言情小說

當初地精族之所以會被滅族,在老劉看來,就是因爲他們獨霸了世界上最先進的武器——精靈火槍。那東西只有矮人能用,也只有地精可以製造,人類在迫不得已的情況下,只能選擇把這個巨大的威脅,扼殺在搖籃裏。

而兩次使用了火神炮的老劉,現在無疑就處在當時地精族的位置,是繼續獨霸這種毀滅世界的武器,讓所有人都提防自己,還是把世人的注意力轉移到,如何得到自己的火神炮上,這就是一個很緊要的問題。

老美是地球上最大的軍火販子,可是你看哪個恐怖組織是拿着m —16去炸美國使館了。老美的武器只賣給那些服從他的國家,唯一的錯誤就是給了**十五把m—50重狙,可是之前這些武器也沒少替老美賣力,前蘇聯的直升機都不知給它揍下來多少架了。

老劉現在的敵人就只有光明教會,至於福瑞德那個便宜二哥,根本就沒在老劉這當回事。現在老劉最關心的,就是考慮是通過出售火神炮,把那些舉起棋不定的勢力拉到自己的身邊,還是獨佔火神炮,把這些勢力推給教會對付自己,而且現在已經到了關鍵時刻了。

如果把火神炮賣掉,老劉還是有些安全保障,可以讓這些賣出去的武器,不會掉過頭來對付自己。首先就是彈藥的供應,相信任何一個勢力用過火神炮之後,都不會派兵攻打給他提供彈藥的自己,斷了自己的後路。另外就算真有火神炮對着自己了,不算戰士們身上的極品戰甲,老劉手裏還有狙擊手,那可是機槍手的頭號天敵,一里外你都看不到人影的時候,你和你手裏的火神炮,已經變成一陣青煙了,這將是任何一個帝國的噩夢,而真正的***,除了奧莉薇婭手中那把以外,桀桀桀桀!世上暫時沒有第二把!

“孩子,你的強大是靠着自己的智慧得來的,想我笑了人家一輩子,說人是不知進退的武夫,原來我也只是個武夫而已啊,只有你這纔是胸懷天下,二伯我真的服了,你想怎麼辦,只管說吧,二伯一定替你辦好。”

“嘿嘿!衝二伯這句話,這次出售火神炮,我給您一成的乾股,來,我敬二伯一杯。”

兩人飲盡了杯中酒之後,老劉開始和米爾頓商量起如何出售火神炮的事情來,按老劉的想法,在連鎖店開業的頭一天,火神炮將作爲鎮店之寶進行拍賣。價格定在五億金幣,如果效果不好的話,就由米爾頓暗地購下,至於買主的選擇,只要不是和教會關係密切的勢力都可以。

對外的宣傳方面,就以連鎖店開業大酬賓爲由,相信世界各大勢力都會來攙和的,到時由米爾頓出面暗地裏通知一下,這事兒就算成了,等到老劉囉嗦完了,再看米爾頓還在那兒發呆呢。

“二伯,您不是怕了吧?”

“五億金幣啊!一成就是五百萬啊,我一年的稅收也不過就幾十萬啊!這回真的發財啦!”

老劉又試着和米爾頓溝通了幾次,老頭一直都是這個傻樣子,老劉無奈之下只好丟下他走了,到了王宮的理朝大殿,和潔西卡她們匯合之後,就自己去街上找開店的地方去了。

中間爲了避免一些不必要的麻煩,老劉讓謝爾蓋找了一個大點兒的旅館,把隨行的二百手下先安排住店去了,而他只帶着謝爾蓋和三個火槍手,一行五人在巨獸郡的大街上閒逛起來。

巨獸郡是個很敏感的城市,對於老劉這一行五個陌生人,沿途的百姓大多都投來了警惕的目光。這種情況一直維持到一個孩子的出現,老劉幾人正在看着周圍的店鋪和地理位置,一個五六歲左右的小屁孩,扛着根木棍兒出現在老劉的面前。

“交出虎器來摸生銀,不鹽槍斃了你們,嘻嘻!”

