言情小說

又過了半個小時,溫度更高了,大多數人的衣服都被汗溼了。這期間又有很多人倒了下去,也有些人實在堅持不下去,跑了出去。龍行雲三人卻悠然自得的站在那裏,任你太陽有多厲害,也不能奈他們何。達克現在對龍行雲是佩服之至,高興的說道:“兄弟,你真是太厲害了,要不是你,我肯定已經倒下去了。”

“哈哈,舉手之勞而已。” 龍行雲又看了看小雪,她眼裏露出了自豪之色,顯然是在爲有他這個大哥而高興。

“小雪,還好吧?” 龍行雲抓着她的手緊了緊。

“大哥,我很好,謝謝大哥!” 她有點不好意思,縮了縮手,不過怎麼也不能動分毫。她看只是微微掙扎了一下,就沒有再動了,轉過臉去不再看他。

在猶如火爐的太陽光底下,又過去了半個小時,又少了很多人,有的是走出去的,有的是被擡出去的。剩下的人有很多都是有氣無力,只有功力高的還好一點,大多數人都肚子呱呱叫,嘴脣乾裂,都是靠意志在支持着。有些人大罵老天爲什麼要出這麼大的太陽,有的罵學校的考試變態。不過,沒有過多久,抱怨的人也沒了聲音,因爲他們都咬牙堅持着,哪還有空閒罵人說話。

下午兩點過後,太陽已經有點偏斜了,溫度最高的時辰已經過去。考試場地上的從一萬五千多人減少到不足五千人,並且大多數已經快堅持不住了。考試的老師終於走進了考試場地。是一個四十多歲的中年男子,黑色的頭髮披在肩上,臉上死氣沉沉的,沒有一絲笑容,1.75的身材,魁梧的身軀,走起路來雄赳赳氣昂昂的,充滿了力量。他站在臺上,大聲說道:“大家好,經過剛纔的測試,你們沒有倒下,沒有離開考場,你們用毅力克服了困難,現在仍站在這裏。我在這裏要祝賀大家,你們通過了第一場考試。不過,明天還有另外一場考驗,要是你們仍舊通過了,那你們就是我們學院的學生。沒有通過的就自己捲鋪蓋走人吧!!”

他的話音一落,場下歡呼起來,不過,有很多人當即倒了下去,他們本來就達到極限了,現在一鬆氣還不乖乖躺下。

“達克,和我們一起走吧,明天一起來參加考試,怎麼樣?”

“不了,我在客棧定了房間,今天太謝謝你了。”

“客氣了,那明天再見吧。” 達克先行離開了。

“小雪,我們也出去吧,去找趙雄他們。” 龍行雲仍然拉着她的玉手。

她用力擺脫他的手,嬌嗔道:“快放開我,讓他們看見不好。” 她滿戀羞紅。

龍行雲依依不捨的放開她的柔軟滑膩的小手,把臉湊近她的耳朵邊,小聲說道:“是不是他們看不見就讓我拉你的手啊?”

“壞大哥,不理你了。” 嬌羞着跑了出去,龍行雲滿臉得意的跟了出去。 龍行雲和小雪在校園裏遇見了趙雄等人,他們原來在外面給龍行雲兩人加油的,可等了許久沒見考試的老師來,他們就先去報到去了。大家相遇後,他們問了一下考試的情況,然後一起去附近的酒樓吃了一點飯,這纔回小雨家去。

第二天很快就到了,龍行雲電燈人一早就來到學校,今天,趙雄他們都要開始上課了,而龍行雲和小雪還需要考試。風雲兩人今次沒有再出來。到了學校,達克*修因遠遠的看見龍行雲,飛舞着雙手,給他打招呼。龍行雲和小雪往達克處走去,而趙雄等人則進了校園。

“達克,早啊!” 龍行雲微笑着說道。

“兄弟,昨天真是太謝謝你了!”

“別客氣了,我們是朋友,不是嗎?你以後和小雪一樣叫我大哥吧。”

“那怎麼行,不過,我如果能進入魔武學院,以後任憑差遣。” 達克嚴肅的說道。

“呵呵!!爽快!那就一言爲定了,那你以後就叫我龍哥或者老大吧!” 龍行雲看他態度堅決,知道他是決計不會叫自己大哥的,只有讓他象風雲二人一樣稱呼自己。龍行雲的心情非常愉快,如願已嘗的得到達克這個人才,雖然,被他一眼看穿自己的圖謀,龍行雲不但沒生氣,反而更加高興。有如此聰明的人物能夠來幫助他,那他以後就輕鬆多了。

“一言爲定!龍哥!”

