只是此刻郝運的臉上,早已冒出好多冷汗出來。

話音剛落,其中三個茶藝師快速走過來,很謹慎的將郝運從地上攙扶起來。

“水……”郝運又一次開口。

他剛說完,便有小弟不知從哪裏拿來的一瓶礦泉水,拿到了其中一個茶藝師的手裏。

只見這個茶藝師打開瓶蓋,然後快速的將水送到郝運的嘴邊。

當郝運的嘴巴碰上水的那一刻,他便如飢餓的豺狼一般,大口大口地喝下。

咕嚕嚕!

不多時,一瓶礦泉水便進入到他的肚子裏。

只是因爲太過大口的緣故,有好些水被灑到了地上。

“我……我要……像你挑戰!”

郝運開口,眼神中透露出滿滿的殺意,面色猙獰,十分可怕。

他看向攤前的段毅,大家都很清楚的知道,郝運嘴裏中的你指的是誰。

“什麼,郝師傅要挑戰?”

“這有什麼必要,從來都是低星級的茶藝師向高星級的茶藝師挑戰,他一個小農民甚至都不是茶藝師,看來郝師傅這一次真的不打算放過這個小農民了,也該這個小農民倒黴!”

ps:感謝書友匿名DBOC52打賞的2元紅包,感謝各位書友的訂閱,作者菌會繼續努力的。 “對呀,看來郝師傅這次真的下了血本了。只不過他這次若是輸掉的話,那這五星級茶藝師的頭銜可就落到這個小子身上了!”

“開什麼玩笑,如果要比賽的話,郝師傅又怎會輸?要知道他的五星級茶藝師的頭銜可不是白拿的!”

人羣中有人開始擔心郝師傅的頭銜一下子掉到了這個小農民的頭上,但很快便被周圍的人反駁道,語氣十分肯定,沒有半點遲疑。

人羣裏,十分嘈雜!

朝陽從東方慢慢升起,氣溫也漸漸升高。

周圍的好些人,額頭上也冒出了若隱若現的汗珠出來。

這條茶道街,是步行街,周圍沒有任何的機動車輛通過……

只是街道的入口處,車位早已被停滿,而此刻周圍的人羣也越來越多。

空氣有些流轉不過來。

旁邊議論的聲音,絡繹不絕。

只不過,當郝運提出要向段毅挑戰的時候,人羣中的議論聲最爲嘈雜!

但……

這些聲音,根本無法對段毅產生任何的影響。

從擺好的這個攤位開始,段毅便悠然坐在自己的小木椅上,一身黃色便服,腳穿帆布鞋,一臉的坦然。

他甚至沒有挪動半步,一雙清澈的眼睛,彷彿能看清世間所有渾濁之物。

每晚誦讀經書,每日盤坐吐納,自然培養了他超凡脫俗的氣質!

此刻的他,真的很不一般!

他只是靜靜的聽着,甚至沒有往郝運的身上看一眼,即使他在說出要跟自己挑戰的那些話語。

許久。

當週圍的聲音便的更加嘈雜的時候,段毅這才往人羣中看了一眼,張了張嘴,聲音喃喃,但依舊沒有看向郝運。

“我……爲何要接受你的挑戰?”

聲音坦然。

但是,即便周圍的聲音雜亂不堪,每一個人都聽的十分仔細。

原本郝運在灌完一整瓶礦泉水之後,面色好潤了一些,但當他聽到段毅的話語,面色瞬間憤怒起來。

在他看來,整條茶道街也就只有他是五星級茶藝師,能接到他的挑戰,那是看的起他,而郝運在獲得五星級茶藝師的稱號之後,更是沒有向人挑戰過,他便是第一個!

這個時候,郝運自然不會放過段毅,他毫不客氣的上前一步:“喂,小子,我想向你挑戰,那是看的起你。茶道可是有着博大精深的歷史,如果你真的有本事,那就接受我的挑戰!”

聲音有些沙啞,但語氣堅定!

“郝師傅,你不要跟他一般見識。他就是一個小農民,甚至連一星級茶藝師都不是,你跟他比,不是自降身份?”

旁邊,也有其他茶藝師爲郝運說話。

聽到他們的話語,周圍人開始發出一些嘲諷的話語。

“對,比比就知道這個小子的能耐了!”

“要知道,像我們都沒資格接受郝師傅的挑戰,你一個小農民就知足吧!”

“小子,敢不敢?”

“他不會是怕了吧?不過這種能力懸殊的挑戰一下子便能分出勝負,要不是想看看這個小子到底輸的有多慘,我還真沒心思在這裏浪費時間。”

茶藝師還有看熱鬧的路人們一個個眼睛發亮,彷彿在等待看一場好戲!

當然,人羣中也有一些比較不同的聲音。

只是這些聲音太過於小聲,除了他們自己,幾乎沒有人聽見!

“這……會不會太不公平啦,郝運可是五星級茶藝師,而這個少年甚至連一星級茶藝師都沒評上!”

