言情小說

破輪迴已經到達了極限,在繼續下去,恐怕不用武聖殺他,他自己就將自己玩死了。

如今的力量已經是李浩然最強的力量了,他自信在之前,他從未施展出過如此強大的力量,所以正如他話中所言,倘若他勝不了的話,唯有逃走了。

武聖卻是眉頭皺起,眼中怒火衝天,對於李浩然一次次的撞擊自己,一次次的不肯屈服,他心中殺意已經是無法用語言文字來說明,倘若意念能夠殺人的話,李浩然在那呼吸之間,已經死了千萬次。

「白骨斬天,萬世破滅!」

武聖也決定不再留手,將自己最後的力量盡數賦予刀中,抬手一刀迎著李浩然手中的正氣刀斬來。

砰!

兩人的刀還是如先前一般的碰撞在了一起,這一刻在兩人的感知之中,整個世界似乎破裂了一般,可他們攻擊出去的招式,竟沒有發出任何的力量反映,似乎這一瞬間,天地萬物靜止了一般,他們的攻擊根本沒有砰在一起。

「怎麼回事?」

就在兩人心中同時在想著一個問題的時候,一團以兩人為中心的雷火金三系力量,化作了一團團剛猛的毀滅之力,撕裂了周圍的空間,以雷速朝著四面八方蔓延而去。

咔嚓!

也在此刻,一聲清脆的聲音響起,緊接著一道血光飛濺而出,一道身影穿過了血光,一躍而出,飛馳出了數十里方才停止了下來。

砰!砰!

重物落地的聲音響起,周圍觀戰的武者們已經在這一擊的力量之下,徹底的化為了灰飛,沒有人知道這一戰的結果。

咳!咳!咳!

這個時候,還站在空中的人影在一聲咳嗽之下,將周圍的灰塵捲走,露出了他的身影。

李浩然勝了,最後一刀他斬斷了白骨刀,斬掉了武聖的腦袋,讓他以極速之力,衝破了對方的身軀,成功的避過了對方死亡前的致命一擊。

不過正是因此,他過度的消耗自身的元氣和力量,讓他的經脈收到了極度的創傷,更讓他的元氣幾近見底,若非他還保留了一絲力量,恐怕此刻他也無法站在空中。

轟鳴聲仍舊不斷,在兩人交戰的地方為中心的數百里範圍之內的大地,竟在這一擊之下,徹底的淪陷下去。

「呼!好強大的力量!」

李浩然長長呼出了一口氣,眼中滿是震撼的說著,在他的意念之下,一道聖潔的光芒,從他靈龍變那類似龍軀內的體內散發出來,將他的傷勢盡數修復。

不過,也因此,李浩然的生命本源消耗大半,他的髮絲竟不在如先前那般的光亮,而是帶著一絲黑灰色,有的頭髮竟出現了一點點的銀白。

「此地不宜久留!」

李浩然也顧不得去探尋周圍是否還有活著的人,手中緊緊握著武聖的藏玉,身形一動,徑直朝著遠處飛馳而去。

大約十幾個呼吸之後,正在飛速疾馳的李浩然身形一晃,竟直接破開了墨界的空間,消失在了這片天空之中。

下一刻,李浩然已經身在了水火形成的迷濛之中,他的周身籠罩著一層淡淡的光芒,這道光芒正是浩然正氣所形成的力量。

「李浩然,你循著這個感覺朝著前方走,大約不到半個時辰的時間,就可以進入火淵了!」

這個時候,墨龍的聲音傳入了李浩然的腦海中,墨龍將一種奇妙的感覺傳遞而出,給李浩然引路,讓李浩然能夠從這裡離開。

「……到了火淵,我要如何離去?」

李浩然頓時感受到了那種奇妙的感覺,循著這種感覺悄然朝著前方飄動過去,在行動的時候,他接著問道。 第六百一十六章滅聖

嗡!

