言情小說

看着葉千鋒悍不畏死的想要靠近香山,那些長老們徹底的傻掉了,一邊小心翼翼的跟在葉千鋒身後的同時,更是不斷的咆哮着。

“老子留下來纔是找死!”

根本不知道香山厲害的葉千鋒距離最近的香山終於只有一千一百米了,而在這個關鍵時刻,血龍牙卻出聲了。

“主人,我感到前面有一股強大無比的力量,並且帶着詭異的邪氣,如果沒有我們的話,主人你一個人肯定是不能接近的,不過你不用擔心,有我和白皮在,應該能夠扛下來!”

雖然不能主動出擊,不過卻擅長防禦邪魔之氣的血龍牙傳出了一股神念。

“什麼意思?”

“我明白了,怪不得那些老混蛋一直說我是在找死,怪不得他們的速度慢了下來,原來他們是在擔心那股神祕的力量啊!”

“也罷,追了老子這樣久,如今角色也該調轉一下了,就讓我來好好的戲耍你們一番!”

想到這裏,葉千鋒的嘴角就勾出了一絲陰冷的笑意。

“哎呀,怎麼回事?”

剛剛飛到距離香山只有一千米的時候,血龍牙就提示葉千鋒,他已經進入了那一股神祕而又強大力量的範圍,故而葉千鋒那廝沒有任何的猶豫,當下就狼狽不堪的裝着身子開始下跌,並且口中發出了驚慌失措的叫聲。

“哈哈,葉千鋒啊葉千鋒,我們不是說過了嗎,你這是在找死!”

看着葉千鋒的身子一般下降,一邊驚慌失措的樣子,十二個上位長老嘚瑟的嘲笑着。

“哇,好濃郁的靈氣,爲什麼這裏的靈氣如此的濃郁?最起碼也是外面的好幾倍!”

在手中的血龍牙抗下了那來自神祕力量的威壓之後,葉千鋒一邊裝着不斷的下跌,一邊感受着那相當濃郁的靈氣,那靈氣的濃郁程度,絲毫不輸給洪荒沃土,要是尋常的修者能夠在其中修煉的話,那速度必定是其他修者的數倍。

“老混蛋們,爲什麼不早點提醒我?”

雙手不斷的想要在虛空之中抓住點救命東西的葉千鋒身體平躺,頭朝上的對着那一羣上位長老們怒吼道。

“哈哈,你自己想要找死,能怪得了我們?”

“我們剛纔好心提醒你,你卻將我們的好心當成驢肝肺,死了活該!”

“可惜了啊,要是能夠將他活捉就好了!他身上可是有着地錄啊!”

“算了吧,反正只要他死了,我們也就算完成了任務!至於他是怎麼死的,那就沒有任何的講究了!”

看着葉千鋒繼續下墜的身子,長老們一邊在千米之外也慢慢的讓自己的身子下墜,一邊不斷的發出無盡的嘲諷之聲。

“尼瑪的老東西,有本事靠近點,看老子不弄死你!”

面對老東西們的嘲諷,葉千鋒猙獰的吼道。

“真是可悲的孩子啊,我靠近了又怎麼樣?莫非你還能出來?你還是等着落到地上摔死吧!就算摔不死你,就算你能爬出來,等着你的,也只是死路一條而已!”

一個上位長老嘲笑着葉千鋒的同時,居然真的忘乎所以的來到了一千米外的邊緣地帶,而他的位置,距離剛剛不如一千米距離的葉千鋒不過只有幾米而已……. “嘿嘿!”

心中冷笑的同時,葉千鋒的身子在那最靠近自己的長老仰天長笑的時候動了,其實動的不算是他的身子,不過只是他握着血龍牙的那一隻右手而已!

“哈哈……..啊……..”

大笑之後那悽慘的叫聲,如同彗星劃破寧靜的長空,顯得是那樣的突兀,顯得是那樣的讓人心驚膽戰!

一個上位長老,帶着死不瞑目的眼神,帶着心臟被徹底破壞掉的身子,在剩下的十一個上位長老那不可置信的眼神之中做着高空落物的運動…….

“哈哈…….”

笑聲再次響起,不過這次不是長老們在笑,而是葉千鋒那廝在笑,一個九品天武境的長老他或許不能力敵,可是要說到偷襲,血龍牙那可是無堅不破的,就算是神侯有意的防備之下,只要被血龍牙刺中,同樣只有等死的份,就別提只是區區一個天武境的修者罷了。

“不可能!”

“爲什麼會這樣?”

“那小子爲什麼能夠抵抗香山的威壓?”

“莫非香山的威壓不存在了?”

當其中一個上位長老飛快的接住自家那已經死去,卻死不瞑目的長老屍體的時候,剩下的長老全部退後了上百米驚恐的望着如今在神祕威壓之下來去自如的葉千鋒。

“糟糕,被你們識破了,我閃!”

葉千鋒的嘴角再次勾畫出一絲陰冷笑意的時候,他卻一個轉身,飛快的朝着香山飛去。

“MD,我們上當了!”

