言情小說

此話一出,所有神仙的注意力全部注視到李牧的身上,李牧並不緊張,因爲並不在乎,又怎麼會緊張,他也不知道諸位神仙的眼神是怎樣,老君停住他就停住了,老君跟玉帝行禮,他也跟着一起行禮。

玉帝說:“李牧,本君再次見到你了?”

衆位神仙好奇,李牧什麼時候跟玉帝見過。

“是的陛下。”

“本君上次見到你,你正在跟衆仙對付那孫猴子,後來從衆仙的口中聽說你參與到修繕天宮裏,本君非常欣慰,你不是天宮的神仙,屢次出現在天宮,本君不計較這個。”

李牧不說話,心裏卻腹誹,他幫他修繕了天宮,就算凡間的再差的人都會叫他留下來吃口便飯,就算他是玉帝,便飯不方便吃,天宮才經歷浩劫,不適合舉辦宴會,鋪張浪費,但是,也不至於說他私闖天宮,懲罰他吧!

“多謝玉帝陛下。”李牧趕緊說。

“本君很欣賞你,也很感激你。說,你想要什麼,本君都可以滿足你?”玉帝問。

“我……”就算有好東西,李牧一下子也叫不出名字。

正不知道要什麼的時候,老君說:“陛下確實需要賞賜李牧道友,這次修繕天宮他真的幫了不少的忙啊,陛下不如賞賜他奇珍異寶,仙丹金銀吧?”

“本君覺得不錯,李牧,本君再問你,你可想要擔任天宮的職位,比如修繕天宮的職位?”

雖然工作部分貴賤,但是,他並不想擔任什麼天宮的職位,他有他自己的事情需要去做,總是在天宮轉悠幹什麼。

“玉帝陛下,李牧不想擔任什麼職位,李牧自在慣了,不喜歡被束縛,而且,我想要找我的朋友,更不能在天宮耽擱,陛下一番好意,李牧也不願意辜負,陛下就如老君所言,隨便賞賜我點金銀仙丹之類的吧。”李牧說。

“好,既然你不熱衷職位,那本君也不勉強你,就依你的話,賞賜李牧仙丹金銀,奇珍異寶三鳳凰車。”

此話一出,底下衆仙無不紛紛羨慕。

李牧不知道鳳凰車是什麼概念,也不知道三鳳凰車又是什麼概念,自然不會跟那些神仙一樣唏噓。

“賞賜完了,那本君就來好好的追究責任了,諸位仙君,此次孫猴子大鬧天宮究竟是誰的過錯?”玉帝問道。

衆位神仙星君紛紛不敢再說什麼話,低頭故意打瞌睡,或者故意弄衣服,反正是漠視殿上的玉皇大帝。 “老君?”玉帝率先將玉帝從衆位仙家裏拎了出來。

正所謂槍打出頭鳥。

只要有個目標出現,像這種情況下,總會出現狗咬狗的場面,不管是人,還是神仙都逃不開已經既定的規則。

“老君,陛下叫你呢,怎麼不動啊!”某位星官說。

“啊?陛下叫小仙了嗎?小仙最近耳朵特別的不好,陛下,真是不好意思啊,剛纔沒有聽清楚,陛下是說這次孫猴子大鬧天宮都是小仙的錯誤嗎?”太上老君問。

“老君,雖然不全是你的過錯,但是,你也有一大半的錯誤,你承認嗎?”玉帝說。

“陛下,微臣惶恐。”老君立刻行禮。

-“你恐慌都沒用,這件事你就是有責任,老君,你得負責?”玉帝說。

玉帝說完,太上老君噗通一聲跪地上,李牧都覺得他的腿腳是不是會被磕壞,爲他感到疼。

“陛下,您說,您說如何懲罰小仙,小仙這一把老骨頭要是能夠被折騰,陛下就折騰吧,小仙知道錯了。”

“哎,你這老骨頭就不要說這樣的話,你放心,本君不折騰你這老骨頭,煉仙丹跟撰寫經術都是你所擅長,本君就懲罰你做這兩樣,做兩鳳凰車。”

老君目露出爲難之色。

李牧真心好奇,鳳凰車到底又多大,爲什麼老君臉上會露出這樣的表情?

