言情小說

這個清單代表着受到遊輪遇襲案件影響最大的行業,他們的股票價格下滑最厲害,抄底的話也是最有利可圖的。

水瓶座等待了一個多小時的時間,纔看見葛雷從別墅裏面走了出來。一路跟隨,水瓶座很容易就找到了葛雷的住所。燕京市的一個住宅小區就是葛雷的家,除了普通的門衛和保安就沒有別的防禦措施了。

水瓶座把葛雷的情況彙報了上去,等待着凌妃煙的決策。

“沒什麼好說的,連審訊都不必了,直接動手吧。”凌妃煙回答的很乾脆。

“好的,我明白了。”

水瓶座在遠處停穩了汽車,然後變成了普通住戶的樣貌直接從大門走了進去。

凌妃煙不需要特別詳細的情報,現在用腳指頭也能猜出來肖珠和燕京市官方想要做什麼事。

第三天的中午,葛雷的屍體被燕京市安全行動局在家中發現了。面帶微笑雙手合十在胸前,全身躺在臥室的雙人牀上,手機裏面循環播放着莫扎特的《安魂曲》。一切畫面詭異的讓人震驚。

水瓶座是液態金屬結構,能夠用本體凝結成任何形狀。他從葛雷的口腔入手由上到下破壞內臟器官,然後擺出這種奇怪的畫面。

葉塵老大的命令是讓死亡的畫面浮想聯翩且帶有藝術感,水瓶座所理解的藝術感也就是現在這種狀態了。

沒有按時出現在工作崗位上的葛雷自然會引起大家的注意,所以在他的屍體還沒有腐爛的情況下就本安全行動局的人發現了。

肖珠和趙家俊被請到了燕京市地方安全行動局裏面問話,按照公路監控顯示和死亡時間的推測,他們是最後跟葛雷見面的人。

“你們見面的談話內容是什麼呢?在對話的過程中葛雷有沒有透露出來自己遭受到威脅或者人身安全方面出現了什麼狀況的話語呢?”筆錄員開始了例行問話。

“喝茶聊天,說的都是商業上的瑣事,沒有任何不對勁的地方。”

“你們在樓下送別他的時候,有沒有發現他的車輛被跟蹤或者周圍出現可疑人物?”

“這個也沒有。”

一個多小時的詢問基本上沒有有用的信息,趙家俊和肖珠兩個人回答的內容都很吻合,他們兩個也沒有問題。真是一個令人頭疼的懸案呢,現在裏面乾淨的沒有任何線索。別看兇手在葛雷屍體造型和環境設計方面下了一番功夫,但是沒有指紋,沒有毛髮遺留、沒有印記,好奇怪啊。

這多虧了水瓶座是液態金屬的軀體,想怎麼變就怎麼變,不會跟普通犯罪者一樣留下那麼多的信息。

獵殺活動正式開始了,水瓶座平時沒事的時候就待在燕京雲安山莊別墅外街留意肖珠和趙家俊的接觸人物,只要是燕京市行業促進協會的人就要採用這種手段結束掉他們的小命。


管理層的死亡意味着很多方案沒有辦法繼續下去了,就算是他們能夠保持工作不受影響,但肖家的人脈也會一點一點被清除乾淨的。

凌妃煙和葉塵坐在辦公室裏面聽着水瓶座彙報自己的戰績,非常滿意,七天之內包括葛雷在內一共死亡了三名相關者。 “水瓶座對藝術的理解還有待提高啊,你看看他弄的屍體造型,也不知道都是在哪學來的。”葉塵樂呵呵地笑道。

“燕京市地方安全行動局的負責人會不會比陸猛還要發愁呢?三個手法相同的案件已經說明了這是一起連環兇殺案,兇手沒有落網之前燕京市的所有人都有可能是被襲擊的對象,現在人心惶惶的不只是臨江市一處了。”

