言情小說

終於要走到這一步了嗎?!沉默片刻后,沒有再去理會張三瘋的冷言冷語,約翰遜的面容突然變得凝滯起來,緩步走到辦公桌前,鄭而重之的伸手打開最下面的一個『抽』屜,望著『抽』屜里黑絲絨防碰撞墊里,那個裝滿了正在不斷往外釋放出妖異紅『色』光芒液體的玻璃小瓶,臉上『露』出猶疑神情,沉默片刻后,他緩緩將那個小瓶取出,緊持在了手中。

事情的麻煩程度恐怕要遠遠超過自己的預料,國土安全部的人怎麼會跟地域的人攪合在了一起,恐怕這件事情還不止是國土安全部想要利用自己那麼簡單,而是想要除掉自己。

但讓林白想不通的是,那位隱藏在暗處的地獄主人,究竟是用了什麼手段說動了國土安全部的這位約翰遜部長,才會讓兩者間達成了一個這樣的協議。

地獄殺手的出現,可說是已經大大擾『亂』了林白的計劃。雖然張三瘋如今有符術護身,即便是在面臨頂尖天人的時候,也未嘗沒有一戰之力!但浙西地獄殺手的詭異,卻也是非同小可,而且張三瘋接觸符術的時間並不算長,天知道會發生怎樣的變數。

而變數,便是如今的林白所最不能接受的東西。因為一旦發生變數,那就意味著有人要丟掉『性』命,或者承受不可測的災厄,而不管是李秋水,還是張三瘋,哪怕是李開澤,他都不願意看到自己珍而重之的這些人,受到任何損傷。更何況一切還都是因自己而起。

電梯已經毀掉,通往頂樓的就只剩下一條路,那那便是樓梯。念及此處,林白沒有任何遲疑,腳下步伐變動,整個人猶如一道流星般,瞬息間便朝頂樓趕去。那速度之迅疾,甚至於在監控攝像上已經看不到他的身影,只剩下一道模糊的影子。

幾層樓的距離,對於林白而言,就像是根本不存在任何跨度一樣,幾乎只是短短几個呼吸的時間,林白已然到達了頂樓,望著那『門』口設下的重重阻礙,眉頭一凜,掌中飛劍錚然出鞘,劍氣如霜,橫掃而過,猶如秋風掃落葉般無情,直接『盪』空一切阻撓。

一步接著一步,緩緩走到約翰遜所在的辦公室后,林白面上沒有任何錶情,只是緩緩抬手,推開了辦公室的大『門』,向著李秋水他們看了眼后,心稍微放鬆了一些,緩聲接著道:「還算你識相,沒有對他們怎樣,否則的話,現在此處就是你的葬身之地!」

大『門』『洞』開之後,風聲呼嘯而出,頓時吹拂在約翰遜的身上,『陰』冷的狂風吹得約翰遜衣袂簌簌作響,再配上他那張膚『色』明顯有些不正常的面頰,更是多了幾分詭異。

雖然目光冷冽無比的在打量這個始作俑者的面容,但林白的面上卻是沒有任何神『色』,而且他心中的思緒更是在不斷變幻。約翰遜和地獄的那些殺手,不可能不知道自己的實力,但自己從上樓至今,卻是只遇到了一名阻撓的天人,除此之外,這一行出乎意料的順利。

林白絕不相信,以約翰遜這樣的心機和謀划,絕不會自大到以為只憑藉大樓里那區區幾名安保人員,以及那名地獄殺手,就能夠阻撓自己!事情之所以會如此反常,絕對是這喪心病狂的傢伙,心裡邊定然是有著其他依仗,而且是那種能夠一舉扭轉局勢,決定事態走向的強大依仗,否則的話,約翰遜在面對自己的時候,定然不會像現在這樣淡然自若!

