言情小說

靈王本以爲自己的攻擊應該足以擊垮林洛,卻沒想到林洛竟然扛了下來。

“難怪能擊敗靈觀,原來隱藏的這麼深。可惜……”

靈王雙眼微眯,語氣陡然加重:“可惜還是要死在這裏。”

轟!

恐怖的威壓席捲四方。


就連藥巫窟的巫陣都在這股威壓之下,嗡嗡作響。

林洛只感受到身上壓力陡然加重,有什麼東西要鑽入自己腦海一般。

藥隕臉色變得極其難看。

他沒想到堂堂靈王,竟然會直接對林洛下殺手。

這股威壓沒有針對他,他都能感受到莫大的壓力。

可想而知,林洛究竟承受了多大的痛苦。 靈王動手的那一刻。

藥隕也已經通報了族內。

他現在沒有任何辦法,只能祈禱林洛能夠撐住。

想要阻止靈王,恐怕只有同爲十六巫王之一的藥王才能做到了。

但是藥王趕來這裏還需要一段時間。

面對實力強悍的靈王,他也不知道林洛能不能撐住。

在靈王精神威壓的壓迫下,林洛只覺得自己的腦袋要炸裂一般。七竅中都滲出絲絲血液。

幽雲訣已經運轉到了極致。

但硬實力的差距擺在那裏,不是憑藉幽雲訣就能夠彌補的。

他的意識逐漸變得模糊。

“我……我要倒在這裏了嗎?”

林洛感受身體開始逐漸不受自己的控制,似乎靈魂要脫離身體一般。

咔!

就在這時,一聲細微的聲響傳出,有什麼東西破碎了。

一道強烈的光芒自林洛的身體處綻放。

本來就快撐不住的林洛,只感受一股令人神清氣爽的能量注入到自己腦海中。

“是玉佩!”

林洛心中一喜,關鍵時刻正是玉佩救了他一命。

兜中的玉石不知何時已經破碎,能量全部注入到玉佩之中。

“咦,這是什麼?”

靈王本來都想着林洛必死了,但忽然出現了一道神祕能量幫林洛分擔了許多攻擊。

不過這並無多大影響。

“我看你能用幾次!”

這種消耗性的手段,他不信林洛能夠一直使用。

強大的精神威壓再次席捲而來。

林洛也知道,玉佩之中的能量是有限的,遲早會被耗盡。

到時候他依舊難逃一劫。

靈巫窟這般蠻橫不講理,林洛心中恨啊!

只恨自己實力不足,無法給靈巫窟一個教訓,不能替若依報仇。

轟!轟!

一次又一次的精神轟擊,讓林洛抵擋的愈加艱辛。

就在他快要扛不住時,又是一道聲音響起。

“靈王,你這次有些過了!”

緊接着,林洛就感到身上壓力一輕。

一襲黑袍的藥王不知何時已經站在他的身前。

“藥王,你什麼意思?幫一個外界人?”靈王沒有再動手,語氣卻十分不悅。

“林先生並不是外人,他是我藥巫窟的榮譽長老。”藥王直接回道。

靈王一愣,旋即怒罵道:“他是藥巫窟的榮譽長老?你當我傻嗎?一個毛頭小子,也配?”

“哼,別把誰都想到那麼膚淺。世界上不是所有年輕一代都是廢物。”藥王也有些不悅。

他口中所指的廢物是誰,自不用多說。

在場衆人都聽得明白。

“藥王,你忘記我們的初衷了嗎?你是不是也想融入外界了?”靈王質問道。

“呵,若是有機會將傳承延續下去,你們靈巫窟恐怕也會求之不得吧。”藥王冷笑。

林洛在一旁看的暗暗心驚。

兩大巫王的對峙,也讓他看出來傳說中的雲八窟,十六巫王並不是那麼的團結。

在傳承延續的大事上,兩族的理念已經發生了衝突。

“看來你很看重這小子啊,竟然有意讓他接受藥巫窟傳承。”靈王眼神閃爍。

他開始重新打量起林洛。

作爲靈巫窟的族長,他很清楚一個外界人要達到足以接受雲八窟傳承的程度有多麼的艱難。

眼前的這個小子真有那份本事?

“此事就不用你操心了。”藥王說着,準備帶林洛離開。

“等一下!”

靈王橫身攔住林洛。

“怎麼,你還想動手不成?”藥王身上的威壓若隱若現。

這裏可以藥巫窟的店鋪,他若催動巫陣,實力比之掌櫃那是天差地別。

就連靈王也不可能討得了好。

“你誤會了,我只是很好奇。小子,你剛纔憑什麼擋住了我的攻擊?”靈王問道。

林洛不語。

他對這位靈王好感度爲負,自然不願透露任何信息。

“你是不是修煉了一門強大的心法?”靈王繼續追問:“我與你做個交易如何?”

其實從林洛展露心法的時候,靈王心中就有了主意。

他本來是準備通過生死脅迫讓林洛交出心法的。

但藥王來了,他知道這種辦法已經行不通,只能再換條路。

“靈王,有我在,你那些小心思就收起來吧。”藥王輕喝道。

什麼交易,在他看起來只不過是靈王對林洛的脅迫罷了。

“林洛,你不必理會他。”藥王提醒一聲。

林洛心念一動,若是一般情況下,他確實懶得和靈王廢話。

但他忽然想起,這或許是一個救治柳若依的好機會。

“多謝藥王好意,且看看靈王說什麼吧。”

林洛看向靈王,回道:“我確實修煉了一門心法,不知靈王要如何交易?”

藥王只以爲這是林洛不想讓自己和靈王關係弄得太僵,才答應此事,心中頓時又對林洛多了幾分好感。

“我感覺你那功法與我靈巫窟的精神巫術十分契合。若是你將這門心法傳給我靈巫窟,本王可以答應你三個條件,如何?”靈王笑道。

三個條件?

在場均是一驚。

靈巫窟靈王的三個條件,這可不是一般的允諾。

林洛一門心法來換絕對不虧。

“不行!”

但林洛卻是想都沒想,直接拒絕了。


幽雲訣可是頂尖心法,靈王想用空口無憑的三個條件來交換,林洛哪能答應。

他一點也不急,既然靈王想要幽雲訣,自己就是主動的一方,有的是資格談條件。

“那你想要什麼?”靈王問道。

“用你靈巫窟的傳承巫術來換。”林洛直接回道。

“不可能!”靈王也瞬間回絕。

靈巫窟傳承巫術可是他們的立足根本,怎麼可能用來交換一門武道心法。

“有什麼不可能?我的這門心法,並不會比你們靈巫窟的傳承巫術差。”林洛自信道。

他敢保證,幽雲訣絕對要比靈王窟這所謂傳承巫術強。

若不是爲了救治柳若依,他纔不對換呢。

“你拿什麼保證?”靈王將信將疑。

精神感知極爲敏銳的他確實能感受到幽雲訣的非同凡響。

或許靈巫窟未來的出路,就能在這幽雲訣上找到。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You may also lik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