言情小說

陸川深吸一口氣,狠狠地將嘴裏面的蘋果嚥下去。

“我愛你,爸爸,就像你愛我那樣。”

聽到陸川的話男人突然愣住,臉上關切的表情化作疼惜和不捨。

粗糙的手撫摸在臉上,男人的身體就像是是瞬間經歷了千百年光陰的侵蝕,開始慢慢崩碎。

“小川,好好活着!”

……

光影幻滅,天旋地轉。

陸川站在通往四樓的樓梯前面,早已經淚流滿面。

“我會好好活着,想盡一切辦法活下去。不管是誰,都無法阻止我。”

陸川深吸一口氣,擦掉臉上的淚水,轉身向外面走去。

懷裏花費三百學分換來的令牌已經碎掉了,雖然沒能進到四樓,但陸川感覺很值。

心中的迷茫已經消失,他現在只要活下去。

不管是什麼人,也不管什麼勢力,誰也不能阻止他活下去。

神擋他就殺了神,佛擋他就滅了佛。

如果整個世界都阻止他,那麼就將這個世界毀滅。

“怎麼樣?不虛此行吧?”

回到一樓的門口,三大噴子之一的藏書庫老先生衝着他笑了笑。

“嗯,不虛此行。”

陸川吸了口氣,快速把心態調整過來。

“藏書庫四樓有什麼,除了院長之外沒有人知道。不過每一次踏上樓梯,都會引動你的內心。愛的喜的,恨得惡的,懼的怕的。與其說是通往四樓的令牌,不如說是洗練靈魂的機會。讓你的心更純粹,讓你的靈魂更強大。這道樓梯是院長留下的,也是書院的根本。很多人進入春秋書院,爲的就是這樣的機會。”

老先生用尺子敲了下銀月狼的爪子,這貨趁着老先生跟陸川說話的功夫去摸茶杯,結果被發現了。

“好好寫,寫完了才能喝。”

教訓了銀月狼一句,老先生轉而對陸川繼續說道:“靈魂的蛻變是進階化神期最大的難關,靈魂越純粹,靈魂力量越強大,那麼熔鍊三魂七魄時就越簡單。如果你能夠走完全部十八層樓梯,那麼就可以在進階化神期之前先一步將三魂七魄熔鍊。到了那個時候,只需要用靈氣淬鍊肉身,達到脫胎換骨的地步就可以了。”

“原來如此,有這樓梯存在,想必書院的強者遠比楚國五方勢力要多得多。”

陸川目光閃爍,瞬間便想明白了其中的因果。

能夠在勢力錯綜複雜的楚國都城強行介入進來,春秋書院的實力毋庸置疑。

面相所有人類的招生方式,能夠吸引大量沒有背景的學生,這其中指不定就會有幾個天資、運道、毅力、智慧等方面出衆的。稍微扶持一下,就能夠成爲年輕一輩的頂樑柱。

而四樓樓梯的存在,則是吸引了那些煉氣期的修士。

相比於肉身,三魂七魄的淬鍊極爲艱難。而在進階化神期時死亡的修士之中,九成九是因爲靈魂不夠強大。

想要淬鍊魂魄,要麼是天級的功法,要麼是天材地寶,不管哪一種都不是尋常人能夠得到的。

春秋書院提供了一條十分穩妥的道路,自然會吸引衆多強者前來。

“春秋書院的建立,並不是爲了爭名奪利,而是爲了不知道什麼時候纔會到來的劫難。”

老先生嘆了口氣,表情逐漸凝重起來,“老師離開之前說過,整個楚國都籠罩在一片陰影之中,彷彿有一隻巨大的手想要將一切毀滅。這些年我等一直在調查,但卻找不到任何蛛絲馬跡。思量許久,或許危機的***並不在楚國都城,而在別的地方。”

“危機?”

聽到老師的話,陸川想起了血紋魔蟲。

如果那東西的數量突然間無法控制的大爆發,恐怕瞬間就能將楚國的秩序給摧毀。

只要一隻血紋魔蟲,便可以無條件成爲凝氣期修士。


不需要卓越的資質,不需要大量資源,需要的僅僅是一隻血紋魔蟲而已。

並且通過在祕境之中那個神殿的經歷,陸川知道在普通的血紋魔蟲上面還有一種更高級的,可以讓人直接成爲煉氣期。

要知道偌大的楚國數十億人口,真正達到化神期修爲的屈指可數,更多的都是疑似化神期。

一方面是這種等級的修士相當於人形核彈,起的主要是威懾作用。而另一方面,也足以說明化神期修士的珍貴和稀少。

一隻血紋魔蟲就能夠直接達到凝氣期,之後靠着擊殺其他擁有血紋魔蟲的修士,吞噬其體內的血紋魔蟲一步步達到煉氣期,甚至能夠將修爲提升到煉氣期九層。

簡單直接、方便快捷,不知道多少人會爲它瘋狂

“什麼?這世間竟然還有如此邪惡的東西?”