但讓林白所不能理解的,便是究竟這約翰遜的依仗是什麼,為什麼會給他帶來這樣強大的自信!而且更讓林白所感到詭異的是,他在約翰遜的身上感受到了一種類似於天人的氣息,但那種氣息和他以往所接觸過的天人,卻又全然不同,叫他難以捉『摸』。

「林先生,我之前就跟你說了,按照我的本意,實在是不想我們兩個把事情鬧得這麼僵。」沉默片刻后,約翰遜的臉上突然有淡漠的微笑『露』出,望著林白輕笑道:「可惜我沒想到,原來家人的地位,在林先生你的心中這麼微不足道,我就那一點點的要求,你都不願去做。」

「在意與否,只有我林某人和家人的心裡清楚,不用你在這裡指手畫腳。」對於約翰遜的『激』將話語,林白沒有任何神情變動,輕笑著回話道。對於林白來說,家人的確是他生命中最至關緊要的事情,但珍惜家人,卻並不代表著林白就要接受別人的脅迫。

而且林白很清楚,如果自己真的為了救回李秋水,對神盾的那些人下手的話,恐怕就算是約翰遜真的依照約定放出了李秋水他們,在他們的心中也必然會有難以打開的心結。

更重要的是,有張三瘋在李秋水身邊坐鎮這件事兒,更等於是給林白打了一針強心劑,讓他可以沒有後顧之憂的去做事,不需要理會約翰遜的要挾。

「林先生,我再奉勸你一次,如果你現在還能跟我合作,按照我的要求,去殺了神盾的那些人,我還是能夠釋放了你的家人。」沒有理會林白的話,約翰遜淡淡一笑,聲音冰冷道:「當然,如果你實在無法接受我的條件,那我也就只能不客氣了。」

情詩一百首現代詩 你覺得你有那個本事嗎?你和地獄的人勾結在了一起,已是罪無可赦!」林白聞言輕笑出聲,眼眸中更是釋放出懾人的寒意,順著他的身軀更是散發出冷冽的殺機,本來他是只想誅殺了約翰遜,救回李秋水等人,但看眼下的形勢,他卻是必須要對國土安全部進行一次大清洗。這是林白做事的原則,人不犯我,我不犯人,人若犯我,我便加倍奉還!

地獄對自己的謀划,已是司馬昭之心,路人皆知!如今約翰遜和地獄主人勾結在一起,自己又如何能不斬草除根,把這些變數化解在無形之中!

「看起來林先生你是不願意談了。」約翰遜聞言輕笑一聲,面帶笑意望著林白,緩聲道:「既然林先生你不願意談了,不願意去理會你這些家人的『性』命,那我也就只能說聲抱歉了。」

話音落下,約翰遜的手登時變動,陡然按在了辦公桌的一個按鈕之上,只聽得嗤然一聲,只見順著關押李秋水和陳白庵他們的那個房間四下,陡然有嗡然聲響起。

「你敢!」看到約翰遜的動作,林白眼眸一寒,手中飛劍錚然出鞘,劍光恍若流水,頃刻間便斬到了約翰遜身前的辦公桌上,只聽得砰然一聲,辦公桌登時化作了無數碎片。

「林先生,這是我們國土安全部的一點兒小手段!李小姐他們現在所處的房間是一個和外界沒有任何連接的密閉房間,『抽』氣機只要開始啟動,在十分鐘之內就會把空氣『抽』干,除非是我的命令,否則機器不會停止運作。『操』縱儀器的房間也不在這裡,你毀了這桌子也沒用。」

雙手抱在身前,擋住了濺起的碎片后,約翰遜面帶笑意,低頭向著手腕上的腕錶看了眼后,笑眯眯的對林白道:「現在已經過去了三十秒,林先生你還有九分三十秒的時間。」

「你算錯了,這房間固然堅固,也攔不住我師兄!」林白聞言眼眸陡然一凜,向著張三瘋沉聲道:「師兄,不用隱藏實力了,動手吧!」

「洋鬼子,看道爺我的手段!」話音落下,張三瘋朗笑出聲,雙手陡然向著懷裡一模,頃刻間便拿出了一大把符籙,然後如不要本錢般,向著身前扔了出去。

符籙一出,轟隆之聲頓時不絕於耳!但叫人吃驚的是,饒是這符籙的威力驚人至極,撞擊到四下的牆壁后,竟然只是撞下了幾個凹坑,除此之外,別無損傷!

