“回去吧。”

寧浮生應了一聲,轉身離去。路上他的心情不是很好,因爲他已經與光明伏葬界站在了對立的立場上,今天還讓明泰月十分難堪,如此推測,在以後的日子裏,寧浮生會很難過。

回到火雲軍部,就見自己的母親正要遙望,心中一顫,身形連忙閃動而出,叫道:“娘,我回來了。”

莫若影一笑,拉着他進到了軍帳之內,這時鴻雁與沈蘭蘭還有寧不凡已經在裏面了。坐下之後,寧浮生說道:“娘,你怎麼能站在外面接我呢,你剛剛回來,肯定很累。”

莫若影笑道:“娘也是一個高手好不好,雖說現在沒有你那麼厲害了,但這段路程還累不到我。”

寧浮生嘿嘿一笑,隨即問道:“火雲帝國怎麼樣了?”

“還不錯,比之前強多了。”莫若影快速說道。

聽到這話,寧浮生安心不少,在吃飯的時候,寧浮生與鴻雁還有沈蘭蘭不時眉目傳情,意思很是明顯,這讓兩女俏臉酡紅,頭都不敢擡了。

吃過飯後,寧浮生說道:“我要離開一段時間,等回來的時候肯定就是神宗高手了。”


莫若影聞言一愣,說道:“這麼快就要走了啊。”

寧浮生笑道:“沒辦法,神宗天障已經來勁,不外出歷練根本不能突破,畢竟我也沒有修煉鐵匠心卷,是吧老爹。”

寧不凡沒好氣的說道:“別什麼事情都往我身上推,你愛走不走,反正老子也不想你。”

寧浮生嘿嘿一笑,對莫若影說道:“娘,放心便是,你兒子很厲害的。”

寧浮生已經長大了,莫若影也不想將他留在自己的身邊,但也不知道爲什麼,她就是擔心寧浮生的安全。或許每個母親都這樣吧,就算她的兒子有驚天動地的成就,但在母親的面前,這人還是以前那個穿開襠褲的小毛孩,而且心中的關心與擔憂也不會隨着孩子年紀的增長而淡化一絲一毫。

“走吧,帶上鴻雁跟蘭蘭吧。”莫若影說道。

鴻雁與沈蘭蘭聞言定定的看着寧浮生,寧浮生爲難一笑,說道:“這次恐怕真的不行,神宗之爭不必天宗之爭,神宗之爭更爲無情,我怕她們出現意外,如此,留在聖光城是最明智的選擇!”

沈蘭蘭指着寧浮生說道:“你又騙我,你曾經說過不管倒什麼地方都會帶着我的。不對,你說你是外出歷練的,但我怎麼感覺你是出去打架的啊?”

“那叫戰鬥。”寧浮生糾正道。

寧不凡不耐煩的說道:“有區別嗎?”

… 「烈,還好這五爪金龍歸屬藍熙王朝,不然還真不是你所能抗衡的,關於它的傳說太可怕了,哪怕你有自我修復都難以保全。」秀兒道。

「是啊!可這五爪金龍歸屬藍熙王朝我也不是很輕鬆。今日洪戾與這所謂的護國神龍一同前來就是讓我知道,他們可以施恩與我,當然也可置我於死地。」楚烈道。

「是你神速的強大讓他們有所忌憚吧!」秀兒輕聲嘆道。秀兒自從隨楚烈走出黑雲山脈,走進藍熙王朝,耳熏目染也明白了世間很多陰暗的一面。

「哈哈,不管其他,我自按照我自己的原則去做。今日既然他們把這史家的定海神針完全贈送與我,我也不必客氣,笑納了就是。我得為另外的定海神針做些打算,早日歸屬與我,開啟禹道皇寶藏。」楚烈豪爽的大笑道。剛剛所談及的一切不快全部隨著他這豪邁的笑聲飛到了九霄雲外。