將有關血紋魔蟲的事情大概說了一遍,老先生頓時坐不住了。

“遠比我說的更加邪惡。”

陸川嘆了口氣,從空戒裏面取出一隻血紋魔蟲。

“就是這東西,不知道多少人因爲它喪命,也不知道多少人爲了它瘋狂。就連我的命運,也被它改變了。”

“你用過這東西?”

聽到陸川的話,老先生的表情突然間變了。

有點戒備,有點厭惡,還有點痛心。

“沒用過,並且以我的資質也不需要這東西。”

陸川搖搖頭,“我出生在東平郡熾雪城,家族勢力還算湊活。不過就在半年之前,楚國五方勢力的人去了那裏……”

將有關祕境的事情講了一下,大概就是楚國五方勢力要求熾雪城三大家族和城主府離開,之後由他們的人駐守在這裏。

陸家不願意,惹得楚國五方勢力大怒。但是顧忌臉面或者其他原因,他們並沒有親自出手,而是讓東平郡葉家滅了陸家。

“真是這樣?”

老先生看着陸川,臉上的表情明顯是懷疑。 “真的,比黃金都真!”

陸川十分鄭重的點頭,那副嚴肅認真的模樣連他自己都信了。

反正陸家人已經差不多死光了,而東平郡葉家也被滅族,死無對證之下誰知道他說的是真是假。

並且就算被拆穿了也沒關係,他說的這些話九分真一分假,無傷大雅。

“那葉家呢?”

老先生看着陸川,問道。

“以楚國五方勢力的行事風格,肯定是抄家滅族。”

“那動手的人呢?”

“誰知道呢?可能莫名其妙突然暴斃了吧!”

陸川一臉無辜,要是不知道還真以爲跟他沒關係呢。

“行吧,我可能明白你爲什麼不缺靈石了。”

老先生按了按太陽穴,不知道怎麼回事他突然有種不祥的預感,將來可能會爲了給陸川擦屁股折騰的焦頭爛額。

“先看看吧,化神期不出,應該問題不大。”

老先生心中默默地嘆了口氣,最開始的時候他以爲陸川是個好學的乖學生,只是單純的脾氣暴躁了一點。

畢竟還沒入學就敢把皇親貴胄一腳踢成殘廢的學生,整個春秋書院歷來就他一個。

然而現實狠狠地打了他一巴掌,陸川太狠了。

交流會上大殺四方,還往人羣裏面丟震天雷,這已經不是兇狠能夠形容的了。


後面的事情更扯,接了三個任務,去了三個家族。結果張家和唐家堡被滅門,剩下的侯家多活了三天,之後也被滅門了。

雖然那個時候陸川老老實實的在藏書庫待着,但舔狗可不在。以老先生豐富的人生閱歷,想都不用想就知道舔狗幹什麼去了。


就這麼一個行事肆無忌憚,又兇殘狠辣的人,老先生真是……極爲喜歡啊……

院長所說的危機不知道在何處,而楚國五方勢力同爲人類,不僅不和諧友愛反而各種勾心鬥角,互相廝殺,書院的老師早就看不順眼了。


本來書院分爲兩個派系的,不過就在一個月前,主張和平友愛的老師壽終正寢。也就是在那個時候開始,書院的風向徹底變了。

不再壓抑怒火,而是開始奉行“以德報德,以直報怨”的聖人之道。

楚國五方勢力不堪大用,跟他們扯皮純粹浪費時間。

既然裏面的齷齪沒辦法調和,那就強行壓下去。

“要是沒事我就走了。”

陸川衝着老先生拱手一禮,之後轉身離開了。

旁邊座位上的銀月狼可憐巴巴的瞅了陸川一眼,之後默默的嘆了口氣。

“嘆什麼氣!好好寫!”

老先生一戒尺敲在爪子上面,嚇得銀月狼渾身一個激靈。

從藏書庫離開之後,陸川便回到住處繼續看書。

他從張家、唐家堡和侯家得到了大量的古籍,需要很長時間才能夠看完。

並且這一次去往藏書庫四層,雖然沒能上去,但收穫卻極爲巨大。

陸川明顯察覺到自己的感知變得更加敏銳,範圍也大了很多。思考速度變快,原本一些模糊的記憶也全都想了起來。

藏書庫的老先生說過,走完全部十八層樓梯,便可以在進階化神期之前提前將三魂七魄熔鍊唯一。

陸川距離那一天還很遠,但進步也十分明顯。

除此之外,陸川感覺自己似乎又到了突破的邊緣,最快的話一個月內應該差不多了。

“修煉啊,就是這麼簡單。天才的世界,就是這麼樸實無華。”

陸川裝模作樣的嘀咕一聲,之後低下頭繼續看書。

張家、唐家堡、侯家的古籍很多很雜,大部分都是記述本家族的。與歷史相關的古籍不是很多,並且一大部分都是捕風捉影的事情。

陸川花費半個月時間將這些書籍大概看了一遍,有用的信息十分少。

不過有一點可以確定了,那就是舊都的位置。

周的都城消失之後,衆多諸侯開始相互爭鬥,最終勝利者在舊都的位置建立了新都。

時光荏苒,滄海桑田。數千年過去了,在楚國之前共有三個國家更替,等到楚國建立的時候,都城的位置竟然還是選在了這個位置。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You may also lik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