“你這是在幹嘛呢,小屁孩兒?”

老劉伸手就抱起了眼前攔路的小孩兒子。

“不細啦,銀家再學精靈路火保會巨獸郡呢。”

小屁孩對着老劉一笑,露出了幾個小奶牙。

“好樣的,等你長大了,叔叔就收你進精靈怒火傭兵團,保護你的巨獸郡,好不好?”

看着孩子一臉稚氣,老劉心裏不禁好笑,不過小屁孩卻把老劉的喜愛當成了真事,一本正經的對老劉說。

“好喂,我真的是精靈路火的傭兵了嗎?蘇蘇不可以騙銀哦!”

老劉笑了笑,從戒指裏拿出一顆金星來,給小孩兒戴在衣服上。

“這是精靈怒火的精英標誌哦,一顆星星就代表殺死一百個狼兵的,現在叔叔送給你,一定要保管好哦,長大了就來找叔叔當傭兵,保護巨獸郡,好不好?”

謝謝蘇蘇,我一定會保管好滴。老劉又抱着小屁孩走了一會兒,就放下他繼續趕路了,這也就是老劉的一種習慣,親近那些向自己示好的人,可是老劉沒走出多遠,就聽到身後有人開始議論了。

"那幾個人這是精靈怒火的傭兵嗎,出手好大方啊,你看這星星是純金的呀!"

“難道狼族的強盜已經剿滅了嗎?沒見國王的通告啊?”

對於民衆的猜測,老劉不以爲然,等到連鎖店開業的時候,米爾頓自然會把這些事情公佈了,不過就在幾人繼續趕路的時候,一個令人氣憤的事情發生了。

“別他媽扯淡了,不定是哪來的騙子呢!金星拿來給我看看!”

緊接着就是孩子的哭聲,老劉回頭一看,只見一個身穿軍服的人,緊握着拳頭,朝另一個方向快步的走着,那個攔路的小屁孩則是坐在地上哇哇大哭。

“三兄弟!有人欺負你的隊員該怎麼辦?”

“ 報告團長!欺我同伴者殺無赦!”

“那還等什麼,這點兒事還要我動手嗎!”

老劉說完就繼續前進了,不過老劉身上的殺氣確顯示他很憤怒,三個火槍手站在原地等着老劉稍稍走遠一點,就開始執行老劉的命令。

呯!首先是阿多斯的槍響了,遠處正加速逃逸的士兵當時就給打斷了腿,趴在地上嚎叫,旁邊看熱鬧的那些人,顯然也是毫無準備,被槍聲嚇得抱頭鼠竄,對於這些民衆的反應,阿多斯可不會放在心上。就在一片驚呼聲中,阿多斯跑過去先是從斷腿的傢伙手裏搶過金星,然後又送回到小屁孩的手裏。

“小傢伙,以後有團長罩着你哦,誰要是再敢欺負你,就來找精靈怒火的傭兵哦。”

說完就和自己的兩個哥哥,拖着斷腿的士兵往城門處走,三人剛剛走到城門下,就給守城的士兵攔住了去路。

“站住!你們是什麼人!爲什麼抓我們的士兵!”

你別說,這巨獸郡雖然窮,但是很多士兵還是挺有骨氣的,明擺人家有恃無恐的在城裏抓人,他還敢出頭攔着。不過三兄弟可不會給他面子,阿拉米斯擡手就槍斃了搶東西的傢伙,打碎的**崩了幾個守軍一身。 “這個傢伙搶我們同伴的東西,按照我們精靈怒火傭兵團的規矩,一律槍斃!誰他媽不服,過來決鬥!”

