情急之下,閃靈知道想讓全部的爆印回來防禦也不現實,可能阻擋多長時間是多長時間吧,暫且拖住也好,這時只要給她三息的時間,就足以讓全部的爆印都回到其身邊。

但關鍵的就是,傲爽給不給她這個機會!

砰!

血紅色的裂天血戟在兩條幽黑色靈龍的加持之下,毫無阻礙地便突破了為數不多爆印的防禦,其實即便是拋開這道攻勢不說,單憑那墨龍爆射出的精芒,也足以做到這點!

兩人的交手速度實在太快,以至於下方的眾多傲家之人甚至沒來得及看清剛才到底發生了什麼情況,只見一道閃電般的利芒,猶如刀切豆腐般插入了閃靈身前的爆印內。

「可惡!」

如果不是眼前的場景是真真切切發生的話,閃靈是無論如何也不願相信的,可她還是不願意放棄,望著衝出爆印包圍,和自己近在咫尺的傲爽,強提一口氣就要做出反擊。

可惜,還是遲了,或許說,實在是傲爽太快了!

「噗!」

悶響傳來,大片的爆印徹底被傲爽破開,閃靈只感覺身前寒芒一閃,她整個人便猛然頓在了原地,她之所不敢再向前走出一步,是因為那鋒銳的戟尖,就抵在她的喉嚨處!

血紅色凶光依然在傲爽的周身閃爍,裂天血戟上的凶芒更是炫目地讓人不敢直視,身後那丈高墨龍的身體內蘊含的無上威勢,讓周圍的大片爆印甚至都不敢反抗。

整個場景,似乎就那麼詭異地定格在了那裡,靈紋爆印的確是很強,閃靈自身的實力也不弱,可開啟了龍傲戰紋之後的傲爽,也根本不是她能夠抵擋的。

在傲爽的身前,閃靈整個人已經完全石化,她雙臂還保持著想要反擊的那個動作,但身體內的氣息,已經隨著心中戰意的消失而徹底消散開來,就算她不想承認,可她還是敗了。 「我敗了……」

不甘的聲音,緩緩自閃靈的口中傳出,其實她真的很不甘心,只是一縷殘魂的她,有著太多強悍的手段不能施展出,力量也是大不如從前,否則是根本不可能敗在傲爽手中的。

可敗,就是敗了。

其實如果傲爽只是使用赤芒勁的話,儘管他所修鍊的功法是大魔囚天攻,可靈力間的對碰還是要有些弱於閃靈,但開啟了龍傲戰紋之後,就是另一幅天地了。

龍傲戰紋一經開啟,雖然消耗極為巨大,可好處也是不言而喻的,他能夠讓傲爽的**力量和丹田內靈力的凝厚程度都獲得極大的提升,甚至超越現在的閃靈一分!

勝負確實已經分曉了,裂天血戟的戟尖就在閃靈喉嚨前不足兩寸處,兇狠的戟芒,甚至在其白皙的脖頸上留下了一道淺淺的紅印,此時只要傲爽微微發力,閃靈便會殞命於此。

「呼……」

而聽到閃靈終是承認自己已經敗北之後,下方的一眾傲家人均是吐出了一口濁氣,這口濁氣所代表的,自然是因為跌宕起伏的戰局,心中生出的擔憂之意。

不過以這種速度結束戰鬥,確實讓他們有些沒反映過來,絕大多數人甚至都沒有看清剛才到底發生了什麼,只看到血光閃爍,傲爽便好似瞬移般來到了閃靈的身前。

剛剛還立出奇功,似乎能穩穩壓制傲爽的紋印,轉眼間甚至都無法再發出任何攻擊,沒有了任何的氣息,顯然已經沒有任何用處了,這種變化的速度,實在讓他們反應不過來。

「好快,快的有些超出我想象啊……」

原本在傲爽破掉了閃靈那融合三種力量的攻擊后,眾人便感覺傲爽距離勝利也只剩下一步之遙,但誰也沒想到,勝負居然真的只是一瞬間的事情,勝負立分。

「兇狠的攻擊,配合上恐怖的攻擊速度,兩者相加之下,爆發出的力量絕不是一加一那麼簡單,小爽能夠在一瞬間擊敗閃靈,倒也不沒有投機取巧,而是光明正大的取勝。」

「戰鬥中本就沒有什麼投機取巧,光明正大之說,這才是靈玉大陸上的生存法則,而且如果事先便被對方察覺,那麼攻擊還怎麼起到出其不意的效果?」

即便是閃靈,雖然對於自己的失敗有些不甘心,但還是沒有多說什麼,輸就是輸了,哪管什麼手段?難道處於生死搏殺中的兩人,還要事先講好,不能使用什麼強悍的招數?

