言情小說

完顏玉瑩推開耶律傲天,羞惱的轉過了身子。

「哈哈哈~」耶律傲天開懷的大笑兩聲,「好好好,我不說了,不說了!瑩兒可別惱我!我今晚還有別的事情要做,就不在府中陪你了,完顏洪那裡你想怎麼做都隨你,一切有我!我就先走了。」

耶律傲天交代完后,附身在完顏玉瑩的臉上偷了個香,就愉快的離開了……

耶律傲天離開,完顏玉瑩的表情便冷了下來,看來人們總說女人都是有兩幅面孔的,這話還真是一點不假。

「郡主的身子這段時間調理的不錯,想來孕育兒女肯定是沒有問題的。」李沐沐給完顏玉瑩把完脈,對她說道。

完顏玉瑩淡淡的收回手,她並沒有為耶律傲天生兒育女的打算,可以說她甚至恨不得耶律家的人斷子絕孫。

「姑娘手裡可有什麼可以用來這麼人的葯,能否給我一些?」

李沐沐知道她這是給完顏洪要的,丟下一瓶她提純過的硫酸,交給了完顏玉瑩使用方法后就離開了。《農女神醫很腹黑》該章節已被鎖定 雲雨漸歇,李沐沐趴在蕭炎的胸膛聽著他沉著有力的心跳聲,小手不安分的在他的胸膛上畫著圓圈。

「又在搗亂。」蕭炎伸手握住李沐沐點火的小手,放在手中把玩了起來。

「最近兩日尼想辦法將完顏玉瑩帶到芳澤軒去。」蕭炎突然對李沐沐說道。

「葉傲澤想利用完顏玉瑩?」對著這些事上,李沐沐從來都是通透的!

