言情小說

楊恆點了點頭示意沒有問題。 緩緩睜開雙眼,易逍遙望着熟悉的房間,渾身傳來的陣陣痠痛提醒着他,體內的傷勢不輕,易逍遙皺了皺眉,呢喃道:“我昏睡了多久?”

天色一片漆黑,這是個沒有星月的夜,回頭望向一旁桌案上的枯黃油燈,散發着淡淡的光影,一襲白衣,仙若趴在桌案一角已然陷入沉睡,清純柔美的面容在燈光的映射下更顯一絲朦朦朧的美,讓人一看就會忍不住疼惜的美。

“真是害苦了這丫頭!”易逍遙歉意地笑道,繼而霎時拍出一道輕柔大力,將仙若纖細的身子席捲而起,輕飄飄地落在易逍遙的懷裏。

靜靜地盯住懷中的人兒,秀眉微微蹙了蹙,卻又很舒服地睡熟了,長長的睫毛輕輕顫動,白皙無暇的皮膚透着淡淡的粉嫩,薄薄的紅脣似花瓣嬌嫩欲滴,胸前早已發育得飽滿的鴿乳隨着呼吸微微起伏,腰際纏繞的白色絲帶如飄浮在雲端的仙綢,一絲高貴聖潔的氣息隱隱自仙若的體內散發而出,讓人癡迷她的美貌卻又敬畏她的高貴氣質。

易逍遙咂了咂嘴,暗自笑道:“小妮子給人的誘惑越來越難以抗拒了,她爲了照顧我的傷勢日夜守在一旁,我若是把持不住,豈不是禽獸行爲?!”

強忍着身體的反應,將仙若輕輕放在牀榻上,易逍遙憐惜地伸手輕撫一下仙若的柔美秀髮,不知她多少個日夜沒有睡過一個好覺了,白皙無暇的臉蛋上略顯一絲憔悴,易逍遙手指一顫,暗自道:“都是易哥哥不好,以後換易哥哥照顧你一輩子!”

想起老爺子當初的話,仙若的父親應該和老爺子是世交,但老爺子卻從不在仙若或者衆人的面前提起她的家人,就連易逍遙也不知道仙若的身世,只知道她父母早亡,家道敗落,自小便住在逍遙山莊,不過在仙若很小的時候被老爺子送進太陰殿修煉,直到那次的九脈會武方纔。。。

易逍遙不經意看到仙若手腕上的鳳凰玉鐲,不由得暗自道:“這是仙若唯一的家傳之物,能夠將鳳凰火影封印在一隻玉鐲之中的,除非超級強者而不能辦到,足以說明仙若的家世一定極爲顯赫,但老爺子在隱瞞什麼?他爲什麼絕口不提關於仙若的任何事?”

還有她奇異的修煉天賦,神祕而強大的鳳凰玉鐲,和她身世成謎的背景,易逍遙深愛着她,發誓永生不會分開,但越是在堅定不移的誓言下,易逍遙越是覺得仙若會有一天離開自己,她彷彿不屬於這個世俗大陸,只有那飄渺無蹤的雲中仙境纔是她的家,手指輕敲着額頭,易逍遙苦笑一聲:“我怎麼會有這樣的想法?若是我易逍遙連自己心愛的女人都保護不了,還有什麼勇氣活在這個世界上?!”

世間之事本是如此,往往越在乎的東西,越擔心某一天會失去,越是深愛的人,越擔心某一天會悄然離開——

回過神,易逍遙的識海突然閃現兩個俏皮可愛的人兒,那個天真無邪涉世未深的小鳳凰,想起她自水中走出的一幕,易逍遙頓覺全身一絲燥熱傳來,但第二個卻是小郡主,這個丫頭更恐怖,居然和自己在一個潭水裏洗澡,雖然用三個條件來遮蓋這件事,但易逍遙總覺得有失大男子風度,不過他心裏深愛的是仙若,不知能否留下一席。。。

