言情小說

“今天早上發現的事情,李天林其實就已經報警,但是憑藉李天林的手段,想要讓這件事情大事化小,小事化了非常簡單,而李天林的條件就是將聽古軒交出來。”霍老嘆息一聲,無奈的搖了搖頭。

蘇逸瞭然的點點頭,伸手摸着下巴,過了半響,突然咧開嘴笑起來:“難怪霍老不着急了,原來事情是這樣啊!”

“哈哈,我自然不着急,不過是幾天時間,我們霍家好沒有窮到幾天不做生意,我們就會餓死的程度!”霍老仰頭大笑一聲,也玩味的看着蘇逸說道。

倒是霍蕊佳聽得一臉迷茫,看着蘇逸和霍老,不由問道:“爺爺,蘇逸,你們兩個再說什麼?我怎麼聽不明白,到底是怎麼回事兒?什麼就幾天的時間而已,現在我們的聽古軒是被人搶走了,不是讓人家借走幾天!”

蘇逸笑眯眯站起身來,伸手打個響指:“老闆娘這句話沒錯,借走幾天,我們還不好意思幹什麼你,但是要是讓人拿走幾天,我們還有錢賺呢,這確實不是借!”

“還有錢賺?”霍蕊佳聽得更加迷糊,蘇逸這傢伙還真是什麼都敢說,現在聽古軒都變成別人的了,他還有心思說這樣的大話。

“哈哈,沒錯,蘇小友,那要錢的事情就交給你了,如果你能要回來的話,我們霍家一分錢都不要,就算是感謝費了。”霍老也仰頭大笑一聲,玩味的看着蘇逸。

兩個人心照不宣,蘇逸也轉過身,擡步向外面走去,只剩下霍蕊佳一個人站在客廳裏面獨自凌亂。

什麼情況?

兩個人這就說完了, 這麼大的事情這就搞定了,關鍵是霍蕊佳從頭到尾,完全沒有聽懂兩個人到底說的是什麼貓膩,這件事情就這麼敲定了?聽這個意思,好像聽古軒很快就能回來似的,這有點太扯了吧。 “爺爺,你們到底在聊什麼?我怎麼一句都聽不懂?就好像是聽天書一樣?什麼借走幾天,還給錢的,你們這是什麼套路?”霍蕊佳好奇的轉過頭,不解的看向霍老。

霍老笑呵呵的喝了一口茶水,慢悠悠站起身來:“蕊佳啊,我有點累了,扶我回去休息吧,這幾天你就在爺爺這裏,不要回家了,等到事情過去之後你再回去。”

霍蕊佳被說的雲裏霧裏,不過既然現在霍老都這樣說了,霍蕊佳也不敢忤逆,只能答應一聲,扶着霍老向別墅裏面走去。

蘇逸開車並沒有直接回學校,而是開車直奔李天林的別墅趕去。

此時,在李天林的別墅,有人向李天林彙報:“李先生,你猜測的沒錯,蘇逸確實來了,看來聽古軒的事情他已經知道了。”

“蘇逸,沒想到聽古軒對他真的這麼重要,竟然爲了一個小小的聽古軒願意來找我,有趣,有趣啊!”李天林坐在沙發上,雙腿隨意的搭在茶几上,對着門口的男子揮揮手:“出去迎接一下客人。”

男子急忙答應一聲,轉過身向着外面走去。

惡魔前夫,請放手 ,人還沒等進去,黑衣人就從外面走出來,直接來到了蘇逸面前。

“蘇先生,歡迎,李先生請您進去。”黑衣人恭敬的對着蘇逸說道。

蘇逸笑着點點頭,沒有多說話,擡步奔着裏面直接走去。

男子也好奇的看了蘇逸一眼,蘇逸的淡然連黑衣人都沒有想到,似乎蘇逸早就知道,李天林一定事先料定自己會來。

這種智商的博弈男子完全猜測不到,只能跟隨蘇逸一起走進了別墅裏面。

“蘇先生,真是沒想到上一次拍賣會之後,你技壓羣雄,亮絕整個古董界之後,就消失不見,弄得我以爲你已經消失不見,沒有想到現在竟然會出現在我的別墅裏面,真是歡迎歡迎!”李天林站起身來,笑呵呵對着蘇逸說道。

