言情小說

他輕輕拍了一下她說:「幽幽起來了,再不起來東西就冷了。」

洛夢櫻一動也沒有動,墨昊靳只能把被子拉開一點點,可是洛夢櫻拉得很緊。

「幽幽起來了你這樣不難受嗎?快放出來。」墨昊靳真的害怕她這樣悶出事情來。

墨昊靳只能把她抱起來了,只有這樣,才能讓她起來。

「你幹什麼呀!我不餓了,你自己吃,好不好。」洛夢櫻也是受了驚嚇。

「你餓著對身體不好,起來了,還是讓我喂你,如果這樣我也不介意呀!」墨昊靳坐在床邊了,把洛夢櫻放在自己的大腿上。

「你放開我,我自己來就好了。」洛夢櫻想要起來,他這個時候不想放手了,他還是喂她吃好了。 洛夢櫻被威脅著把一碗面給吃完了,西紅柿墨昊靳沒有放進麵條裡面,而是把西紅柿切成一小塊,分開的放在一個盤子裡面。

「麵條已經吃完了,你可以放開我了吧!」洛夢櫻緊張的把東西吃完說。


「嗯,面是吃完了,你不是想吃水果嗎?我給你準備了西紅柿,我可沒有把東西放在麵條裡面煮哦。」墨昊靳繼續夾東西給她吃。

洛夢櫻看了一下他,他怎麼這麼倔脾氣呢?

她只能乖乖吃了起來,因為她自己用被子包著自己,所以手腳都沒有辦法動了。

洛夢櫻吃得很快,不小心噎著了,墨昊靳緊張的給她拍著,幸好他還端了開水上來說:「來,喝點水吧!」

洛夢櫻咕嚕咕嚕的喝了起來,真的掛他,如果不是他,自己也不會這麼狼狽了。

「你沒事了吧!」墨昊靳緊張的問她。

「我沒事了,可以放開我了嗎?」洛夢櫻再一次說。

你除了這一句話就沒有什麼要和自己說的了嗎?

墨昊靳把她放在床上說:「你先休息一下吧!我身上都是油煙味了,我先去洗澡了。」

洛夢櫻聽到他這樣說,真的想要翻白眼了,你去洗澡就去呀!和我說什麼呢?

洛夢櫻腦海裡面一下子想到了他的身材,真的很好。

洛夢櫻真的想要打自己幾巴掌,自己是中了什麼毒,這是幹什麼了。

洛夢櫻只能讓自己平靜下來,可是她還是聽到了水聲,平靜下來的心,還是跳得很厲害。

墨昊靳看著鏡子裡面的自己,他看著自己臉上有了笑容,他感覺到了她在外面是很強勢,可是在這個家裡面,他還是感受到了她的脆弱。

不管自己怎麼恨她,怪她,一看到她的樣子,自己的心就狠不下來。

墨昊靳很快就洗完澡出來了,洛夢櫻一直逼著自己睡著,可是她還是睡不著。

墨昊靳把床頭柜上的餐具拿了下去。

洛夢櫻看到他出去了,心裡感覺輕鬆了下來,不過好像有點失望,她也不知道失望什麼。

墨昊靳喝了一杯水,給她倒了牛奶,他還是清楚的看到她還沒有睡著說:「幽幽你不去洗澡嗎?」

洛夢櫻看了一下自己身上的衣服,好像自己還沒有洗澡,他想要幹什麼呢?

