言情小說

「不會超過一萬。」呂風提議道:「我們分給每家一萬吧!」

血狼沉吟片刻,道:「神石雖然可以用來修鍊,但是效果不好。這東西對於我們來說,其實只是一串數字,不過,對村民們來說,卻是生存之本,一萬太少了,每家分十萬吧!」

呂風擔憂道:「十萬神石中的能量可不小啊!給一個神力一段得武者使用,他可以直接突破一個小層次。而對於村民來說,簡直就是一筆巨資,這會讓很多村民會變懶惰,不思進取。還有那些心志不堅的人,很可能會拿著錢去做一些傷天害理的事情。」

血狼冷笑道:「現實是殘酷的,你要知道,適者才能生存。雖說授人魚不如授人漁,但金錢不等於食物,對於智者,金錢就是資本,對於愚者,金錢只是金錢,所以你不必擔心這個問題。」

「好吧!那就這樣,每家分十萬。」呂風點點頭,然後對一旁的村民喊道:「鄉親們,大家的生活都不富裕,每年收入不過萬,而現在,這裡有一千多萬神石,我和狼哥不太需要,所以我們決定,每家分十萬顆。」

「十萬顆神石,這……」村民們紛紛驚呼,這可是十萬啊!就算他們不吃不喝,干十年都得不到那麼多錢,而現在卻有十萬顆神石讓他們白拿,他們的心情無法言喻。

呂風請了幾個村裡的元老出來發放神石,由於神石很小,只有黃豆那麼大,所以他們找了一個容器,盛滿就是十萬顆左右,然後叫每家人派出一個代表領取,不到半個時辰就搞定了。

村民們都領取以後,還剩下一半,血狼和呂風平半分了,還有那兩個瓶子他們一人一個。兩個瓶子是透明的,裡面都裝滿了白色粉末,他們只知道兩個瓶子裝的東西一樣,並不知道那些白色粉末是什麼東西?所以他們不敢輕易打開,萬一是毒藥,那就危險了……

四人回去后,呂風他奶奶將他們叫去吃飯,他們心裡都清楚,呂風他奶奶肯定有話要說。

五人坐到桌子前,呂風他奶奶嘆息一聲,有些失落的對呂風說道:「風兒,前幾天,那位替診斷病情的神醫告訴我和你爺爺,他說你活過來后,就會成為半獸人。他還說,你終會受到某些大勢力的追殺,這個事,你應該明白了。」