就拿這場戰鬥來說。

如果閃靈說『我不使用爆印,你也不要使用那種變態的速度』或者是『我不融合三種力量,你也不要融合』的這種話來,除了被人看成是傻子,還能是什麼?

這些爆印內所蘊含的力量確實頗為強橫,就算傲爽都不敢與之硬碰硬,可眾所周知,世間沒有無敵的存在,也沒有最強的防禦,就像是這些爆印,防禦起來時看似猶如一道銅牆鐵壁般密不透風,可他們之間連接的地方,還是會有一些縫隙的。

整個防禦體系,哪怕只出現了一絲一毫地疏漏,恐怕也會被對手無限的擴大,這就是武者間的戰鬥,雖說相同境界的武者間,想要建立優勢並不是三招兩式的事情,可有些天資過人、戰鬥天賦極高的武者,還是能夠準確無誤地抓住對方的缺漏,一擊敗敵!

其實最為關鍵的,並不是傲爽的力量和準確無誤地抓住了爆印防禦體系中的缺漏,而是他在那一瞬間的提速,不僅超越了閃靈的預料,更超出了她的想象!

在兩人的碰撞中,傲爽並不是第一次使用詭步,可也沒有達到過這種速度,簡直超越了光速,以一種順雷不及掩耳之勢,瞬間便是衝殺到了閃靈的身前。

太快了!

如果要說起來的話,這一招傲爽也是第一次在實戰中使用,那就是將虛無之力附加到雙腳上,配合著詭步八絕中的風絕,速度在一瞬間能夠暴漲幾倍之多。

將意念之力和身法融合在一起的,原本只是傲爽的一種設想。

開啟了龍傲戰紋后,傲爽體內的靈力爆棚,就算是和閃靈硬碰硬都不會落到下風,可那樣一來對身體的消耗又實在有些巨大了,而且就在開啟了龍傲戰紋的一瞬間,他發現了一件事情。

那就是,接連使用赤芒勁和龍傲戰紋后,他的**力量,已經從原本的七十萬斤,一躍達到了一百二十萬斤之巨,這個驚人的數字先且不說,可一百萬這個數值,就有些特殊了。

那就是……大鱷造體訣的門檻!

作為修鍊之後體質甚至能夠變得和成年巨龍一般無二的煉體法訣,傲爽對於大鱷造體訣,除了期待還是期待,丹田內靈力再濃郁,也有用光之時,可若是**力量真的達到了一種極強的程度,那力量可是說是取之不盡,用之不竭的!

整個傲家內,除了傲爽知道自己是如何做到之外,其實還有一個人發現了其中的端倪,那就是爆印大聖,畢竟他的境界擺在那裡,不過對於自己的發現,他也是極為震驚的。

什麼樣的天才最可怕?

或許有人會說:當然是資質最為優異的,因為他們的潛力最大;心性最為堅韌的,他們能夠承受常人所無法承受的寂寞和痛苦;心智最高的,他們能夠想到許多人想不到的東西。

這麼說也有道理,可還是有著一些局限性,如果一名天才,天資極為優異,可心性和心智不好的話,在武者的道路上也是走不了太遠了,換言之也是如此。

只有,當他同時具備了這三個條件后,那才是真正的天才,王牌!

而從剛才那一招內,爆印大聖便是看出了,傲爽具備著這三個條件,

如果不是一般的天才,怎可能會想到將意念之力和修鍊的身法結合到一起,別說他的師傅也擁有意念之力,如果不曾創造出靈法的話,是不可能擁有意念之力的!