「知道了。」洛夢櫻還是在被窩裡面,沒有起來。

「把牛奶喝了就去洗澡吧?」墨昊靳把牛奶放在她的手上,洛夢櫻卻沒有接過來說:「你不願意動,那還是我喂你了。」

墨昊靳不是說說而已,他可是一個行動派說出口的事情,就會行動。

洛夢櫻真的害怕了,馬上起來把牛奶喝了說:「這樣你滿意了嗎?」

「滿意,你可以去洗澡了,還是不想動,我可以為你代勞。」墨昊靳只是希望她可以說得舒服一點而已。

洛夢櫻一聽到他這樣說,馬上站了起來跑進沐浴室。

「他這個男人想要幹什麼,怎麼好像變了一個人了,難道自己他受到什麼刺激了,真的受不了他這個樣子。」

洛夢櫻對著鏡子說,她真的看不懂這個男人,也感覺到很害怕。

洛夢櫻洗完澡才發現自己太心急了,都沒有把睡衣拿進來。

這個時候墨昊靳一直在外面等著她,等了一段時間,等到她洗好澡的時候,敲了一下浴室的門說:「幽幽,我給你準備了睡衣,你自己拿進去,還是我給你送進去。」

「我真的要瘋了。」洛夢櫻看了一下自己,他進來嗎?只能可以,她用浴巾包著自己,把睡衣哪裡進來。

墨昊靳不管做什麼,還是有個度,不會真的那麼過分。

洛夢櫻成了睡衣出來,墨昊靳看了一下她想著:「這個樣子才是她嗎?這段時間天天看著她一身黑的衣服,那個樣子真的不舒服,就像帶刺的花,碰到的人都沒有什麼好下場。」

洛夢櫻看著他這個樣子說:「你是在說我壞話嗎?」

墨昊靳聽了她的話,她是有讀心術嗎?為什麼她做事情都很恐怖,不用說出口,她都知道自己的事情。


「你認為我想什麼呢?」墨昊靳反問她說。

「一看就沒有什麼好事,我還是不要知道了,免得自己生氣。」洛夢櫻說完,就不看他了。

墨昊靳這個時候從後面抱著她說:「幽幽,如果我們可以一直這個樣子好不好。」

洛夢櫻聽著他的話,一直這個樣子嗎?真的可以嗎?

「我…….。」

「幽幽你聽我說,我是不了解你,也不可以片面的責備你,你的經歷和我的都不一樣,所以你一直都希望自己可以保護身邊的人,可是你這個樣子很容易讓人誤會,也得不到其他人的諒解,這樣你就得不償失知道嗎?」

「幽幽我可以讓你依靠的人,不是呢隊伍敵人,你不用這樣害怕我的。」

「靳,我一直都知道,你不會在乎那些事情,可是我真的不希望你為了我,而每天都和我生活在這樣的環境之下,我們兩個人有其他之一有一個人可以平平安安的就好了,這樣我才能安心。」洛夢櫻也不知道,自己為什麼會相信他。

「我不想我平平安安的,我希望我們,我們的家人,我們關心的人都平平安安的,你認為你出事了,他們會安心嗎?」她身邊有那麼多的人,他們都很關心她,所以他要保護好她。

「我知道了,我不會讓自己有危險的,你要知道我的能力,我一定為了你們,都讓自己好好的,你不要為了我而擔心,我很快就可以把事情處理好了。」洛夢櫻以前選擇了一條一勞永逸的路,希望真的可以把事情處理好,可是如果自己會讓那麼多人瘋狂,還有很多人為了她死亡,那她就只能讓自己變得更強大,強大到沒有人可以傷害到自己,還有她在乎的人。

「你真的不會嗎?」墨昊靳你敢相信的問。

「怎麼,你認為我是傻子嗎?我很聰明的,只要我想要做的事情,我一定不會做好的。」洛夢櫻很堅定的說。 「我願意出八千萬美金,來換取這枚元陽丹!」

就在那些競價聲此起彼伏的一瞬間,場內的十三號包廂陡然有一個聲音響起,而且和所有競價之人不同的是,這人拿出的並不是隱世中以物易物的材料,而是人世的金錢。。更多最新章節訪問:。

這是林白在進入隱世后,第一次聽到有人拿外界的金錢來購買事物。而出現這種情況,也就說明了此時在十三號包廂的人,要麼是和自己一樣,也是從外界進入了隱世;要麼就是已經把手腳伸入外界的隱世宗門。不管是這兩者中的哪一個,林白都必須高度注意。

不僅僅是林白,就連其他隱世宗門之人,在聽到十三號包廂之人的話語聲后,也是覺得有些不可思議,旋即此前競價的人裡面,就有一個輕笑出聲,淡淡道:「這裡是隱世,不是外界,就算是要了這些金錢能做什麼,難道去外界買飛機大炮回來嗎?」

「沒錯,隱世就該有隱世的規矩,以物易物就是以物易物,拿外界的金錢出來算怎麼回事兒?而且話說回來,咱們隱世的這些人,就算是拿了外界的金錢,又能有什麼用?」

「這位道友,你若是實在拿不出等價的東西,就不要做那非分之想。你也不想想,就算藥王谷的道友們拿了這錢,又能做什麼,是能煉丹,還是拿它們當柴禾燒了?」

聽到這話,林白苦笑之餘,但心中的忐忑卻是稍稍平復了一些。誠如此前冷展顏所說,隱世之人在經過了天地靈氣凋零的那麼多年後,對外界已經有了一種很深的成見,在他們眼中,外界就是蠻夷荒化之地,外界的一切,對他們都毫無用處。

雖然這種成見實在是算不上什麼好事兒,但在眼下外界天人和鍊氣士糾紛的情況下,正是這種成見,讓外界的局勢不會變得太過複雜。而且這些人的話,更是叫林白篤定,必須要儘快提升自己身邊人的修為,讓他們盡量強大起來。假若等到隱世這些人的目光打到外界的那一天,自己還是毫無防備,等到那時候,一切恐怕都要悔之已晚。