“威壓肯定不存在了,要不然那小子不可能來去自如的!”

“衝過去,抓住他!”

雖然十一個上位長老口中同時爆發出了憤怒的怒吼之聲,不過真的敢想也不想就衝進那千米生死線的長老不過卻只有三人而已,至於剩下的八個,都是心眼比較多的,在如今這個世道,也只有心眼多的人才能活得久一點,所以…….

所以,當那三個傻頭傻腦的上位長老剛剛衝進千米生死線的時候,他們就知道他們栽了,因爲葉千鋒不光轉過身來陰笑着面對着他們,他們的元力更是在瞬間就失去了支撐他們身體在空中飛翔的作用,而他們的身體也開始不斷的下墜,就算他們做出最大的努力想要穩住自己的身子,那已然是一種奢望…….

“你說,我應該拿你們怎麼辦?”

“是割下你們的腦袋丟出去?”

“還是直接割掉你們那可能已經萎縮到不行的小JJ之後再將你們丟出去?”

俯視着三個面朝上,極度不甘心卻又異常驚恐的望着自己的三個長老,葉千鋒卻冰冷的揮動着手中的血龍牙邪惡的笑道。

“葉千鋒,你不得好死!”

外面的一個上位長老怒火沖天的吼道,他可以接受其他長老的死,卻不能接受他們六十個長老被葉千鋒戲耍了差不多一天,無法接受他們六十個老傢伙被一個小傢伙給戲耍了!

“我去,我才殺了幾個人?就要不得好死?我想你殺的人沒有一萬也有一千吧!”

葉千鋒揪住一個根本無法動彈的長老的衣襟之後,邪惡的望着外面那叫囂着的長老說道,繼而握着血龍牙的手輕輕的一揮動,一個偌大的頭顱就孤零零的映入了衆長老的眼簾之中!

這還沒完,因爲下一秒,葉千鋒那廝居然腳一伸,一個迴旋踢就將那偌大的頭顱給踢出了千米生死線…..

沒有任何的奇蹟發生,在狠狠的羞辱了衆位長老之後,進入了千米生死線的三個長老全部丟掉了性命,只是葉千鋒你殺就殺吧,卻做得有些人神共憤了:

那廝,將其中一個長老的腦袋當球踢了出去,之後將又一個長老剝了個精光,繼而才刺穿了人家的心臟給踢了出去,他對最後一個長老或許有刨了祖墳的仇恨,因爲他不光在人家的一張老臉之上雕刻了一對小烏龜,還在人家的屁股之上寫了一句“木龍到此一遊”…….

“怎麼回事?”

“天啊,葉千鋒居然進入到了千米生死線!”

“他怎麼沒事?那不可能!”

“剛纔發生了什麼事情?”

“四個長老被殺了?”

“逆天了…….”

當葉千鋒下降到兩千米之下後,那些一直仰視着天空的中位長老們就徹底的傻掉了,因爲他們不光看見了葉千鋒那廝在千米生死線之內靈活自如的飛翔着,更看見了那還活着的幾個上位長老手中的屍體…….

“你們這些老混蛋,追了老子一天了,是不是覺得很爽?要是還不盡興的話,歡迎進來!”

望着那一羣中位長老,葉千鋒就雙手叉腰的鄙視道。

“別進去,也不知道爲什麼,香山的威壓對那小子無效!”

眼見有幾個中位長老想要衝進千米生死線之內,一個上位長老就連忙聲制止道。

“哼,真是一羣沒有卵00蛋的傢伙!”

“算了,誰叫老子乃是一個厚道之人,就不逗你們了!”

葉千鋒撂下兩句鄙視的言語之後,就朝着香山飛去,只要他從三座相距不過只有幾百米的香山之間的空隙穿過去,他就能從反方向逃走,到那個時候,他也就安全了…….

“快散開,千萬要堵住他!”

眼見葉千鋒朝着另外一個方向飛去,一個上位長老就大喝道,只是他說的容易,做起來卻真的太難了!

上下,足足有三千米的高度可供葉千鋒逃離,還不論其他,如今他們不過只剩下了四十九人,六十人的時候,他們尚且不能圍住以速度著稱的葉千鋒,如今範圍可以說是無限之大,他們還能有什麼作爲不成……

葉千鋒不是傻子,他自然不會現在就飛出去,一來他的消耗也非常之大,就算他的元力異常的雄厚,可是三元的妖力卻是有限的,二來,他是一個對一切籠罩着神祕光環事物非常感興趣的人!

所以,當血龍牙提醒葉千鋒,在那三座巨大的香山之中存在着強大的至寶之後,他就開始打起了主意,怎麼也要將那至寶弄走,要不然他就覺得對不起自己狼狽不堪到逃了一整天……. 神話之中,宇宙之始,本無天亦無地,然則歲月神奇,可造就一切神異之事誕生,天地,也在時間的安排之下慢慢的形成,雲霧上升化身爲天,遺留之下的,也就是被人開始稱作的大地!

