言情小說

加快步伐,幾個呼吸之間,隊伍便來到了村莊,不過爲了避免村莊內不必要的恐慌,並沒有一擁而入,而是在村外就地休息。

白雄帶着趙風、白穎和幾位皇子和少量的近侍與翔雲學院的副院長易溪和幾位導師一同走進了村子。

剛進村子,趙風等一衆人便是見到一羣騎着寶馬的人在村子裏到處奔騰,肆意破壞,但是沒有人出現阻止。

突然那羣人停住馬匹,一個滿臉鬍渣的大漢跳下座下寶馬,震聲喝道:“村子裏的人都給我聽着,七天期限已到,把我們需要的東西都拿出來吧,不然後果自負!”

大漢的聲音毫無遮攔,瞬間便響徹這個安靜的村子。 “這次中獎了,我說他們怎麼破壞村子,還沒人阻止,原來是搶匪。”

聽到鬍渣大漢的話,趙風等人皆是知曉了前方那羣人到底是何方神聖了,他們必是山匪無疑了。

在這獸潮頻頻爆發的邊境地界,很多村莊因爲種種原因生活不下去,無奈之下便集體組合,化身成一個山寨。

不過,在這光天化日之下,他們居然就敢出來打劫,由此可想而知這裏之亂,山匪之猖獗。

未容趙風等人多想,前方一個年邁的老者拄着柺杖,慢悠悠的出現,只見他顫抖着身軀,一下跪在地上,蒼老的聲音道:“求你們大發慈悲放過我們吧,我們村子太小,拿不出你們要的東西。”

山匪到來,只有這名老者出現,說明他必是這個村子的村長無疑了,在這種要命的時刻,只有村長才會挺身而出。

“什麼?”鬍渣大漢虎目一瞪,看着下跪的老者,絲毫不爲之所動。

聽到老者說沒有,拿不出他想要的東西,他臉上立即浮現出殘忍之色,從背後抽出一柄大刀,力劈而下。

力勢之猛,大刀之上附帶着元力,顯得大刀很是威猛,力劈之下,如果砍中,那名老者會毫無意外的被劈成兩半,瞬間被殺。

“啊!”那名老者害怕得驚呼起來,雙手護擋在頭上。

咻!

一支利箭射出,元力附着,彷彿什麼都能洞穿一樣,速度之快讓人看不清。

噗!

利箭疾馳,瞬間從鬍渣大漢後心處洞穿而過,直噔噔的插在其前方的牆壁上。

緊接着幾道身影如幻影一般閃現在那羣山匪之中!

噗噗噗!……

只見那羣山匪之中,刀光劍影突倪閃現,鮮血隨之迸濺,山匪們一個個重重倒在地上,呼吸斷絕。

山匪全部擊斃,那幾道身影手中刀劍歸鞘,緩步走出。

這一切都只發生電光火石間,解決的速度之快讓人咂舌,趙風剛纔都準備出手,不過對手卻在一瞬間之內全都躺下了,讓他震驚不已。

看着那幾道身影,趙風瞳孔猛然一凝,因爲他們不是別人,正是那幾名導師。

想不到他們居然如此厲害,趙風心中震驚得無以復加,雖然早就聽說他們強大得很,但是不曾想他們居然如此強大。

一回首,便見到身邊易溪手心一翻,一把精緻的弓變小,化成袖珍型,看起來與玩物一般無二,被她收起來,不用多想便知,剛纔那一箭必是她射的無疑了。

“好快,好強,好恐怖!”

看着幾人,趙風心中暗下結論,剛纔自己完全都沒有看到他們是如何出手的,實力之強,一般人難以比擬。


有他們一同,抵禦獸潮時,絕對可以事半功倍,實力強勁的他們簡直就是一隊難以匹敵的超強組合啊!

想到這裏,趙風搖頭苦笑,可笑自己之前還那樣整他們,如果他們發起飆來,自己可就慘了……

“啊!”

村莊的那名老者本以爲自己死定了,閉上雙眼都做好了死的準備,不過等了好陣都沒有反應,不由得拿開雙手,睜開眼睛,不過這一睜眼便嚇了他一跳,因爲剛纔在他面前叫囂,還想殺他的人全部倒在了血泊中。

而前方,又出現另外一羣陌生人,比之剛纔更加恐怖,讓他惶恐!

驚懼交加,老者顫抖着身軀不敢站立起身,因爲他不知道眼前這些人是什麼人,不敢亂動。

殺完山匪,易溪和那幾位導師皆是來到白雄面前,鞠身拱手道:“大王,事出突然,而且他們連老弱都殺,我們給不出讓他們活的理由,所以全殺了,希望大王不要怪罪。”


“無妨,這是他們該死!”白雄擺手,眼中射出赫人的精光,剛纔的一幕,讓他都痛恨不已。

說完,白雄緩步走向老者,將其輕扶起來,輕聲道:“老人家,讓你受驚了,起來吧!”

