言情小說

「救你,沒人可以救你,死吧,」石炎嘴角一揚,露出了一抹邪笑出來,手中的青源劍也是再次的斬殺而出,

鐵嘯的四名同伴見壯,一個個是憤怒滔滔的吼叫了起來,

「人族住手,敢殺鐵嘯,你今天也得死,」

「快給我住手,否則你死路一條,」

四人也是遠遠的便出手了,要制止石炎,可是石炎依然不為所動,九龍砣砸了出去,九龍鎮山第五重全力的施展了出來,九龍鎮山修練到第五重后,石炎也是第一次出手,五條金龍狂嘯而出,配合上九龍砣,威勢自然可怕的很,當然了,雖然不足以威脅的到這些封侯存在的強者,不過也可以阻擋下他們,這對石炎來說,就已經足夠了,

只要爭取一點時間,那他就可以將鐵嘯斬殺,

九龍砣為化龍山,五條金龍咆哮,直接向鐵嘯的四名同伴砸了過去,浩蕩的力量壓迫而下,

「雕蟲小技,滾開,」一名鐵克國的強者怒哼了一聲,直接重重的一拳砸在了九龍砣上,發出了一聲猶如洪鐘大侶般的巨響聲來,響動九霄,振聾發聵,而這一拳之力,也是將九龍砣打的倒飛了回來,只是這一阻擋的時間,對石炎來說,足夠了,

「不,,,」鐵嘯發出了一聲驚恐聲來,可惜青芒馬上將他的聲音吞噬湮滅,他的腦袋被青源劍切了開來,識海直接被破壞,自然是死的不能再死了,最後的一聲慘叫聲后,鐵嘯就死在了石炎的青源劍下,

一名封侯級別的強者,竟然落得身死的下場,不得不讓人一陣心驚肉跳,唏噓不已,

看了眼鐵嘯的屍體,石炎心中也是一陣唏噓,曾幾何時,自己為了能夠成為一名神通修士而沒日沒夜的努力,而被他人羞辱,曾幾何時,一名神通二重境的人對他來說,都是高高在上,高不可攀,曾幾何時,封侯的存在,那簡直就是一座讓他仰望的大山,站在了雲端之上,曾幾何時,他也想過自己哪一天有這樣的實力,那是怎樣的豪邁,

但是現在,他終於是做到了,一名封侯的強者,也是被他斬落劍下,這份實力放眼到玄空郡去,怕也是無人能及,

他石炎,短短三四年時間,從一個卑微的普通人,一步步成長到了這樣的地步,這樣的成長速度,恐怕能夠嚇的死所有的天才了,什麼樣的天才,能跟他石炎一比,

不過這些,都還不值得石炎高興,因為這距離他的目標,還早的很,這點實力,對他來說,還遠遠不夠,根本沒有什麼好值得高興的,

石炎一招手收回了九龍砣,面對封侯級別的存在,九龍鎮山是還顯得有些不足,除非是達到了第六重,那才有點威脅力,

「鐵嘯,死了,」鐵嘯的四名同伴也是不由的停了下來,站住了腳步,而周圍一些鐵克國之人,目光也是向這邊看了過來,最開始石炎他們碰到的三人也在其中,不過他們跟鐵嘯的關係不算好,所以這件事情,他們倒也沒有想著要上來參合,

四人中一人怒指著石炎的鼻子道:「你竟然真的敢殺了鐵嘯,」


石炎撇嘴輕笑了一聲,道:「我為何不能殺他,對於要殺我之人,難不成我還要手下留情不成,還是說,你們讓我住手,我就一定要住手,哼哼,我要殺的人,你們救不了,」

我要殺的人,你們救不了,

簡單的十個字,此時從石炎的口中說出來,卻是那麼的霸氣,蕩氣迴腸,極度的輕狂,這樣的語氣,不得不說讓不少的異族都非常的不爽,很多異族天生眼裡就容不得人族,人族在混域之地中,也本來就是比較弱勢的,一直以來,都是被異族欺壓的狀態,所以,此時看到石炎竟然如此的狂妄霸道,自然是很不舒服,

若不是因為石炎剛才斬殺鐵嘯帶來了點震撼作用,恐怕此時就有不少異族想要上來稱稱石炎的斤量了,

那名鐵克族人也是氣極:「人族小子,你好大的口氣,你可知道,鐵嘯是誰,」

石炎聽到這話,就覺得很不舒服:「我管他是誰,怎麼難不成我殺人之前,還要先問清楚他是誰嗎,我只要知道,他是該殺之人,那就足夠了,其他的,我根本不需要理會,我知道他是你們鐵克國之人,至於他什麼身份地位,那又管我何事,他就算是你們鐵克一族族長之子,我也照殺不誤,」

