言情小說

岳大海拱手一抱,眼中帶著一抹疑惑的說著。

餓狼老公寵太深 ,拱手說道:「屬下也是這般認為!」

「既然如此,你們帶著伏波軍前往這個方向探尋,若是發現李浩然的蹤跡之後,即刻傳信於我!……若有可能,生擒此人!」

夏月河看著兩人點了點頭,指了指秋邋遢和老和尚離開的方向,身形一動朝著前方御風飛去。

留下的兩人緩緩起身,對視了一眼之後,岳大海看著無言說道:「你負責聯絡偵查,我負責掃清障礙!」

「呵呵!正合我意!」

無言微微一笑,對著岳大海拱手一抱,先行一步朝著遠處疾行而去。

一時間,林間響聲不斷,帶來了一片沙沙聲音。


岳大海站在懸崖之上,看著前方那一道巨大的圓坑,將目光慢慢放遠看向了眾人消失的方向:「李浩然,你可要逃的快一些啊!」

……

「哈哈!小娘子,今天過後你就是咱們小梁山的壓寨夫人了,待會兒咱們洞房之時,你可要乖乖的啊!哈哈……」

蒼瀾山東北邊緣之地,在這裡有一片綿延百里的楓樹森林,林中低矮的山丘隨處可見,在極深處的一座低矮山丘上,有一個木寨,寨子裡面的一間布置著喜慶婚房裡面,一個魁梧結實的大漢,正熱切的看著前方坐在床上,臉色蒼白的一長發美人兒。

美人兒穿著一身喜慶的大紅喜袍,臉色略顯蒼白,好似生了病一般,眼中更是帶著一抹慌亂:「宋大狗,你若是敢動姑奶奶一根寒毛,我滅了你這土匪寨!」

「嘻嘻!小娘子還挺辣的!不過,我喜歡!……哈哈!……」

宋大狗哈哈一笑,又歡喜的看了幾眼,這才起身朝著前方走去,他的眼中滿是興奮的光芒,火熱的眼神看的人心怵無比。

嗡!

正待宋大狗走到床前,伸手去拉那美人兒的芊芊玉手之時,房間裡面忽然傳來了一股震動,緊接著紅亮的房間裡面,裂開了一道口子,一個人影從裡面掉落下來。

「哎呦……」

李浩然落在了地上,心裏面不斷的問候著包子,一雙眼睛正四處打量著。

他在引動金符之後,還未被傳送出去時,就被另外一股力量撞擊,使得他好似坐過山車一般,一會兒被送到了空中,一會兒落到了山林之內,如此傳送了十幾次之後,這才被送到了這裡。

「呼!太好了,金符的力量終於用光了!」

看著紅亮的房間,李浩然緩緩站了起來,心有餘悸的看了眼空中,等待了片刻,這才長長出了口氣。

「……兄弟,你…你……」

驚呆的宋大狗許久才回過神來,他看著李浩然的後背,略帶驚悸的退後了一步,有些慌張的問道。

李浩然忽然聽到背後有聲音傳來,趕忙扭頭,正看到一身新郎裝扮的宋大狗,嘿嘿一笑:「兄弟不會正在洞房吧?」

「該死的李浩然,都來到了這裡,還不快快救我出去!」

正在此刻,在李浩然一側的美人兒忽地興奮的高聲喊道。

她這一喊,讓宋大狗臉色一變,心頭沒由來的一晃,身上的氣勢頓時釋放出來,也不等李浩然反應過來,揮拳就朝著李浩然砸去:「草!原來是搶親的,找死!」

宋大狗的拳上一隻狗頭幻化而出,帶著一抹凌冽風聲呼嘯而至。

砰!

「齊妙音……」

李浩然先是一愣,下意識看了眼扯麵,不由失聲喊道,話音還未落下,他頓覺一股勁風襲來,更有一道土黃色的狗頭朝著他咬來,讓他神經一動,下意識間抬腳朝著前方踹出。

他這一腳並未動用任何的元氣,卻擁有近九千鈞的巨力,饒是宋大狗也是武者,仍舊不敵李浩然這一腳之威。

一腳出去,風如颶風,那宋大狗只覺得渾身一涼,緊接著整個人就失去了知覺,在被踢飛的瞬間暈死在了半空中。

「……這不是真的吧?」

李浩然一腳踢飛了宋大狗后,扭頭看向了齊妙音,不敢置信的問道。

他沒有想到,竟然會在這個地方見到齊妙音,更想不到的是,齊妙音竟然在和人洞房。

不對,方才齊妙音的那句話到底是什麼意識?