難道傲爽的師傅也創造出過靈法,這根本是不可能的事情,就算是在強者輩出,天才如雲的遠古之時,擁有靈法的存在也沒超過一百之數,更不要說人才凋敝的現在了。

除卻這點之外,傲爽的**力量,也證明了他的意志到底有多麼堅定。

眾所周知,想要獲得多大的力量,就需要付出多大的代價,七十萬斤的**力量,誰也不知道,這個少年到底經歷過多麼巨大的痛苦,在這個年齡段的少年身上,是極為少見的。

心性就更不用說了,如果沒有經歷過一定的困境和生死搏殺,是無論如何也不可能如此鎮定的,在過去的萬年光景內,爆印大聖曾經見過許多這個年齡的少年,即便他們天資超人,可真正面對這靈紋爆印之時,最為普遍的就是慌亂,稍微差些的甚至不敢出手抵抗。

「唰唰唰!」

既然閃靈已經認輸,那同時也就宣布著戰鬥結束,傲爽已經獲得了參悟靈紋爆印的資格了,將裂天血戟收入空間戒中的同時,身後那丈高的墨龍隨之化作一縷縷精純的靈力回到身體中,原本纏繞在戟身上的兩條幽黑色靈龍,也是再度攀附到了雙肩上。

做完這一切后,傲爽就站立在原地不動換了。

而見傲爽已經收手,閃靈也控制著那些爆印回到了自己的身邊,隨後身形向後退出幾步,不知怎麼回事,即便此時傲爽周身氣息已經變得極為平淡,可她還是感覺有些不好受。

「好了,你已經獲得參悟靈紋爆印的資格了,已經可以參悟上半部秘籍了,如果想要參悟下半部的話,還需要將我的姐姐打敗,但我勸你,還是達到靈王境后在想這些事情。」

緩緩抬頭,看了看閃靈,傲爽先是沒有說話,他在想到底是趁著這個機會先將大鱷造體訣參悟成功,還是先參悟這靈紋爆印,畢竟自己獲得這個資格,也費了不小的力。

大鱷造體訣必然極為變態,否則也不可能門檻就達到一百萬斤的**力量,自己想要徹底參悟成功的話,可能真不是一朝一夕的事情,保守估計也需要半個月的時間。

想了想后,傲爽還是決定先問問閃靈,願不願意等自己一些時間。

「呼……」

深吸一口氣,傲爽有些不好意思地說道:「那個……你能不能稍微等我一會,我想趁著這個機會,先去參悟一個煉體法訣,大概需要半個月左右的時間吧……」

傲爽的話說完,閃靈還未說話,兩人上方盤坐的爆印大聖,眉頭卻是緩緩皺了起來,心中暗想到:一百二十萬斤的**力量,如此急切地想要參悟,那煉體法訣,不會是那大……

「你的要求還真是不少啊,你剛才應該也見識到了靈紋爆印的恐怖之處,要知道此時我的戰力可是大不如從前,否則決不可能如此就會落敗,什麼煉體法訣能抵得上靈紋爆印?」

閃靈心中確實有著一股怨氣,這股怨氣,自然是因為敗在傲爽手中了。 第七百七十章滄海桑田,恩怨也只是前言。

嘴角微微掀起一絲苦笑,傲爽自然是聽出了閃靈聲音中的那股忿忿之意,可難道自己故意敗在其手中,那樣直接就喪失參悟靈紋爆印的資格了,豈不是更加得不償失?

