言情小說

聽話不說還沒怎麼被社會的大染坊給織染。

無論是從純潔度還是服從性,都比楊三的手下要好的多。

幸好鄒小北早有準備,不然的話一下子拒絕了楊三,兩撥人都會鬧得不愉快不是?

只見鄒小北突然哈哈大笑了一聲後,直接對着楊三不屑講道。


“就這?那他們也忒沒出息了!你這樣三哥,要是你手下們缺活幹還想來錢。

我這邊到是有個不錯的生意可以包給你們,你想不想試試?”

“哦?是什麼?說來聽聽!”

聽到鄒小北居然有新生意要做,楊三的臉上當即浮現出一絲亮光!

別的不說,楊三還是十分相信鄒小北的商業眼光的。

那種瞻前性,絕對不是一個普通高中生可比的!

只見,鄒小北好似獻寶似的拿出了一把豆子遞到了楊三的手中。

“我的生意……就是它!”

“啥玩意?豆子?!”

點了點頭,鄒小北直接承認。

“沒錯,就是這個豆子!今年我和我的一幫兄弟們出去賣他,你猜我們半個月賺了多少錢?”

摸索着面前刻有文字的羅漢豆,楊三不由眯了眯自己的眼睛。

猜測了好一會兒,他這纔不確定的說道。

“賣這玩意兒,一個月能賺5000嗎?”

“呵呵?就五千?你也太小看我的‘神豆’了!起碼得翻十倍甚至一百倍!” 剛坐下的殘影頓時起身,指着來人不悅道:“吳衛,你這冒冒失失的幹嘛呢?一點規矩都沒有?”

“不好意思啊,各位老大。”吳衛喘息着道:“我……有龍哥的消息了。”

“嘩啦——”

一下子衆人全都站起來了,瞬間圍了上來,七嘴八舌的問了起來。

“龍哥在哪兒?”

“你怎麼找到的?”

吳衛有些爲難的看眼焦急的衆人,不知道該回答誰。這時血影插口道:“你們別急,讓吳衛慢慢說。”

衆人聽罷這才意識到自己等人失態了,然後全都閉口,齊齊的看着吳衛,別說,被他們這些老大這麼看着,吳衛還真有壓力。

艱難的咽口唾沫,道:“我這幾天跑遍了h市的大型醫院,最後在市醫院發現了老大,我查看了病人的入住記錄,就有老大,住在18樓105病房。”

“啪——”

聽罷吳衛的話,殘影一拍腦袋,露出恍然大悟之色,道:“我們怎麼把醫院這麼明顯的地方給忘了。”

“馬後炮。”

紫影不屑的看眼殘影,忍不住諷刺道。

“那現在呢?”血影問。

“我聽護士說,老大是被一個女人送去的,我不清楚情況,怕萬一是敵人,打草驚蛇就不好了,所以就讓兄弟們留在那裏繼續觀察,而我就回來向各位老大報告了。”

“做的好。”殘影讚賞的看眼吳衛,道。

“女人?”血影嘟囔一身問:“吳衛,是個什麼樣的女人?”

“嗯?”吳衛沉思了一下,道:“護士說,是個滿頭銀髮的漂亮女孩,長得很漂亮,所以她們記得清楚。”

“什麼?是她?”

衆人聽罷心裏咯噔一下,心裏同時想到了顧小穎。血影瞬間轉身衝了出去,對着醫院狂奔而去。

其他人見狀也是緊隨其後。

“怎麼了這是?”吳衛疑惑的摸摸腦袋。

醫院,顧小穎爲龍浩宇擦拭完後,端着臉盆去洗手間洗漱去了。路過走廊時她看到走廊的排椅上多了兩個陌生的青年,他們的目光總是若有若無飄向龍浩宇所在的病房,見她出來,趕緊拿起手中的報紙,假裝看起了報紙。

顧小穎裝作沒有看到,若無其事的從他們身邊走過,進入了洗手間。

“呼——”

兩人放下報紙,相視一眼,然後同時對着龍浩宇的病房而去,來到門口看眼裏面除了龍浩宇外沒有別人,然後推門而入。

二人快速來到病牀前,看眼牀上躺着的龍浩宇,驚喜道:“是老大。”

“你們是什麼人?”

突然,一聲冰冷的話語從背後傳來,打斷了二人的驚喜。

“唰——”

二人瞬間轉身,忙看向說話之人,不過他們剛轉身,便被人掐住了喉嚨。

“啊!——”

顧小穎下手很有分寸,直接兩指掐住了他們的喉骨。他們都是殺手,知道這是一擊必殺的鎖喉手,他們相信只要自己稍有動作,對方肯定會毫不留情的痛下殺手。

一人擡手指向病牀上的龍浩宇道:“姑……娘,你……別誤會,我們是影殺,老大的屬下。”

“影殺?”