呂風點點頭,他奶奶又道:「你從小在村裡長大,很多東西都是你爺爺教的,現在你長大啦,也該出去見見世面了,你明天就跟你狼哥他們一起走吧!」

「可是……」呂風有些猶豫。

「沒有可是!」呂風他奶奶打斷道:「要是等那些人找上門來,你想跑都沒機會了,你想讓奶奶再次以白髮人送黑髮人嗎?」

呂風走到他奶奶身邊,撲通一聲向她跪下,哽咽道:「奶奶,風兒不孝,風兒不能給您養老送終……」

呂風他奶奶將他扶起,慈祥的說道:「傻孩子,奶奶老了,對於很多事情也都看淡了,你走後,村裡會有人照顧我的,我唯一放心不下的就是你和馨兒,你明白嗎?」

「嗯!」呂風鄭重的點點頭。

呂風他奶奶拍了拍他的肩,然後對血狼他們說道:「大家快吃飯吧!吃完好去休息。」

…………

吃完飯後,血狼和呂風將芊影和著木馨送回家,之後,他們倆跑去村外的小溪洗了個澡。回來后,血狼馬上盤坐下來修鍊,他現在急需實力,所以他拿出了一百五神石進行修鍊。

血狼今天消耗太大,一百萬神石中的能量很快就被他吸光,隨後,他馬上錘鍊自己的內丹。他感覺,自己很快就能突破了,所以他毫不吝嗇的又拿出了一百萬神石。

一個時辰后,這一百萬神石又被他吸光,現在,他的內丹終於晉級了,同時,他也突破到了神力二段巔峰,只差一步就能突破神力三段了。

凡是都得有個度,血狼明白,自己不能再繼續修鍊了,所以他馬上躺下來睡覺。

…………

第二天早上,芊影和木馨很早就跑來呂風家,木山河和雲婉焉也來了。芊影跑到血狼房門前,敲門喊道:「狼哥,快起床啦……!」

血狼昨晚修鍊到很晚才睡,他現在還有些困,但他被芊影吵醒,也不想睡了,他起來穿好衣服褲子,打開門,看見芊影在笑。

「芊芊,你笑啥?」血狼嚴肅的問道。

芊影嬉笑道:「沒啥,看見你,我就是想笑。」

血狼嘆了口氣,轉移話題道:「我們今天就要離開這裡了,呂風也夠可憐的,從小死了父母,而今又死了爺爺,現在還得離開年邁的老奶奶。」

「狼哥,其實你也夠可憐的……」芊影還想說下去,卻被血狼打斷道:「別提我了,去看看呂風他們準備得怎麼樣了。」

血狼和芊影走出小石屋,看見呂風和他奶奶,還有木馨一家人在交談。

!! 「風哥,要不我留在村裡照顧奶奶吧!而且我只是個普通人,又沒有實力,跟著你出去,我會拖累你的。」馨兒打起了退堂鼓,其實她說的也有些道理,只是呂風不一定會答應。

呂風還沒說話,他奶奶搶先道:「馨兒啊!現在世風日下,你不能留在村裡了,你長得那麼漂亮,要是又有強盜進村,你豈不是更危險,聽話,跟著你風哥去吧!奶奶不要緊的。」

「是啊!馨兒,你跟著小風去吧!」木山河對木馨說完,又對呂風說道:「小風,現在,我就把馨兒交給你了,你要好好保護她,呵護她,愛護她,知道嗎?你放心去吧!我和你阿姨會照顧好你***。」

呂風感激道:「那就多謝叔叔阿姨了,小風一定會保護好馨兒的,絕不會讓她受到半點委屈。」

木山河點點頭,轉了轉眼珠子,有些不爽的說道:「怎麼?還叫我們叔叔阿姨?」

「額~」呂風回過神來,馬上說道:「岳父岳母在上,請受小婿一拜。」

呂風說完便想下跪,木山河立即制止了他,並說道:「下跪就不必了,你好好照顧馨兒吧!廢話也別說了,收拾好就走吧。」

「嗯,我已經收拾好了。」呂風多木山河點點頭,然後望向血狼,道:「狼哥,你們準備好了嗎?準備好了就出發。」

「準備好了,走吧!」

…………

血狼他們走在村道上,村民們都來送雞蛋、堅果、鮮花等等,血狼他們也欣然接受了,村民們非常熱情,送血狼他們出村兩三里地,才依依不捨的返回。

一行四人走在戈壁灘上,血狼感嘆道:「農村裡的人就是純樸,你對他們好,他們百倍奉還都願意。在這殘酷的極幻界,已經很少這樣的凈土啦……」

「我爺爺曾跟我說,從純真到邪惡,這是人類文明發展的趨勢。」呂風無奈的嘆了口氣,緩緩說道:「每個人心裡都有陰暗的一面,當你接觸到那些心裡陰暗的人時,你就很容易被他們同化。」

「是啊!」血狼輕輕頷首,贊同道:「這個現實的世界造就了現實的人,然而,這些現實的人卻又鞏固了這個現實的世界。但不管怎麼說,終究是人類在改變世界,這個世界正在進行惡性循環,而我們決不能成為其中一環。」

「狼哥說得好,好一個惡性循環。」呂風呵呵一笑,正色道:「以後大家可得悠著點,我們要堅守本心,守住自己純凈的心靈,別讓這個世界給同化了,這樣的人生才有意義,反之,說難聽點就是一具行屍走肉。」

芊影轉移話題,問道:「我們第一站要去哪?要不要去亡影城?」

血狼拍拍芊影的小腦袋,提示道:「難道你忘了?一個月前,我在戰天宗給海華冰下了戰書,現在只剩一個月,亡影城就不去了,去那裡危險,我們朝著戰天宗方向走就行了。」

呂風饒有興趣的問道:「狼哥還跟人下了戰書?對方實力如何?」

血狼無奈的回道:「要是以我現在的實力跟他決鬥,不化獸就死定了,但要是化獸,我的麻煩同樣很大。」

「恕小風冒昧問一句,你和他是怎麼結下的恩怨?」

「這就說來話長了,不過現在無聊,我就慢慢跟你們解釋吧!」血狼也不想隱瞞呂風他們,而且他和海華冰那些事,也沒什麼好隱瞞的,他就從遇到斯諾宇那一段開始說起,粗略的說了一遍,中間忽略了很多。