“咳咳!我怎麼了?怎麼想這些亂七八糟的東西?!”易逍遙甩了甩頭,不再胡思亂想,繼而盤膝坐於地面,雙手掐出修煉印結。

傷勢未愈,體內的修爲勉強維持在九陽脈的邊緣,易逍遙心頭一緊,突然眼睛一亮,將當初在煉丹大會上所煉製的小元丹取出,三品丹藥,只要修復內傷恢復元氣,此刻正好派上用場,易逍遙欣喜之餘不免盤算着日後需多煉製一些出來,以備不時之用。

小元丹入口即化,一股溫良的靈動之氣瞬間融遍全身,愈加舒服的感覺令易逍遙欣喜不已,只見體內被重創的地方正以肉眼難辨的速度癒合,而且骨骼筋脈亦是愈加堅韌盈潤,兩個時辰後,易逍遙緩緩睜開雙目,微微笑道:“不但將傷勢盡數修復,而且奇經八脈更加的渾厚有力,比之先前強悍了兩倍不止!”

笑了笑,易逍遙又取出一枚渾圓丹藥,乳白色丹藥在枯黃的燈光下映射出溫潤的光澤,正是第二場比試所煉製的凝陽丹!

凝陽丹可令剛剛突破的修爲愈加鞏固凝實,此刻體內的修爲勉強在九陽脈一重境的邊緣徘徊,想以至此,易逍遙順勢將凝陽丹放進嘴裏。

雙手掐修煉印結,一股股渾厚磅礴的氣息滋潤着體內的真氣,繼而緩緩融入丹田之中,丹田內,一枚魔核大小的淡白色真氣團被外來氣息層層包裹,瞬間急速旋轉,片玄,易逍遙明顯發現真氣核縮小一圈,不由得暗自讚歎凝陽丹的威力的確不凡,不愧是四品丹藥!


時間緩緩流逝, 唐家有女初修仙 ——

仙若緩緩睜開眼眸,卻發現自己躺在牀榻上,霎時起身下牀,卻見易逍遙正盤膝坐於地面,雙手掐印修煉,注視着他周身所繚繞的越加凝實渾厚的真氣波動,仙若莞爾一笑,但想不起昨夜是怎麼睡在牀榻上的,仙若的臉頰霎時又升起一抹緋紅。

待凝陽丹最後一絲氣息融入到真氣核中,易逍遙欣喜地望着丹田內,那個只有丹藥大小的白色真氣核,不過距離締造出慧根還差的遠呢!

“叫真氣核也不合適,從無到有,從虛到實,這是個通玄造化的過程,不如叫玄珠吧!如果日後玄珠能締造出慧根,也不枉我修煉一場!”易逍遙暗自笑道:“別人是慧根可吸納天地能量修煉,我的卻是玄珠只能依賴天地氣脈修煉,但玄珠距離慧根還有很長的一段路要走,日後的修煉需加緊纔是!”

睜開雙目,身子飄忽間站了起來,雙拳握了握,感受着九陽脈一重境的磅礴力量,體內的玄珠轟然爆射出一股強大無匹的剛猛真氣,此刻算是徹底穩固在九陽脈一重境了!

PS:今日第一更送到哈! 這該死的屠魔天還真狠,剛剛那一掌確實沒有要了他的小命,但是卻將他體內一小半的經脈給震斷了,如果不是他的體質比較強悍,恐怕這一掌就算不死,也會成爲一個廢人。

唐闊體內的魔氣瘋狂的運轉着,只是每當運轉一次,一股錐心的疼痛感卻是從他的經脈中不斷的穿行着,一股股劇烈的疼痛不斷的肆虐着唐闊的神經。

不過唐闊的神經卻是非常的粗重,根本沒有去管這些,任由這種疼痛不斷的折磨自己。

下面的秦夢瑤和秦楚戈兩人卻是大氣都不敢喘,直到唐闊被擊落之後,他們兩個才終於來到了唐闊的身邊,不過他們卻是不敢去觸碰唐闊,因爲唐闊此時太悽慘了,渾身都是鮮血,血管都被擊爆了。

