言情小說

十年春,大日不落地一處密地星辰上,七十六俢眾家兄弟相聚一處。那不足上首坐定,左右兩邊濟濟一堂者近乎百修。那不足環視諸修道:

「眾家兄弟,近來十年之初創大調整,吾家已然剛剛有粗略之大框架。統帥部有向忠為帥,目下已然有近乎萬計之謀士;天機閣有恨天與天視坐鎮,基本框架亦是初成;後勤內務有吳泓為帥,其麾下近乎百萬修,暫時可以支持;姚祥之兵馬操演帥府亦是可以正常運轉,一干各色軍陣及其大小官家、士卒之操演亦是上了正規;財神大神操控商賈,亦是有驚人之手筆;便是魏廬等諸家兵馬及其眾大將軍所率領修眾之軍馬已然初具規模。然此亦是引起了大光明、史惑二位主神之注意!此皆可以說是吾等盡了心力!然此遠遠不夠!諸位還是目光短促,缺乏大手筆!即日起,吾等跳出此狹小之大日不落地,往去寬廣無極之諸家主神神國去,將吾家勢力穩妥擴張!然如此一來,只怕吾等盡數需有統帥之才,盡數須有諸般機構為用,故此次會商,吾意乃是有諸位前敵將軍自家挑選幹才,往去諸位大人處仔細習學諸般機構運作之術,而後便是諸君各自為戰之時候矣!至於大本營,便隨了向忠大人行動,以為協調諸方。……」

那不足於密地大廳內仔細布置諸君之去向,往去之目的地,以及發展壯大之大政方針。待得諸君將領洞悉其全,此次會商乃罷。此謂之瀆神初會也,乃是不足瀆神大布置之第一次密會。此次大會商前後月許時日,諸君仔仔細細深究自家之標地,翻來覆去修正自家之戰略大計,而後與向忠大人統帥部之高參會商,一遍遍修改,直至諸家盡數感覺圓滿乃罷。而那等主辦機構教學者大修,亦是無有晝夜,不舍時光,半年集訓乃罷。

眾回歸時,再會商!不足語重心長道:

「……諸位,萬不可遭計劃束縛了手腳,凡事需以實際為衡量,得需有機變,需有臨場權變之能!吾家之主張乃是保留實力,發展壯大!切切不可死拼硬耗!與大本營之聯繫決然無視之斷絕,此至要也。各家軍中諸般體製得需運轉通暢,為首大將軍需慎獨!……」

后諸家回歸。

后不足於七十六俢眾家兄弟之眼中消失。

后大本營亦是悄然行出不知所以。

后一切往來聯繫漸漸由明轉暗。

后七十六俢眾家兄弟漸漸流散而去,而彼等之行出此地時,皆有相互之攻伐、對壘、搶劫之類大小戰事發生。

后此地終於復有了往昔之混亂,不虞主神管轄之境況。

大光明神之神廟所在,那史惑恨聲道:



「居然斬殺了兩家主神!何人有如此能量?不聲不響、不明不白居然狙殺兩位主神?啊!」

「回主神吾父,吾等已然查視過數百遍其地之情景,無有爭鬥之場景,唯有大日、不落二位主神之法體以及半傻不痴之神魂一縷爾!」

「這等話往去告知父神大光明神吧!不知!不明白!不曉得!吾倒想知道爾等到底知道些什麼?」

那地下眾位大神雖心中大不服氣,然畢竟此修如今已然今非昔比也,唯敢怒而不敢言。

「往查那七十六路大軍相互攻伐衝突之修眾何在?」

「小神在此!」

一修哆哆嗦嗦行過來道。

「啊也,吾只觀視汝一目便知,汝亦是一無所獲!是也不是!」

「主神吾父果然了得!」

那小神悄聲道。

「呃!汝……這般亦會拍馬屁么?」

那史惑又氣又好笑。

「那汝倒是說一說汝目中所視!」

「是!初始彼等七十六俢眾家兄弟傭兵團與大日不落地之十大傭兵團決戰時,彼等甚為團結。然待其大戰罷了,分享好處時,彼等居然漸漸有毆鬥發生,再往後便是一家對了攻擊另一家,或者數家聯合了攻擊其中一兩家。戰事有時激烈,有時和緩。大約乃是數十年前,忽然彼等相互之間愈打愈大,及至最後每每一戰驚天動地也。十年前便有其中大軍漸次出去此地,大約是打得辛苦,無有何家撈到好處哩。至於內中之情景,小神愚魯,實實無有獲知者也。」

