言情小說

“不要嘛?媽媽,在讓甜甜小睡一會好嗎?就一會會。”甜甜連眼睛都沒有睜開,就這麼窩在葉東懷裏說着。

“柳姐,就讓甜甜多睡幾分鐘吧!一會我叫她起牀。”葉東笑道。

“行,不過就幾分鐘啊,不然甜甜上學要遲到了。”

柳如雲囑咐一句,便走去甜甜房間,去給大傢伙準備早餐。

十分鐘後。

葉東帶着甜甜來到一樓,此時衆女都已經聚集在一起吃着早餐,桌上還有兩份,是葉東和甜甜兩人的早餐。

早餐很簡單,幾塊麪包、一杯牛奶和一個八分熟煎蛋,但卻營養均衡。

早餐過後,大家各自離開別墅,劉倩倩帶着李彤和王素素三人去一中,許嫣單獨一人去東城分局,柳如雲要先帶着甜甜去幼兒園,然後才能去上班。

最後葉東和林蓉蓉也離開別墅,原本熱鬧的別墅一下變得寂靜。

上午九點。

葛氏集團召開董事會,葛青峯死了,葛氏不能沒有總經理,這個會議就是從新推選出總經理。

然而有資格參選總經理一職的人,就三個,財務總監葛靈兒,執行總裁葛青山,以及另外一位葛家新派出來打理公司的年輕人,葛青石,他是葛青峯的堂弟,是大長老葛江河這一脈的人,而葛靈兒和葛青山則是二長老葛江山這一脈的人。

開董事會,葉東和林蓉蓉兩個人就沒有資格進去了,他們只能帶着辦公室無聊的用工作電腦看着喜劇電影。

葉東也不在乎誰是葛氏集團的董事長,因爲和他沒有關係,葛靈兒對於這個也是無所謂,但葛青山卻是勢在必得,執行總裁和集團總經理,這兩個職位可是相差好大,當了總經理,那麼在集團之中就是二把手,除了董事長他最大,這對於喜歡權力的葛青山有着非常大誘惑力。

然而,正在看電影的葉東,他的手機忽然響了起來,從口袋裏拿出手機,看到上面號碼備註,葉東這纔想起來,昨晚答應潘雄去軍營操練龍牙部隊的兵哥哥一事,他給忘的一乾二淨。

“黑熊啊,真是不好意思,昨晚答應你去龍牙給他們上一天課,結果給忘了!不知道現在去還來不來得及啊?”葉東接下電話,歉意道。

電話那頭,潘雄聽到葉東的話,差點沒把手機給丟出去,這叫什麼事啊!他可是一大早六點鐘就把在軍營中的全體龍牙特種兵給集結起來,就等着葉東去給他們操練,從六點到九點,他們可整整等了三個小時,葉東還是遲遲不來,這不是在等不下去,潘雄才給葉東打電話,哪知道葉東居然把這事給忘的一乾二淨,還真不靠譜啊!

“東哥,我算是服了你,什麼也不要說了,趕緊過來吧!”潘雄無語道。

“那好,一個小時準到,你們先等着吧!”

葉東掛斷電話,和林蓉蓉說了一聲,便離開開着葛靈兒的車離開葛氏,趕去江南軍區。

一個小時後。

江南軍區,葉東來到訓練營地,便看到坐在大訓練場的潘雄,以及一衆大約三百人的龍牙特種兵。

“哎呀呀,東哥,我總算是把你盼來了。”

潘雄看到葉東,趕緊起身相迎,對於葉東他還是很尊敬,當然能夠打贏潘雄的人,他都很尊敬。

“呵呵,一時之間給忘了。”葉東笑了笑:“這樣吧!黑熊,你先讓他們去吃早中飯,下午我在好好操練他們,你看行嗎?”