相傳,天地分離的時代乃是一個蠻荒的時代,可就是在那個時代之中,卻有着無數修爲通天的生命體,那些生命爲連接九霄天和大地,用無數奇珍異寶煉化出了數百根漆黑如同墨玉的柱子,其後,那些粗壯蘊含至強力量的柱子就被生命體們用來撐天連地,故而得名——通天柱!

當葉千鋒降臨在最近的香山山腰的時候,心中突然升起一股莫名的熟悉之意,貌似在他那被歲月無情埋葬的前一世之中,他和香山就是相熟一般。

香山,上不封頂,筆直,直插九霄天,大小均勻,從底部開始,始終如一的均勻,只是在它經歷了無情的歲月洗禮之後,香山的身上卻降落了無數的灰塵,繼而灰塵凝聚成土,最終長滿了各種植物,此刻的葉千鋒,就正掛在一顆大樹之上!

大樹,說大不大,說小不小,最粗的地方有海碗粗細,最細的地方不過如同一根燒火棍,可就是這樣一顆樹,卻是葉千鋒放眼望去,入目的最巨大的一棵了!

如今,正值草長鶯飛的三月,百花鬥豔,然而,入及葉千鋒眼簾的草木們,有碧綠如同翠玉的嫩葉,卻是少葉,有嬌美如同豆蔻少女一般的鮮花,卻是隻得一個顏色——黑色!

草木,葉是稀少的綠葉,花是詭異只得一色的黑花,不管是草還是樹木,多如牛毛附體,卻是相當瘦細,草,比尋常小草小上幾倍, 離婚無效:前妻快到碗裏來 ,木,海碗粗,已然是頂尖的存在,不過,草木細長,環繞香山而生,依附香山而存,不知道有多長,如此草木的世界,卻是爲什麼?

香山,你爲什麼只得三座?

香山,你爲什麼大小如一,直插九霄天?

香山,你爲什麼能夠滋潤草木,卻不珍惜它們,多給它們營養?

“主人,我怎麼覺得香山有一種似曾相識的感覺?”

如同猴子一般掛在大樹之上的葉千鋒得到了來自血龍牙的神念。

“你也發現了,其實我早就發現了,說起來,這香山端的詭異,不光能夠釋放出龐大的威壓力量,甚至我還覺得它在吸收草木的精華,困住天地之靈氣,讓天地的靈氣不外泄,進而被它不斷的吞噬,要不然,怎麼解釋這裏的靈氣比外面要濃厚數倍!”

葉千鋒也說出了自己心中的疑惑!

“天外迴廊,有九九八十一座,每一座都如同巨大的香爐鼎之中插着三根高香,也真是太詭異了一些,莫不是是曾經有人擺下八十一個香爐鼎,在向上天祈求着什麼?又或者在封印着什麼?”

血龍牙此話一出,讓葉千鋒心中一顫,渾身一震,因爲他覺得血龍牙說的話卻是有幾分道理的!

“也不是沒有這種可能,要是你的猜想是對的的話,那這天外迴廊存在的歲月怕就是悠久得有些嚇人了,因爲我還沒聽誰說起過如今的九州上下數萬年,有誰能夠弄出如此大手筆的!”

葉千鋒怔怔的說道。

“主人, 男神收割機[美娛] ,天地的靈氣,並且還陷入了最深層次的休眠之中,一旦它醒來,怕是就會有讓天地變色的大事件發生了!”

血龍牙緊緊的貼着香山一陣之後傳出了神念。

“主人,這個天外迴廊實在是太詭異了一些,我想我們是不是趕快離開的好,我可不想繼續呆在這裏,因爲我知道每一座香爐鼎之中都封印着很多強大無比的生命!”

曾經被封印在第一重天外迴廊之中的白皮有些怕怕的傳輸出神念。

“白皮,你也不要太擔心,我敢斷定這香山之中必定蘊含着強大的東西,很可能就是香山自己已經誕生出山靈,在悠久的歲月之中它早已通靈,說不定還孕育了一些不得了的寶貝也說不定!”

血龍牙安慰着有些怕怕的白皮。

“香山又不是生命體,還能孕育出新的生命?”

葉千鋒不可置信的問道。


“主人,我也只是大膽的猜想罷了,雖然我也記不起曾經的事情,不過我們那個年代的一些奇異事情我卻記得一些,所以有些事情你不知道,我卻知道,我記得在我們那個年代,從天外飛來一塊神石,無盡歲月之後,那神石之中居然誕生出了一個強大無比的生命體,那個時代,唯一的強者,也就只有從那石頭之中蹦出來的生命體了!所以,詭異的香山經過了無盡的歲月之後,吸取了如此之多的生命力,儲存瞭如此龐大的天地靈氣,日月精華,少不得也會孕育出一些寶貝,就算那些寶貝還沒有形成有自主意識的生命體,怕是也強大到了極點!”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You may also lik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