「嗯,不錯!汝居然將此事道得有板有眼,有條有理!」

「報,主神吾父,大日與不落二位主神帶來也。」

「帶進來!」

那史惑忽然一愣,似乎有何物怪怪的。忽然思量起原來自家方才要屬下帶了二位主神上來哩。這般一思量,不自禁心中得意萬分。

「是!」

「兀那大日、不落二位,如何?」

那二位主神此時滿臉傻笑,更有那不落觀視得史惑上位,忽然痴痴盯視,口涎直流,其話語卻乎囔囔道:

「吾要汝作吾漢子!吾……」

其搖搖晃晃徑直往上行去。

「啊也,此女修居然知道這個?」

大殿中諸修觀得主神史惑喜上眉梢,隨即亦是哈哈大笑。(未完待續。。) 大光明神聞得大日與不落二位主神居然慘遭狙殺,唯法體與一縷神魂尚在,人卻乎已然痴傻也,既驚又懼,復得大為光火!

「此乃是示威!何家這般行事耶?這明明便是做了讓吾大光明瞧也!查!仔細查!氣煞吾也!」

「是!」

大光明神手下大神聞言戰戰兢兢,幾多時日不曾見過主神吾父之火氣如此,然近來卻是一而再,再而三也!眾不敢言語,唯急急行事,往去徹查此事。那史惑亦是得知大光明神之動怒,然其冷哼一聲,乃罷!

果然!其人哪裡會自感人下者也!

「報,史主神,吾父主神大光明座下碧落、紅杉二位大神奉父神之法旨來此徹查大日與不落二位主神之事宜呢。」

「有請二位大神。」

那碧落與紅杉二位大神入得門來,抬頭觀視,只見大神史惑端坐高位,居高臨下道:

「二位大神奉父神之法旨來此,在下未曾遠迎,見諒見諒!」

「此何見諒耶?此召見也!」

那碧落悄然言道,紅杉卻然微笑了前行施禮道:

「史主神乃是上位之神,吾等小神豈敢!碧落、紅杉見過史主神。」

「呵呵呵,免禮!賜座!」

不一時,有神修端過來兩座,那二位坐定,碧落道:

「父神因大日與不落之隕落,忒是惱恨!今差遣吾等小神來此徹查,還望史主神能夠予以支持。則吾二人必感激不盡!」

「哪裡!二位有事儘管吩咐!」

「豈敢!豈敢!」

於是那碧落與紅杉便往去查此驚天大案!

此二神恁得了得。往去那大日、不落二主神之密地,仔仔細細窺視罷,二修對視一眼,那碧落道:

「老弟有何發現?」

「吾觀視此地之布置,雖然有所損毀,然大致是不差!便乃是二位主神之死,非是斗戰而亡,乃是……」

紅杉答語未完,那碧落介面道:

「乃是神魂間大戰!」

「不錯!」

「且復為一人獨戰二主神!」

二修異口同聲道罷,復對視一眼。連自家都驚得呆了!

「神魂間大戰!且是一人獨對二主神!此得需如何了得之神通也!」

那碧落囔囔道。

「大哥。以一人之力拚殺二位主神,以大哥之記憶,此三界該有何人可以有此神通也?」

紅杉問道,碧落聞言略略一思道:

「有三修或者可能?」

「願聞其詳!」

「其一。吾家大光明主神;其二。西方極樂界佛主他老人家;其三。便是滅界共主大聖。除此吾從未有聞呢。」

「不錯!雖然三界之大能者無數,然這般輕輕易易同時除去二位主神,而不虞他修之洞悉!這事兒聞得便令人恐懼也。」

雖有不足等儘力洗去痕迹。平復前後因果,后此二修已然更復洞悉得乃是那二位主神之神魂有異,遭人乘虛而入,得了其手也。雖有那大日與不落因其曾經之境遇不堪,百般遮掩,消去了些許線索疑點,且復有不足等其後多有手腳毀去疑點,然那二位大神仍舊得了几絲兒線索,懷疑此事或與古神之後裔相關!便是那僥倖逃生之恨天等修眾也。然恨天據說因七十六俢眾家兄弟傭兵團內亂,已然遭了毒手,其首級亦是曾高懸轅門示眾呢。便是其瞎眼婆姨亦是遭諸般凌辱致死,卻然哪裡尋找了對證耶?

二修複查視得許久,搜尋一干證據,最後其結論乃是,其一,大日、不落二位主神之死與古神後裔恨天相關;其二,彼等之亡歿乃是神魂之覆沒,非是擊殺格鬥之所爭也;其三,神魂之相爭必是有何逆天法器相助成功者也;其四,運作此事之修必有驚天動地之大能,特別乃是其有天大之膽識在;其五,其人或與恨天等相交莫逆也,否則根本不可能陷險境而不懼也;其六,恨天可能未死,且彼等或者已然得獲二主神神格遠去也。且彼等之涉嫌者,亦是為此主神神格也。且復碧落與紅杉二修之手中尚有一系列蛛絲馬跡,乃是兇手得手后欲蓋彌彰而留下者,此證據也。此亦是唯一可以查出此案件之關鍵!

等彼等二大神將此地之調查結了案,往報上大光明神知悉,同時亦有大力相助之父神史主神過目。那史主神觀得彼等之結論,大為心服,其贊曰:

「汝等二位大神,果然父神大光明之左膀右臂也!」

這般贊罷,已然心中有了去除此二修之心事!畢竟他日其必有與大光明不合之一天,大光明有此二修,自家何事可以敢去做。

老實說此時若不足在側,定然會驚得瞠目。其那裡知悉彼等千方百計做得手腳,居然成就了彼等碧落、紅杉二修之調查。

「查!差遣了好手往去徹查此所為恨天者之修。不得有絲毫閃失,務必得此修手中之二道主神神格來!著主神史惑相助之!」

「是!」

那碧落與紅杉唯唯諾諾不敢行出。

「汝二人可還有何計較么?」

「回父神,小神不敢說!」

「恕爾等無罪!講!」

「是!主神吾父在上,此事牽扯史主神大人,小神實實不敢說。」

「講!」

「是!以小神觀之,那史主神或者已然不耐煩在父神之下矣!」

「哼!此事豈是爾等可以胡說八道者也。」

「父神饒恕!小神知錯。」

「退下!」

「是!」

那碧落與紅杉驚懼而退下。待其二人行出大殿門戶,其二人對視一眼,目中皆有微笑。

「父神無有責罰,則說明父神已然將此事上心也。」

「嗯!」

待得一眾退出父神大殿,那父神大光明冷冷一聲道:

「吾早知汝非是願意久在人下之惡犬也!然欲上位,還得需跳出吾大光明之手心。」

言罷復閉目不言而坐禪垂煉。

大約年許時光,那父神大光明忽然召集一干座下大神及其得惠於父神之眾家主神等數百修會商,此乃是大光明少有之大手筆也。

「諸位,吾可以確定,那瀆神者已然在吾等之近旁也!然目下主神之眾四分五裂,與吾等合力者不過對半。余者或者立於中立而不顧大局,或者居然興兵事,欲與吾等對抗!此大危機也!今請了諸君前來,大家暢所欲言吧。」

那大光明神語罷住口,只是將眼對了史惑不語。

那史惑哪裡不知其意思,便起身而立道:

「父神吾主,此雖非是危急存亡之時刻,然瀆神者不死,主神無得安生也!吾等之意願跳出三界外不在五行中之大目標便是空話一句!更有若其瀆神成功,吾等何人不得再入輪迴,往生而去者也。當此大局,吾以為得需有一大修主持,好運作敗亡瀆神者之大事業!」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You may also lik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