顧小穎疑惑的看眼二人,他不知道龍浩宇麾下還有這麼個組織。

“對對……。”

另一人也是趕緊附和道。

“這麼說來,你們的人都知道他在這了。”顧小穎問道。

“這個……?”

兩人轉頭相視一眼,臉上露出爲難之色。

“嗯?”

顧小穎見狀頓時露出不悅之色,同時手上力道也加大了一點。感受到顧小穎的身上透露出的殺意,二人艱難的咽口唾沫,緩緩的閉上了眼睛。

“哼,還挺有骨氣。”顧小穎見狀放開二人冷冷,道:“滾。”

二人像是在鬼門關走了一圈,心有餘悸的看眼顧小穎,轉身快速的離去了。

看着二人離去,顧小穎臉色瞬間變的陰沉起來,愣了幾秒,然後快速的來到牀邊,不管三七二十一,掀了龍浩宇的被子,直接將他背起,然後一手拿過吊瓶,高舉着,跑出了病房。

“哎!幹嘛?病人還沒清醒,不能離開。”剛好一個小護士看到顧小穎揹着龍浩宇離去,忙好心提醒道。

顧小穎像是沒有聽到一樣,快速的對着電梯而去。電梯口有許多人在等電梯,全都好奇的看着顧小穎與龍浩宇。 顧小穎直接將衆人那好奇的目光無視,焦急的看眼電梯上的數字,轉身對着電梯而去。

醫院下,血影等人也是急匆匆的跑進醫院。

“殘影你們去電梯,我走樓梯。”血影說完快速的對着電梯而去。

樓梯裏,顧小穎揹着龍浩宇快速的對着樓下而去,走到十樓的時候看到了焦急的上來的血影,顧小穎左右的看了一眼,揹着龍浩宇躲到了走廊裏。

血影心裏焦急龍浩宇,並沒有注意旁邊,龍行虎步的對着樓上跑去,等他上去後,顧小穎頓時長鬆口氣,心悸的看眼上頭,等血影走遠後,忙對着樓下而去。

顧小穎一路有驚無險的來到樓下,快步跑出醫院,攔了一輛出租,快速的對着自己的房子而去。

顧小穎雖然避開了血影,但是卻沒有避過樓下的影殺眼線,隱藏在樓下的影殺人員,快速跟了上去,同時趕緊給血影打去了電話。

出租車上,顧小穎給爲龍浩宇做手術的醫生打去電話,向他解釋了一下自己帶着龍浩宇離去的原因,並且提出願意高價聘請他爲龍浩宇治病。

“這個,不好吧,我還得上班,只能下班後去看。”醫生猶豫了一下道。

“醫生,只要你上門服務,多少錢都無所謂。”顧小穎道。

“好吧。”

醫生本來就是矯情一下,趁機多要點錢而已,現在聽到顧小穎這樣說,頓時痛快的答應了下來。

“呼——。”

掛了電話,顧小穎看眼龍浩宇,見她沒什麼事,頓時長鬆口氣,轉頭看眼外面,無意間,她看到了後面有車尾隨而來,頓時心生警惕。

顧小穎看罷眼珠一轉,像是突然想到了什麼,對司機道:“師傅,拜託你能甩掉後面的車嗎?他們是黑社會,要抓我老公,你看我老公都這樣了,她們還不放過我們。”

說着顧小穎竟然低聲的抽泣起來,不得不說,她的演技太棒了,不去演戲真是太可惜了。 “多少?!小北我讀書少,你可不要騙我!”


聽到鄒小北的話後,楊三整個人都驚呆了。

在他看來,這種街上、飯館裏爛大街的蠶豆,那種2元錢可以吃一大盤的豆子。

頂了天了,估計也就賣個幾塊錢,一個月指不定賣個5000就頂天了。

就這,還是要走量才能賣得出去的!

而鄒小北,居然敢說他一個月能賺5萬乃至50萬?!

頓時,楊三感覺這個世界太瘋狂了!

要是能夠這麼賺,還幹啥黑澀會?直接一塊去賣豆子得了!

看着楊三一臉驚詫甚至是驚悚的表情,鄒小北只是呵呵一笑沒有多說。

“那個三哥,不要這麼驚訝,別的不敢說,你知道我今年賣這豆子半個月內賣了多少錢嗎?”

“多少?”

“二十萬!”

“霧草!”

拿起面前的一把豆子,楊三整個人的眼睛都已經直了!

如今剛剛還被他看不起的豆子,瞬間蒙上了一層神性的光輝!

沒想到,豆子的利潤裏面居然如此的火爆。

瞬間,楊三整個人都眼熱了起來!

細細看着面前的羅漢豆,此刻的他這才注意到。

原來,面前的豆子皮上居然還雕刻了文字!

甚至經過鄒小北的二代升級工作。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You may also lik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