事實也正是如此,不管鐵嘯是什麼身份,今天石炎必定會殺他,不會有半點的猶豫的,

「好,好,很好,」鐵克族之人也是被氣的不輕,怒不可遏:「你一定會後悔做了今天的一切,也一定會後悔說了剛才的話,你殺了鐵嘯,也根本不需要我們動手,會有人來殺你的,順便告訴你一聲,鐵嘯的哥哥叫鐵木,你不知道鐵木是誰,你的朋友畢方知道,好好的問問吧,」

「鐵木,竟然是鐵木,」聽到這個名字,畢方也是驚的不小:「這下麻煩大了,沒想到鐵嘯的哥哥竟然是鐵木,難道鐵木也來了這裡了,如是這樣的話,那真就麻煩了,」

看到畢方的反應,石炎的眉頭也是微挑了一下,向畢方看了過去.

綠塗的嘴角也是抽了一下,對石炎道:「鐵木,我也聽過,名氣太大了,成名已久,十年前就成就了封侯,當時也是名動一時,他是以一刀斬殺一名封侯而成名天下的,現在的實力,據說已經接近封君了,甚至有些人說他的實力已經封君了,但不管如何,這個鐵木都極度的可怕,在鐵克國年輕一代之中,實力可以排進前十的,」

「對比之下,可以排進我們天衛榜前十,這絕對是個非常驚艷的人物,現在我有點明白,為什麼這個鐵木會如此的囂張了,原來是有一個歷害的哥哥,怪不得敢如此,」

「接近封君,」石炎也是微一楞,這一句話確實是有些驚到他了,

石炎現在的實力來說,最多也就是可以堪比神通七重境初期的樣子,面對神通七重境中期,可能勉強可以一戰,但鐵木的實力接近封君,那就太可怕了,

畢方也是苦澀無奈的搖頭道:「我雖然知道這個鐵嘯,但還真不知道他跟鐵木竟然是兄弟關係,若是知道的話,我也一定會阻止你殺鐵嘯了,看來,此地不宜久留了,現在只能是希望鐵木不在這裡,我們現在快點離開回天外城去,否則被鐵木追殺來,我們都要死在這裡了,」

面對鐵木,畢方可是一點底氣都沒有,

石炎心中也是生出了幾分退意,他雖然不懼什麼,但也不能連累了大家,再說了,好漢不吃眼前虧,明知不敵還要留在這裡,那才是真正的傻,

鐵克族人譏誚一笑:「現在知道怕了是嗎,知道後悔了是嗎,哼哼,可惜已經晚了,你們想逃,哼哼,那還真是看不起我們,想要逃,那是不可能的,」

想逃,的確是不太可能了,因為除了這四人,四周不少鐵克國之人也是走了出來,守在了一個個方位,如果石炎他們想要逃,顯然他們就會阻攔了,

石炎目光幽冷的道:「怕談不上,後悔,我從來不會做後悔的事情,因為我做的事情,就從來都不會後悔,我們是想走,你們想攔我們,那就要看看你們有沒有這個本事了,」

石炎給畢方和蕭宇他們遞了一個眼色,告訴他們準備突圍了,石炎來打這個先鋒,

「殺了我弟弟,就想要逃跑嗎,真以為,有這麼容易嗎,」可就在這時,一道爆怒如雷般的聲音遠遠的傳來,聲音之中也滿是殺意,人未到,聲先至,光是這聲音,就蘊含著可怕的氣勢,讓人知道這是一名可怕的人物,

一道身影也是疾掠而來,很快就落到了石炎的身前,一臉肅殺的站在了那裡,目光幽冷的看著石炎,充滿著冷冽的殺意,此人的長相,顯然跟鐵嘯有幾分相像,而他的氣勢,卻是無比的鋒芒,就像是一柄絕世的寶刀一般,他的目光,咄咄逼人,讓人不敢跟他對視,他的氣勢,可刺破蒼穹,往那一戰,就讓人有種自慚形穢的感覺,