蘇逸也咧開嘴,大搖大擺的坐在沙發上:“我不過就是一個考古系的學生而已,既然是學這個的,當然要敏感一點,至於你說的什麼技壓羣雄,這東西我不懂,我也沒有興趣,我看還是算了,不要再說這些沒用的,咱們現在還是聊一聊接下來的事情吧。”

“哦?蘇先生找我來還有別的事情?”李天林好奇的看着蘇逸,不由玩味說道。

蘇逸笑眯眯點點頭,手指輕輕敲着沙發扶手:“李先生,咱們都是明眼人,有些話不用藏着掖着,我也就開門見山了,聽古軒如今成爲李先生的產業,但是這是霍老的地方,我身爲聽古軒的首席鑑定師,有必要爲了我的工作再努力一下,開個條件,怎麼樣才能將聽古軒交出來?”

“聽古軒?”李天林眼珠轉了轉,低着頭想了半天,才伸手拍了一下額頭:“哦,原來蘇先生說的是古玩城的那個聽古軒吧?嗨,那種小地方,我都已經忘記了,這不過就是我拿來玩玩的而已,蘇先生想要的話,隨時都能拿回去。”

“那我就不客氣了,現在可以將聽古軒的手續給我了,明天和我去過戶,這事兒就完事兒了。”蘇逸也爽快的說道。

李天林眨巴兩下眼睛,不由咧開嘴笑起來:“不過蘇先生,怎麼說聽古軒也是我大費周章才弄到手的,我是一個商人,總不能讓我……”

“哎,你說你,我就說吧,你這個人真是讓我鬱悶,能不能有點準話,剛纔我都說了,讓你開條件,現在你又反悔是不是?你這樣還有沒有朋友了?”蘇逸打斷李天林的話,不屑的撇了撇嘴。

李天林的臉色變了變,看着蘇逸,仰頭大笑一聲:“哈哈,沒有想到蘇先生竟然這麼爽快,我習慣了作爲商人的一些套路,是我的錯,好,既然這樣,我也就不廢話,開門見山了,只要蘇先生給我一樣東西,我會將聽古軒雙手奉還,並且保證,這一生都不會再找蘇先生任何麻煩!”

“說,到底想要什麼東西,只要我有的,我給你就是了。”蘇逸大手一揮,直截了當的說道。

李天林挑了一下眉毛,蘇逸的爽快確實出乎李天林的意料之外,不過既然蘇逸都這樣說了,李天林也沒有廢話,直截了當的說道:“只要蘇先生將你們蘇家的至寶,五行羅盤交給我就可以。”

“五行羅盤?”

蘇逸眨巴兩下眼睛,好奇的唸叨一聲,眼珠子滴溜溜的轉。

不是蘇逸不願意交出來,也不是這個東西到底有多珍貴,關鍵是,蘇逸根本就沒有聽說過這個東西,什麼蘇家至寶,蘇逸完全不知道啊!

“沒錯,就是五行羅盤,現在蘇家已經擁有這麼大的家業,這一個小鳥的五行羅盤應該不能入得了蘇家的法眼了吧?但是這玩意兒對我可非常重要,只要蘇先生願意交出來的話,剩下的事情都好說,不要說什麼聽古軒,就是我將我所有的一切都交給蘇先生都不是問題!”李天林笑眯眯的點點頭,繼續對着蘇逸說道。

蘇逸瞭然的點點頭,低着頭仔細想了想:“這件事情我要回去好好研究一下才行,給我一天考慮時間,明天晚上,我會給你答覆。”

“沒問題!”李天林爽快的點點頭,眼珠子轉了一下,又往蘇逸的身邊湊了湊:“那個,蘇先生,話是這樣說,但是我希望這件事情是我們兩個之間的祕密,我不希望還有人知道這件事情,畢竟誰也不願意出現一個競爭者,是不是?”