李浩然穿破了水火雲霞,來到了火淵之中。

在他剛剛從水火雲霞之中走出來的時候,被浩然正氣包裹的水元氣釋放而出,一瞬間整個火淵震動了一下,緊接著一道無法抵抗的力量,從火淵深處噴涌而出,下一妙正在李浩然剛剛看到火淵下方露出了一個黑洞的時候,一股火焰潮汐之力,從下方噴涌而出,徑直將李浩然噴出了火淵。


這一噴飛出萬米高空,李浩然再一次落入雲端,此番他身處的並非是藍天白雲中,而是一片由火元氣凝聚的火雲之上。

火雲之上霞光萬丈,更有一團團靈火在隨風飄動。

李浩然御風凌空,看著眼前的靈火,抬手一招,將這些靈火盡數收入了封竅之內。

「呼!鬼族的大軍竟安排的如此嚴密,看來自從上一次齊妙山他們衝破這裡之後,鬼族的人將這一橋看的更加嚴密了!」

李浩然長長呼出了一口氣,低頭看著下方的一個個巨大的洞口,李浩然眉頭皺起。

嗡!

也在此刻,一道光影從下方的鬼族開鑿的地下防禦工事之中飛出,這不是別人,正是上一次攻擊李浩然的鬼聖。

「人族?……竟敢來我族窺視,找死!」

鬼聖一飛天空,直接看到了李浩然,冷聲說了一句,抬手一掌朝著李浩然印去。

他本是認識李浩然,可現在李浩然的模樣氣息改變,讓這鬼聖以為是火鴉堡來的人族強者,來這裡窺視鬼族的動靜,這才毅然發動了絕殺般的攻擊。

這一掌之中帶著萬千鬼哭狼嚎之聲,隱約可見內中無數鬼臉爭相飛舞,似乎要將李浩然徹底吞噬一般。

這一刻,李浩然只覺得周圍的空氣越來越冷,天空之中的火雲更是在這一股鬼氣的作用下正飛速的消散著。

陰冷的感覺,無邊刺耳的驚魂之聲,讓人如同墜落地獄,承受萬千鬼噬一般。

「浩氣神雷!」

李浩然抬手一揮,十幾道浩然正氣凝聚的浩氣神雷飛射而下,以連珠彈般的攻擊,不斷的轟在了那巨大的鬼掌之上。

轟!

在第六次撞擊之時,浩氣神雷竟將鬼氣手掌一下子轟破,其他的浩氣神雷穿破鬼氣朝著鬼聖殺來。

「怎麼可能……我這一掌就算是武帝也會被拍死,他區區一個武君竟能夠破開我的攻擊……好濃厚的浩然正氣,莫非他懷有儒門的至寶不成……」

鬼聖心頭震動,抬手揮出了一道更為猛烈的鬼氣,鬼氣化作了一片灰色的光幕,將李浩然攻擊出來的浩氣神雷擋住。

他並不認為李浩然擁有和他一戰的力量,可李浩然竟憑藉區區武君修為就能夠破去他的攻擊,在他看來,李浩然肯定攜帶著克制鬼族的重寶。

那浩氣神雷也定然是藉助重寶發射出來!

「鬼氣遮天!」

一招鬼氣灰霧施展出來,將李浩然投射下來的浩氣神雷擋住,緊接著那巨大的鬼氣嗡然一震,竟然如同冰水一般,將浩氣神雷直接泯滅,不留一絲的痕迹。

這是利用屬性相剋的原理,來徹底消滅李浩然投射下來的浩氣神雷。

這一團鬼氣的力量已經完全超越了李浩然攻擊下來的浩氣神雷,也就使得原本被克制的鬼氣,擁有反克制之力,從而徹底的泯滅了李浩然的攻擊。

「鬼劍,十八斬!」


鬼聖在破去李浩然的攻擊時,抬手一招,一指劍訣飛出,從他的背上飛出了十八柄紋刻著鬼面的飛劍。

飛劍只有巴掌大小,在出現的時候,卻將整個空間震動,帶著一股撕裂之光,如雷電一般,朝著李浩然轟去。

「靠!一上來就這麼狠,要不要這麼拚命!」

李浩然見此不由怒罵了一聲,抬手一招正氣刀拿在手中,抬手一招力劈華山從萬里空中加速落下。

嗖!

他藉助高處衝擊的優勢,將一身的力量施展到最強,憑藉小神通術力劈華山的優勢,迎著那飛來的劍光朝著下方的鬼聖轟去。

狂猛的風在耳邊呼嘯,更有那飛來的飛劍不斷的朝著李浩然的身上刺來,卻在臨身的時候,被李浩然周身燃氣的火焰和周身的九系元氣之力,震得劍中之魂嗷嗷直叫,被那純陽之氣、烈火之力還有浩然正氣、風、雷等等九系之力不斷的衝擊。

砰!砰!砰!