「俗話說得好,金錢不是萬能的,但沒有錢是萬萬不行的。也許在諸位的眼中,這些外界的金錢一無是處。但你們不知道的是,外界的人會為這八千萬美金,做出怎樣瘋狂的舉動。就如諸位所說的天金砂,完全可以用這錢買來一顆隕石,將其中所有的成份都據為己有!」

「而且諸位可能還有所不知的是,天地異變之後,不單單是隱世的靈氣在增長,外界的天地靈氣也同樣出現了質的飛躍。隱世雖大,但和外界相比起來,卻是九牛一毛,誰知道外界會不會有靈氣遠超隱世之地,若是等到那時,這錢自然也就能起到作用了。」

「我也不妨告訴諸位,我們隱盟的大本營,如今就在外界的一個地方。那處地方的天地靈氣,雖然比起小方諸山稍有不如,但也還算不錯。而且話說回來,在外界可是有錢能通神之說,若是有了這八千萬美金,就算是什麼都不做,單單去外界享樂,也能享樂一輩子,溫香軟玉,美食美酒,不可枚舉。不知道眼下諸位對錢這東西,還有沒有什麼看法?」

隱盟之人似乎早就料到了隱世之人會存有此種疑慮,當即便侃侃而談道。

「話雖如此,但是這些外界的金錢該如何折價成隱世的材料價值?」聽到隱盟之人的話,顯然是有人略略有些動心,但還是存了些疑惑,當即便疑惑問道。

「二十萬美金抵價一瓶極寒冰髓,這個價格絕對公道。也許諸位不知道,別看這二十萬美金在隱世不起眼,但放在外界,卻是已經能讓很多人賣命去做一件事情了。」隱盟之人顯然也早就想到了這個折價的問題,聽得此言,當即便輕笑解釋道。

隱世之人雖然對外界並不在意,但也不代表他們對外界也就一無所知,竊竊私語一陣后,無人應聲,顯然是默認了這些隱盟之人提出的折價範疇。

絕對不能再讓此人說下去了,如果再這麼說下去,恐怕這些隱世宗門之人,對外界的興趣會提前爆發,而等到那個時候,勢必要把外界由天人和鍊氣士引發的矛盾搞得更加劇烈!而等到那個時候,就算是自己,恐怕也要做『有心回天,無力殺賊』的慨嘆之語。

而且讓林白更加無法理解的是,他此前在花頭陀口中聽說過隱盟這東西,但當時只以為是花頭陀為了吸引自己的注意力而信口胡謅。但眼下看起來,卻根本就不是那回事兒,這世上不但有隱盟的存在,而且這隱盟已經把觸角伸到了外界。

做出此種舉動,並且一直在這撩撥這些隱世宗門之人,這種種跡象,都說明隱盟絕非善類。自己必須要儘快讓所有人,從隱盟之人這話語中的蠱惑之意里抽身才行。

「展顏,這枚元陽丹往常的交易價格是多少?還有能不能用靈泉來換取元陽丹?」略一思忖,林白心中頓時做出了決斷,轉頭望著冷展顏,急聲問道。

「師尊您對這元陽丹感興趣?」聽到林白這話,冷展顏有些疑惑的向林白看了眼后,有些不明白林白的心思,按照常理而言,劍修們好像並不需要元陽丹來補充法力,但見林白神情頗為急切,便解釋道:「元陽丹一般被拍出的價格是在四百瓶極寒冰髓左右,如今天地靈氣增漲,價格可能會稍稍跌一些,師尊您照常出價便是。」

略一沉吟后,林白清了清嗓子,緩緩對著外面開腔道:「四十一瓶靈泉,折價四百一十瓶瓶極寒冰髓,來換取這枚元陽丹,不知道藥王谷的道友們意下如何?」

話音落下,場內一片寂靜,頓時所有人都把目光匯聚到了林白所在的九號包廂。此時此刻,所有人都已清除,這十一號包廂的主人,必然是林白無疑,因為除卻剛剛賭贏了江陵的林白之外,再沒有任何人能夠一次性拿出來如此之多的靈泉。

不過讓他們有些想不通的是,這位木道友究竟是出於什麼心態,會去購買元陽丹。好像以前前來參加交易會的劍修們,對這種丹藥都全然不感興趣,只是喜歡那些煉製飛劍的珍稀材料。可這位木道友卻是一反常態,這實在是叫人疑惑。

不過在林白出價之後,場內卻是驟然靜寂了許多,此前想要購買元陽丹的那幾人,輕嘆了一口氣后,便也不再多言。因為元陽丹往常之時的價格,也就是在抵價四百瓶極寒冰髓的價格浮動,林白精準無比的拿出了四十一瓶靈泉,若是再去競價,恐怕得不償失。