「我說林先生你怎麼這樣放心家人,原來是有高手相助,看起來是我低估張道長了。」見狀之後,約翰遜眼角先是一凜,而後輕笑道:「不過這房間乃是用半米厚的鈦合金板鑄成的,就連這些玻璃,也都是世界上最堅固的防震玻璃,林先生你怕是要失望了。」

「時間還剩下整整九分鐘,林先生你要抓緊時間做出決定了,否則的話,可要追悔莫及。」–55789+dsuaahhh+25501447–> 仔細閱讀史阿送來的竹簡,等全部看完,對天下大勢有了很詳細的瞭解。

其中,劉表和孫權的大戰仍舊不溫不火,彷彿要打上數十年纔會分出勝負。

但這只是假象,真相是通過這次大戰,孫權的兵力雖然縮減了不少,但是精銳都保留下來,可以說,是在練兵。

劉表那邊,則是損失慘重,無論是裝備還是錢糧都是消耗甚多。


在加上劉璋已死,劉表的糧食就大大不足,攻擊呈現疲態,明顯後勁不足。

再過幾年,也許會被孫權吞併。

北方戰場,曹操和袁紹即將分出勝負,因爲洛陽城竟然被曹操攻破。


不對,應該是被郭嘉攻破。

已經晉級成爲紅色品級的郭嘉,在戰場上,那可是碾壓袁紹等人。

就算郭圖數人拼死抵抗,也不是郭嘉的對手。

一個反間計,就讓護衛城牆的數千萬士卒倒戈,然後城門打開,早就準備好的大軍勢如破竹,殺了進去。

袁紹不得已,再次逃跑,這一次,他可是丟了整個司隸。

只要曹操消化了司隸,袁紹就徹底沒有活路。

曹操對於袁紹的逃跑,則是採取爲扎穩打,哪怕袁紹讓出了整個司隸,也是慢慢蠶食,不會一口吞下,這是在防備袁紹,省的被袁紹伏擊,那可就不妙了。

不管怎麼說,現在曹操明顯佔據優勢,勝利是遲早的。

不過曹操的大勝,可是讓一些人不爽,那就是涼州的馬騰,年前被曹操肆虐一頓之後,就恨上了曹操,本來袁紹圍攻官渡的時候就打算去幫忙,但是異族出事,所以沒有趕上。

如今,他已經搞定了異族,準備揮師東進,偷襲曹操的後方。

益州方面,因爲張魯的消失,五斗米教亂成一團,而益州那些強大世家,也是開始有所異動。

一些強大的家族擁兵自重,將每一郡每一城劃分開來,變成自己的地盤。

並且封鎖消息,不讓外界知道益州的現狀,爲他們奪取益州做準備。

可惜他們不知道的是,劉備此時正打算進攻益州,因爲他們的謀劃,給劉備很大的便利。

“史阿,幽州方面沒有什麼事情吧?”李易看完之後,輕聲問道。

“主公,一切無事,就連商城也是沒有被攻擊,好像那袁紹和曹操忘記了咱們。”史阿恭敬的說道。

一邊說,一邊自豪。

無論是曹操還是袁紹,此刻都不敢去招惹幽州。

要是現在惹幽州不快,可是能改變他倆的戰局,那樣就會突生變故。

“哦,知道了,你去忙吧。”一揮手,史阿就消失了。

如今的他還有很多事情要去做,要不是李易召見,他還在外面奔波。

看着消失的史阿,李易點點頭,推開房門。

“主公,您要出門?”黃忠的聲音響起。

“漢升?你怎麼在這。”看着黃忠,李易疑惑的問道。

“主公,張角大哥說要休息,讓我保護主公,所以我就在門外等着主公。”黃忠平淡的說道。

聽着黃忠的話,李易沒有說什麼,帶着黃忠,去找劉備三人。

在下人的告知下,劉備匆忙趕來,和他一同的,還有軍師徐庶。

至於關羽和張飛,估計此刻正在戰場之上,這幾天,他們可是經常出去戰鬥,攻打地盤,將劉備佔領的地方慢慢擴大,如今都是快打下一郡,馬上就是太守級別了。

“玄德真是忙啊,連戰甲都是沒有卸下,對了,最近錢糧都到了吧?”李易看着剛剛坐好的劉備兩人,直接問道。