老者雖然驚恐,但是耳朵卻是好好的,正好他專心的聽着前方那羣陌生人說話,他自然聽到了易溪等人對白雄的稱呼,也知曉了白雄爲何人。


“大王萬歲,老身受寵若驚!”白雄才剛扶起老者,老者馬上又跪下了,顫顫抖抖的磕了個頭。

大王是什麼?一國之主,代表了一個國家,平時普通人根本就不得一見,此時老者見到白雄,立即下跪行禮。

“老人家請起。”白雄掛着笑臉再次將老者扶起。

老者巍巍顫顫,鞠身拱手道:“謝大王救我們村子一劫。”

“你們這裏雖然偏遠,但是也是我國的一份子,救你們是分內的事。”白雄說道。

村子得救,村民們紛紛破門而出,喜極而泣,老者也爲村子被救而高興得老淚縱橫。

高興過後,他們也沒忘記報答救命恩人,他們拿出了一些糧食和水源,不過糧食隊伍充足得很,並不需要,而水源,隊伍現在很是欠缺,所以沒收糧食只收了水源。

隊伍不能停留過久,所以解救完村子,補充了許些水源,隊伍便出發了,村子的老者很是感激大王救了村子,非要給隊伍帶一段路,不過看着他老邁的身體,白雄婉拒了。

因爲這裏山匪猖獗,白雄詢問了附近還有哪些山匪窩——山寨。

老者對白雄的詢問,知無不言,從他口中得知,離村子不遠的距離,就有接連好幾座山的山匪窩——山寨。

其中就有這一帶最有名的山匪大王,黑岐大王,他的山寨位居那幾座山的中間,他的山也是那幾座山中座高大的一座,名爲黑岐山。

據他所講,附近離這裏最近的城池曾多次派兵前來剿匪,不過都無功而返,最終不了了之。

多次剿匪不成什麼的,他並不擔心,因爲現在一起的強者如雲,剿滅一個山匪頭子,他多多少少還是有信心的。

不過這些都是次要的,最重要的是那幾座山的方位,正好全都是隊伍要走的方向,白雄有些欣喜,這樣就能趕路剿匪兩不誤了。

因爲山匪是帝國的毒瘤,白雄身爲一國之君,能剿滅的,他自然是不會手軟的。

雖然這些山匪有些是逼不得已的,但是山匪卻是不得不清除的,因爲這關係到帝國的興盛。

ps:今天的爆發到此爲止了,十八更不少了吧?求收藏!! 第二十六章黑石寨!!

一路奔騰,走了近半個時辰,隊伍終於是來到了第一座山的山匪窩,黑石山!

本來趙風等人還不確定到沒到,不過一來到山前,便看到山口處,一個巨大的木門駐紮,其上有一塊牌匾,上面寫着幾個大字——黑石寨!

看到牌匾,趙風不由感嘆,這裏的山匪也太猖獗了吧,佔山爲王還敢立招牌,真是囂張到了極點啊!

白雄沉着臉,邊境如此亂,他以前來的時候都不知道,而且邊境大臣還從未跟他提起過這些事,這讓他怒火中燒。

細細一想,以前剿匪的時候,都是由邊境大臣帶的路,此次因出行匆忙,並未告知邊境大臣,讓其來接。

不曾想,這次沒叫邊境大臣前來接駕,卻遇到了這等讓他怒火蒼盛的事,也讓他知曉了邊境之民過的日子,苦不堪言啊!

這條路他以前沒走過,不用多想,他也知道以前那個邊境大臣帶領時走的路是繞開了這裏的。

這一切,都是自己以前沒注意,才讓事情發展成今天這個樣子,白雄已經惱怒到了極點,心中暗自下了決定,此次事情過後,看來邊境的所有大臣都得換一下了。

白雄走出馬車,站在踏板上,陰沉的臉冷冷的看着那塊牌匾,眼中一陣冰寒。

“大王,我們想去會會這黑石寨,不會讓大王久等,只需五分鐘即可,望大王成全。”白雄正要下令全軍直接突破,卻不曾想翔雲學院的那些學員全都上前請纓。

白雄微一愣,隨即臉上浮起了笑容,大手一擺,道:“準了,不過山匪不弱,而且個個背有人命,你們是國家棟梁,國家的未來,一切小心。”

“是。”