這是一位中年男子的聲音,他看着段毅,緊皺眉頭,只是他的聲音太小,幾乎是說給自己聽的。

朝陽慢慢的升到半空中。

人們額頭上的汗水越發的明顯,有好些人已經揮起衣袖擦去額頭上的汗珠。

許久。


“哦,怎麼比?”

段毅開口,聲音不大,只是他的聲音沒有任何的波瀾。

“當然是比茶水,在茶道上,幾乎都是星級低的茶藝師向高的茶藝師挑戰,這樣只要高星級茶藝師戰敗,低星級茶藝師便能獲得高星級茶藝師的頭銜,而那位高星級茶藝師則會獲得低星級茶藝師的頭銜,像你這種沒頭銜的話,我輸了便就不是茶藝師!”

郝運開口,無比自信。

此刻的他,看見段毅彷彿有了一點興致之後,整個人立刻年輕了二十歲,臉色也漸漸紅潤起來。

段毅不語,彷彿在沉思。

許久。

“那如果我輸了……”段毅秀眉微蹙,只是他的聲音依舊平穩。

“那你便滾出這條茶道街,生生世世都不準踏進這條茶道街,更不能評星級茶藝師!”郝運提了提嗓子,將生意提到最大,頓了頓,繼續說道。“另外,你還要在這裏跪上三天三夜,以彌補我的損失!”

額……

話音剛落,郝運便擺出一副趾高氣揚的樣子,跟之前完全判若兩人。

只是。

周圍的人皆是一愣!

“哎,郝師傅這是要趕盡殺絕啊,看來以後這個小農民是不能在茶道上混了!”

“不就是一個小農民嘛,沒什麼大不了的,即便郝師傅沒有跟他挑戰,那他也完全不可能在茶道上混下去,星級茶藝師跟他更是無緣!”人羣裏也有人開始挖苦。

“什麼?還要跪上三天三夜,那不是要了這個小農民的命啊,哈哈,不過這樣也好,省得他在這裏一直裝B,真心看他不順眼。”也有人聲音很高,氣勢也很足,說話的時候,語氣裏全是不屑。

段毅坐在攤位前,依舊一臉的平靜。

至於這些聲音,他聽見了。


但,他根本沒有放在心上。

倒是攤位前的郝運,看見段毅一臉無動於衷的樣子,心裏有些着急。但他還是很快控住了自己的情緒,微微開口,樣子顯得有些猥瑣。

“喂,小子,敢不敢接受挑戰?我可是五星級茶藝師,如果你輸了,其實也沒有什麼的!”

郝運見到段毅一副無所謂的樣子,心中甚是鬱悶,很快他便說出了一些話語想要他接受自己的挑戰。

“可,我接受挑戰!”段毅輕輕開口,聲音平淡,只是他的臉上彷彿多了一絲興致。

Ps:感謝各位書友的訂閱,作者菌會繼續努力的。 什麼?

郝運聽到段毅的話直接愣住。

這個少年就這樣接受自己的挑戰了?

不會是我聽錯了吧?

這傢伙,不會不知道自己在茶道上的厲害吧?

要知道,自己可是獲得過五星級茶藝師的人!可以說在整條茶道街上,幾乎沒有人敢接受他的挑戰。在茶道上,他更是評判標準,站在茶道頂尖的位置上,而眼前的這個少年,甚至還沒有踏進茶界,就這麼輕鬆接受自己的挑戰?

原本,這個少年還沒接受他的挑戰時候,他還滿心憂愁,擔心這個少年不會上自己的當,自己甚至還動了一點小心思。

而當眼前這個穿着寒酸的少年,很平靜的接受自己的挑戰,他反而耐心有些不安起來。

他的背後難道還有我們不知道的高人?

不,他的身世早已被自己的手下調查的一清二楚。

一想到這裏,便聽到人羣中開始議論紛紛。

“啥,他說啥,他這是接受挑戰了?”

“沒錯,我剛剛聽的一清二楚……肯定沒錯。”

“這個小農民,這是要跪上三天三夜的節奏啊,如果說這輩子不來這茶道街倒是沒什麼,可如果真的在這裏跪上三天三夜,那一定要了他半條命!”

“對啊,這個人,也不知道哪裏來的勇氣,竟敢這麼輕易答應下來,想我一個二星級茶藝師,這茶道上已經辛苦研習了多年,都不敢輕易接受挑戰,他這麼一個少年,竟然想都沒想,就這麼隨意接受挑戰,我看他真的是瘋了!”

“是,沒錯,他就是瘋子。”

人羣中有人看了一眼段毅,只見他一臉的平靜,依舊之前的模樣,沒有任何的變化,彷彿沒有發生過任何的事情。

郝運聽着人羣裏的這些話,嘴角微微勾起,正如他所想的一樣,這個少年太不自量力,之前他所擔心的全部化爲烏有。

只是郝運依舊有些不放心,他看了一眼段毅,有些趾高氣昂。

“你,可想好了?大丈夫說出的話,可不能反悔哦!”郝運喝完水之後,感覺整個人精神了許多,甚至都不用別人攙扶,便能穩穩的站好。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You may also lik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