“陛下,小仙覺得這懲罰太輕了,明明一大半的責任都在老君身上,懲罰這些太輕了。”九曜星官唯恐天下不亂。

“陛下,老君年紀不小了,還請陛下手下留情。”李牧順勢道。

“留情不是我說的算的,責任確實在他。”玉帝說。

“陛下明見,確實就是老君的錯。陛下,老君既然承認錯誤了,那……”二郎真君說。

“陛下,小仙是有錯,但是,小仙覺得二郎真君也有錯。”太上老君說。

李牧不由的退到了一邊,這場面真的是混亂,狗咬狗是最大的名場面。

“太上老君你這老神仙,爲何要這樣說我,我惹你了嗎?”二郎神說。

“小仙這是就事論事而已,你就是有錯,如果你要是捉拿住孫猴子的話,也不會發生後來的事。孫猴子進入我的兜率宮,用我的煉丹爐煉化他,也是大家一致認同的,但是,說跟我沒有關係那是不可能的,我也承認跟我有點關係,但,正如同陛下所說的,我有責任,大家都有責任,尤其二郎真君的責任最大!”老君說。

“太上老君,本神問你,本神之所以沒有捉住孫悟空是否因爲本神的能力有限?”二郎真君問。

“小仙並不否認你因爲能力有限,所以逮不住孫猴子,但我可記得你曾經抓住過孫悟空,這是不爭的事實,你別以爲我老眼昏花年紀大所以就不記得了。”太上老君說。

“陛下,小神真的不是故意逮不住孫猴子的,希望陛下明見。”二郎神極力辯解。

“不用你提醒本君,本君還不昏。”

李牧知道玉帝對二郎神一向頗有微詞,只是,讓他沒有想到的時,這種嫌棄居然表現的那麼的強烈。

二郎神也是好脾氣,啥都不敢多說。


“除了太上老君需要爲這次的事情接受懲罰之外,其餘參與到這次戰鬥之中的除了底下的天兵天將之外,都要接受懲罰。”玉帝沉默起來。

衆位神仙紛紛看向他,不知道他是爲何戛然而止,其實,他只是想不到該怎麼懲罰這麼多的人而已,腦袋突然短路了。

“陛下?”李牧叫了聲。

“嗯,本君只是在想要怎麼懲罰,誰在本次戰鬥中最慫,誰又相對勇敢一點。”玉帝說完,底下的仙家再也按捺不住了。

“陛下,小仙父子兩人對陛下,對天庭一向忠貞不二,爲何還要懲罰?”李靖手中託着寶塔,言語中略微有些不滿跟埋怨。

“本君何曾懷疑過你對天庭對本君的忠心,本君之所以懲罰,那也是就事論事而已,李靖,你有什麼埋怨的?”玉帝的威儀瞬間出來,李牧覺得整個凌霄寶殿的溫度突然下降了,他有些瑟瑟發抖起來。

“玉帝,我們兄弟四人在戰鬥中是受傷最嚴重的,我弟弟魔裏星跟孫猴子打,一條胳膊差點斷裂,還請陛下不要聽信讒言。”說完,四大天王之中的老大還特意的看看太上老君。

李牧知道他什麼意思,不過就是想要提醒玉帝,太上老君這老頭亂咬人,他們兄弟爲在保護天宮出人出力,不應該受到懲罰。

李牧看看空氣中漂浮的屬性小光球的顏色,全部都是紅色的,只是紅的顏色不太一樣。

深紅色的有好幾個,這種顏色程度看來該是憤怒到了極點,但是卻敢怒不敢言的那種。

殿上坐着的玉帝陛下的屬性小光球的顏色則是非常淺淡的紅色,雖然生氣,但是並不是特別的氣憤。

“陛下,哪吒有話說!”哪吒說。

哪吒這孩子,還是小孩子的時候就特別的調皮,現在雖然長大了一點,但是,李靖對他仍舊放心不下,看他有話說,一臉憂心忡忡的看着他。

“李靖,你看看你那是什麼眼神,哪吒現在也長大了,要學會放手了。”玉帝說。

“是。”

“哪吒,你有什麼想說的?”玉帝問。

“陛下,哪吒覺得老君肯定是要負很大的責任的,這一點我們在場的仙家沒有反駁的,只是其他仙家如果不分青紅皁白的就懲罰的話,我等是不服氣的,陛下,我等都是追隨陛下數萬年,陛下要是不分青紅皁白的就懲罰我們的話,陛下真的叫我們寒心。”哪吒有條不紊的說。

