言情小說

「只是本妃想問問你,前段時間的淬虛丹,是否是你煉製出來的?」

卿月仙妃抬起手。

一枚歸元丹漂浮在半空中,這枚丹藥正是吳淵交給雨幕,讓她轉贈卿月仙妃的。

吳淵並沒有猶豫,直接點了點頭。

「淬虛丹,只是普通丹藥而已,這枚歸元丹才是藥效完整的丹藥,偽仙品,丹藥品質極品。」

「在人仙境界之下,可以直接提升一個大境界,也就是三個小境界的元神修為。」

「仙妃若是服下去這丹藥,立刻就可以踏虛而去。」

「對於踏虛境界來說,感悟足夠,元神修為足夠,身體修為已然是次要了。」

卿月仙妃輕嘆了一口氣:「這丹藥服下,竟會讓人一步登天么?」

吳淵搖了搖頭:「最多突破境界,人仙之上,我就不知道了。」

卿月仙妃點了點頭,輕聲說道:「小吳先生,本妃留下等你七天,問詢丹藥,只是單純好奇,我是想要求證一件事情。」

「並且,還要請你幫我一個忙,若是你幫了我,卿月閣就是你的生死盟友,南域之中,即便是劍神殿想要動你,都沒有辦法。」

吳淵瞳孔緊縮了一下,說道:「什麼忙?」

卿月仙妃抬起手,一揮袖子之後,一道玄光鏡憑空出現。

玄光鏡之中,有一口棺材,這棺材的材質,讓吳淵心頭猛跳!

因為,那竟然是初始之石!

而且不是單純的初始之石,要厚重許多,就像是被提純過一般。

玄光鏡慢慢移動,棺材的蓋子是透明的水晶,能夠看到裡面躺著一個人!

一個容貌傾國傾城,甚至可以和卿月仙妃相比較的女人!