蕭炎剛一提起,李沐沐就猜到了他們的想法。

「帶她過去倒是沒有問題,但是我勸你們還是不要抱太大的希望!完顏玉瑩對耶律家的人恨之入骨,耶律傲天她都不會放過,更別指望她會幫著葉傲澤了。」

現在整個懷王府中,恐怕只有李沐沐見過最真實的完顏玉瑩了。

「不!她會的。」蕭炎卻肯定的對李沐沐說道。

「為什麼?」

「因為葉傲澤的娘是呼延家的人!僅憑這一點,完顏玉瑩就不會拒絕!」

李沐沐瞭然,原來竟是這個原因。

蕭炎最後也沒有待到天亮,他們兩人聊完完顏玉瑩的事情之後,又閑聊了許久,他們兩人總是聚少離多,能夠這樣安靜的在一起說說話的時間並不多,所以兩個人誰也捨不得睡覺。

直到快到五更天的時候蕭炎才依依不捨的起身。

「你快休息一會兒,我先走了。」

李沐沐想要起身,被蕭炎按回床上,並在她的額頭上落了輕輕一吻。

「嗯!那你也多加小心!我會保重自己的,不用總是記掛著我。」李沐沐乖乖的窩在被子里,不舍的望著蕭炎。

「好。」蕭炎從窗戶翻身而出,如同來時一樣,悄無聲音的離去了。

李沐沐聞著被子上殘留的蕭炎的氣息,安心的睡了過去。

昨晚上累著了的李沐沐一覺睡到了日上三竿才從床上爬了起來。

但是昨晚完顏玉瑩和琉璃也是折磨完顏洪到天將明的時候才回房休息,是以整個懷王府中沒有一個人發現李沐沐的異常。

用過了午膳,李沐沐才喊上琉璃一起去給完顏玉瑩請平安脈。

「沐沐給我的葯很好用,多謝沐沐了。」

完顏玉瑩的話讓李沐沐心中一動,這麼快就用上了,這完顏玉瑩是有多恨完顏洪啊。

「能幫上郡主就好。」李沐沐客氣說道,「郡主,今日天氣這麼好,不如跟我一起出去轉轉吧。整日窩在這夜鶯閣里,也實在是乏味的。」

李沐沐想著蕭炎的交代,對完顏玉瑩發出了邀請。

完顏玉瑩看得出來,李沐沐不是熱情之人,難得主動開口邀請自己,怕是有什麼事情。

不過剛剛這麼過完顏洪讓她心情極好,她也想出去看看三年未見的都城現在變成了什麼樣子。

「好啊!琉璃,咱們一起吧。」

「是,郡主姐姐。」李沐沐出門,琉璃本就應該跟隨,此時再加上完顏玉瑩,琉璃根本沒有拒絕的理由。

完顏玉瑩派人去稟告耶律傲天一聲,耶律傲天聽說完顏玉瑩肯出門,哪裡會不答應,第一時間就準備好了馬車、護衛和銀子。

李沐沐他們一路上東逛西逛,最終走上了芳澤軒所在的街道上。

「郡主,琉璃。我上次在她家買的胭脂不錯,我還想再買兩盒,不如你們再陪我進去看看吧。」

琉璃對李沐沐三番兩次的來芳澤軒這件事起了疑心,芳澤軒是葉傲澤的產業,李沐沐卻總往這兒跑,到底是打的什麼注意。

琉璃是單純,但是她並不傻。

「不好吧姑娘,你怎麼總往這芳澤軒來?」

李沐沐沒有想到琉璃居然對自己起疑了,還這麼大咧咧的問了出來,在她還沒有想好怎麼說的時候,完顏玉瑩倒是優先開口:

「無妨,正好我也想買一些胭脂水粉,咱們就進去看看罷。」

既然完顏玉瑩都開口了,琉璃自然不好再說什麼,只能跟著李沐沐和完顏玉瑩一同走了進去。

招待她們的依舊是那天那個艷麗的老闆娘,老闆娘熱情的給李沐沐和完顏玉瑩做著推銷。

琉璃警惕的環顧四周,這芳澤軒確實沒有什麼問題,難道真的是自己多心了?

「琉璃,」完顏玉瑩正挑著水粉,頭都沒抬的喚著琉璃。

「郡主姐姐,怎麼了?」琉璃來到完顏玉瑩的身邊。

「我突然口渴的很,剛剛咱們不是路過了一個賣雪花酪的鋪子嗎?你去給我買個雪花酪回來,好不好?」

「這…」琉璃有些猶豫,這還是在葉傲澤的店中,就這麼把她們二人丟在店裡好嗎?

「你不用擔心,這裡面有沐沐在,外面又有那麼多傲天的侍衛守著,肯定不會出事的!我保證乖乖待在這裡等你回來,你就去給我買一個吧!好不好?」

完顏玉瑩語氣討好的輕聲跟琉璃打著商量,琉璃哪裡受得住完顏玉瑩的請求。

「好,郡主姐姐稍後,琉璃馬上回來。」

直到琉璃的身影看不見了,完顏玉瑩突然開口說道:「不知沐沐是有何事要我來此?」

完顏玉瑩支走琉璃,直接助了李沐沐一臂之力。

「郡主果然聰明!只是想讓郡主見一人罷了。」完顏玉瑩的話一出,李沐沐就知道這個女人不能小瞧,果然聰明的很,幸好她們二人沒有利益上的衝突。

「人?讓我見誰?」完顏玉瑩原以為李沐沐會讓自己幫她逃跑。

「我!」葉傲澤撩開門帘從後院走了出來。

完顏玉瑩被邀請到了後院,李沐沐不知道他們二人到底談了什麼條件,只是從他們一同出來時,葉傲澤說的話中看得出來,他們的合作是談成了。

「還請郡主多多關照李姑娘。」葉傲澤對完顏玉瑩說道。

完顏玉瑩看了李沐沐一眼,「這是自然,還請小將軍放心。」

李沐沐有些吃驚,蕭炎的事情她都知道了。

李沐沐以眼神詢問,蕭炎的事情告訴完顏玉瑩安全嗎?葉傲澤回以一個放心的眼神,李沐沐只得不再過問。

「李姑娘,不論郡主想要做什麼,只要需要你幫助的時候,還請你一定要助她一臂之力!」

蕭炎現在和葉傲澤是同一條船上的人,自然是點頭答應了下來…… 之後的日子裡,完顏玉瑩每隔兩天都會去牢里這麼完顏洪,耶律傲天自然知道牢中發生的一切。

他非但沒有覺得完顏玉瑩可怕,反而覺得她找到了一個宣洩內心仇恨的良好方法,也許等她折磨死完顏洪的那天,她心中的仇恨也就會徹底消散了。

因著耶律傲天的縱容,完顏玉瑩臉上的笑容越來越多,甚至接受了耶律傲天偶爾親密的舉動,這讓耶律傲天更加肯定自己的決定是對的。

「傲天,你到底什麼時候才能把耶律廣拉下皇位呢?」完顏玉瑩依偎在耶律傲天的懷裡。


雖然耶律廣是耶律傲天的父親,但是完顏玉瑩卻從來不在他面前隱藏自己的仇恨,她對自己的親生父親尚且如此心狠,又怎麼會不恨耶律廣呢。

可正是因為完顏玉瑩的真實,反而讓耶律傲天覺得完顏玉瑩是全然相信和依靠自己的。

耶律傲天的手在完顏玉瑩的腰上摩挲,「北沁的大軍正在邊境上虎視眈眈,這會兒父王下台對北戎來說並不利。」


耶律廣傷害了他生命中最終的兩個女人,縱然是自己的親生父親,他也對他沒有一絲情感,他唯一擔心的就是北戎受到影響,那他就成了千古罪人了。

「哼!」完顏玉瑩一把拍掉了耶律傲天的手,「什麼對北戎不利,還不都是你找的借口!你那麼厲害,一定可以很快就控制住局面的!說到底,不過是因為他是你的父親,我不過就是一個玩物一般存在的女人罷了。」