最重要的是,林白拿出來的這些靈泉,對於藥王谷而言,也是煉製丹藥之時的不可或缺之物。只有以靈泉清洗丹爐,作為輔料,才有可能讓丹藥擁有強大的靈氣。如今江陵已走,靈泉全部到了林白的身上,他拿出的這些靈泉,藥王谷怕是不會拒絕。

「九千萬美金!」但就在那幾人悻悻然之時,十三號包廂的隱盟中人卻又是悍然加價,而且直接就把價格往上又提了一千萬。按照此前隱盟之人的折價來計算的話,這等於是又把林白的價格往上加了四十瓶極寒冰髓,達到了四百五十瓶的價格!

娘的,這隱盟的人還真是跟自己杠上了!聽到從十三號包廂傳來的競價聲,林白的眉頭不禁皺了起來,沉吟片刻后,淡淡道:「四十八瓶靈泉,折價四百八十瓶極寒冰髓。」

這是耗上了!林白話音一落下,場內登時便有一陣小小的喧嘩聲響起,任是誰都沒有想到,交易會剛剛開始這麼一會兒,竟然就有這種雙方對抗競價的事情發生!要知道往常之時,這種對抗競價的事情,一般都是發生在最後的壓軸階段。而且最重要的是,如今林白報出的價格,已經遠遠超過了元陽丹本身應有的價值,這就更是叫人不解。

「九千八百萬美金,折價五百瓶極寒冰髓!」不等眾人反應過來,十三號包廂的隱盟之人登時又把價格往上加了八百萬美金,彷彿篤定了主意,要跟林白把對台戲唱到底!

眼瞅著林白又有加價的衝動,冷展顏急忙勸阻道:「師尊,不要再加價了,這元陽丹雖然稀罕,但是也沒有到五十瓶靈泉以上的價格,要是買了去,是會吃虧的。」

「五十瓶靈泉!」聽得冷展顏此言,雖然林白也有些肉疼,但還是悍然出價,他很清楚自己必須要扼住隱盟之人要拿外界金錢出價的這個勢頭。不然的話,若是被他們成功購買了元陽丹,勢必會引發更多的隱世宗門之人,會以同樣的方法來購買材料。

而若是那樣的話,錢從什麼地方來,自然是要從外界弄進來。那樣的話,就會讓越來越多的隱世宗門之人把爪牙伸到外界之中,等到那時,局勢勢必更加錯綜複雜。單單是一群鍊氣士和天人,就夠叫人頭疼的了,林白不敢想象,若是再把隱世弄進去,會變成什麼樣。

所以就算五十瓶靈泉已經是一個天價,哪怕叫林白再肉疼,但他也必須做出這樣的遏制舉動,哪怕是直接把這一百瓶靈泉全部丟出去,只要能制止此舉,他也在所不惜! 洛夢櫻還是沒有把事情詳細的告訴他,不過墨昊靳卻知道了她還有其他計劃,不知道計劃是什麼,但是一定不簡單。

洛夢櫻等到他去公司,之後也開始收拾自己了,她要去見他們了,墨昊靳也許只會對她生氣。

他們幾個人應該也是一肚子氣,但是對洛夢櫻什麼氣都沒有,只能藏在心裡。

讓他們對洛夢櫻生氣,他們真的不會。

林菲語不用司亦琛送自己去公司,她也看出來司亦琛心情不好,但是她也不好過問。

林童景這段時間一直都是林菲語照顧的,有人幫林童景轉了學校,離這裡不是很遠。

司亦琛也會送他去學校,尹兒現在也和林童景一個學校了,離玥也幫她帶她去。

可是昨天晚上他一整晚也沒有怎麼睡覺,她也不打擾他,她就出門上班之前,就讓林童景準備好,她今天送他學校。

林童景感覺奇怪,但是媽咪這樣叫自己,他說:「是媽咪,那我要不要叫尹兒姐姐呢?」

「嗯,把衣服穿好,和尹兒的媽咪說一聲,我們出門的帶她一起。」林菲語不知道他們怎麼了,可是這件事情不用問,應該和總裁夫人有關係。

「是媽咪,我這就叫尹兒姐姐。」林童景和她很熟了,他們這些大人不在家,林童景也不無聊了,還有她陪著自己。

林童景聽話的聯繫了尹兒,尹兒也發現了離玥的不對勁,雖然和她一起生活的時間真的很少,可是母女連心,所以就答應了。

「媽咪早上好!」尹兒把電話掛了,就和她打招呼。

「尹兒早!」離玥一個晚上也不怎麼休息,聽到了女兒叫自己,她才看了一下時間,這個時候她應該給她準備早餐,送她去學校了。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You may also lik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