翔雲學院的那些學員齊聲喝應,一個個臉色漲紅,露出興奮之色。

趙風在一旁看着,暗自點頭,這羣學員一個個都不怕死,帝國要的就是這種人才。

而且他們的修爲全都比自己要高,因爲趙風看不出來他們的修爲,最重要的是,他們是翔雲學院的精英,實力強勁,普通同階戰士根本就不是他們的對手。

邊上,易溪臉上冷色緩和,其旁,那幾名導師也是爲學員們的請纓作戰露出了笑容,這羣學員都是他們親自教授的,學員有好的表現,他們臉上也有光。

他們並不擔心這羣學員,在他們看來,山上的山匪之中雖然肯定有很多修爲不低的戰士,但是也只是欺負普通人的貨色,一旦遇上他們的學員,就不堪一擊了。

得到白雄准許,那羣學員一個個毫不掩飾,體內元力運轉,一個個元力纏身,顯露出不弱的修爲,向黑石山上衝去。

他們並不是沒有作戰經驗,而且在他們看來,山上的山匪並不值得他們大作周章,所以一個個都不加以掩飾,直接衝上山去。

一羣學員體表元力洋溢,色彩斑斕,顏色分明,看上去絢麗閃耀。

“好明目張膽。”趙風搖頭。

就算對手可能很弱,但對於不明的敵人,他們也應周密計劃後再上,因爲畢竟不是隊伍全部一起上,他們這樣很不明智。

每個山匪都是有保命手段的,不然在山匪中很難活命,他們的手段遠非那羣學員可比,這是一個潛在的威脅。

如果山匪中有強者,他們的生命就更加難以保證了,雖然經過磨練,修爲也高,但是還是太年輕了。

看着自信滿滿,沒有一個膽怯,毫不猶豫衝上去學員,白雄看了看前方不遠處馬上的易溪和那幾名導師,對邊上馬車裏的三皇子道:“你怎麼看?”

因爲隊伍停下,所有馬車也都停了下來,一直呆在裏面很悶,所以做裏面的皇子等都拉開了兩旁的遮幕,探出頭來。

三皇子的馬車離白雄最近,白雄一回首,便是看到了三皇子,便出言相問。

“五分鐘足夠他們解決山上的山匪了。”三皇子道。

白雄聞言,輕點頭,隨即看向其後馬車,正好看到趙風搖頭。

白雄見到眼光一亮,嘴角一翹,大聲道:“風兒爲何搖頭?你覺得你三哥說得不對?”

白雄聲音很大,直接將所有人的目光吸引過來,聽到其話,似乎牽扯到三皇子,雖然不知道是怎麼回事,但是他們還是都露出了好奇的目光。

三皇子臉色也因此變得有些僵硬,趙風這算是當衆掃他面子了。

趙風一愣,連忙搖頭擺手,道:“我搖頭不是三哥說的不對。”

聽得趙風這話,三皇子臉色緩和,重新變得光彩照人。

“那是因爲什麼?”白雄追問。

看了眼易溪和那幾名導師,又看了眼三皇子,趙風想了想道:“我只是覺得剛纔他們上去得有些魯莽了。”

趙風口裏的他們,自然是指的上山剿匪去了的那羣學員,在場所有人也都知道。

趙風此言一出,易溪和那幾名導師皆是目露奇光,特別是那幾名導師,全都有些生氣了,泥菩薩還有幾分火氣呢,更何況他們。

自己等沒跟他有什麼過節啊,爲什麼這個趙風老是跟自己等過不去?

“哦?哪裏魯莽了?說給我聽聽。”白雄沒有去看易溪和那臉色精彩的幾名導師,出聲詢問。

趙風也沒去看易溪和那幾名導師,因爲不看他也知道不好看,直接說出了自己的觀點:“雖然山上的山匪或許並不強大,但是誰能保證其中沒有高手?更何況山匪全都是舔着刀尖過日子的,動輒可能就會丟了性命,所以他們的手段,遠不是那羣學員可比的,而那羣學員剛纔如此明目張膽的上去圍剿,兔死誰手不能確定啊!”

白雄聞言,點了點頭,臉上露出了滿意的笑容,這就是他想要的答案! 趙風的話說完,三皇子這才明悟白雄剛纔問他的原因了,不過卻讓趙風說了出來,雖然白雄沒有說什麼,但這卻讓他臉上有些不好看了。

而其餘人等聞言,微微細想,確實趙風所言有理,那羣學員有些欠缺考慮了。


雖然趙風的話很不好聽,但是那幾名導師也明白,其言有理,他們確實魯莽了。

“看來試煉還是及不了格了。”易溪的聲音冷漠的響起,迴旋在幾名導師的耳邊。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You may also lik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