帝都紫京城。

「楚烈作何反應?」玄夜大帝對身邊僅有的神戰洪戾問道。

「還算淡定。」洪戾道。

「現在的楚烈又強大了很多,雖然我對他的戰法一直都是來源於情報,可我能感受到他的魂神的壯大。我在空中一直觀看著他與曹阿瞞和孫仲謀的對決,他的戰法也的確很是可怕,冰雷兩種元能攻擊之中的雷元能攻擊相對要更為可怕。當時我都曾猶豫是否懇求神龍直接把這楚烈直接斬殺,防範以後壯大得我們不好駕馭。」洪戾道。

「可你並沒有這樣做。」玄夜大帝說道。

「你知道就是你懇求神龍。神龍也不會那樣做的。它早就說過它只負責在我出現生命威脅的時候才會出手,對於其他它是不會管的,這次請它做這件事情都已經很是不易了。」玄夜大帝接著道。

「是啊!所以我就打消了我這個念頭,沒有神龍的強大攻擊,就是我面對楚烈的自我修復也沒有將他完全斬殺的把握。」洪戾道。

「其實對於楚烈的事情我們也不用過於憂慮,從陰陽紫斑蟾的事情上可以看出這楚烈有著一定的仁愛之心,我想他也不會做出大違仁義之事。」玄夜大帝道。

「你說的也有道理。」洪戾道。

「玄夜,現在我們這邊又收服了曹阿瞞和孫仲謀兩位王戰,王戰是這場戰爭的中流砥柱,因為楚烈道衍教又在我方土崩瓦解退居南方。現在是不是我們可以大幹一場收復失地了?」洪戾接著道。

「你說的很對。我們現在絕對可以收復失地,可我還不想現在就動手。」玄夜大帝道。

「為何?」洪戾不解的問道。

「我還對一樣事情很是好奇。」玄夜大帝道。

「什麼事情?」洪戾道。

「禹道皇寶藏。」玄夜大帝沉重的道。

「那就是說所有定海神針的去向。」洪戾道。

「是的,我想等待著禹道皇寶藏完全的露出水面再對朱燕王做出下一步的打算,這個沉寂兩千年的寶藏對我還是對你來說都還是具有一定的吸引力的。」玄夜大帝。

「不錯。只不過我沒有把它想在前面。可定海神針已經準備贈送給楚烈。我們再這樣做豈不是有些出爾反爾。」洪戾道。

「我們贈送的是定海神針。帶楚烈完全擁有這定海神針的時候就是開啟禹道皇寶藏的時候,可我並沒有說我把這禹道皇寶藏完全贈予給楚烈,再者。我想這楚烈不敢妄自獨吞這寶藏吧!」玄夜大帝道。

「玄夜,我就不明白為何這件事情不等收復南面江山以後再做打算呢?」洪戾道。

「我有消息得知,元蒙已經聯繫到朱燕王準備一起來對我們藍熙王朝下手,我不想在我收復南方的時候給元蒙王朝趁火打劫的機會,擁有了禹道皇寶藏會使得我們的實力暴漲,那時也許不僅是收復失地這樣的簡單,我要一舉拿下元蒙王鐵木思汗這個一直盯著我後背的劍芒。」玄夜大帝道。

「原來是這樣,那我想你已經又有了下一步的打算。」洪戾道。

「不錯,在你前幾天走後,我得到情報,最近朱燕王命何道庸帶著何王兩家的定海神針要前往煉火域交好項羽龍,我要把這個消息告訴楚烈半路截殺,奪得這兩段定海神針。」玄夜大帝道。

「這的確是個好消息。」洪戾道。洪戾只是定論這是一個好消息可卻不說他是否出手。洪戾身為神戰坐鎮帝都,縱然有定海神針這樣具有誘惑力的神物他也是不肯自掉身價,不屑對王戰以下的戰者下手的,神戰畢竟是神戰,神戰有著高於一切的尊嚴。

