拍了拍古羲的肩膀,芥末神帶着心不甘的鬼小蘇離開。

“了不得,了不得,神級人物芥末神都給你東西,古羲啊,你發達了可不要忘記我啊。”

陸本善不知道從哪裏溜了出來,對着古羲訕笑道,想要一觀。

“該死的陸本善!剛剛跑到哪裏去了!”秋若水本來就看陸本善不順眼,此刻看到他出來,更是一腳就踹了過去。

“古羲,這婆娘要不得!太兇了!”

陸本善急忙跑開,嘴上還在勸說着古羲。

“討打你!”秋若水眼睛一瞪,追着陸本善就打,一會兒就不見了蹤跡。

古羲無奈的搖了搖頭,真不知道爲什麼兩人見面就掐架。

“小男人,晚上我去找你……”柳飄飄媚笑着說道,旋即邁着婀娜的身子離開。

“秋若水難不成已經知道了?”古羲心中一喜,拉住柳飄飄急忙問道。

“咯咯……你猜。”柳飄飄掩嘴一笑,留下了一個讓古羲又開心又忐忑的答案。

夜晚,疆主府非常熱鬧,有種萬家燈火的氣息,在外面擺放了一大桌子的菜,古羲等人都在圍着大吃痛喝。

“我說你的修爲怎麼漲的這麼快,原來被困在另一一個大陸的某個地方。”


秋若水坐在古羲身邊,聽完古羲的訴說臉上露出一絲恍然大悟之色。

“原來古羲你的運氣這麼好,真是羨慕死我了。”柳飄飄坐在古羲的另一邊,桌底下的腳卻向着古羲勾了過去,看向古羲的眼睛都快要滴出水來。

古羲臉色有些尷尬,試探了一下秋若水知道秋若水並不知道她與柳飄飄的事情,還好心靈相通已經被除去了。


“嘿嘿……”

陸本善嘿嘿直笑,對着古羲挑了挑眉,那意思好像再說你死定了。

“本善,上次一別就是一年,怎麼都不來看看我呢。”玲瓏坐在陸本善旁邊,語氣有些幽怨的說道,桌子底下的手卻往陸本善的某個地方抓了過去。

陸本善臉色一跨,暗道不應該來這裏的。

“時間也差不多了,飄飄,我一年都沒有看到本善了,我們先走了。”不管陸本善跨着的臉,玲瓏直接拖着陸本善離開。

“活該!”

秋若水白皙的臉上閃過紅暈,起身對柳飄飄說道:“飄飄姐,我們先走了。”

“好。”

柳飄飄笑着點頭,桌底下的腳卻踩着古羲,不讓他起身。

古羲爲難了,兩邊都不能夠得罪,只能說道:“若水,今晚我得好好修煉一下芥末神大人傳我的功法,你自己先回去吧。柳疆主,我先離開了,今晚需要好好修煉一番。”

古羲的言下之意就是今天晚上會很忙,都不要來找我。

“哦!”秋若水小嘴一嘟,有些不樂意了,好不容易見到古羲,古羲卻要去修煉。

“放心吧,我會安排人不去打擾你的。”柳飄飄趁着秋若水不注意,對着古羲眨了眨眼睛。

不敢多呆,古羲急急忙忙的離開。 回到房中,古羲略有些興奮之色,心意一動沉入內心世界。

“芥末神大人還真是大方,出手便是玄衍技!”

古羲回過神來露出一絲喜色,白天傳給他的竟然是玄衍境,能夠提升八倍攻擊的衍技。

千悲掌!

這是玄衍技的名稱,就是一種掌法擁有莫大的威能,小成四倍攻擊,大成八倍攻擊。

一掌下去開天闢天,破碎山河,前者雖然有些誇張,但後者那絕對是真實的。

“看摸樣消耗有點大,以我現在的修爲還是難以發揮千悲掌的威力!”

古羲默默無語,開始修煉千悲掌。

“嗯?”

修煉中的古羲輕輕嗯了一聲,有一道窸窸窣窣的聲響傳了過來,感悟了一下發現是柳飄飄,不由得無語至極。

“小男人,想死我了!”

一來到古羲的房間,柳飄飄就飛撲了上去,摟着古羲的脖子親了又親。

“別鬧,今晚上修煉!”古羲左躲右閃推開柳飄飄。

“小男人,別慌,若水在修煉呢,這丫頭可努力了,來,讓姐姐好好疼你。”

柳飄飄輕輕的勾起古羲的下巴,將古羲給撲到在牀上。

古羲幽幽嘆息,忍受不了柳飄飄的挑逗,翻身上馬,開始縱橫起來。

一聲聲喘息從柳飄飄的口中發出,模樣嫵媚之極,修長白皙的雙腿勾着古羲的腰身,口中發出一聲聲似哭似笑的泣音。

“在快一點……我……我要來了……”柳飄飄催促起來,主動迎合古羲的撞擊。

古羲沒有回答,用行動證明,速度越來越快,似乎要達到爆發點。

“古羲……”

突然,門外傳來一聲輕輕的呼喚,有些偷偷默默的感覺。

“糟了!”