說完就填好了子彈,等着有人上來送死,可是等了好一會兒,也沒見守軍裏面有什麼動靜,三兄弟只好拍拍屁屁走人了。他們哪裏知道,精靈怒火這個名字,在人類世界代表了什麼呀,反正是沒人得瑟就繼續前進了。

這件事情之後,精靈怒火傭兵團在嗜殺成性,戰無不勝的名頭後面,又多了一個護短的名頭。巨獸郡裏發生的這個故事也越傳越邪乎,最後的說法是,老劉走路時看一個孩子可愛,結果這孩子被他爸爸給打了,老劉就派手下把他爸爸拉去槍斃了。士兵們看不過,老劉就殺掉了所有守城的士兵。

後來當這件事兒再傳回到老劉的耳朵裏時,老劉報以一笑。在他看來,這樣的傳聞還挺好,至少讓大家都知道,老劉喜歡的人,他就會不遺餘力的去保護,反之就只能拉去槍斃了。

丟下這個片段不說,等到謝爾蓋四人追上老劉的時候,老劉正在和一個雜貨鋪的掌櫃聊天,四人沒有靠的太近,就站在遠處給老劉當起了守衛。不多一會兒的功夫,老劉就搞定了收購的事宜,進到店裏去和人家籤契約了。

這家店鋪的位置和達拉特總店的差不多,都是在城牆的拐角處,周圍也沒太多的商鋪,人流不多,道路寬敞,最要緊的就是夠大,算上雜貨鋪後面的幾間房子,這裏看着可比達拉特那個連鎖店的面積要大多了,而且價格更是出奇的便宜,老劉只用了六萬金幣,就把這一大片房產,購置到自己的名下。

“這位劉逸思大人,您真是太慷慨了,我一定在最短的時間搬走的,最多三天,我一定把房子給您騰出來。”

雜貨店老闆收起老劉給的金幣,點頭哈腰的向老劉做了保證,不過老劉對這個答覆並不滿意,三天太久了,都夠老劉把連鎖店的房子蓋起來了,要知道矮人現在蓋房子可是直接用鋼架支的,一兩天時間就能把房子主體堆起來,於是老劉又掏出一千金幣,放在櫃檯上。

“你立刻就開始搬家,天黑之前如果能全部搬完,這一千金幣就是你的了。”

看到多出來這一千金幣,雜貨店老闆的眼睛都綠了,自己的房子雖然是賣了不少錢,可那是用房子換的呀,這一千金幣可是跟白撿的沒什麼區別啊!爲了能得到老劉多拿出的一千金幣,雜貨店老闆立刻就開始搬家了,甚至連一天的時間都沒用上,雜貨鋪裏面的東西就都消失了。

做完這一筆買賣,老劉又陸續的收購了左鄰右舍的房子,這倒不是老劉圖便宜,而是需要的地方實在是太大,巨獸郡這個地方雖然不如達拉特城繁華,也沒有什麼世界第一的頭銜兒,但是這裏的地理位置好啊!

從地圖上看,巨獸郡東北方向和菲爾德蘭帝國接壤,正西方向更是和獸族糾纏不清,東部雖然名義上也是米爾頓的領地,但是大家都知道這只是表面現象,說是東部臨近金倫思公國倒是更確切一些。

最重要巨獸郡周圍的是這些勢力,彼此看着都不順眼,小打小鬧是家常便飯。巨獸郡身處這樣特殊的地理位置,就註定了它不會是塊太平樂土。而巨獸郡的歷史也證明了這一切,世界上很多大型的戰爭都是禍起於此。

這種現狀對於生活在城中的普通百姓來說,無疑是很痛苦無奈的事情,如果不是米爾頓這個國王有愛民之心,經常削減民衆的稅賦,這裏可能連現在的十分之一人口都沒有。

但是對於一個有心做世界第一軍火商的老劉來說,這裏就是一片樂土了,只有不斷的戰爭,才能給老劉提供建設所需的資金,只有不斷的戰爭,才能確立精靈之城不敗的地位,而且作爲進入精靈之城的主要通道之一,老劉更有必要在這裏建立起自己的一片天地,不光是作爲精靈之城在外界的窗口,同時也作爲監視外界的一個據點,雖然這樣做多少會影響到達拉特的生意,但是老劉相信他在這裏能得到更多的好處。

做完這一切之後,老劉就把拆除房屋和清理地面的工作交給謝爾蓋了,這個跟了老劉幾個月都沒有任何貢獻的老強盜,在老劉走後,連夜就組織人手對這一片區域進行拆除,而且有了空間戒指的幫助,周圍的居民都沒感覺到什麼響動,房子就給他們拆成零件,運到城門外去了。