「小子, 殺戮英雄 ?」

就當傲爽剛要說些什麼之時,爆印大聖的聲音卻是緩緩自上空處傳來。

抬頭望去,傲爽雖然不知道老者(因為傲爽並不知道此人是聖階蓋世級強者爆印大聖,所以只能稱呼其為『老者』)為何會有此一問,不過想來對方並不會無的放矢。

說不定對方的實力足夠強大,見識足夠廣闊,猜出了大鱷造體訣也不一定。

「遠古之時,被稱為萬河之祖,吞天大鱷一族的煉體法訣,大鱷造體訣!」


在場的都是傲家人,傲爽自然沒有什麼好隱瞞的,如果他們想要修鍊的話,只要不怕死,並且擁有著一百萬斤的**力量,他到更願意讓更多的傲家人修鍊大鱷造體訣。

可就在傲爽說出吞天大鱷和大鱷造體訣后,在那一瞬間,幾乎所有人的神色都是變得獃滯起來,這皆是因為這兩個名號實在太過讓人震撼了,他們甚至都懷疑自己聽錯了。

「嘶!」

這種場景整整持續了三息的時間,才在接連不斷地倒吸冷氣聲中結束。

緊接著,便是一道道驚呼。


「吞天大鱷,那不是被稱為能夠叫板龍族最強之龍祖龍的存在么?可據說在遠古大戰後就消失了蹤跡,爽小子還真是機緣不淺啊,居然能夠獲得這般煉體的法訣。」

「爽小子還未參悟大鱷造體訣,**力量便已經如此強橫,若是他再將那個強悍的煉體法訣參悟成功,屆時他的**力量又會達到一個怎樣的程度?」

「當年萬河之祖的威名,據記載可是魔帝欽點的,而如果我沒猜錯的話,這大鱷造體訣的門檻必然相當高,否則小爽應該也不至於趁著這個機會要著手參悟。」

從說話之人的稱呼就聽出,能夠對吞天大鱷有所了解的,大多數都是輩分比較大的傲家人,雖然他們對於遠古之時事情的了解也不是太多,可畢竟吞天大鱷的名號太過響亮了。

「果然……」

爆印大聖點了點頭,其實心中早就有了一些猜測,只是不能夠確定下來罷了,如今聽到傲爽如此說,心中不由暗想道:吞天,還真是你遺留的東西,看來你,真是隕落了啊……

想到這裡,爆印大聖的神色間不由泛起一絲緬懷,似乎是想起了一些遠古之時的事情,周身猛然浮現出大片的靈紋爆印來,細細看去,這些爆印的色澤,竟全是黑色的。

如果說這種顏色還不能說明什麼,那麼這些爆印內透發出的陣陣氣息,卻是讓傲爽的身軀猛然一震,眼底深處隨之劃過一絲心悸,這些爆印每一個都足以讓自己重傷,甚至是隕落!

「咔嚓!」

就在那些黑色爆印的周圍,空間似乎都變得極為脆弱起來,電弧閃爍,空間虛幻,似乎爆印大聖想要碾碎周圍這片空間的話,也只是一個念頭的事情而已。

事出無常必有妖,傲爽除了感受出這老者的實力恐怕絕對在聖階蓋世級強者以上之外,還察覺出這老者似乎和吞天大鱷之間,有些什麼不為人知的事情。

「師傅……」

感受出自己師傅那有些反常的表現,閃靈的眉頭也是微微皺起了起來,在她的記憶中,自己的師傅一直是一個比較沉著穩重的人,極少會出現這種情況,甚至說她都沒見過。

試想剛才山嶺險些死在這裡,爆印大聖的情緒都沒有表露出任何變化來,可此時此刻那浮現出的黑色爆印和有些混亂的氣息,卻是在表明著,他的心緒有些紊亂。

看向爆印大聖,傲爽恭敬地問道:「前輩,難道您認識吞天大鱷?」

或許對於現今靈玉大陸上的聖階蓋世級強者,傲爽一直保持著不卑不亢的姿態,但對於遠古之時的強者,因為異妖異亂的原因,他還是極為敬重他們的。

「認識?呵呵……」

聽到傲爽的疑問,爆印大聖搖了搖頭,看了看自己身體周圍漂浮的黑色爆印,眼中劃過一道精芒:「何止是認識,當年我還曾和他交過手,只可惜後來落敗……」

說完,他還將自己的上衣微微拉開了一些,在其左胸口處,赫然有著一道五寸長的猙獰傷口,按理說這道傷勢應該已經存在了萬年之久,可不知怎的,竟然還沒有結出疤來。

整整萬年都沒有結疤,吞天大鱷的實力還真是不容小覷,怪不得連墨龍前輩都不是他的對手,看來當年萬滄海一戰,應該不是惜敗一招那麼簡單啊……

望著那道傷口,傲爽旋即想到了在北域遠古戰場內,一片河底中見到的吞天大鱷,那個如神似魔般的存在,當然了,還有自己空間戒中的萬鱷之源,以及其中的小吞天大鱷。

「前輩,你可認得它?」

傲爽說著,自空間戒中將萬鱷之源拿了出來,刻畫著無數條巨鱷的萬鱷之源,在陽光的照耀下閃爍著耀眼的光輝,即便其中並沒有透發出什麼強悍的氣息,可看起來便是極為不凡。

作為萬河之祖鱷族的祖器,萬鱷之源若是處於巔峰狀態,其中的靈氣比之靈玉大陸都要濃郁幾百倍不止,現在雖然殘破不堪,但在傲爽往其中放置了一些靈脈和大量的靈石后,情況倒也有了一些好轉。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You may also lik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