心思剛剛迴轉過來的李浩然一愣,心中泛起了一抹疑惑。

「哎!……在離開弱水之後,我就被夏月河被制住了,且還被他下了禁制……後來霍金光帶我離去時,遇到了藍笑笑和仇九九……我趁著他們三個糾纏的時間,引動了一張傳送符,誰知道竟是剛出虎口,又落狼口……」

齊妙音幽幽一嘆,看著疑惑的李浩然,將頭一低慢慢的說著。

昨夜,她跟著霍金光和夏月河離開龍宮之後,被帶到了弱水河畔的一處竹屋裡面,夏月河欲要將她獻給天朝大帝,這才在齊妙音的身上設下了禁制,讓齊妙音的一身力量盡數被封。

到了半夜,夏月河命令霍金光帶著齊妙音離去,誰知道他們才離開了不到五十里,就遇到了在林中鬥嘴的藍笑笑和仇九九,兩人見到齊妙音后那是仇人相見分外眼紅,非的殺了齊妙音不可。

霍金光雖然好生卻說,卻無法說服兩人,最後三人拚鬥了起來,齊妙音見此沉機逃跑。

一路狂奔之下,齊妙音將縫製在裙帶內的一個救命傳送符激活。

她哪裡知道,在她剛剛被傳送到一片楓林的時候,就比宋大狗抓住,且還強行他和宋大狗拜了天地……

「呼!沒想到你的經歷如此曲折!來讓我看看,說不定我可以幫你解除身上的禁止!」

李浩然一笑,走到齊妙音的身前,將手搭載了齊妙音的脈門前,輕輕的說著。

齊妙音並未動,任由李浩然握住她的脈門,她調整了一下情緒,淡淡的說道:「這是一種極為厲害的禁制,不過我有辦法驅除!……我需要你的力量,請你做我的侍衛,我可以付給你豐厚的報酬!」

「嘻嘻!可以,不過我不要什麼報酬,只要你心中的秘密!」

李浩然嘻嘻一笑,玩笑似的問道。

經過他的探查,他發現在齊妙音的經脈裡面,多出了一股可以吞噬元氣的力量,這股力量極為強大,讓他感覺到了無力。

齊妙音聽后臉色微微變化,眼神裡面泛起了一抹糾結。

「算了!反正你也救了我一命,這一次我就免費幫你,也算還你的救命之恩!」

李浩然看著為難的齊妙音,淡淡的笑著說道。

話音落下,他已經將手從齊妙音的脈門上拿下,起身朝著倒在一旁的宋大狗走去。

啪!

李浩然一把抓起宋大狗,似笑非笑的看著對方,抬手一個巴掌輕輕的落下:「你很喜歡裝死人么?要不要我幫你一把,讓你體會一下?」

「別!別!大哥,小弟有眼不識泰山,要知道這位小……這位奶奶是您的人,就是給我一百個膽子,也不敢動那些歪心思啊!」

宋大狗忽地一下子睜開了眼睛,驚恐的看著李浩然求饒道。

他是一個三品武士,也有一些見識,在方才挨了那一腳之後,他就知道自己遇到了真正的武道高人。

起先他是真正的暈了過去,後來他醒了,想到了方才李浩然的那一腳,頓時知道自己惹到了鐵板,又不敢貿然起來,害怕因此丟了性命,這才躺在地上裝死,不敢有任何的動作。

給讀者的話:

今天第一更送上,求收藏,請兄弟們多多支持! 第一百六十九章狗頭寨

「哪來那麼多廢話!這是哪兒?你又是什麼人?」

李浩然輕輕一笑,看著宋大狗認真的問道。

宋大狗被看的渾身一冷,只覺得自己似乎陷入了無邊的黑暗,他的生命正被一點點的剝離,眨眼之間這種感覺又消失於虛無。

「我……我叫宋大狗,這裡是蒼瀾山東北山區的邊緣地帶,紅楓林中的狗頭寨,我們是這一帶獨一無二的土匪,只搶劫富貴人家!」

在壓力消失之後,宋大狗冷汗淋淋的說著,說到最後他下意識看了眼李浩然,最終還是將後面的話給略了去。

「嗯!你們這裡有多少人,周圍可有其他組織存在?」

李浩然點了點頭,鬆開了抓住宋大狗的手,接著問道。

宋大狗癱軟在地,急促的呼吸了幾下,算是鬆了口氣,這才接著說道:「我們狗頭寨總共有一百多號人,僅有我們三個兄弟是武者,我的修為最高三品武士,我那兩個兄弟都是武徒!在我們周圍三十里範圍內,僅有我們狗頭寨一波土匪,周圍百里之內有三個土匪寨子,還有一座坊市,坊市裡面有一支百人天朝小隊駐紮在裡面!」