跟他一比,就像是螢火蟲要跟日月爭輝, 來人,正是鐵木,鐵嘯的哥哥,實力強大的可怕,早就名動混域之地的絕世天才人物,

光是他的氣勢,就比其他人高上一等,感覺到他的氣勢,就讓石炎知道,自己的實力不是他的對手,這種感覺,石炎還真沒在幾個人身上感受到過,鐵木的氣勢,太過於鋒芒了,整個人,就像是一柄絕世的寶刀,時刻都散發著可怕的鋒芒,咄咄逼人,

看到鐵木來了,畢方的臉色也是凝重無比了起來,

綠塗更是有些無奈的嘆了口氣:「完了,感覺完蛋了,我們不會要死在這裡了吧,」

芊流惠毫不客氣的對綠塗翻了一個白眼,道:「你死我們不會死,別說長他人志氣,滅自己威風的話,天塌下來,還要本姑娘頂著呢,我都不怕,你怕什麼,」

畢方蕭宇也都站在了石炎的兩側,用行動表示要跟石炎站在同一戰線,

而芊流惠他們五人,則是站在石炎的身後,必要的時候,他們也會出手,只是,他們的實力在這種級別的戰鬥之中,還真的是起不到什麼作用,上去,也只是送死的份,

石炎目光無比的幽冷,看著鐵木,心中也是打起了盤算起來,要說真正的大底牌,石炎現在也只有向虛影前輩求助的機會,其他的,都不足以來對付的了鐵木這等級別的強者,所以這一次,石炎也是抱著要拚死一戰的心裡準備,這對他來說,或許也是一次巨大的考驗,只是能不能通過這份考驗,也是一件不知道的事情,

鐵木的目光從地上鐵嘯的屍體上收了回來,目光無比陰森的看著石炎:「說吧,你想怎麼個死法,本來你們這樣的弱者,我是不屑得殺你們,不過,今天我要破一破例,今天你們八人,都得死,無所謂了,一起上吧,也省得我麻煩,死,是對你們就有的懲罰,」

鐵木冷冽的道,就像是死神在宣判一般,話從他口中說出來,那彷彿就是神的旨意一般,任何人都不得反抗,更改,

他說要誰死,那誰就一定要死,

可是石炎卻是偏偏不服:「打都還沒有打,現在就宣判我們死型,是不是有些太草率了,為時過早的事情,還是不要說的好,否則,閃到了自己的舌頭,也不是有毀你一世英明,」

鐵木冷笑了一聲:「可笑,毀我一世英明,你們還沒有這個資格,遠遠的沒有,我要殺你們,易如反掌,不過是像捏死一隻螞蟻那麼的簡單罷了,螢火蟲,又怎麼能跟日月爭輝,不自量力,只會是增加自己的無知和醜陋,現實,往往就是最狠的耳光,你不服,那這耳光,就會讓你明白,你說的話,是有多麼的愚蠢,」

「可惜,我沒有這麼賤要扇自己的耳光,不過,,你有沒有這麼賤,那我就不知道了,我也相信,時間會證明一切,空想而談的前景,都是一場幻景,最後的結果,才是真正的說辭,我不喜歡浮誇,我更喜歡真實,」石炎反唇相譏的回道,爭鋒相對,在氣勢上,石炎竟然可以絲毫不弱,

鐵木更是惱怒:「好一張伶牙俐齒的嘴臉,不過你以後也不能再開口了,死吧,」

說完,鐵木便是抽出了他背上的那柄巨刀,這是一柄通體黑色的巨刀,足足差不多有他人高,比他的手掌還要寬厚,這刀上,也是閃爍著幽森的光芒,光是這一道道的鋒芒,都讓讓人一陣心悸,這刀,彷彿是一件活物一般,一出鞘來,就要飲人血,吃人肉,收割人的性命,

他還沒有出手,就讓不少人已經驚到了,

嘩啦,,

鐵木終於是出手了,他手中的刀也是一起一落,乾脆的兩個動作,便是引動了無盡的鋒芒霸道的刀勢向石炎這邊壓迫而來,排山倒海,鋪天蓋地,才不過一個瞬間,便是將這一片空間都籠罩了進去,化為了他的刀之領域,而在這領域之中,一切都要被這鋒芒的刀勢給斬殺,切成碎片,不復存在,

可怕,真的是非常的可怕,

鐵木一出手,也著實是驚到了不少人,讓人能夠清楚的認知到他的驚人實力,

一直都有些傳聞,說鐵木其實已經達到了封君的層次,對於這個傳聞,也是頗有說辭,只是沒有被證實,但是,依然有不少人堅信這一點,或許今天,大家就可以看清楚,鐵木的實力,終究達不達的到封君的層次,