謝爾蓋在施工過程中也不是太平無事,在謝爾蓋準備出城丟棄垃圾的時候,被守城的士兵攔住了去路,可是當士兵們聽到是精靈怒火傭兵團要連夜趕工蓋房子時,他們就乖乖的打開了城門,放謝爾蓋出城去了。原來在那個搶東西的士兵被槍斃之後,所有的巨獸郡守軍都接到了國王的命令,配合精靈怒火的一切行動,否則被人槍斃了,國王也是無能爲力。



第二天一大早,住在附近的市民們都驚訝的發現,街對面的商鋪竟然在一夜之間都消失了。正在大家議論紛紛的時候,一大羣矮人就從遠處走來,帶隊的正是昨天來買房子的年輕人。

只見年輕人對着空地一擺手,矮人們就拎着一些奇形怪狀的工具,開始在空地上忙乎,很快就有大堆的泥土被挖了出來,一些巨大的鐵架子也突兀的出現在建築現場,更出奇的是,這些幹活的矮人不但沒有監工看着,反倒是有幾個人不斷的拿水果和酒來,讓這些矮人們隨意享用,幾個在工地上玩耍的小孩兒,從人家的手裏得了不少好處,又吃又拿的搞了一大堆好吃的回家。

有一個眼尖的旅店老闆認出那個給孩子們派水果的人,正是買下這一片房產的年輕人。

“大夥加把勁,爭取今天把架子給我立起來,到時我賞每人精釀白蘭地一桶!”

矮人族的建築隊,今天是第一次在人類世界亮相,在這之前,人類對他們的認識,都只是停留在那些大大小小的武器店上,矮人對於人類來說,就是一些精於打鐵的異族酒鬼。今天老劉就做的是要藉着這個機會,展示一下矮人族在建築上的實力,同時也讓這些首次進入人類世界的小矮人,增長一些信心。

不過這些話用嘴說是沒用的,唯一能證明大家實力的東西,就是大家能創造出人所共識的奇蹟,還有來自神使大人的賞賜,對於這些獎賞啥的,老劉是從來都不會吝嗇的。所以一大堆精緻的小木桶就堆放在工地的空場上,刺激着小矮人們年輕的心臟。

可是這個舉動在刺激矮人賣力的同時,也招來了一大羣強盜。謝爾蓋帶着人連夜拆掉房子後,就回去補覺了,時至正午,大家才都醒過來,簡單的洗漱一下,吃了點旅店裏提供的食物,謝爾蓋就再次組織大家集合,去建築現場幫忙。這裏面雖然有謝爾蓋討好老劉的原因,但是更多的是想要得到老劉的賞賜,他早就從那些做過護衛隊員的手下口中得知,自己這個主人對於有功勞的人,可是從不會吝惜賞賜的。

“主人,有什麼我們能做的事情嗎?”

謝爾蓋領着二百人站成了一排,等着老劉給分派工作,而地上堆着的一堆小酒桶,更是讓他們眼饞不已,主人的好酒比金子都貴,這是大家都知道的,可是到底要如何得到這些賞賜,就只能等着他安排了。

“呵呵,都來幫忙了啦,那就就算上你們一份,天黑之前把架子支好,房蓋兒扣上,我就賞你們每人一桶白蘭地,具體工作的安排你去問格雷斯吧,我要先去辦點事情,就不陪着你們了。”

老劉說完就先走了,他現在可是忙的要死了,精靈之城在建設鍛造工廠,巨獸郡在建設連鎖店,潔西卡押着俘虜在往精靈之城前進,家裏還有一羣老婆等着哈皮,哪一樣不去看一下,老劉都不放心啊,最要命的還不是這些,爲了給連鎖店開張造聲勢,老劉準備找人制作一些廣告畫,讓昆頓派人到各個友好城市張貼一下,另外還有一些仍在運作的矮人武器店也要送一些廣告畫,而這些畫,現在還在老劉的腦袋裏呢。