李浩然聽后微微點頭,扭頭看了眼齊妙音問道:「怎麼樣?要不要跟我離開這裡?」

「……我只要半個月的時間,就可以將身上的禁制驅除,這段時間咱們待在這裡最適合不過了,只是我擔心這傢伙會出賣我們!」

齊妙音思量了片刻,這才漸漸說出了心中的想法。

這裡位於蒼瀾山的東北地帶,距離九鼎天朝極近,且周圍還有天朝的小隊,這讓齊妙音感覺到了一絲不妙,她想與其離去,還不如藏在這裡,至少被發現的幾率要減少許多,也能夠避免一些潛在的危險,暴漏他們的行蹤。

話音落下,還不等李浩然開口,宋大狗忽地跪在了地上,眼中含著淚珠,跪地說道:「求求你們不要殺我!我上有老,下有小,全家人還指望著我過活呢!我可以發誓,我絕對不會出賣你們的!……」

宋大狗眼中滿是急切,生怕李浩然將他給滅了,跪在地上磕頭不斷,沒有一絲武者的尊嚴。

李浩然不屑的搖了搖頭,覺得宋大狗太沒有了尊嚴了,心思一動,徑直來到宋大狗的身前:「起來吧,我不會殺你的!」

說著,李浩然一把抓在宋大狗脖子后的衣襟上,將宋大狗提了起來,在他提起宋大狗的時候,一道墨色的光芒悄無聲息的送入了宋大狗的體內。

宋大狗又是連連道謝保證,一副獻媚的表情,讓人心生厭惡。

「你出去吧!不要泄露任何的消息,讓他們都管好自己的嘴巴!」

李浩然看著仍舊顫抖的宋大狗沉聲說道。

宋大狗猶如被赦一般,連連說了幾句好話,這才快步走出了房間。

待宋大狗離開之後,李浩然這才走到桌前,徑直拿起酒壺自己給自己倒了一杯:「你這個樣子可真是美啊!」

「……你方才對宋大狗做了什麼?」

齊妙音被說的一愣,接著臉頰紅霞紛飛,將頭慢慢低頭,不敢去看李浩然。

李浩然並未注意齊妙音的害羞,將杯中酒一飲而盡,只覺得這酒和那水相差無幾,又接著喝了酒杯:「沒什麼,是不過是在他身上種下了龍族的禁言咒,此咒可防他有異心!」

「沒想到,你竟是一個細心的人!……這些日子,就有勞你了!……我有些累了,要休息一下!」

齊妙音微微一笑,一邊說著,一邊將兩邊的紗帳放下。

李浩然並未回答齊妙音的話,他扭頭看了眼關閉的房門,起身朝著外面走去。

吱呀!

房門打開,外面的喜慶歡鬧之聲,仍舊還在繼續。

李浩然所在的這個房間,位於山寨的二層小樓之上,站在門口可以看到樓下廣場上正在飲酒的眾人。

只見,這一座狗頭寨並不是很大,寨子好似一座四合院一般,建立在山頂上,三面都是峭壁,唯有一面是出路,山寨的大門也在那邊。

在小樓下面不遠處的一座酒席之上,宋大狗正在猛吃海喝,但凡前來敬酒之人,他都是來者不拒。

看那微笑的模樣,好似方才根本就沒有發生過任何心驚膽戰的事情一般。

「咦?這個宋大狗不一般啊!……」

李浩然扶著欄杆,觀察了一會兒宋大狗,不由對宋大狗的印象有些改觀。

這個人在房間裡面嚇得半死,為了求生不惜下跪求饒,這若是放在其他的人的身上,定然會恨死了李浩然,一定會想著要報復李浩然,要麼就是嚇得躲了起來,絕對不會如宋大狗這般,仍舊還能淡然應付著周圍,將心中的懼意藏起來,不露出絲毫的異樣。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You may also lik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