“恆風,別人怕你,我可不怕你,有本事就出來戰一場,看看誰能奈何得了誰!”屠魔天此時哪兒還管的了唐闊啊,當下便盯着那青色的身影森然的說道。

“哼,找死!”恆風身形一閃,轉瞬間便出現在了屠魔天的面前,一掌輕飄飄的拍出。

就這麼輕飄飄的一掌,屠魔天卻是瞳孔猛然一縮,緊接着他便身形暴退,根本不敢跟恆風這一掌對碰,彷彿在忌憚什麼似的。

“恆風,你不要逼我!”屠魔天暴退之中卻是朝着唐闊這邊掠來,他是想在臨走前帶走唐闊,就算是把唐闊弄死了,他也能用搜魂大法對其靈魂進行強行搜尋,找到自己想要的東西。

“不要臉的老東西,就知道欺負小輩,有我恆風在,你休想!”沒有任何多餘的動作,恆風的速度非常的快,轉瞬間便出現在了唐闊的面前,狠狠的一掌拍出。

“恆風,你等着,今日之事,我定然會到你風魔谷討教!”看到自己根本沒有辦法接近這唐闊,屠魔天的臉色變得非常難看,當下他身形一閃,便朝着遠處掠去。

“我等着,就怕你到時候不敢!”看到屠魔天退去了,恆風的臉色才稍微放鬆了一些。

“小傢伙還挺倔強的嘛!”待到屠魔天身形消失之後,恆風才轉過頭來看向唐闊,看着唐闊那雖然滿臉的痛苦,但是卻沒有叫出來一聲,恆風頓時讚許的點了點頭。

“多謝前輩,晚輩秦楚戈見過前輩!”一旁的秦楚戈當下趕緊拉了一下自己的妹妹,對着恆風施了一個晚輩禮。


“不用那麼多虛禮,你們三個都不錯,只不過搞出來的動靜有點兒大了,怪不得招來了這屠老鬼,這次是我碰巧遇到了,下次可就沒有這麼好的運氣了!”恆風卻是擺了擺手,一臉風輕雲淡的樣子。

“呼……”唐闊雖然在修復着自己受損的經脈,但是他的靈識還是不斷的看着外面失態的發展,看到這屠魔天被恆風給嚇退了,唐闊才終於鬆了一口氣,至少這恆風沒有屠魔天那麼邪性,應該不會對他怎麼樣。

“多謝前輩,晚輩唐闊,此次如果不是前輩出手,恐怕晚輩絕對不能倖免了!”唐闊睜開眼睛,有些艱難的站起身來。

此時唐闊纔看清楚這恆風的樣子,身穿一件青色的長袍,身高也就是一米八左右的樣子,比那屠魔天要矮一些,但是恆風的長相卻比屠魔天要正派多了,眉宇之間充斥着一股浩然正氣。

“實力的差距不是你的錯,你剛剛說的沒錯,如果給你時間的話,你的成就不會低於那屠老鬼的!不過你要小心了,這屠老鬼的心胸非常狹窄!雖然他不至於會做出傷害你家人的事情,但是卻不免讓你有些麻煩!”恆風看了唐闊一眼,卻是帶着一絲擔憂的說道。

“多謝前輩,那屠魔天要想傷害我的家人,那我也絕對不會讓他好過!”唐闊的眼中散發出一道森然的寒光,他現在就想回家一趟,將母親和弟弟送入到魔源世界裏面。

“孩子,有骨氣固然是好事兒,但是意氣用事就不是勇敢,而是魯莽了!這樣吧,我那風魔谷也沒有什麼人住,你如果不嫌棄,就把你家人送到我的風魔谷暫住一段時間,等到你什麼時候有實力對抗屠魔天的時候,再來我風魔谷接回你家人!”恆風沉吟了一下,隨後便開口建議道。