最後,血狼還對呂風他們說了任羽思的事,但沒說任羽思化鳳那段,他說道任羽思沉睡時,就沒有再說下去了。

聽完血狼的陳述,木馨嘆息道:「原來狼哥愛的人不是芊芊姐,而是思思姐,真心希望思思姐快點醒來。」


「但願吧!」血狼看了看天上的太陽,繼續說道:「不討論這個了,快走吧!爭取找個小鎮,晚上也好休息。」

…………

東域,鳳部落。

兩隻火鳳凰飛進一片森林,她們化成人形,朝著一個神秘方向走去。

這兩人便是若風和雨晴,她們飛回來的途中,一直沒停歇,雨晴累得酥胸起伏,她喘息著對若風說道:「若風姐,我們持續飛行了將近15個時辰,累死我了,不知道族長會不會給我們嘉獎?」

若風回道:「我們在部落里雖然沒什麼身份,但我們天賦極佳,如果族長不犯糊塗,她應該不會虧待我們。不過,你別總想著族長的獎勵,很多東西,需要我們自己去爭取,別人給的,終究有限。」

若風和雨晴在森林中走了幾分鐘,眼前突然出現一片空曠地草地,草地上有一間小木屋。小木屋的屋頂上長著各種鮮花,木牆上長滿了青苔,散發著自然而神秘的氣息,給人一種看不透的感覺。


當若風和雨晴又道小木屋門前時,她們停止腳步,若風恭敬的喊道:「族長,我和雨晴妹妹回來了。」

「你們兩這麼快回來幹嘛?我不是叫你們去追殺冰鳳嗎?難道你們成功了?」屋裡傳來的聲音婉轉如銀鈴,清脆而動聽,緩慢的節奏間散發著裊裊餘音,如同天籟般飄向森林深處。

「回族長,我們沒有完成任務。」若風停頓了一下,接著說道:「不過我們發現了一件很奇怪的事。」

「嗯?」屋裡那人饒有興趣的問道:「什麼事?說來聽聽。」

若風認真的回道:「我們去北域,並沒發現冰鳳和饕餮,但我們發現了血狼和半獸人。如果我沒猜錯的話,我們東域四大部落的異獸都現世了,事關重大,所以我和雨晴連夜趕回來向您彙報。」

「血狼和半獸人……」屋裡那人若有所思的喃喃著,不一會兒,小木屋的門漸漸打開。

一個身穿紅袍的中年美婦緩緩走出,她身上的紅袍顯然要比若風穿的更大氣,更艷麗,她的容貌也完全禁得起各方角度的考驗,她身上不緊散發著神秘而成熟的氣息,而且還有一種超凡脫俗的氣質。

!! 中年美婦就是鳳部落的族長,名叫蕭殷淼。蕭殷淼淡淡的望著若風和雨晴,悠悠說道:「沒找到冰鳳和饕餮,卻找到了血狼和半獸人,你們怎麼能夠確定他們就是血狼和半獸人?這事情,你們最好還是說清楚。」

「其實,我們也不敢肯定他們就是血狼和半獸人,不過,你聽我們描述一下,自有判斷。」若風和雨晴,你一言我一語的描述著關於血狼和呂風的情節,說得細緻入微,生動貼切,讓人有種身臨其境般的感覺。

聽完若風和雨晴的描述,蕭殷淼若有所思的說道:「照你們這麼說,那呂風確實是半獸人無疑,可那個血狼倒不一定是血狼,從他的體型來判斷,我感覺他有點像饕餮,但卻不敢肯定。對了,你們怎麼不趁機將他們解決?」