“先讓水瓶座潛伏一段時間,那邊的死亡數量要跟遊輪沉默的數量保持一致才行,肆意的聯想能導致無限的恐懼。”葉塵讓這些事情冥冥之中添加了一些聯繫,肖珠和趙家俊會認爲有一個非常厲害的組織盯上了他們。這個組織強大到能夠在臨江市海域興風作浪的地步了。

到目前爲止葉塵和凌妃煙都沒有見識到肖家有怎樣的武裝力量,平時出現在肖珠身邊的保鏢團隊也是來自京都城專業安保公司的隊員,算不上能跟殺手精英媲美的實力,在葉塵的眼中就是平平無奇。

臨江市海事秩序管理局全體隊員都疲憊不堪了,每天海關檢驗和海域巡邏任務非常繁重,雖然獵鷹小隊暫時沒有出手,他們也不能無止境地消耗下去啊。這可是二十四小時連軸轉,人類的身軀根本就承受不住的。

獵鷹小隊不是不能對巡邏船發動進攻,而是不想把事情鬧的太大,達到商業目的就可以了,沒有必要出現大量傷亡。

“老大,這麼鋪天蓋地的巡邏隊伍也破不了案子的啊……弟兄們都要累垮了啊。”助理小心翼翼地跟杜鷗樂訴苦,一點都不誇張,實話實說照這種規模根本就是要把兇手嚇跑而不是把他抓到。

“本來就沒有成績,什麼都不做的話怎麼跟省部那邊交代。每天都有催促電話打過來,現在咱們這邊連兇手影子都看不見。”

“燕京市那邊的連環兇殺案鬧得也很兇呢,我覺得有可能是一夥人做的,要不然死者的數量跟沉船的數量爲什麼這麼一致呢。”

“理由有些牽強吧?動機又是什麼啊?”杜鷗樂不太認爲這兩件事情需要聯繫在一起。

“老大,只要能把這兩件事情聯繫在一起的話,案子壓力就會被分擔出去的,到時候咱們搞不定的案子省部那邊也搞不定的啊。”

杜鷗樂陷入了沉思,作爲臨江市海事秩序管理局負責人來說,他剛剛上任,需要的是做出一些成績,而不是用這種偷奸耍滑的方法推卸責任。如果說這兩個案子最後發現沒有什麼聯繫,那必定會在很大程度上對偵破工作進行干擾。

不過助理說的也有一些道理,現在光憑一個臨江市海事秩序管理局的確搞不定。

“藉着說說吧,怎麼能讓這兩個案子連接在一起。”

“按照打撈遊輪殘骸的分析,可以確定主要受到攻擊的手段跟特米巴艦艇遭受到的襲擊是一樣的,這就說明很有可能是查爾曼俱樂部所爲,他們的生化魚羣武器也不是什麼祕密了,當初被爆料的戰鬥視頻也能證明這一點。”

“那燕京市的連環兇殺案怎麼算?生化魚羣長了腿跑到陸地上折騰了麼?”

“還是生化人造人戰士啊,既然察德樂跟冰雪集團商務合作和科研合作這麼密切,這些事情就不足爲奇了啊。”

沒有破綻的案件往往是最專業的犯罪者所爲,而且更有可能是非人類的兇手所爲。杜鷗樂打算親自去一趟燕京市,跟自己的頂頭上司們商量一下究竟應該怎麼處理這些事情。

單純地施加壓力是不夠的,就算把杜鷗樂給撤職,也不可能換回臨江市的海域安全。現在要糾結的問題是怎麼把兇手找出來,或者說怎麼結案。

無論外界發生了什麼驚天動地的事情,都不能影響到陸猛的悠閒生活。此時此刻他又在自己的辦公室裏面品茶,桌面上還放着當天的新聞報紙。對於這種懷舊的人來說,紙質的報刊更能襯托出茶葉的香氣。