金倫思王宮,米爾頓正和一位宮廷畫師在會客室等着老劉,不過有了他貢獻的葡萄酒,這個等待的時間並不令人厭煩,兩人一邊聊着關於精靈怒火的傳聞,一邊等待這個傳說中冷血嗜殺的男人。

“國王陛下,像這麼好喝的葡萄酒,我還是第一次喝到啊,之前雖然也在一些就會上嚐到過,但是和這個比起來,簡直就像摻過誰一樣難喝。這都能算得上是藝術品啦!而且如果不是您親口說出來,我可真是不敢相信,那些只會打仗殺人的傭兵,竟然能釀製出這麼好的酒來,真是想不到啊!”

“嘿嘿!達芬奇大師,你喝多了,不過在我的眼裏,戰爭也是一種藝術哦。而且那個精靈怒火的團長劉易斯,可是個小心眼兒,要是給他知道我們兩個說他只會殺人,那你可就慘嘍!”

達芬奇一聽米爾頓說的話,當時就出了點兒冷汗,自己是不是真喝多了還是怎麼的了,竟然敢說當世第一的殺星的壞話,這要是給人家知道,還不找自己的麻煩纔怪,正想着呢,一個他最不想見到的人出現了。

“呵呵,讓您久等了二伯,這位就是您說的達芬奇大畫師吧?”

“來的正好,我們兩正在說關於你這些葡萄酒的事情呢,我的宮廷畫師達芬奇,還有點不相信這麼好的酒,是你們精靈怒火傭兵團的產品呢,現在你們兩個也算是認識了,有什麼事兒你自己和達芬奇說吧。”

“您好,劉易斯團長大人,見到您很榮幸。”

“您太客氣了,達芬奇大師,是劉逸思有事兒找您幫忙,您可千萬別跟我客氣,我們不如還是繼續討論藝術吧,順便也來商量一下我的設計構思。”

呃!慘了,剛剛的話被人家聽到了,達芬奇的脖子上開始冒汗了,端着酒杯的手也有點兒抖,而老劉接下來的話,更是讓這個膽小的大畫師亡魂直冒。

“其實我個人認爲呀,殺人也是一種藝術,在我眼裏破碎的人體就是最美妙的一副畫,就算再怎麼生動的畫筆,也難以描繪出人死前那種恐懼和不甘,您認爲呢,二伯。”

“劉易斯,不要亂說哦,我們的達芬奇大師很膽小的,他可享受不了你的那些藝術。”

“誰說享受不了的,等我有時間帶你們去看看我的藝術,不過現在我有點兒忙,等着誰再來巨獸郡得瑟,我帶大家一起去看成千上萬的藝術品。不過現在還是先來說一下我要畫的宣傳畫吧,您說怎麼樣,尊敬的達芬奇大師。”

都說文化人難搞,本來老劉還想着要怎麼討好這個大藝術家呢,可是在偷聽到米爾頓和達芬奇的對話之後,老劉就有了更好的辦法,看着給自己嚇得滿頭大汗的達芬奇,老劉心中不禁暗自高興,因爲剩下的事情已經好辦多了。

“劉易斯大人,請說說您的想法吧,我會盡快,是立刻去畫一個啊不,是畫幾分份底稿來讓您挑選的。”

“呵呵!大師這樣說我還真有些受寵若驚啊,不過時間緊急,我就不客氣了。”

老劉的要求很簡單,畫一些漂亮的盔甲和武器,註明是開業當天八折酬賓,畫面上要有連鎖店的標誌,剩下的就由達芬奇自己發揮,不過這個看似簡單的廣告畫,卻是難住了達芬奇,他這四十多年來盡是畫些個人物畫像啥的,武器裝備啥的不會呀,還有連鎖店表志是啥樣他也沒見過。

當達芬奇把這些問題反應給老劉之後,老劉微微一笑,站起來就拉着達芬奇就走。

“沒見過好辦,我帶您去看看不就知道了嗎,等下我帶您去我的一個連鎖店裏,裏面各種裝備應有盡有,您就在那兒畫吧。”

“這……這不好吧,我想還是請國王陛下給點武器參考一下好了。”

聽說當世第一殺星劉易斯要帶自己去他店裏,達芬奇的膽子都要嚇破了,這不是等於進了賊窩嗎,到時就算給人弄死都沒人知道了,我要反抗,我不去……我勒個去!這是什麼地方啊?