玉帝沉默了。

在場的許多仙家都沉默了。

哪吒雖小,但是,話是有道理的。

“哪吒所言不錯,只是,你有什麼更好的辦法嗎?”玉帝問。

其實,之前他說要懲罰衆仙的時候,也是不知道該怎麼懲罰。

“哪吒覺得,在此凌霄寶殿裏的仙家任何一個仙家說我們在戰鬥中慫,我們都是不服氣的。”哪吒說完看看大家。 衆位仙家紛紛點頭,看來已經跟哪吒達成一線了。

“那要如何?”玉帝問。

李牧突然發現哪吒的眼神飄到了他的身上,他皺眉,嗅到了空氣中的一抹不好的氣息。

“陛下,您可以找個仙家一個一個問問我們關於這場戰鬥的想法,但是,我們在場的仙家彼此之間實在太熟悉了,我們平日裏傾軋不少,我們誰都不適合做這件事,但是,在場有個人不是我們其中的仙家。”

哪吒話音落下,所有的神仙的眼睛全部盯上了李牧,李牧渾身一抖,默默後退一步,道:“我……我不……不行的。”

哪吒來到他面前說:“李牧大哥,你可以的,只有你是新來的,跟我們並不熟悉,你來做這件事是最合適的。”

“李牧?”玉帝頗具威嚴的話襲來。

李牧趕緊上前去,“玉帝陛下。”

“此事就交給你了。衆仙聽令,在問話的過程中,但凡有不配合的,就是違抗命令,立刻拉到誅仙台繩之以法。”

果然剛強世界哪家強,除了玉帝還能有誰?

天宮給李牧單獨弄了一處宮殿,宮殿也算富麗堂皇。

李牧到了第一天,宮殿裏的仙娥們還沒有給他倒杯茶喝喝,李靖父子率先過來了。

李牧只得接見。

所以,他的宮殿的第一杯茶還是被李靖喝到的。

他也認了,不就是一杯茶,沒啥好喝!

“李天王,哪吒,你們有什麼想說的?”李牧變出來一個厚厚的簿子,準備將他們的話全部都記錄在案。

省得到時候玉帝問起來,他會忘記,或者他記得,其他人卻不承認自己說過的話,不怕,全部都記錄在案。

“反正我們父子在這次戰鬥中絕對是盡了全力的,看看我的寶塔,就是在困孫悟空的時候,被那猴子一腳踹破了,改天我還要修理。”李靖說。


“對了,我也覺得老君說的沒錯,這次戰鬥中,二郎真君是保留了實力的,他並沒有拼盡全力,他在戰鬥抓過孫悟空一次,但不知道怎麼回事,孫悟空居然跑了,我覺得他很可能跟孫猴子是一夥的。”李靖又補充道。

“父親,二郎大哥不是這樣的人,你不要這樣說他,我覺得他肯定跟我們一樣也是打不過孫悟空。”哪吒說。

李牧深深吸了口氣,這父子也並不是一條心。

封神時期,二郎神跟哪吒是兩顆耀眼的星星,兩人也結下了深厚的友誼,所以,哪吒替二郎神說話也是在理,畢竟他跟他父親不一樣,他不是個過於剛硬的人。

但是,管他迂腐還是剛硬,都是欺負過他師弟的神仙,都該被他欺負欺負。

他伸手,拾撿了他們身上的屬性小光球。

力量+78

法術+112

力量+223

這些李牧覺得對他們這些神仙來說根本好像大樹上的樹葉子一樣渺小,但是,他可不管,反正都是欺負了師弟的神仙,這些都是他們欠的。

他不如悟空勇敢,如果他要像孫悟空的話,他直接會成爲第二個孫悟空,打上三十三重天,打的四方諸神哭爹喊娘,迦葉阿難阿彌陀佛。

但是,他是李牧。

什麼事情都要不停的考慮各種可能性的李牧。

“好了,你們趕緊走吧,剛纔仙娥跟我說,二郎神過來了。”李牧趕緊攆人。

李靖走了兩步,回頭看看李牧,李牧知道他什麼意思,衝他擺手說:“李天王,你放心,你的顧忌我是知道的,我不會多說話,你放心離去。”

李靖帶着哪吒離開。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You may also lik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