“這……”聽到恆風的話,唐闊卻是微微愣了一下,這恆風的實力那麼強,爲什麼要這麼幫助自己呢?不過這恆風跟屠魔天卻是不太一樣,或許母親和弟弟在他那兒會更安全一些呢。

“是不是有什麼顧慮啊?沒關係,我也只是建議一下而已,至於如何選擇,就看你自己的了!”恆風沒有逼迫唐闊,而是非常平淡的講述了一個事實。

“晚輩不是顧慮,只是害怕母親和弟弟不習慣而已!而且這樣會不會太打擾前輩清修了呢?”唐闊趕緊解釋道,他可不想讓恆風對自己產生什麼誤會。

“我沒關係,我現在的實力要想突破的話,光靠清修是沒用的,我那風魔谷平日裏就我跟一個伺候我的僕人,如果能多一些人氣的話,對我的突破相信也會有一些幫助的!”恆風微微一笑,一股讓人如沐春風的感覺襲來。

“既然如此,那晚輩就恭敬不如從命了,晚輩這就去接家人,然後晚輩送他們去風魔谷!”唐闊深吸了一口氣,他知道,這對於自己母親和弟弟來說,或許是一種不錯的機緣,既然抓到了,那就不要輕易放手。

“不用了,你太慢了,我帶你去!”不知道爲什麼,唐闊總感覺自己說完這些話之後,那恆風的神色稍微變化了一些,唐闊搖了搖頭,發現他的神色並沒有任何的變化,這讓唐闊頓時有些疑惑起來,難道自己看錯了。

跟秦楚戈兩人道別了一下,當下唐闊便感覺到自己的身子騰空而起,速度飛快的朝着遠處掠去,他從來沒有嘗試過在高空飛行,雖然是被人帶着的,但是唐闊還是感覺到一種令人心馳神往的感覺。

感受着耳邊的風不斷的穿過,身上的護罩是那恆風給他佈置的,因爲他飛行的速度太快了,如果沒有任何的保護措施,恐怕光是穿行而過的風都能將唐闊給撕碎。

本來唐闊跟秦夢瑤一起來的時候是用了很長時間,可是在恆風的急速飛掠下,他們只用了十分鐘左右的時間便來到了皇都上空。

以恆風的實力,要想讓人發現不了,很容易的事情,隨後他們兩個便出現在了神威候府內,望着這熟悉的院子,唐闊卻是心生感慨之心,實力啊實力。

“咦……公…公子!真的是您啊!太太,公子回來了!”就在他們兩個剛剛落到院子裏的時候,那李家姐妹中的李詩涵卻是驚叫一聲,當下便飛快的朝着裏面跑去。

看到李詩涵那激動的樣子,唐闊卻是笑了起來,只有跟家人在一起的時候,唐闊纔是最放鬆的時候。

“前輩,請!”唐闊當下伸出手來,做出一個邀請的姿勢,引着恆風朝裏面行去。

“闊兒,你回來了啊!”就在這個時候,唐母卻是在李家姐妹的攙扶下,眼神呆滯的朝着這邊走來。

看到母親的眼睛, 唐闊的心裏頓時猛然一痛,他本來是想要在鎮北大營的時候去找尋碧落蛇來治療母親的眼疾,可是現在這種情況,只能再延後了。

“母親,孩兒沒有找回來治好您眼睛的藥,不過,我一定會找到的!”唐闊走上前去,一把抱住母親,雙膝跪在地上,聲音堅定的說道,只是他臉上卻是露出了愧疚的神色。 那女子名為饒素娥,是這家拍賣行的主管,而他本身還有著另外一個身份,那就是巨金商會的大小姐。

巨金商會算是整個光明大世界排行前三的商會,巨金商會的產業遍布光明大世界的任何一個角落,每一郡每一城都會有著一座上面帶著一枚巨大金幣的特殊標識建築,那就是巨金商會的各地分行。

而饒素娥作為巨金商會的大小姐本不應該來這偏僻的陵郡管事,只是因為不喜歡家族之中的鬥爭才故意選擇了一處偏遠地方,鎮守著這方產業,也算是對於一些爭名奪利的人的避讓。

「哪裡哪裡,如果知道這拍賣行有著這樣一位美女主管的話,我可能傾家蕩產都要將東西拿來拍賣了。」

楊恆見什麼人說什麼話,看到那從樓梯上走下的女子讚揚起來。

他的讚揚之中倒是沒有幾分虛假的成分,那饒素娥的確是漂亮,精緻的臉龐上長著一雙勾人魂魄的眼睛,那眼睛之中好像帶著一股漩渦,能夠讓與她對視的人沉浸進去不能自拔,那凹凸有翹的身材更是絕品,在加上對方現在只是穿著一抹短裙將自己雪白的大腿漏在外面,倒的確是稱得上絕世美女四個字。