蘇逸笑眯眯咧開嘴,大手揮了揮:“這個你可以放心,只有你現在手上有我的把柄,我就損失不給你也不行,我也總不能看着聽古軒就這樣關門大吉了是不是?這個五行羅盤我一定會交給你,只是和見事情也要我回去商量商量才行。”

李天林雙眼大亮,笑着答應一聲:“好,既然這樣,我就等待蘇先生的好消息了,到時候我一定熱情歡迎蘇先生!” 蘇逸揮了揮手,也沒有理會李天林,擡步向着外面大步走去,上車直接離開了李天林的別墅。

李天林坐在椅子上,看着蘇逸車子的背影,伸手將手機拿出來:“蘇逸已經來找我了,我看他對對聽古軒非常看重,應該不會騙我,五行羅盤一定是我們的了!”

“一個小小的聽古軒,能夠讓蘇逸將五行羅盤拿出來?”電話裏的人冷冷說道:“這可是蘇家的至寶,當初蘇錦程被我們那樣逼迫都沒有拿出來,不過是一個小小的聽古軒就能讓蘇逸拿出來,你真的以爲蘇逸是傻子不成?”

李天林臉色大變,猛地從椅子上站起身來,腦門上都冒出冷汗來:“您的意思是……”

“我看這一次蘇逸不過是過來談談口風而已,你順利的將我們需要的東西告訴了蘇逸,我如果是蘇逸的話,現在回去一定會抓緊時間準備,到時候我看你的身份也就徹底曝光,後果不用我多說了吧?”電話裏面的聲音冰冷的說了一聲,直接掛斷了電話。

李天林身體狠狠顫抖了一下,臉上盡是難以置信的神色,他都沒有想到事情竟然會這麼複雜,難道說,蘇逸之前真的不知道五行羅盤的事情?

如果蘇逸真的不知道的話,那這一次李天林算是將黑流派最大的祕密泄露出去,如果蘇逸不將五行羅盤拿出來的話,到時候很有可能李天林的人頭就要不保。

想想李天林的腦門上瞬間冒出冷汗來,緊張的看着手機,一時間竟然不知道該說些什麼。

再說蘇逸,開車直接回到了學校裏面,左右看了看,伸手將手機拿出來。

“喂,這麼晚了,少爺,你不是應該休息了嗎?”電話裏面,一道蒼老的聲音傳了出來。

“老管家,少和我廢話,我問你,五行羅盤是什麼東西?還是我們蘇家的至寶,爲什麼我之前從來都沒有聽說過?”蘇逸拿着電話,好奇的問道。

聽到蘇逸的話,老管家明顯遲滯了一下,過了半響才緩緩開口:“少爺,你是怎麼知道這件事情的?從什麼地方得知的這個消息?”

蘇逸揮了揮手,靠在座椅上沉聲說道:“這件事情你就不用管了,你只要告訴我,到底五行羅盤是什麼東西,聽起來不過就是一個定穴的東西而已,至於這樣緊張?連黑流派的人都想要得到?這個五行羅盤在不在我們蘇家,還有,這個東西和我父母失蹤有沒有關係?”

老管家沉默了半響,最後才長長嘆息一聲:“哎,沒有想到,這麼多年的祕密,最後還是挺過黑流派的人傳到了你的口中,五行羅盤,五行羅盤,現在想想,我也已經十多年沒有提起過則件事情,甚至連我自己都覺得五行羅盤和我們一點關係都沒有了!”

蘇逸眼珠子轉了轉,雖然說老管家一直對蘇逸忽冷忽熱,完全讓蘇逸抓不住老管家的情緒。

但是可以肯定的是,老管家對於蘇家的忠心絕對是可以肯定的,而且老管家從來不過說謊騙人,他說忘記的事情,很有可能就是真的忘記了。

“老管家,這件事情對我非常重要,我父母的事情一直是我心中的結,如果我找不到的父母,我都不知道爲什麼我還要出來!”蘇逸深吸一口氣,對着老管家緩緩說道。


老管家吧唧兩下嘴,蘇逸突然玩兒起煽情的路子讓老管家一時間還真的有點接受不了,不由眨巴兩下眼睛:“好吧,既然少爺你都這麼說了,我也不能隱瞞了,其實這件事情我清楚,而且非常清楚!”