「不過如果煉火域的人去接應對楚烈也是一件很麻煩的事情。」洪戾接著說道。

「那就得靠楚烈自己了。」玄夜大帝道。

「我已經安排狄懷英前往夏州華郡城,據我估算,待楚烈得到這個消息的時候再前往攔截,在何道庸走出藍熙版圖走進煉火域之前應該可以追到。」玄夜大帝又道。

「楚烈有坐騎鬼車應該沒有問題。」洪戾道。

十五日之後,華郡城耿家來了兩位特殊的客人,一個是狄懷英,另一個竟然是許家的武周姑娘。狄懷英竟然沒有帶一個隨從,可算是布衣出訪。

「狄兄,真是春光滿面啊!哈哈。」耿天南大笑道。

「耿兄,我這次來是給楚烈送來一個天大的好消息,還得勞煩你把楚烈喊來啊!」狄懷英也知道耿天南的話中所指,只是微微一笑。武周姑娘卻在一旁含羞不語。

「好的,速速去通知楚烈堂主。」耿天南吩咐了下去。

「狄兄,你這帶著武周姑娘前來是不是也是要通知我們你們的喜事將近啊?」耿天南笑道。

「的確如此,通告完楚烈我也無事就帶武周雲遊一番,我們的婚事也不會拖的太久。我也得向耿兄學習建立自己的家業了。哈哈。」狄懷英道。

「那我得提前恭喜兩位了,哈哈。」耿天南道。這兩位藍熙王朝重量級人物也是多年的好友,見面一次也少不得互相調侃一番。

二人談論不多時楚烈就來到了他們的身邊。

「楚烈見過狄公。」楚烈對狄懷英行禮說道。

「楚烈,不必多禮,我這次來可是替大帝來送你一份天大的好消息。」狄懷英道。

「神戰洪戾前段剛剛離開此地,又有何時通知與我?」楚烈道。

「是關於何王兩家的定海神針的消息。」狄懷英也不再賣關子直接奔入主題。

「哦?」楚烈頓時提起十二分精神等待狄懷英的下文。

「何道庸奉朱燕王之命帶著那兩段定海神針現在正趕往煉火域,打算用這兩段定海神針向項龍羽交好以達到聯盟來共同與我們對抗。」狄懷英道。

「啊?」楚烈和耿天南同時驚呼,可為一石激起千層浪,這個消息不愧為一個驚天密謀。煉火域,項龍羽,這一直在整個雙月大陸來說都是禁地,沒有想到朱燕王竟然為了達到奪取藍月大陸江山不惜犧牲手中這重要的籌碼前往煉火域。

「消息絕對準確。」狄懷英道。

「不知他們現在已經到達了什麼地界?」楚烈問道。

「據我們準確的估算,以你神獸鬼車的速度,你在涼州與青州和煉火域的交界會追上他們。」狄懷英道。

「並且跟隨而去的還有一位重量級人物,此人可謂是楚烈的舊識了。」狄懷英接著道。

「誰?」楚烈再問道。

「道衍教天禧和尚。」(未完待續。。) 一夜纏綿,不必細表。寧浮生與朋友告別後,大步走出了火雲軍部,期間他沒有回頭,因爲他知道,總有一天,他還會回到這裏。走出聖光城後,他長嘯一聲,身形躍到半空之上,踏雲而行,伸手入懷,將小東西拿出,笑道:“我們一起吧。”小東西呀呀一叫,下一刻身形暴漲起來,而後龍吟一聲,與寧浮生並肩而去。

這次離開,寧浮生並沒有固定的去處,他也沒有爲自己定下什麼目標,此時他只想這樣無目的的遊走。

“殺!”寧浮生突然爆喝一聲,巨大的聲浪中帶着無窮盡的冰冷殺意。小東西明顯被他嚇了一跳,不過爲了迎合寧浮生現在的心情,小東西很沒有骨氣的也發出了一聲充滿了殺意的龍吟。

寧浮生嘴角一翹,笑道:“我喊殺,是因爲我想殺人,你呢?”