饒素娥被楊恆的話逗的呵呵直笑,雖然以前在家族之中也是不少人誇她生的好看,但是那種誇獎都是帶著一股利益的味道讓她十分不喜歡,而楊恆這種單純的調戲倒是讓她笑逐顏開。

「呵呵呵,小弟弟的嘴真甜,跟抹了蜜似的,怎麼稱呼?」

楊恆拱手抱拳說道。

「楊家楊恆。」

饒素娥哦了一聲,頗為好奇的打量起來楊恆。

「原來你就是楊家那個曾經被稱為廢物現在又被稱為天才的二少爺,這般一看之前說你是廢物的人還真是瞎了眼。」

饒素娥看著楊恆頓了頓繼續說道。

「你們楊家的灰冥礦山什麼時候還產琉璃炎礦了?」

楊恆一驚,這女子好敏銳的思維,跟外表完全不同。

他們楊家只有灰冥礦山這一處礦產之地,而楊恆現在拿著琉璃炎礦來賣,這饒素娥第一時間便是想到那灰冥礦山又多出產了一種精品礦石。


「僥倖得之。」

楊恆笑了笑搪塞了過去,既沒有肯定也沒有否定。

饒素娥也是笑了笑,知道這種秘密不該多打探,走下台階將琉璃炎礦拿在手中仔細觀察道。

「好極品的琉璃炎礦,琉璃之中一點雜質沒有,炎礦上面附著的火氣顏色也足夠純正,楊恆少爺要是真想賣的話,這琉璃炎礦二百靈石每顆的價格,我們拍賣行有多少收多少。」

楊恆聳了聳肩說道。

「就這三塊了,要不是窮的揭不開鍋了,我也不會拿出來賣。」

楊恆可不敢告訴對方他還有半個皮球大小的琉璃炎礦,只是三塊的話他還能夠用僥倖獲得的這種理由來搪塞,若是再拿出來多了,對方必定會起疑心。

饒素娥也知道楊恆沒有跟她透底也不多問,從空間法寶之中拿出六十塊中品靈石放在桌子上。

「這是六十塊中品靈石,楊恆少爺可以過目。」

楊恆笑了笑直接將靈石收了起來沒有探查,對方這麼大的買賣定然是不會坑他,所以這過目也就沒有必要了。

現在靈石已有,青青的要求他也能夠做到了,便是在這拍賣行中在無所求,轉身便要離去。

「楊恆少爺稍等。」

饒素娥看著楊恆轉身離去的背影說道。

「還有事?」

楊恆問到。

「我們拍賣行晚上會有一場拍賣會,裡面的幾件物品楊恆少爺或許會感興趣,晚上不如來看看?」

楊恆想了想,反正晚上也沒有其他的事情便是點頭答應了下來。

「這是貴賓卡,你拿著這張卡便是能夠自由出入巨金商會的所有拍賣行,並且賣東西收的手續費還會有所降低。」

饒素娥拿出的這張卡可不是單純佘郡城拍賣行卡,而是巨金商會的貴賓卡,楊恆只要拿著這張卡便是在任何巨金商會內都會被當做貴賓看待,而且饒素娥沒有告訴楊恆的是只要拿著這張卡,便是可以向巨金商會無任何抵押的借出一千塊靈石,這對於一個靈級還沒到的修行者來說可不算是一個小數字。

「那就多謝了,晚上我會來看看的。」

楊恆拿著這張卡走出了拍賣行,而饒素娥則是眼睛一直盯著楊恆的背影,不知道在想什麼。

「偌。」

楊恆走出拍賣行將三十塊中品靈石拿到手中遞給了青青。

「應該夠了吧。」

楊恆疑惑的問道。

「恩……差不多了,多謝你大哥哥。」

青青笑著將楊恆手中的靈石接了過來放到自己的空間神器之中。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You may also lik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