完顏玉瑩將耶律傲天捧得高高的,然後又貶低了自己,這讓耶律傲天的大男子主義得到了極大的滿足。

「不!瑩兒,你怎麼可以如此輕賤你自己!你是我認定的妻,也將是我北戎最尊貴的皇后!你放心,我明日就去與拓跋將軍商議,耶律廣很快就不會是北戎王了。」

「謝謝你,傲天!」完顏玉瑩重新紮進耶律傲天的懷抱。

「對不起傲天,我不是在逼你!只是我是真的恨,如果耶律廣不是高高在上的王,他哪裡有權利去處置呼延家,如果他不是高高在上的王,完顏洪又怎麼會任由他欺辱我娘,又怎麼會心甘情願的把我獻給他。」

完顏玉瑩說完這些話已經淚流滿面。

「瑩兒!瑩兒,我知道,我都知道!我沒有怪你,反正那個位置遲早都是我的,耶律廣將我娘送給了屬下,我娘不堪受辱選擇自盡,就算他是我的親生父親,我也絕對不會原諒他的。」

完顏玉瑩埋在耶律傲天懷中的臉上揚起了一抹邪惡的笑容。

很好!她成功的勾起了耶律傲天對耶律廣的恨意,原本耶律傲天對耶律廣更多的是埋怨,可這段時間收到完顏玉瑩的影響,漸漸轉變成了恨意,這正是她想要的結果。

……

「完顏玉瑩的目標是毀了耶律家,殺了耶律傲天和耶律廣,葉傲澤真的可以置之不理嗎?」這夜,蕭炎又跑進了李沐沐的房間。

「葉傲澤和耶律傲天本身就是不死不休的關係;葉傲澤三年前才回歸皇室,耶律廣於他而言,既沒有盡到教養的責任,更是把他童年唯一的溫暖,呼延家給趕盡殺絕了!

就是完顏玉瑩不想要了耶律廣的命,葉傲澤也不會就這樣輕易放過他的。」

蕭炎坐在李沐沐的床邊脫著自己的靴子。

「這耶律廣活的可真失敗,自己最出色的兩個兒子竟然都想要他的命。」李沐沐想起蕭堯蕭炎兄弟倆對蕭舜天的崇拜,竟對耶律廣生出了一絲同情。

「既然葉傲澤也想要耶律廣的命,為什麼要讓耶律傲天來呢?」在李沐沐的印象中,葉傲澤絕對是屬於那種有仇也要自己報的人。

「比起仇恨,最後能在那個位置上坐穩才是最重要的。一旦失敗,失去的不僅僅是王位。」

「耶律傲天本就是耶律廣屬意的繼承人,而且單就耶律傲天潮中的地位來說,他們倆的差距也是非常懸殊的,如果不是這次因為你的事情,北沁跟他達成了協議,他根本毫無勝算。」

即使葉傲澤是他們這邊的,蕭炎自然不看好他。

「如果他現在就驟然起事的話,勝算能有多少?」李沐沐沒想到葉傲澤的處境這麼艱難,難怪耶律傲天在知道她們總去芳澤軒之後自然能夠表現的毫不在意。

不是他心胸寬廣,而是葉傲澤跟他真的沒有可比性。

「最多五分之一,十分之一的可能性都算是燒高香了!」蕭炎脫好了衣服,合衣躺到了床上。

「那還在這裡跟他們瞎攪和什麼,咱們還不趕緊跑?」李沐沐嚇得從床上彈坐起來了,早知道成功的幾率這麼低,還不如她直接找個機會給耶律傲天下毒來得快呢。

「你看你這麼緊張做什麼?」蕭炎把人拉著重新躺下,緊緊摟入懷中,「這不是出現了完顏玉瑩這個變數嘛!」

「一石二鳥之計,得益最大的便是葉傲澤了!」

李沐沐沉思了一會兒就想明白了,「不倫葉傲澤是先對耶律廣下手,還是先對耶律傲天下手,對他都是沒有好處的。

可如果可以借耶律傲天的手除去耶律廣,而他又掌握了耶律傲天弒父弒君的證據,那他這場角逐的勝算至少八成以上,我說的對不對?」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You may also lik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