言情小說

一時間吳珊珊心裏升起一陣不好的預感。

可她又想不明白陳明到底怎麼能進大地地產,而且還能重新坐上副總的位置。

但看着陳明那信誓旦旦的樣子,她就忍不住皺了眉頭。

“差不多了,要不吳總你陪我走一趟?”這時陳明掐滅煙,從椅子上起身笑着道。

“去哪?”吳珊珊心裏雖然不情願,但嘴上還是問道。

“六十四樓,保證不會讓吳總失望的。”陳明神祕一笑,轉身朝外走去。

吳珊珊看着陳明的背影,猶豫一會還是起身跟上。

六十四層。

陳明和吳珊珊從電梯出來時,一陣陣淒厲的慘叫聲正在響起。

春姐那魁梧的身姿壓着一個人影,揚起沙包一般大的拳頭,不停的砸在地上那人身上,口中還不停的唸叨着。

“讓你非禮小姐,讓你非禮小姐!”

地上的人毫無疑問就是馮東洋了,只不過他也沒想到高茹這麼着急打電話讓他上來會這樣對他。

是高茹先衝他眨眼睛的,他可還沒走到高茹身邊呢,就被衝進辦公室的春姐給提了出來。

然後春姐一口一個他非禮高茹。

“吳總,救我,我沒有…”馮東洋看見吳珊珊心裏一喜,慌忙道。

可他話還沒說完,春姐就一拳砸在了他嘴巴上。


幾顆牙齒夾雜着猩紅的血水從口中流出,一道殺豬般慘叫聲也隨之充斥在整個六十四樓。

“春姐,行了,等會交給警察處理吧。”高茹看一眼馮東洋的慘樣忍不住阻止道。

她怕要是不阻止,春姐真有可能把馮東洋打死。

畢竟這件事只有陳明和她知道而已。

很快警察來到大地集團帶走了馮東洋。

恐怕馮東洋想出來,不死也得脫層皮。 吳珊珊全程黑着臉,一言不發。

實際上這裏也沒有她的話語權。

她和許玉峯的事情高茹怎麼可能不知道。

只是一直睜一隻眼閉一隻眼而已,要不是顧及面子,恐怕高茹早就上演一出原配暴打小三的戲碼了。

很快,馮東洋的事情傳遍了大地集團。

陳明也順理成章的替代了馮東洋的位置,成爲了大地地產的副總。

只不過,馮東洋投靠吳珊珊的這段時間,吳珊珊也完成了對大地地產的重新控制。

所以這也就意味着之前的大換血需要再來一遍,或者是重新控制下面的那些人,不然自己還是一個空架子副總。

轉眼來到第二天。

許玉峯正式回到大地集團,第一件事就是召開公司總會。

九點半會議開始。

會議前夕,陳明坐在辦公室,腦海裏想的都是怎麼能讓吳珊珊退位。

不過這終究不是一件簡單的事。

一根菸抽完,陳明眼前一亮,然後打開電腦迅速登上一個網頁找到了楓子的聯繫方式。

之前只是讓楓子調查吳珊珊有沒有什麼把柄,這一次陳明準備讓楓子調查吳珊珊的私生活。

跟楓子簡單的交流一番後,陳明直接給楓子轉了一百萬,下次有需要楓子幫忙的時候直接從裏面扣就行。

關上電腦,看看時間於是走出了辦公室。

“吳總,挺巧啊,你不會是在特意等我吧?”看見剛從辦公室出來的吳珊珊,陳明笑着道。


“哼。”吳珊珊嬌哼一聲,扭着身體朝電梯走去。

陳明看着吳珊珊動人的身姿,忍不住搖了搖頭。

拋去對吳珊珊的成見來看,其實她長相也算是上等,身材也是無可挑剔,至於能力那一張張證書足以說明。

讓陳明想不通的是,這樣的人作什麼不好,偏偏給許玉峯當情人。

當然陳明不是吳珊珊,自然不知道吳珊珊是怎麼想的。

大型會議室。

大地集團所有高層齊聚在這。

上一次參加這樣的會議,陳明還只是個項目經理,而這次已經成爲副總了。

至於坐在正中間主位上的許玉峯,則也變成了許一顆。

就在陳明饒有興致的打量許玉峯的同時,許玉峯的目光也看向了陳明。

四目相對,立馬擦出了一陣火花。

許玉峯那眼神,就好像是恨不得殺了陳明一樣。

反觀陳明,倒是沒有在意吳許玉峯的目光,而是笑吟吟的對着許玉峯伸出兩根手指,比劃一下後,又收回一根手指。

許玉峯怎麼可能會不明白陳明的意思,心裏瞬間升起一團怒火,緊緊攥起拳頭,忍不住想要衝向陳明。