雨晴怯怯的回道:「我們也這麼想過,可他們畢竟是好人,我們實在下不了手,請族長恕罪。」

「算了,每個人的觀念不同,你們下不了手,我理解。」蕭殷淼嘆息一聲,嚴肅的說道:「你們只知道我們四大部落各有一個預言,但卻不知道還有第五個預言。因為第五個預言只有族長才知道,就連各位長老也無從得知。」

若風和雨晴疑惑的望著蕭殷淼,蕭殷淼解釋道:「第五個預言類似於前四個預言的組合體,不過其後果極其嚴重,並不是一加一等於二的問題。也就是說,要是第五個預言應預,結果並不只是東域滅亡那麼簡單,而是整個極幻界都得毀滅。」

「族長的意思是,如果四大部落的異獸同時現世,那麼極幻界就會毀滅,可是極幻界有著上萬年的文明史,怎麼可能說毀就毀呢?」若風震驚的說道,其實她心裡根本不相信。

「這預言是一代一代傳下來的,其實我也曾懷疑過它的真實性,不過我是一族之長,我必須對我的族人負責,而現在,我還需要對極幻界的億萬生靈負責。」蕭殷淼對若風和雨晴揮了揮手,道:「你們該幹嘛幹嘛去吧!」

億萬追妻,冷情總裁慢點追 是……!」

若風和雨晴走後,蕭殷淼勾起玉指,放到嘴邊,吹出一聲婉轉的鳳鳴。

很快,一隻紅艷的鳳凰飛到她面前,這鳳凰馬上化為人形,她穿著一身紅色的鎧甲,身形筆直,嘴邊掛著一絲迷人的微笑,看起來英姿颯爽,別有一番風味。她單膝跪地,恭敬的問道:「族長,什麼事?」

「韻萱,快起來吧!我跟你說過多少次了,叫你對我別那麼客套,咱們姐妹一場,你以後叫我淼淼姐就好了。」蕭殷淼有些不耐煩的說道。

「好吧!淼淼姐。」韻萱慢慢站起來,並疑惑的望著蕭殷淼。

「你替我去一趟其它三個部落,直接找族長,叫他們三天後,到東陵城匯合,我有要事跟他們商議。」蕭殷淼說完后,又叮囑了一句:「路上小心,速去速回。」

「保證完成任務。」

韻萱剛想走,蕭殷淼突然叫道:「等等,還有一件事需要你做。你回來后,多多關照一下若風和雨晴那兩孩子,她們的資質並不在你我之下,如果你有時間,就帶她們去沙漠綠洲闖闖吧!」

韻萱點頭道:「這個沒問題,我正想去其它地域散散心呢!」

…………

中域,北部戈壁灘。

黃昏,在夕陽餘暉的照耀下,幾隻羚羊在戈壁灘上嬉戲,血狼四人仍然在艱難前行。

芊影看著一望無際的戈壁灘,提議道:「看來找不到小鎮了,馨兒腿上有傷,我們別走了吧!」

「沒問題,大家就在此處搭帳篷吧!」血狼點點頭。

…………

大家搭好帳篷之後,四人坐在一起吃著隨身帶來的食物。

木馨突然說道:「風哥,狼哥,你們教我習武吧!其實,我的內丹可以修鍊,只是家裡窮,沒時間,也沒神石,所以我才沒機會修鍊。現在在外漂泊,我總不能老靠你們保護吧?」

血狼笑道:「既然你的內丹沒問題,那就好辦,小風現在也有神力一段了,你們倆回去慢慢琢磨吧!修鍊是人一身的事情,別急功近利就行了。」

「風哥,等會你教我吧!」木馨痴痴的望著呂風,呂風溫柔的點點頭。

…………

第二天早上,拂曉時血狼就醒來。他扒開帳篷,正看見芊影在練劍,看著芊影那優美而柔韌的動作,他不經意間又想起了任羽思,心想:「要是前面的姑娘是思思該多好啊!」

「狼哥,你看我練劍的姿勢好看嗎?」芊影收起劍,邊走向血狼邊問道。

血狼有些憂傷的點頭道:「好看,你繼續練吧!」

「哦。」

芊影繼續練了起來,血狼盤坐到地上,開始錘鍊自己的內丹,他剛突破不久,需要穩固修為,而此時正是最佳時間,他得好好利用。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You may also lik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