她雙目緊閉,就像是睡著了一樣……

不過,沒有人會在棺材裡面睡覺……

此人,已經死了。

「我練不出讓死人復生的丹藥,或許陰間可以辦到。」吳淵沉聲開口。

他已然想要拒絕卿月仙妃。

初始之石代表著陰陽之氣,而陰陽之氣代表著陰陽初始決,那是吳淵最大的秘密。

卿月仙妃深深的看著吳淵:「補天丹的丹方,我見過。」

「吳菲是我的記名弟子,我亦然清楚,補天丹的煉製,必須要陰陽之力。」

「你隱藏在雷力之下的,必定是陰陽之力。」

「本妃並沒有惡意,只想要你救她,只要你能夠讓她活過來,本妃可以付出很多。」

「很多你想象不到,也根本得不到的東西。」

「給本妃偽仙丹,你想要收穫的,不就是本妃的友誼么?」

吳淵沉默了。

卿月仙妃把話挑明了,隱藏並沒有什麼意義。

「我的秘密,不能被更多人知道,否則的話,對我影響很大,吳菲也有生命安危。」

「我可以幫忙,不過我不知道你要我怎麼救,我能不能救得了。」

卿月仙妃的眸子中露出一絲喜色。

「你救得了,只有陰陽初始決的修鍊者可以救她。」

「她也並沒有死,而是神遊始境。」

「只要陰陽初始決的修鍊者,同樣進入始境,將她帶回來即可。」

吳淵的瞳孔頓時緊縮起來:「始境?」

「沒錯,就是始境,這不但對你沒有危險,反倒是一種造化,只不過看你能否消受的了。」

「並且,本妃不會讓你單獨一個人進始境的,我會陪你一起進去。」

「你也可以放心,如果你出不來,或者發生什麼危險,那麼本妃也會有危險。」

陣陣香風迎面而來,吳淵眉頭微皺,低頭看著桌上的丹藥。

他輕聲道:「仙妃,我可否問一句,棺材之中的女子,神遊始境已經多長時間?她是否也是陰陽初始決的修鍊者?在神遊期間,可否會傷害自身?」

卿月仙妃搖了搖頭:「不會傷害自身,她自然也是修鍊的陰陽初始決,不過是半路修鍊,只因為我們發現了始境的存在。」

「而她昏迷,已然有三千年了。」

吳淵低頭呢喃:「三千年。」

他抬起頭,深深的看向卿月仙妃:「我需要一段時間,或是十年,或是百年,或者更短,我已然收下來了北天城眾多修鍊者的丹方,需要先煉製出來丹藥。「

卿月仙妃眉頭微皺,正要說話。

吳淵卻笑了笑,道:「仙妃,我的修為不過離神,問死的元神是靠丹藥而來,我來北天城,想要感悟。」

「我元神有缺陷,進入始境也不會那麼容易,多等百年,或許就是等回來一個完美的結果。」

「若是你勉強我進入,你就失去了這個機會了。」 「雖然本妃很急迫,但你說的也很有道理。」

「本妃便在此處等你吧。你煉製出來偽仙丹,已然傳遍了整個南域,相信已經有很多宗門,家族,想要向你拋橄欖枝了。」

「本妃在這裡一天,他們就不會來打擾你,若是本妃走了,你這丹王閣,就不會有那麼安靜了。」卿月仙妃輕聲道。

吳淵笑了笑,抱拳道:「既然如此,就多謝仙妃了。」

……

修鍊無歲月,時間如白駒過隙。

丹王閣之中,異火長燃。

有時,一天之內會有十餘人進入丹王閣,接著面色喜悅興奮的離開。

有時,丹王閣會一個月都無人進入。

院落大廳之中,吳淵盤腿靜坐,面前漂浮著一口煉丹爐。

這是卿月仙妃贈送的極品煉丹爐。

玄天陰陽爐必須要陰陽之炎才可以使用,雖說有陣法存在,但是吳淵也不想要暴露出來。

那樣就會讓他成為南域煉丹宗門的眾矢之的。

時間,已然過去了一年!

這一年,吳淵煉製了三百多種丹藥!

簡單的丹方,看一遍就可以明悟,複雜的丹方,卻需要時間鑽研,吳淵已然完全沉浸在這種煉丹的修鍊之中。

「本妃從未見過如此的人,若他是一個痴迷煉丹的瘋子也就罷了,偏偏,他不是一個真正的煉丹師。」

卿月仙妃坐在院子一角,那裡放著案幾躺椅,吳菲在一旁服侍。

吳菲也是愣愣的看著吳淵,輕聲嘆道:「師兄已然入定了一年,沒有清醒過來,他的天賦,我聞所未聞,見所未見,他已然可以煉製極品偽仙丹,卻依舊去感悟大量丹方,他是在追尋悟道。」

卿月仙妃輕笑。

「他很神秘,為師至今還不清楚,他到底哪方面最強,不過以丹悟道,倒是很少見。我也想看看,他能否成功明悟。」

吳菲同樣是一臉期待之色。

「我也想知道,他成就問死境界的修為之後,會有多強,他已經能夠抵擋聞道境界的丹劫,如果問死之後,戰力是否會更高,如果能夠高到超越玄丹神宗的玄神天,丹王閣就可以重建了。」

卿月仙妃深深的看著吳淵,說道:「他若是能和本妃回來,玄神天又如何?即便是劍神殿,也不能夠對他做什麼。」

吳菲眼眸中露出驚色,不敢多問,迅速的低下頭,模樣恭敬到了極點。


一年,又復一年。

轉瞬之間,十年已過。

吳淵的臉上,已然長滿了鬍鬚,頭髮早已垂落至腰間。

最後一枚丹藥出爐,最後一個修鍊者感激涕零的帶走丹藥,他沉默的站起身。

所有的異火,一瞬間凝聚在一起,形成了一股特殊的乳白色火焰。

這火焰跳動之間,沒有絲毫的溫度,可卻蘊含著一股極為炙熱的力量。

「沒想到,煉丹十年,都無法再進入一次達到問死的感悟。」

這十年間,吳淵不止一次有要感悟的錯覺,可只是一瞬間,就消失不見了。

周而復始,一直到最後一枚丹藥都煉製完成,他都沒有達到問死境界。

「不應該是這樣,缺少了什麼東西。我的身上,似乎有什麼讓感悟中斷,消失了。」

「還是說,我選錯了方式,不應該以丹悟道?」

吳淵低頭呢喃,他眉頭緊皺,身體之上竟然冒出一絲黑色的氣息。

「以丹悟道沒錯,既然是元神感悟,我選擇任何感悟都是可以的。」

「那就是我自身出了問題,難道說,我和那些其他的修鍊者一樣,我的資質只能夠止步於此?」

「曾經依靠著地藏王的傳承,靠著地獄十九層給我的機遇,我的修為提升的很快,當一切消失之後,我就被打回了原形嗎?」

「還是說,這是天對逆修的懲罰?」

吳淵猛然抬頭望天,身上的黑氣,頓時爆發了出來!

天空之中,忽而凝聚了一團漆黑的烏雲。

卿月仙妃面色微變:「逆修!他竟然有一絲吞天之心?」卿月仙妃猛然站起身體,她一揮袖子。

一股龐大的靈力沖入天際之間,直接將那漆黑色的烏雲衝散。

下一瞬,卿月仙妃來到吳淵身前,袖子一掃。

吳淵身上的黑氣也消散了。

只不過在消散之前,黑氣猙獰無比的對著卿月仙妃咆哮了一下,就像是發泄不滿。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You may also lik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