“陸頭,葉列羣島那邊的軍備採購活動接近尾聲了……咱們用不用做點什麼啊?”小周走進了陸猛的辦公室,想要提點意見。說起來小周也算是陸猛的一個心腹干將了,就算陸猛失勢了他也不離不棄的。

“做點什麼呢?查爾曼俱樂部已經名存實亡了,白頭鷹帝國聯邦情報局已經把所有的事情都做完了啊。”陸猛有些疑惑。

“咱們臨江市海域不是一直不太平麼,大家都覺得是查爾曼俱樂部的殘餘力量所爲,既然這樣的話把國際維和行動隊叫過來幫幫忙也是應該的啊。”

“聯繫他們的權力已經被省部收回到使館區去了,以後我纔不管這些爛事呢。就算私人關係再好,也不能用在這種費力不討好的事上。讓杜鷗樂來求我啊!讓燕京市跟我說軟話啊!哼……這些傢伙一定要讓他們感受一下頭疼是什麼滋味。”陸猛現在最想看到的景象就是他們焦頭爛額了。

越亂越好,當初陸猛不能破案的時候,這些人都是高高在上給他施加壓力,一點都沒有鬆懈的地方,現在天道好輪迴,自己碰到棘手的案子了,看看他們的表現吧。

況且陸猛心中有點預感,說不定臨江市海域的案子跟查爾曼俱樂部沒有什麼關係呢。因爲這麼做一點好處都撈不到啊,還會招來沒有必要的打擊。

臨江市好多外來商業勢力被臨江市商品貿易管理局排擠走了,像能源公司、海岸線聯合銀行支行,說不定這些事情是他們的報復手段呢。別看動靜鬧得大,人員傷亡數量少得可憐啊。這不就是像是一種示威宣言嘛。

能源公司的背後就是冰雪集團,他們的生化人造人戰士就在白令海峽那邊的海上天然氣開採平臺,距離這邊非常近的,以他們的戰鬥力來搞定這些事情簡直就是易如反掌。別吃不着狐狸惹得一身騷。 “也許這是地方安全行動局重新大展風采的機會呢。咱們坐冷板凳的時間似乎是有些長了啊。”小周還是不放棄。要是陸頭重新得勢的話,以後他的職業生涯也會迎來第二春的。

“我認爲國際維和行動隊是搞不定這些事情的,你就相信我的預感吧。”陸猛下了定論。

就在臨江市變得亂糟糟的時候,一則國際新聞引起了大家的注意。

察德樂和維斯一起出現在屏幕上,宣佈查爾曼俱樂部的徹底結束,同時也宣佈察德樂生物科技公司的成立,公司註冊地點就是大英日不落帝國的凱爾特海域。

“他們是打算金蟬脫殼還是要搞個大新聞出來?我敢打賭從東瀛羣島逃竄出去的殺手精英們已經跟維斯匯合了,說不定就在這個察德樂生物科技公司裏面以普通員工的身份繼續活動呢。”韓柯娜在電腦前咬牙切齒地說道。

“這都是很正常的操作啊,東瀛羣島把查爾曼俱樂部定性爲犯罪者團隊,但是沒有具體到某一個某幾個成員到底有什麼樣的罪行,用這種方式好歹也能稍微洗白一點吧。怎麼,你打算去一趟那邊麼?”伊森知道韓柯娜對於維斯組織的仇恨心情,也看見她無所事事的生活有多無聊了。

葉塵把韓柯娜放在這裏真的是一點作用都沒有呢,這傢伙除了幫辰光忙活一些實驗方面的事情之後,就是找伊森聊天解悶。雖然韓柯娜的身軀成爲了機械改造體,大腦還是人類器官,所有的情緒跟普通人沒有區別,也會煩悶和無聊的。

“算了,你安排一艘小船把我送到奧斯吹林國那邊吧,我自己跟黑龍馬歇爾的人見一面。” 奧斯吹林西南荷普墩城是黑龍馬歇爾的一個重要的據點,韓柯娜當時沒有留在直步陀城跟着冷嵐和達克洛斯他們一起行動,而是跑到了東瀛羣島大開殺戒,之後就沒有再聯繫過了。