“行,怎麼不行,今天只要東哥你能隨便教他們幾招就行了,這樣我就完成任務,也可以和老爺子交代了。”

潘雄可沒指望葉東能教多少,一時間不夠,二看葉東這幅懶散的樣子,估計也沒打算教多少東西給龍牙那羣兵哥哥。

隨即,潘雄走到大訓練場,看着那羣龍牙特種兵,大聲喊道:“給大家一個小時吃早中午飯,十一點鐘集合,現在全體解散!” 葉東和潘雄一起來到軍區食堂,葉東打了兩個菜一份飯,潘雄則打了四個菜三份飯,葉東見後非常詫異。

“不愧是大黑熊,飯量可真大啊!”葉東感嘆道,軍區食堂裏面的飯,那一份就是三個標準碗的飯,一份就已經夠葉東吃的了,沒想到潘雄居然要了三份,那可是整整九碗飯啊!

“小意思,不就三份飯嗎?這還是因爲每到飯點,不然過一兩小時過來,我還要多打一份飯呢?”

潘雄語不出驚人死不休,九碗飯還嫌少,要吃十二碗才過癮,葉東正懷疑潘雄到底是不是人,雖然潘雄體型很大,但一頓九碗飯、十二碗飯的還是很嚇人。

食堂的工作人員顯然是見怪不怪,潘雄最多一次可是要了五份飯,那可是整整十五大碗米飯,足夠普通人七/八個的量啊!

“你行……”

葉東實在找不出什麼話來形容,端着飯菜隨便找了個位置便坐下吃,潘雄也端着他超大盤的飯菜坐到葉東對面。

潘雄吃飯速度奇快,幾乎看不到他咀嚼,只看到他喉嚨的蠕動,和盤裏逐漸變少的飯菜。

葉東微微詫異,看到食量這麼好的潘雄,他的食慾也增加了不少,兩人吃着吃着,慢慢居然開始有着比誰先吃的感覺……

風捲殘雲過後,葉東打了個飽嗝,自從來到江南市告別傭兵生活,葉東就沒有吃過這麼飽,今天這頓飯,讓葉東找回那麼一點做傭兵時吃飯趕時間的感覺。

兩人坐在原處,小憩一小會,潘雄開口說道:“距離十一點還有半個小時,要不要去我爺爺那看一看,老爺子和雪姨可是經常唸叨你啊!”

“哦,是嘛?都念叨我啥呢?”葉東問道。

“老爺子就是想看看老大你的能力,至於雪姨,那我就不清楚了。”

潘雄也很奇怪,雪姨可是從來不會念叨誰,唯獨葉東,雪姨隔三差五就要向潘雄問問葉東什麼時候來軍營,事出無常必有妖,潘雄有時還會瞎想,認爲雪姨是喜歡葉東了,不過他也就是想想,雪姨可是冷若冰霜,而且還是修煉冰雪心經的修者,整個人就和冰山一樣,很難會喜歡男人,而且還是比她小的男人!

“要是這樣的話,那就不用去了,一會我操練龍牙那羣小子的時候,老爺子他肯定會過來觀看。”葉東笑了笑,估計今天叫他來訓練龍牙特種兵,也是老爺子的注意,既然這樣,那葉東就露他一點真本事,讓潘老爺子瞧瞧!

“也是,憑我家老爺子的性格,肯定會過來觀看。”潘雄很認真的點了點頭。

……

龍牙特種部隊專用訓練場地上,葉東和潘雄並排站在三百龍牙特種兵面前,在葉東身後是潘老爺子和雪姨。

葉東表現的時候到了!

葉東看着三百龍牙戰士,個個身姿筆直,虎背熊腰的站在哪裏,很滿意,一個標準站姿,足以看出部隊紀律性和實戰性有多強。

特種兵和傭兵,性質雖然不一樣,但訓練卻都是一樣。

而且,訓練傭兵的地方,訓練傭兵的方式比特種兵來的更加殘酷,更加無人道。

訓練特種兵,只能說是艱苦和磨鍊人的意志,但訓練傭兵,每一場都是實戰練習,每一次訓練都會死人,人數也會越來越少,最後活下來的人才是真正的傭兵。

葉東能夠成爲傭兵之王,經驗那是相當豐富,只要葉東拿出一套訓練傭兵的方法來訓練特種兵,那麼特種兵的實力必然會得到提升。

沉寂了一會,葉東眼神凝聚,掃向三百龍牙特種兵,緩緩說道:“我是你們新任教官葉東,今天將由我負責訓練你們,這是我第一次給你們訓練,但絕不是最後一次。一會我將會給你們安排熱身訓練,希望你們能夠全部堅持下來,你們,行嗎?”