小東西不好意思的底下了頭,寧浮生不禁莞爾。自寧浮生知道了自己的真正身世後,他總是將心中的殺意刻意的隱藏了起來,原因無他,他不想讓寧不凡與莫若影擔心。但當他離開聖光城後,才發現那一度被壓抑的殺意是多麼的強烈,喝出殺字後,他的心情稍微平復了一些。齊雲千,天縱奇才,又是自己的親生父親,原本這一切都會很完美,但就是因爲光明伏葬界的介入,使得寧浮生的生活變成了另外一種局面。其實細細去想,寧浮生並不討厭現在的這種生活,他敬愛自己現在的父母,心中也完全將寧不凡與莫若影當做了自己的親生父母。不過就算如此,也不能證明寧浮生心中無恨,他更知道,無論是寧不凡還是莫若影都想將光明伏葬界摧毀,只是他們沒有這種實力。

深吸了一口氣,寧浮生的面色帶着一股蕭殺,暗道:“總有一天,我會讓光明伏葬界雞犬不寧!或許,這一天並不太遲!”

“嗷!!”就在寧浮生心有所思的時候,遠處突然傳來一聲包含着敵意的龍吟,寧浮生心中一顫,他知道剛纔小東西的那聲嘶鳴已經將吞龍的氣息泄露了。

“小東西,變小。”寧浮生說道。

小東西晃動了一些碩大的龍頭,不但沒有變小,更是對着遠處發出一聲龍吟,這次的龍吟除了帶着濃烈的殺意,其中更有些挑釁的意味。

寧浮生苦笑不已,心道:“神宗之爭的第一戰,我不會要跟巨龍交手吧?這太不理想了。”巨龍一族強悍無比,就算現在寧浮生對自己的修爲很有信心,但不到萬不得已,他也不想與巨龍一族產生衝突。

“嗷!”遠處那頭巨龍明顯聽到了小東西的龍吟,不由更爲憤怒。不多時,遠處的天空之上就閃過了一道黑雲。寧浮生見此心中一突,暗道:“這股能量波動很熟悉,很強大!”

隨着那朵黑雲驟然而至,一道沛然無匹的龍氣直衝小東西而去,小東西到也不怎麼懼怕,利爪一揮,將那些龍氣破滅一空。

“寧浮生?”這時,黑暗伏葬界主的聲音自黑雲中傳出,而後黑雲散盡,只見黑暗伏葬界主直立在一頭碩大的巨龍之上。

寧浮生一怔,隨即施禮,說道:“界主,你怎麼會在這裏?”

黑暗伏葬界主笑道:“我爲什麼不能在這裏。”說完這話,他的眉頭一皺,看着寧浮生身邊的小東西,說道:“這是吞龍?”

寧浮生點點頭,他知道這些事情定然瞞不過黑暗伏葬界主。

“小子,你可知道我巨龍一族與吞龍一族有着不共戴天的仇恨!”這時候黑暗伏葬界主身下的巨龍突然說道。

寧浮生說道:“我知道,不過我感覺小東西不會將你怎麼樣。”

那巨龍不屑一笑,說道:“小東西?吞龍的名字?哈哈,真是可笑,現在它不過剛剛步入成年期,豈會是我的對手!不要攔我,現在我要斬草除根!”說話的時候,那頭巨龍就要發動攻擊,寧浮生見此橫刀而立,喝道:“不要傷害小東西,不然休怪我無禮!”寧浮生剛剛進入黑暗伏葬界的時候,就見過這頭巨龍,當時他差點被這頭巨龍害死。

巨龍見寧浮生竟然這般對它說話,怒喝一聲,剛要發動進攻的時候,黑暗伏葬界主卻是說道:“朋友,算了,你們巨龍一族與吞龍一族的仇恨雖深,但也不管這頭吞龍的事。而且現在整個大陸動盪不安,何必爲了這些末節而動手呢?”

巨龍聽到這話,身上的氣息終於慢慢的平復了下去。黑暗伏葬界主一笑,隨即說道:“這兩年你的表現不錯,再接再厲,我先走了。如果不是我的夥伴察覺到有吞龍的氣息,或許我也不會見到你。”最後一句話,黑暗伏葬界主說的聲音很輕,如果不是寧浮生的修爲已經達到了一個境界,還當真聽不到。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You may also lik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