現在看着維斯組織在歐羅巴大洲那邊有死灰復燃的跡象,不得不讓韓柯娜的心中充滿了憂慮。

“好的,我徵求一下葉塵老大的意見,沒有問題的話就安排你出發。”伊森朝着韓柯娜點了點頭。

葉塵和凌妃煙當然也觀看了國際新聞頻道的這個重量級的新聞,這都是怎麼回事啊,按照察德樂的性格不應該跟諾希傑、惠琳思他們差不多的嘛,應該是躲在幕後默默做着科研工作的啊,爲什麼大張旗鼓要以商業總裁的身份出現在大衆視野呢?


“這絕對是察德樂本人的意見,現在大家都把他供起來對待,不可能違揹他的意願的。我覺得維斯達到凱爾特海域新總部之後,對組織的掌控力似乎要小了很多啊。”

“查爾曼俱樂部的殺手精英就是他的底牌,現在這張牌已經變成了一步臭棋,維斯不可能理直氣壯的了。而且大英日不落帝國的各種管理部門都在像笑面虎一樣關注着維斯的一舉一動,他也不敢亂來的。既然大家都喜歡察德樂,維斯肯定是要把察德樂推上第一線的。”葉塵分析的有理有據。

不過大家都是不知道內情的,真正的維斯已經在深山研究所裏面被西萌給毒殺了,死的透透的連一點詐屍的機會都沒有。現在察德樂身邊出現的只不過是威斯克隆體罷了,克隆體變成了察德樂的傀儡,而察德樂走進公衆視野也就說明他要慢慢回收組織的權力了。

“新公司成立之後,大部分的商業利潤會走到察德樂的賬戶上,看樣子以後察德樂和維斯在組織裏面的地位就要平起平坐了。”凌妃煙覺得事情有些不妙啊,因爲察德樂掌控的權力和財力越大,他就越能夠集中資源來進行生化武器裝備的研發工作。

察德樂的科研水平是有目共睹的,已經把冰雪集團生化人造人戰士弄成幾乎無敵的狀態了,以後再出現什麼更厲害的成果也是說不定的。

“我已經讓韓柯娜跟黑龍馬歇爾的人見面去了,相信他們一定會做些什麼的。既然黑龍馬歇爾沒有參與東瀛羣島的攻擊任務,那歐羅巴大洲那邊總會有行動的吧。任由維斯組織重新壯大之後,第一個倒黴的就是他們。”兩大殺手俱樂部矛盾的白熱化是大家有目共睹的事情,葉塵不認爲維斯會因爲自己實力的衰弱而淡化了仇恨的心情。

相反,這種人最擅長做的就是臥薪嚐膽和君子報仇十年不晚。

“現在他們都成了歐羅巴大洲合法商業公司,以後在明面上的行動就不是那麼好進行下去的了。”凌妃煙覺得國際維和行動隊和白頭鷹帝國聯邦情報局不會像在東瀛羣島那樣毫無顧忌地大開殺戒。

軍情十六處不是吃素的,歐羅巴大洲的海上聯合巡邏艦隊也是戰鬥力強勁。


“我們也要加快速度了,把臨江市這邊搞定之後就前往撒哈林大沙漠那邊。沙漠礦石開採項目是利潤巨大的,能夠加入進去的話也算是咱們商業發展的一個大成就。”葉塵把這件事情寄託在了米勒斯特身上。

水瓶座對米勒斯特是有過救命之恩的,現在海岸線聯合銀行與葉塵之間的關係可以稱得上是盟友了。只要米勒斯特大老闆的職位不發生變動,那葉塵就可以把他們當成是自己的靠山。

“聽秦海山說,燕京市的連環案件無法偵破,從陸猛這裏抽調了很多隊員去那邊支援工作。臨江市的防禦體系又變得薄弱了不少啊。”