“行……”三百人異口同聲,回答的慷鏘有力。

“那好,現在訓練開始,我將做出一套動作,你們跟着我學。”

葉東說完,打出一套他師父不死老道給的鍛體功法其中的一種簡單鍛體術,這套鍛體術雖然是鍛體功法中最簡單的一種,但當葉東打出來,卻沒有幾個人能夠跟上節奏,從第二個招式便開始亂碼,根本跟不上葉東節奏,儘管這是葉東放慢了的節奏,可還是沒人學做出來。

一旁的潘老爺子,看到葉東打出這套鍛體術,眼睛的瞳孔一縮,這套鍛體術雖然看似簡單,實則每一個動作都會牽動全身肌肉,讓周身都得到鍛鍊,如果長久做下去,身體素質必然會得到極大提升。

葉東很有耐心,一遍又一遍的放慢速度教龍牙特種兵,他當初學也學了二十多分鐘,才把只有一百來個動作的鍛體術給全部學會。

漸漸的半個小時過後,終於有人把鍛體術全部動作學會,那人不是別人,正是潘雄。

見此,葉東拍了拍潘雄的肩:“黑熊,既然你學會,那就現在就由你來演練,我去休息一會。”

“啊……”

潘雄看着往旁邊休息區去喝水的葉東,有種哭不出來的感覺,打一套鍛體術可是極費體力,潘雄爲了學這套鍛體術,可是花費他大量體力,現在他都覺得餓了,哪還有體力去給他們演練,不過現在龍牙這羣崽子們都在看着,潘雄也只能咬着牙演練着。

在葉東喝水的時候,雪姨不知什麼時候來到葉東身後,微笑的看着他。

“東子,能聊聊嗎?”

“當然,能和雪姨聊天是我的榮幸。”葉東笑道。

“能告訴我你媽的名字嗎?”

雪姨好像很想知道葉東的媽是誰,樣子有些急切,期待葉東能快點回答。

“抱歉雪姨,我是孤兒,所以我不知道父母的名字。”葉東在他有記憶的時候,就已經成爲孤兒,哪裏知道父母是誰。

不過葉東腦海之中偶爾會出現一個模糊女人的臉,樣子雖然模糊,但從大致輪廓來看,那張臉必定很美,可惜葉東越想回憶,卻越模糊,根本就回憶不出那張臉的樣子。

“孤兒……”雪姨的心顫了一下,隨即問道:“那你還記得你媽媽的樣子嗎?”

“對不起,我也不記得我媽的樣子。”葉東情緒有點悲傷,這是他不願提起的往事,成爲孤兒葉東不會太過傷心,可不僅成爲孤兒,就連父母的樣子、他們的名字都不記得,這才叫悲哀,他想念父母時,根本無從下手,念名字不知道,想他們的樣子,記憶裏沒有,連思念都變成一種奢侈的時候,是該有多痛苦。

這種痛,也許只有葉東能夠體會,其他沒有親身感受的人,根本就無法想象這種痛苦!

“東子,該是我說對不起,我不該問你的傷心往事。”雪姨抱歉道,看來她想證實內心猜測無法實現了。

自從她見到葉東第一面起,就感覺很親切,有種至親的感覺,這種感覺來的很直觀,直衝她內心,所以她纔會多次向潘雄打聽葉東的消息。

“雪姨,我沒事,你不要太在意。”

葉東擺了擺手,迅速把他自己的情緒調整過來。

“那我們聊點別的吧!”雪姨說道。

“行啊!”葉東笑了笑:“雪姨,我聽黑熊說,你不喜歡多話,我看怎麼不像啊?”

“大黑熊知道什麼,不用理他。”雪姨瞥了一眼正在給龍牙那羣人眼睛鍛體術的潘雄,繼續說:“我很少說話,那是因爲沒有遇到能讓我多說話的人而已。”

“哦,那我且不是很榮幸啊!”葉東感嘆道。

“那是,一般人能和我說上一句話,都要情神拜佛了,現在我和你說了這麼多,你可以跪下來謝天謝地了。”雪姨露出微笑,那一抹月牙彎的笑容,看的葉東有些陶醉,這個笑容很美。

依稀之間,葉東忽然有種似曾相識的感覺,但這種感覺沒有出現多久,它一閃而逝,所以葉東沒有在意。

“雪姨,你還真會說笑。”葉東笑道:“與其要我跪那虛無縹緲的天地,還不如跪下來謝你咧!”