“多謝一天大人,錢財昨天就到了,只是最近有些事情耽擱了,所以沒來拜會,真是失禮。”劉備一拱手,向李易賠罪。

李易一看,只是笑了笑,沒有說什麼。

“對了,一天大人,不知今天喚我等有何要事?”徐庶在劉備之後,輕聲問道。

他的問話,讓劉備認真起來。

就在剛纔,下人通知他李易要找他,他還是很焦急的。

難道是李易要走了?那可是大大不妙。

雖然現在攻打益州還是很簡單,有兩位弟弟幫忙,十分輕鬆。

但是這僅僅是一郡的地盤,等到去了其他幾郡就不是這麼容易了。

“無事,只是最近收到情報,曹操要勝利了,來告知一下。”李易淡淡的說道。

不過他的話語,可是讓劉備兩人驚訝,怎麼打的勢均力敵,曹操就勝利了?難道是出現什麼變故?還是袁紹出事了?

“莫非,袁紹被暗殺了?”劉備疑惑的問道。

“非也,是郭嘉晉級了。”李易微笑着說道。

聽到李易的話語,徐庶的嘴巴長得大大的,彷彿受到了什麼驚嚇一般。

至於劉備,則是有些摸不到頭腦,那郭嘉是誰?他可是不知道。

“元直,那郭嘉何許人也?”劉備小聲的問道。

“主公,郭嘉是曹操的軍師,是戲志才之後的第一謀士,他本來是金色頂級謀士之一,如今突破,那就是紅色品級的謀士,有此等人物相助,曹操如何不勝。”徐庶聽後,小聲對劉備說道。

兩人的悄悄話,李易看在眼裏,沒有說什麼。

反正他該說的都說了,自己也是要走了,如今來到益州數天,很是想念三個嬌妻,趁着無事,要趕緊回去造人。

“好了,如今益州無事,我也要走了,至於玄德有什麼麻煩,以後可以書信告知,我能幫助的,一定幫忙。”忽然,李易站了起來。

說完之後,就打算離開。

李易的行動,可是讓劉備兩人焦急萬分。

但是一時間沒有藉口讓李易留下,一但李易走了,那張角黃忠等人也要離開,他們走了,可是就少了數個強者。

一但益州反應過來,他們可是會十分艱難的。

“一天大人慢走,在下有一事相求!”徐庶見此,立刻開口道。

這一開口,讓李易停了下來。


“哦,元直有何事情?”李易問道。

“是這樣的,今日來關張兩位將軍廝殺頻繁,早就想休息幾天,但是敵人攻勢兇猛,一直沒有時間,請求大人帳下戰將幫助一二,只要讓兩位將軍休息三天,元直萬分感謝。”徐庶小心的說道。

等到徐庶說完,李易有些傻眼了。

沒想到徐庶爲了把他留下,說了這個一個藉口。

逗趣萌寶︰神仙姐姐抱回家 ?那不可能,他倆可是金色頂級的戰將,要說下一個晉級的非他倆莫屬,只要大量斬殺敵人,就會突破紅色品級,成爲天下第四戰將,如何會累。

“對,元直說的在理,請求一天大人在留幾日,我也好儘儘地主之誼。”劉備感覺身後徐庶的輕拍,急忙站了起來,對着李易說道。

看着兩人的挽留,李易也不是太死板,他倆如此,一定是有所圖謀。

估計是聽到郭嘉晉級後,着急了,怕拿下益州的時間太長,給了曹操機會。

“兩位是真心?”李易看着兩人,有些疑問的說道。

“真心,一定是真心。”劉備一聽,笑呵呵的說道。

“算了,實話和你們說,曹操就算擊敗了袁紹,也需要幾年的時間才能消化一切,這正是你們的機會,我走了。”說完,李易帶着黃忠就離開了。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You may also lik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