這些劍固然很強,可在這九系元氣衝擊之後,它們的力量已經減弱到了極點,撞在李浩然身上的時候,傳出了一陣陣的金鐵交鳴的聲音。

鬼劍之是在李浩然的身上劃出了一道道的白色痕迹。

「不可能!」

這一次,攻擊的鬼帝更加的震驚,他清晰的看到自己飛劍的攻擊,他想不明白,為何有人竟能夠擁有九系元氣之力,且還有浩蕩的浩然正氣。

這人到底是誰?

莫非是開啟了九個元竅?

不對……九個元竅?

難道是無相天教的教子……

這一瞬間鬼帝腦中念頭無數,忽然嚮導了一個可能,當下臉色大變,就要收手高喝之時,頭頂上落下的刀已經降臨下來。


「該死,打錯了!咱們是自己人……」

鬼聖高喝著,也不敢施展出他的絕殺之力,果斷暫時拋棄了飛劍,喚出了一柄大盾,徑直擋在了自己的身上。

眼下,他也沒有別的想法,只希望對方不要叫真才好。

轟!

話音還未徹底落下,力劈華山之刀已經落下,將鬼聖從空中徑直擊落,兩人如同流星一般,轟的一下子墜入了地面之上,將下方方圓數十里的大地徑直轟碎,碎裂的石塊在飛濺而起的瞬間,被一道元氣徑直碾碎。

鬼聖臉色慘白,為了擋住這一擊他施展出了全部的力量,這才擋住了李浩然的刀,可他舉盾的手已經徹底的麻木,手臂上的筋脈更是已經斷裂,身上氣息微微散亂,讓他看起來如同是人的軀體,復又變回到了如同屍鬼一般的猙獰模樣。

「我們是自己人!老夫乃是鬼嘯龍,無相天教的鬼使!」

鬼嘯龍在感覺到李浩然的刀離開盾牌的時候,微微鬆了口氣,接著高聲喊道。

他已經將李浩然當成了無相天教那神龍教首不見尾的教子,說話的態度也平緩了許多,且身上的氣勢盡數收斂,做出了一幅不再爭鬥的樣子。

李浩然聞聲心頭一震,想到了一個可能,眼中光芒閃爍,手中的正氣刀微微落下,在鬼嘯龍將巨盾收走的時候,他沒有任何徵兆的抬手一刀斬除:「本命神通,將進酒!」

轟!

這一瞬,鬼嘯天的意志被一股奇妙的力量左右,讓他在這一刻似乎回到了過去,回到了自己最落魄,最苦難的時候,眼中的景象也變成了自己弱小時的樣子。

「老師……」


就在他眼中剛剛浮現了一個令他痛苦萬分的身影,他的話不由自主的喊出之時,一道浩然正氣帶來的寒光瞬息落下,徑直沒入了鬼嘯天的腦袋之上,接著一道道毀滅之光將鬼嘯天的腦袋轟然炸裂。

「小子,爾敢……」


鬼嘯天這才忽然驚醒,正要拚命掙脫死亡危機的時候,他那強大的靈魂竟然不受控制的朝著李浩然的手中飛去,且在飛動的時候,他的腦袋裡面忽然一空,緊接著意志飛上天空,被一道奇妙的咒語之聲攪成了無數個碎片,而後瞬間破裂。

「我死了……」

鬼聖最後一個想法剛剛浮現,他就徹底的消散在了這片天地之間,而鬼聖的靈魂被李浩然施展攝魂之術收走,進入送到了青花鎮妖碗中。

嗡!

青花鎮妖碗在得到這一股魂力之後,上面的光澤更加的濃厚,且有一道道的青花圖案,慢慢生成,演化出了一片大陸的樣子。

這一刻,在青花鎮妖碗內,忽然浮現了一抹光點,這抹光點之中有一個景象,這景象赫然正是咫尺天涯境中的景象。

不過這並非是普通的景象,而是咫尺天涯境的星核所在。

這是一枚隱藏在虛空之中的星核,內中散發著濃濃的虛空神力,掌握此星核,不僅可以掌控整個咫尺天涯境,更能夠施展虛空神力。

看到此處,李浩然才終於明白,為何擋住李霸天會說,掌控青花鎮妖碗,會成為咫尺天涯境的主人,原來竟是因此。

嗡!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You may also lik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