他的光芒,可耀日月,他的刀勢,可讓天地暗色,虛空臣服,

他一刀出,便要斬盡天下一切,擋他者只有一個下場,那就是死,這就是他的刀勢,無可匹敵的刀勢,鋒芒無比的刀勢,氣勢滂沱,滾滾而來,

面對這樣的刀勢,足可以讓對手心裡直接的崩潰,瞬間失去了抵擋的信心,土崩瓦解,不攻自破,

不過石炎心性何等的堅定,又豈會被這種氣勢所嚇唬到,

石炎也是不敢大意,玄武不滅神通直接的施展了出來,自從突破到了神通六重境以後,石炎也是第一次的施展玄武不滅神通,根據石炎的推辭,玄武不滅神通應該在他境界達到神通六重境的時候,玄武神獸異相完全的蘇醒,自己也算是真正的覺醒了這門本命神通法門,可以修練玄武不滅神通,

果然,一施展出玄武不滅神通法門,頓時就有種與眾不同的感覺,一股信息,也是傳入了石炎的腦海之中,是一些玄妙的心法口訣,正是修練玄武不滅神通的法門,了解了這些信息之後,石炎也是一陣瞠目結舌,雖然心中早有準備,可也依然是不禁嚇了一大跳,

「玄武不滅,可分九層,一層一重天,修練極致,可以玄武不滅,**重生,世間一切力量,皆不可以殺死我,與天地同壽,與日月齊輝,修練極致,可擁有玄武神獸之體,玄武之道,終於火道,火之一道的極致之道,撐天下之火,」石炎心中著實被震撼的不輕啊,

雖然他一直都知道玄武不滅神通非常的不凡,應該是超越了九品神通法門之上的,但也沒想到,竟然可怕到了這等的地步,遠遠的超出了他的想像,甚至是,超出了他能想像的極限,

玄武不滅,**重生,

這是什麼手段,

世間一切的力量,皆不可殺,這是怎樣的手段,

與天地同壽,與日月齊輝,這又是什麼樣的手段,


縱是大帝,壽命也不過數萬載罷了,誰又能真正的與天地同壽呢,而玄武不滅神通修練到極致,竟然可以如此,

不過,讓石炎微有些詫異的是,他現在還只是玄武不滅第一層,還是堪堪的踏入第一層,可是,他現在都已經是神通六重境了,還只是堪堪踏入第一層,那什麼時候才能修練到第九層,能修練到第九層,自己又會是怎樣的實力,暫時的石炎,簡直就是不能夠想像的了,

玄武神獸異相,也已經睜開了眼睛,終於是恢復了生機,不過,他看起來依然沒有一點神獸的威勢,就像是一頭大點的玄龜罷了,看起來,還真的比較弱,不過,這異相之中,卻也是散發出了蒼古幽幽的氣息,這股氣息卻也能夠將鐵木的刀勢壓制減弱,讓鐵木的刀鋒難威脅的到石炎,

在玄武不滅神通的相助之下,石炎也頓時信心十足,實力大增,青劍神通,也是再次的施展而出,加上玄武不滅神通對鐵木刀勢的壓制,一反一正之下,讓石炎竟然擋下了鐵木的這一刀,

「這,,竟然,真的擋下來了,」畢方他們幾個,也都是覺得一陣不可思議,太難以置信了,不過,這卻是真的,好半晌,他們才反應了過來,心中才都露出了幾分喜悅之色,


周圍圍觀的不少異族,也皆是驚訝無比的看了過來,看向石炎的眼神再次的變了,

如此可怕的一刀,竟然被他給擋了下來,

鐵木的實力,沒有人敢懷疑,絕對是接近封君的層次,對付一般的封侯強者,完全可以直接的秒殺了,但是,鐵木的這一刀,卻是被石炎給擋了下來,這一幕,著實是讓人匪夷所思,瞠目結舌了,親眼所見,也一時難以置信,

鐵克國的眾人,更是一個個瞪大了眼睛,有些看傻了,

「嗯,你竟然,能擋的下來我這一刀,」鐵木眉頭也終於是皺了起來,他的目光也是閃爍著異樣的光芒看著玄武神獸異相,皺著眉頭,若有所思的樣子,石炎能擋下他這一刀,絕對是出乎他意料之外的事情,