五行羅盤,其實並不是蘇家的東西,而是蘇錦程當初考古的時候,偶然間得到的一件寶貝。

當時就連蘇錦程都沒有發現五行羅盤的強悍,就和蘇逸的想法一樣,不過就是定穴的一種物品而已,這些東西在五代常常出現,並不能算是什麼稀奇的產物。

可是等到蘇錦程抓心研究五行羅盤的時候,卻驚奇的發現,這件寶貝和蘇錦程之前想象的完全不一樣。

這個五行羅盤,不僅僅能夠定穴,而且能夠準確的知道各種寶貝所藏身的位置,就連一些成謎的古墓它都能夠找到。

這種神奇的東西一下子讓蘇錦程徹底着迷,開始瘋狂的研究起來,時間一點點過去,蘇錦程憑藉五行羅盤也開始漸漸的找到了很多價值連城的寶貝,讓蘇家徹底成爲了一帶大家族。

而這個五行羅盤也有相應的副作用,就是使用時間長了之後,五行羅盤的力量在慢慢的衰減,最後在二十多年前使用的時候,蘇錦程徹底消耗了五行羅盤最後的力量,自此以後五行羅盤失去了所有的光輝,開始沒有了反應。

當時蘇錦程使用了很多辦法想要補救,可是五行羅盤就是一點作用都沒有,完全像是沉睡了一般。

當時的蘇家已經強大到了在整個國內都算是傲視羣雄的地步,這個時候蘇家根本就不需要什麼錢財之類的東西,也正是因爲這樣,一下子蘇家開始崛起起來,開始瘋狂的發展,一具成爲了華夏赫赫有名的大家族之一。

本來以爲五行羅盤已經失去了力量,這件事情也就無人知道的時候,黑流派的人卻找到了蘇錦程。

而往蘇錦程詫異的是,黑流派根本不想要充滿力量的五行羅盤,而是想要已經徹底消耗殆盡的五行羅盤。

這個情況倒是讓蘇錦程心中非常詫異,所以蘇錦程留了一個私心,將一個高仿的五行羅盤交給了黑流派,自己卻將真正的五行羅盤留下來,自己潛心研究。

老管家當時確實一直看着蘇錦程研究,可是過了幾年時間,蘇錦程卻突然說五行羅盤已經損壞,消失的無影無蹤,而那個時候,蘇逸才剛剛出生,不到滿月的時間而已。

“也就是說,黑流派發現五行羅盤是贗品,想要真的五行羅盤,但是真的五行羅盤早就已經壞了?”蘇逸不無憂慮的問道:“難道五行羅盤也不在我們蘇家?” “準確來說,在二十年前的時候,東西就已經徹底損壞,怎麼可能還會在我們蘇家?”老管家嘆息一聲,無奈的搖了搖頭道。

“都不在我們蘇家的東西了,李天林還找我要什麼?”蘇逸吧唧兩下嘴,無奈的說道:“黑流派的人不是有病吧?”

“其實這件事情我也非常納悶,這麼多年,我一直在研究到底黑流派想要得到這個五行羅盤目的是什麼,可是我研究了這麼多年,依然一無所獲。”老管家聲音也顯得低沉了許多:“少爺,我看這件事情你還是不要過問了,至於這五行羅盤的事情,恐怕咱們蘇家確實無能爲力。”

蘇逸吧唧兩下嘴,無能爲力絕對不行,他倒是可以直接甩袖而去,不再理會這件事情了。

但是霍老和霍蕊佳呢,包括堂堂一個聽古軒就這樣被李天林給霸佔了,蘇逸如果不將這件事情解決的話,良心上都過不去。

想來想去,蘇逸也沒有再和老管家廢話,直接掛斷了電話。

回到宿舍,林凡三人早就已經睡覺,蘇逸躺在牀上,也迷迷糊糊進入了夢鄉。


第二天一早,蘇逸四個人吃了飯,直接奔着教室的方向走去。

好幾天沒上課,蘇逸也擔心劉詩晴那邊會找他,還是先回去看看什麼情況比較好。

“蘇逸!”