古羲臉色慘白,撞擊的動作也是停止了下來,與柳飄飄合爲一體的炙熱也像是被澆了一盆冷水。

而柳飄飄一聽聲音,顯示一驚,緊接着又是戲虐的看着古羲。

“古羲……”

聲音越來越近,古羲頭冷汗淋漓,動作迅速的將上衣穿好,靠坐在牀上,眼神示意了柳飄飄躲進被窩,隨後用衍力將柳飄飄給包裹起來。

“嗯?若水啊,你怎麼來了,不是說了今天萬晚上我修煉嗎?”古羲語氣正常,除了額頭上的汗水之外。

“古羲,我來看看你,都這麼就沒有看到你了,我想你……”秋若水走了進來,白皙的臉上有些紅暈,似乎在害羞。

“咦?古羲,怎麼滿頭大汗的你,修煉也不用那麼辛苦了。”秋若水坐在牀邊緣,輕輕的爲古羲擦去汗水。

“沒什麼,只是在修煉芥末神大人給的衍技而已,你怎麼不去修煉?”古羲用腳在被我撐起一點空間,儘量減少柳飄飄被發現的機率。

“哼!說,你是不是不喜歡我了!”秋若水臉色一沉,瞪着古羲。

“傻丫頭,你想到哪裏去了,我怎麼會不喜歡你呢!”

古羲急忙安慰,不敢在暗示秋若水離開了。

“和你開玩笑的,看把你嚇的,今晚不想修煉,我的修爲已經達到靈衍境一重天了,厲害吧!”

秋若水靠在古羲的懷中,得意的說道。

“這麼厲害?看來段小玉界主對你很好啊,是不是去白玄踏修煉了……嘶……”

古羲話還沒說完,倒吸口冷氣,原本被秋若水嚇趴下的某個東西,突然被柳飄飄的小靈舌挑逗着,還沒有反映過來,就進入了一個不一樣的溫暖之地,頓時是又舒服又忐忑。

“怎麼了?”秋若水不明所以,關心的問道。

“沒……沒什麼……”強忍着,古羲儘量使自己的語氣顯得正常。

“肯定有事,你看看,你這眼神,冒火……冒火似的……”說道後面,秋若水嬌羞不已,以爲是古羲很久沒有和她親熱,想要親熱一番。

就滿足他一下吧……

秋若水暗暗想到,將頭湊了過去,一副任君採摘的模樣。

古羲一看,邪火陡然滋生,下身越發的膨脹,一把摟住秋若水,巧舌撬開牙關,直達其中柔軟之地。

“嗯……”

秋若水輕吟一聲,像是一把火一般,將古羲點燃了,那雙大手不自覺的劃開秋若水的衣裙,緩緩的伸了進去,輕輕的把玩着秋若水胸前的柔軟。

“古羲……”

秋若水的呼吸越來越重,古羲炙熱的氣息打在她的身上讓她的身子越來越軟,輕輕的趴在古羲的耳邊說道:“要了我吧……”

“好……不……行……”

古羲剛想有所動作,立馬想起被子裏面還有一個,全身的**頓時被澆滅了。

“嗯?”

秋若水略有疑惑,以爲古羲是顧忌這裏是疆主府,心中起了一番作弄古羲的心思,在古羲還沒有反映過來的時候,一隻手猛然順着古羲的胸膛滑了下去。

“別!”

古羲一驚呼,旋即就看到秋若水的臉色一愣,旋即一僵,最終雙眼猛然間噴出熊熊火焰,一拉被子,露出牀上全貌。

“你……”

秋若水臉色狂變,已經知道古羲被子裏面藏了女人,剛想教訓,卻發現這人竟然是柳飄飄,而且她還埋身在古羲的胯下,紅脣中還含着古羲的……

“若水,是你啊……”

柳飄飄眼睛眯了起來,起身對着秋若水微微一笑。

看着柳飄飄,又看着古羲,秋若水的臉色都黑了。

“若水……你聽我解釋。”以爲秋若水要發飆的古羲急忙說道。

“好,你說。”秋若水閉上眼睛,再次睜開已經冷漠一片,口中冷淡的說道。

古羲聽的心中一突,剛想要解釋,卻發現無從開口,支支吾吾了半天也說不出一句話來。

“解釋不出來是吧,好。”

秋若水轉身,就在古羲以爲她要走的時候,卻見她猛然見轉過身,體內衍力凝聚,對着他的下身部位就砸了過來。

“我草!”

突如其來的變故令古羲想都沒有想到,想要抵擋卻有些來不及。

嘭!

就在古羲以爲要玩完的時候,柳飄飄出手了,將秋若水的攻擊給擋了下來。

“幹嘛呢,秋若水,這東西可是男人的寶,怎麼出手這麼絕情你!”柳飄飄眉頭皺了皺,責罵了秋若水一句。

“王八蛋!”秋若水指着古羲吼了一句,旋即回過頭來對着柳飄飄大聲吼道:“賤人,虧我一直把你當成姐姐,沒想到你居然是這種人,我的男人你也要勾引,你要不要臉了!”

“若水,你想多了,這可是你情我願的事情,再說了,什麼叫做你的男人?上過牀了嗎?要知道,我可是和他第一個上牀的女人,他是我的男人可好?!我不指責你勾引我男人,你反倒指責我起來了,當我好欺負不成!”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You may also lik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