達芬奇正在推脫的時候,就覺得眼前白光一閃,定睛再看時,自己已經身處在一個陌生的地方。


“呵呵,大師不要緊張,這裏是達拉特王宮,我的連鎖店就在離這不遠的城牆邊上,就算是步行也很快就到的。” 老劉領着達芬奇前往連鎖店,一路上有好多人向他們致意,顯然是還記得這個撒金幣的闊佬,可是作爲一個遠隔千里的外鄉人,達芬奇並不知道這裏面的故事,這些人讓達芬奇迷惑了,爲什麼大家會對一個殺人如麻的傭兵,這麼尊重呢,難道這城裏都是他的產業?可是剛剛聽他說這裏是達拉特城啊。

“看,前面那個閃光的就是連鎖店了,等下我挑幾件好看的裝備給您做參考,除此之外您還有什麼需要的話,就找連鎖店的掌櫃,他會替您安排好一切的。”

說話之時,兩人已經走到了連鎖店門口,就在老劉要開門領達芬奇進去店裏的時候,站在門邊的守衛攔住了兩人。

“老闆!您是來帶我去打仗的吧,剛達等您好久了!”

呃!看到剛達半跪在自己面前,老劉纔想起來,自己是說過要剛達給自己做嚮導,攻打獸族強盜的,不過後來狄卡思加入了精靈怒火,這個虎人嚮導就老劉給丟到腦後去了。

“剛達呀,你先起來,等我把手頭的事情處理好了,再回來帶你走,你就趁着這點兒時間去準備一下行禮吧,我們這次可能要去很長時間的。”

聽到老劉的安排之後,剛達千恩萬謝的走,他住的地方還有幾個月來攢下的一點兒積蓄和幾套衣服,剛達決定把這些都帶上,現在超級武器已經到手了,剛達準備做完嚮導之後,就求老闆放他回家去完成試煉的使命,如果實在不行,就說出自己的身份,想必靠着獸人帝國的面子,老闆會答應自己的請求的,不過剛達這個小小心願能否達成,就全在老劉的一念之間了。

等到剛達收拾好行李再次回到連鎖店門口,老劉剛剛好安排完達芬奇的事情,正和昆頓在店門口聊天呢。昆頓的交際面廣,老劉當然忘不了要昆頓幫忙貼小廣告,只是要出售火神炮的事情,老劉並沒有對昆頓說,他現在沒時間在這件事上浪費口舌了,等到大事一定,相信以昆頓和彼得的智慧,到時自然就明白自己的用心了。 “爺爺,這剛達可是人才啊,我準備帶他去巨獸郡跟我辦事兒,門衛就只好麻煩您再找一個了。”老劉說道。

“聽到了嗎剛達,難得劉易斯欣賞一個人啊!你這次去一定要好好的表現,不要丟了咱們達拉特的臉纔好。不過走之前先把盔甲留下,這個盔甲可是店裏的商品,我還得擦乾淨擺上繼續買呢!”

他媽的!這可真是人走茶涼啊,聽說自己要走了,連身上的衣服都給扒了。剛達一邊暗罵着昆頓小氣,一邊把盔甲脫下來堆在門口,從行李裏面又找出一件武士服套上了。在這個過程中間,只穿着短褲的剛達露出一身肌肉和體毛,引來了幾個衣着暴露女武士的圍觀。

“好小哦,還以爲這麼大個子,傢伙會很大呢,晦氣!”一個紅髮暴露女說。

“是啊,感覺就像只蛐蛐一樣,他那東西是不是都變成尾巴了?”一個金髮暴露女猜想道。

剛達聽到這些嚴重傷自尊評論後,藏在老劉身後說什麼也不出來了。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You may also lik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