蘇逸剛剛進入教室,唐婉心就急忙跑過來,上下打量蘇逸,輕咬下脣道:“這幾天你去什麼地方了?怎麼一直沒看見你?”

蘇逸笑眯眯咧開嘴,伸手抓住唐婉心的小手兒:“嘿嘿,是不是我好幾天沒來,想我了?”

唐婉心臉色一紅,不過卻點點頭:“我都不知道你去什麼地方了,這幾天時間一直都沒有你的消息,給你打電話也打不通,林凡他們也不知道你幹什麼去了,我有點擔心你。”

蘇逸心中一暖,笑眯眯咧開嘴,毫不在意的揮了揮手:“我這不是好好的嘛,放心吧,我就是出去忙點別的事情,什麼都不用擔心,能讓我出事的人還沒有出生呢!”

“哎,老大這句話說的我非常認同,嫂子,你就放心吧,我們老大絕對不會出事兒的!”林凡湊過來,笑嘻嘻咧開嘴,伸手摟住蘇逸的脖子。

唐婉心臉色更加發紅,點了點頭,深深看了蘇逸一眼,輕輕拉住蘇逸的大手。

林凡眨巴兩下眼睛,急忙鬆開蘇逸的手,轉過身奔着座位走去,這樣虐狗的畫面,林凡絕對不能接受。

蘇逸摸着唐婉心柔嫩的小手兒,也不由咧開嘴:“放心吧,婉心,我沒事,只是現在有點情況我需要處理一下,不然真的耽誤了,我也擔心會出現其他的意外。”

“恩,我父親上一次從李天林的拍賣會回來之後,就一直說你最近會有麻煩,說讓我暫時離你遠一點,以免惹禍上身,我心中就更加擔心你,可是卻又找不到你……”

“恩?你父親說我會出事?”蘇逸猛地打斷唐婉心的話,眼珠轉了轉:“我老丈人還和你說什麼其他的沒?”


“蘇逸,誰,誰是你老丈人啊!”唐婉心俏臉一紅,低着頭扭着身子,不好意思的說道。

蘇逸嘿嘿一笑,得意的拉住唐婉心的小手兒:“當然是你爸了,怎麼?難道你還不願意嫁給我啊?我可不是流氓,我談戀愛,可是奔着結婚去的!”

唐婉心被蘇逸的話弄得臉色更加發紅,偷瞄了一眼周圍的人:“你不要鬧了,再鬧我就不理你了!”

蘇逸眼珠轉了轉,急忙點點頭:“行,不鬧了,那你告訴我,你爸當時都和你說什麼了?有沒有說爲什麼他會知道我要有麻煩?”

唐婉心大眼睛撲閃兩下,搖了搖頭:“我父親很多事情都不會和我說,這一次告訴我,也是希望讓我離你遠一點,可是我絕對不會這麼做的,你是我的男朋友,不管怎麼樣,我都會在你身邊,不管出多大的事情。”

蘇逸看着唐婉心精緻的容顏,也忍不住咧開嘴笑起來,女人嘛,不需要有什麼一件能扛起一片天的能力,只要能夠依偎在男人身邊,無條件的支持自己的男人,這一點就足夠讓一個男人願意爲了她去打拼整個世界。

這就是女人的力量,唐婉心剛好就擁有這樣的力量,至少在蘇逸的心中,唐婉心絕對有這樣的力量。

“蘇逸!”

蘇逸還沒等繼續說話,外面突然傳出一道慍怒的**,蘇逸眼珠轉了轉,笑眯眯咧開嘴,不用回頭都知道門口的人是誰。

轉過身,蘇逸一眼就看到一臉憤怒的劉詩晴,不由笑眯眯咧開嘴:“導員,找我有事兒啊?”

“你來我辦公室一趟。”劉詩晴看了眼教室裏面的學生,對着蘇逸揮了揮手,轉身向着辦公室走去。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You may also lik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