“只要陸猛在這裏, 無污染、無公害 ……”葉塵知道凌妃煙的意思,很乾脆地拒絕了他。

凌妃煙不再說什麼了,讓獵鷹小隊看着辦吧。反正臨江市海事秩序管理局的巡邏艦艇因爲二十四小時連軸轉的工作壓力都進入到了疲憊狀態,趁他們鬆懈的時候又可以對遊輪動手了。

保險公司的股票價格落到了四十八塊六的價格,基本上已經符合葉塵和卡洛奧的預期要求了。 離開了海島基地的韓柯娜很順利地就乘船到達了奧斯吹林西南部城市荷普墩,回到了黑龍馬歇爾據點裏面。貝克希依然負責管理這邊的工作。

“維斯在大英日不落帝國凱爾特海域的那個布魯斯公司新總部已經建設完畢了,以後免不了從那個地方與直步陀城的布魯斯商業大廈有業務聯繫,咱們的人已經以員工的身份混入到了裏面。一旦可以乘船前往新總部的話,他們應該就能見到維斯和察德樂了。”這批臥底是貝克希親自安排過去的,都是戰鬥力強大的殺手精英。

直步陀城的布魯斯商業大廈頂層爆炸案已經被布魯斯高管們壓制下去了,既然死亡的是維斯克隆體,那就沒有必要大張旗鼓緝拿兇手。能對維斯開展襲擊活動的敵人是這麼好對付的麼?更何況撒哈林大沙漠北部沿海城市地方管理部門和他們的安全維和隊員們也就能對付一些小打小鬧的賊人,這種案件交給他們處理也是白費時間。

能混入到維斯海島新總部對他們直接發起襲擊任務,效果應該是非常直接的。

“現在也不知道維斯到底有多少個替身,殺了一個又出來一個。在新總部把他幹掉的話說不定第二天就會從東瀛羣島公開露面出現的。”韓柯娜親自執行過對維斯的襲擊任務,明明每一個戰鬥環節都十分縝密,可就是不能取他狗命,讓人很惆悵啊。

“所以說啊,現在咱們的目標是放在了察德樂身上。把察德樂幹掉以後整個維斯組織的生化武器裝備就算是斷貨了,到時候都不用咱們動手,他的那些合作伙伴就會迅速拋棄維斯組織的。得到他們山窮水盡的時候就好解決了。”

聽到組織沒有放棄對維斯的打擊,韓柯娜就放心了。不過自己也要找點事情做的啊,每天面對改造身軀是一件很崩潰的事情。

“有任務啊,活很多的……這樣吧卡內奇湖區工廠的生產工作你先去盯一下,有好多產品都是要往撒哈林大沙漠地區供應的。”

韓柯娜很高興地接受了這個任務,然後直接朝着中部沙漠地帶出發。

上一次葉塵他們爲了拿到同位素氘和氚集成物,把湖底地下工廠徹底給破壞掉了,直到現在他們也沒有打算重新修建。從卡內奇湖倒灌進來的大量湖水把地下工廠的生化藥劑混合了起來,要是想施工的話周圍的有毒環境是很難處理的。

好在黑龍馬歇爾沒有那麼機密的任務了,這個工業區現在生產的是智能機器人。阿非利加洲北部小國也是需要自己的防禦力量的,自從冰雪集團在國際維和行動隊舉辦的機器人大賽奪得好名次以後,他們的產品價格水漲船高讓小客戶們都有些承受不起了。

冷嵐趁着這個機會談了好幾個訂單,現在生產出來之後都要往那邊供應的。

凱爾特海域的一個大島嶼上,西萌帶着還打算繼續爲組織效力的查爾曼俱樂部殺手精英來到了這裏。從隊員的數量上來看,只能用“慘不忍睹”四個字來形容了。原來是一個龐大的殺手俱樂部,現在只能算是一個戰鬥小隊了。