能擋下這一刀,石炎也是一陣暗喜,也是慶幸自己終於是讓玄武不滅神通完全的蘇醒了,終於是可以真正的動用玄武不滅神通,才有了這樣的好處,如若不然的話,那今天自己真就大麻煩了,恐怕逼得最後,真的要動用大底牌才行,

好在,玄武不滅神通之威,足可以應對,

「他的刀勢,跟我有幾分想像,不過比我的更加的鋒芒,更加的霸道,更加的凌厲,剛才我跟鐵嘯一戰,他的劍勢是無比的厚重,無比的滂沱,排山倒海,一浪接著一浪,我的劍勢目前,還是以鋒芒為主,既然是劍勢,既然都是走劍之大道,那這些意境,就可以相通,從他們身上,我應該看到我的不足,劍之大道,應該也是包羅萬象,無所不容,」

「我如果劍走偏鋒,執走一道,那就很難踏入劍之大道,而想要踏入大道,難也是難在這裡,畢竟,一個人的精力有限,不可能用有限的時間去修練無限的道,每一條道,都是包羅萬象,都是複雜深奧無比,所以,我在劍之大道上的修練,不能偏鋒了,要全面的開花,這樣的話才有可能在劍之大道之上,走的遠,」

石炎的心中,也是如受洗禮,忽然一片明朗了起來,許多以前他沒有想到的問題,現在也都是明白了, 「我承認我是有點小看你了,沒想到你能有如此的實力,你的本命神通法門確實是歷害,可惜你的境界還是太弱了,區區神通六重境初期罷了,如此的境界,也註定你再逆天,也擋不住我,剛才一刀,只不過是一個小熱身罷了,我也只是隨手一擊,接下來,才是我真正的實力,我有三刀,我倒要看看,你能擋的住我幾刀,」鐵木一臉陰沉的看著石炎,

他對石炎的態度,也終於是有了幾分認真了,

只有實力,才能贏得他人的尊重,剛才鐵木對石炎也是一臉不屑,但是現在,也不得不鄭重對待,

石炎也清楚剛才肯定不是鐵木的真正實力,但饒是如此,剛才那一刀也是霸道鋒芒的可怕,剛才那一刀,也足可以輕鬆的斬殺一名神通七重境初期的強者,如果不是有玄武不滅神通的話,石炎肯定擋不下來,那一刀也應該就可以要了他的命,

石炎目光無比幽冷,臉上的凝重之色也是濃了幾分,他腦海之中也是在推演著剛才的一些新的領悟,要融入到青劍神通之中,讓劍之意境變得更加的強大,這個時候,也只能是靠劍之意境來提升劍勢之威,

石炎心中也是發狠,成敗也就在此一舉了,能不能擋的下來鐵木接下來的刀勢,那就決定了自己的命運,這一戰,自己無路可退,必須要強戰到底,

周圍圍觀的人,也是饒有興趣了起來,本以為是毫無懸念的一戰,沒想到竟然會演練成了現在這樣的局面,倒是非常的有趣了,石炎的異軍突兀,也是成了一顆閃亮的星星,石炎這個名字,也是被所有人都記住了,顯然,這一戰之後,不管結果如何,石炎的名聲一定會大燥,介時侯,各大勢力的高層,恐怕都會知道這號逆天人物的存在,

嚯,,,

鐵木再次的一刀向石炎劈斬了過來,這一刀比剛才那一刀確實要更加的鋒芒,可怕的刀芒猶如炙熱的炎陽一般,綻放出了萬丈的炙熱光芒,而這一道道的光芒,也是無比的可怕,就像是萬把鋒利的刀子一般,刺破著虛空,向著石炎殺了過來,這一刀,不僅是鋒芒無匹,而且還厚重如山,兩種不同勢的力量,竟然能夠很好的融合到了一起,

這對石炎也是一種觸動,

石炎手中的青源劍亦也是動了,他也是學著鐵木,亦也是鋒芒而又厚重的劍勢斬殺了出去,萬道的青芒迸射而出,在玄武不滅神通的神威之下,也是變得更加的可怕,呼嘯的向鐵木迎殺了上去,石炎也是能夠明顯的感覺到,有磅礴的力量從玄武神獸異相之中傳遞了過來,讓他血脈噴漲,讓他感覺神力如涌,浩瀚奔騰,

有如此神力相助,自然讓石炎如虎添翼,而且來說,玄武神獸異相之威,也是可以壓制鐵木,讓他的實力大打折扣,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You may also lik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