陳明見狀也沒有繼續挑釁許玉峯,而是拿出手機打開微信找許詩雅聊天了。

會議一共持續兩個小時,一直到十一點半才結束。

從會議室出來,陳明回辦公室整理一下資料,然後去了一趟警局。

裏面的生活自己可體驗過,那根本就不是人能待的地方。

所以要儘早把王鵬和羅陽還有李濤救出來。

雖然現在自己沒有徹底掌握大地地產,但以副總的身份要求撤掉對羅陽等人的追究還是沒問題的,更何況本來那些就是子虛烏有的事情。

中午時分,陳明見到了李濤和王鵬還有羅陽,簡單和警察交代一下,表示是公司搞錯了,於是當場李濤和羅陽還有王鵬就被釋放了。

不過陳明所不知道的是,就在自己帶着人離開警局後,那名警察拿出手機打了個電話出去。

離開警局後,陳明先是找了地方,讓李濤幾人好好的收拾收拾,然後又帶着幾人找了一家不錯的飯店。

包間裏,李濤等人和陳明從裏面出來的時候一樣,胡吃海塞,十多個菜愣是被三人吃的乾乾淨淨。

聊到下午,陳明把李濤幾人先送回了工地,然後再次前往了大地集團。

晚上下班後,給許詩雅發條微信,說一聲然後就去工地找李濤幾人了。

不管怎麼說,李濤他們進去也都是因爲自己,陳明心裏怎麼會一點愧疚都沒有。

晚上陪幾人喝酒聊天到很晚纔回家。

剛打開門,想坐在沙發上休息一會,就聽見一陣敲門聲響起。

打開門,許詩雅正站在門口,手裏是拿着一杯水。

“就知道你會喝酒,我在網上看喝蜂蜜水能解酒,快喝了,早點休息。”

說着,許詩雅把水遞給陳明,轉身就走。

“等等。”陳明下意識叫住許詩雅。

“怎麼了?”許詩雅回頭。


“謝謝你。”陳明猶豫下道。

許詩雅點點頭,然後徑直走向自己的房子。

看着許詩雅走進房間,陳明這才關門,拿着蜂蜜水坐在沙發上臉上露出一抹甜蜜的笑容。

一晃幾天過去。

陳明正坐在電腦前看股市時,楓子的電話就打了過來。

掛上電話後,便收到了一條彩信,裏面是幾張少兒不宜的照片。

而圖片上的男女主人公正是許玉峯和吳珊珊。

看着照片,陳明臉上忍不住露出一抹笑容。

沒想到楓子竟然連這樣的照片都能弄到,簡直超乎了自己的想象。

不過陳明也沒有在意楓子是怎麼弄到的照片,只要對自己有利就行。

至於方法,那就是楓子掙錢的本領了。

把圖片保存下來,陳明並不急着把照片爆出去,既然要利用這照片,就要把作用發揮到最大不是。

如果能在公司總會上爆出來這照片,肯定能讓影響最大化。

當然,陳明也沒有把照片給高茹看的想法。

這種照片就算給她看了也沒有什麼意義,如果她有辦法對付吳珊珊,早就不會讓吳珊珊在大地地產了。

晚上下班,陳明準時離開,沒有在大地地產久留。

詩雅小屋,許詩雅還沒有放學,陳明坐在卡座上喝着咖啡靜靜的等待着。

等許詩雅放學後,陳明帶着許詩雅去了趟超市,買了一些食材後一起回到香裕小區。

如今自己和許詩雅雖然沒有捅破那層紙,但兩人看上去就如同情侶一樣,沒有什麼區別。

或許許詩雅也在等着自己說出那句話。 陳明最近一直在猶豫,到底該不該主動捅破那層紙。

但現在的情況來看,好像還不是時候。

最起碼也得等大地集團的事情穩定下來再說。

而且還有李濤和王鵬等人,也需要重新安排一下,如果自己離開大地地產,難保他們不會被許玉峯再次針對。

打定主意,陳明心裏便有了決定。

在等段時間,下個月公司總會上,把事情爆出來,把吳珊珊從大地地產總經理的位置上趕下來,自己就跟許詩雅表白。

只不過二十多天說長不長,說短也不短,希望時間能快點纔好。

接下來一段時間,不忙的時候,陳明還是會去詩雅小屋等許詩雅放學。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You may also lik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