西萌把隊員們安排妥當之後,獨自一人來到了察德樂的住所。

“這點人有什麼用啊,要不是維持體面的商業名聲,我早就把他們留在東瀛羣島了。算不上是多麼忠心耿耿,跟着過來就是混口飯吃。”西萌吐槽了一下這些人。也只有維斯會把他們當成強有力的後盾,西萌和察德樂纔不會犯這種錯誤呢。

隨着各種智能機器人和生化人造人戰士的出現,殺手俱樂部早就不再是世界頂級的戰鬥力量了,維斯捨不得這個雞肋,又沒有辦法讓他麼發揮太多的作用。保持查爾曼俱樂部的名聲用來給自己臉上貼金罷了。

“以後這些人也不會給他們安排什麼任務了,組成一個普通的保鏢團就可以了。”

“圖靈蘭他們沒有意見麼?整個凱爾特海域的海防工作都是有他們負責吧?”

“我已經跟圖靈蘭打過招呼了,等到直步陀城布魯斯商業大廈發展走向正軌之後,就把這些人的據點安排在那邊。”

察德樂的行動是非常自由的,在大英日不落帝國生化研究所裏面或者這個海島新總部呆着都是可以的,去其他地方的話提前跟圖靈蘭的人打聲招呼就可以了。軍情十六處實力雄厚,對於察德樂的安保工作非常有信心。

圖靈蘭對察德樂這些人如此看中,以至於都把大英日不落帝國合法公民的身份擺在了察德樂和西萌的面前,只要他們同意,軍情十六處立刻安排擔保讓他們順林成爲這裏的居民。

東瀛羣島已經把維斯組織定性爲犯罪者團隊,他們要是回到東瀛羣島那邊,也會讓大家都處於非常尷尬的境地。安全秩序部門沒有抓捕維斯等人的任何計劃,不過目標人物要是出現在嘴邊上之後,在白頭鷹帝國的壓力下他們不得不實施抓捕。

“我已經安排維斯和剩下的查爾曼隊員加入大英日不落帝國國籍了,而咱們兩個則加入雪國的國籍。這樣來運作一下,布魯斯公司跟我們剛成立的察德樂生物科技公司,分離的道路就越來越遠了,以後無論是哪一方出現了問題,都不會拖累大家的。”察德樂不希望大家把維斯研究所的帽子繼續扣在他的新公司頭上。

新公司要有新的發展計劃,原來的那些爛攤子會影響到他們的商業聲譽的。

“圖靈蘭同意這麼安排麼?他們最想拉攏的人是你啊,你卻跑到冰雪集團的大本營當合法公民去了!”西萌對於察德樂這一波不按常理的操作有些擔憂,要是引起了對方心中的反感就不妙了。

“哈哈哈,布魯斯公司是一塊大肥肉,他們能把維斯這個總裁接納到自己的國家裏面絕對是最划算的買賣了。” 安熱迪和國際維和行動隊隊員們再一次地出現在了臨江市的地頭上,港口處還停着他們的艦艇。燕京市省部安全行動局已經承受不住不能破案的壓力了,水瓶座幹掉的三個人不是平平無奇之輩,而是燕京市行業促進協會的高管們,同時也是肖家在官方管理層的人脈。這件案子要是搞不定的話,某些人的業績就會變得非常難看。

求助國際維和行動隊是不得已的辦法,看中的就是他們跟維斯組織長期作鬥爭積累下來的經驗。

安熱迪被杜鷗樂的下屬隆重迎接到了臨江市海事秩序管理局裏面,而隊員們則自由行動放鬆一下。陽熙、羅志傑、吳有才三個人來到了葉塵的辦公室裏面來彙報工作。他們三個是以陸猛隊員的身份派到了安熱迪的身邊,實際上是葉塵的人。作爲曾經的臥底精英,他們的專業技能非常值得信賴。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You may also lik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