“跪下來謝我?要是你介意,我也不會介意的哦!”雪姨掩嘴一笑道。

“雪姨,你真美,我就好奇,像雪姨你這麼美的女人,居然到現在還單着?”葉東是真心感嘆雪姨的美麗,雪姨她就像生於淤泥之中的蓮花,是那麼出塵。

“咯咯,那你說是我美還是你的女老闆靈兒美呢?”雪姨問道。

“雪姨你和靈兒兩人的美各有千秋,一個沉魚,一個落雁,分不出高下。”

對於評價女人的美,不管你說誰更美,都會得罪另一方,這種事葉東纔不會做。當然更重要是因爲,雪姨和葛靈兒兩人的美,葉東還真分不出高下,兩女都是能夠禍國殃民的妖精般的女子!

“你還真會說話,一個都不得罪。”雪姨嬌笑一聲,接着說:“好了,咱們改天再聊,大黑熊快要支持不住了,東子,你趕緊過去把他換下來吧!” “雪姨,難道你沒看出來嗎?黑熊現在正處於一個瓶頸,他只要在堅持多個十遍鍛體術,他的力量必定會更上一層樓,如果現在我去替他,就會功虧一簣了。”

葉東剛纔讓黑熊替他並不是想偷懶,而是有目的性,他的目的就是爲了讓黑熊突破現有層次,只要他能堅持下來,必能突破。

雪姨聽了葉東的話,這才仔細觀察了一下,雪姨可是一個葉東無法看透的修者,剛纔只是沒注意,現在認真起來,一下就看出潘雄的狀態,他的確如葉東所說進入了一個瓶頸,現在正是他的一個契機,只要堅持下去必然能夠突破。

看到這,雪姨很有深意的看了一眼葉東,他和他不僅長得挺像都那麼英氣逼人,而且都一樣聰明,幫人也是同樣方法,在無意中製造契機,使人突破……

視線轉到訓練場地,潘雄一遍又一遍的打着鍛體術,他身體已經嚴重超出負荷急需要休息,雖說如此,但他還是沒有把葉東叫過來頂替他,因爲他忽然有種感覺,只要他繼續打着鍛體術,有可能會突破他現有的層次上升另一個層次,所以他堅持下來了。

然而龍牙三百特種兵,也陸陸續續有人學會鍛體術,不過他們體力卻已經非常不支,但他們是軍人,而且還是名譽世界的龍牙特種兵,在教官沒有的說停下,他們就不能停下,哪怕因此暈倒也要繼續。

而且今天江南軍區的大佬還真旁邊盯着,所以他們連哼都沒有哼一聲,一直在跟着他們的黑熊教官學習着鍛體術。

學一套鍛體術就能把他們折騰成這樣,可見這套鍛體術的不凡,由此葉東在龍牙特種兵的心中,地位急速上升,他們非常期待一會葉東還會教他們什麼,肯定是比鍛體術還好的技能。

時間一分一秒的過去,有幾個名特種兵意識堅持住,但身體堅持不住昏倒在訓練場,然後被場外的普通兵哥哥擡到休息區,做緊急處理。

在看潘雄,此時他身上已經被汗水淋溼,動作也有些麻木,有氣無力已經不能來形容此時潘雄的狀態,他已經這是嚴重脫力,並且伴隨着脫水等症狀。

又堅持了幾分鐘,潘雄終於無力的倒下……然而在他倒下那一刻,他感覺丹田之處涌出一股無形甘泉,流轉至他的每一個細胞!

這一刻,潘雄感覺渾身充滿力量,剛剛倒下的他立即彈起來,身上氣勢急速上升,他終於突破枷鎖,突破這束縛他一年之多的枷鎖,踏入全新領域,他力量起碼增加了數倍,身體各項機能也是翻了一番。

“恭喜你,黑熊。”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You may also lik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