“大哥,我們快進考場吧,考試快開始了。”小雪輕聲說道, 聲音輕柔動聽。

“走吧,我們進去。” 說完,龍行雲三人一起進入了考場,看見場竟然有將近萬人,龍行雲知道肯定是法師也要和武士一起參加測試。沒等一會兒,昨天的那個老師就來了,他向臺上走去,還是昨天那副模樣。

“大家好,今天我們要進行最後一項測試,通過了就是我們學校的學生。” 他頓了頓,接着說道:“待會兒,你們會被傳送到一個森林裏面去,在森林裏我們放了這種寶石。” 龍行雲看了一眼,是一種紅色的石頭,比拇指大不了多少,裏面沒有能量,也沒有其他特別的。“你們的任務就是找出這種石頭,石頭最多的一千人就通過考試。森林裏各種魔獸,非常危險,甚至會丟了性命,你們千萬要小心。你們可以搶其他人的寶石,不過,不能傷害他人性命,我們會派人在裏面察看,一經發現立即取消考試資格。時間只有半天,下午我們將驗收成果。現在出發吧,在那邊有傳送陣。”

話音剛落,大家馬上向傳送陣涌去。龍行雲三人沒有動,等其他人都走完了,這才慢慢向傳送陣走去。這個傳送陣很大,一次可以傳送上百人,傳送陣的製作原理龍行雲也知道,不過需要很多材料和魔晶,還需要空間大魔導師以上級別的人定位才能做成,非常不容易做成。並且,在這個大陸上,傳送陣只有經過國家的許可纔可以建造,大多數傳送陣都用在軍事上,民用的幾乎沒有。

他們走進傳送陣,這已經是最後一批了,只感覺腦袋有一瞬間的眩暈,接着就出現在了另外一個地方,果然夠快,比飛機什麼的好用多了。眼前的是一片森林,鬱鬱蔥蔥,看不着邊際,還能聽見各種魔獸的叫聲。先傳送過來的人已經走了很多了,還有一些正在結隊,大多數都是幾個人一起,很少有人單獨上路的。很快人都走光了,龍行雲他們還沒有動。

“大哥,我們還不走嗎?待會兒晚了就被人找光了。”

“不着急,再等等。放心吧,我們一定能痛過考試的。” 龍行雲信心滿滿的說道。

“龍哥,你是不是想打劫啊!” 達克馬上明白了他的意圖,龍行雲微笑着點點頭。

“大哥,你還真要去打劫啊,這樣不好吧!” 嘴裏雖然這麼說,可她的表情沒有一點的不快,反而無比堅定,好象只要龍行雲要做什麼,她都會支持他。經過昨天的事之後,她有意迴避龍行雲的目光,但對他是更加有信心,還有些依賴的感覺。

龍行雲不想她心裏面有什麼疙瘩,就解釋道:“這次考試,準備打劫的人肯定不在少數。我們待會兒就來個黑吃黑,我們去打劫這些人。呵呵!!”

“好啊!嘻嘻!!我們也要當一回強盜。” 小雪聽後很開心,突然拉着龍行雲的手,嬌笑起來。達克用一種暖昧的眼神看着他倆,小雨光潔白膩的玉臉上馬上飄起兩朵紅雲,飛快的鬆開龍行雲的手,向森林裏跑去,還大聲說道:“快點!我們出發了。” 龍行雲和達克只有跟着她,開始了他們的任務之旅。

他們一路上有說有笑,就象遊山玩水一樣,玩得好不開心,已經把任務的事拋在了腦後。龍行雲在路上又抓着小雪的柔潤溫軟的手掌,她眼波盈盈,用責備的眼神看了他一眼,但沒有掙扎,任由他拉着。龍行雲發現她的身體微微有點顫抖,要不是旁邊有一個大燈泡在,他真想一把把她摟入懷中,來個溫玉滿懷。達克看見龍行雲倆這麼親密,轉過頭沒有再看,一邊漫步,一邊講着他以前的趣事,龍行雲和小雪還偶爾問上一句。

他們一路走來,感覺過了好久也沒有遇見一個人,手上還沒有一塊寶石,但龍行雲三人都沒有慌忙的意思,仍然慢慢的走着。突然,龍行雲聽見前面有微弱的聲音傳來,好象是有人正在打劫,要不是他的耳朵夠靈,還真聽不見。


“快走,有生意上門咯!” 龍行雲輕聲說道,然後,拉着小雪向聲音傳來的方向跑去,達克速度慢了很多,只有在後面跟着。不一會兒,就清楚的聽見了說話聲。

“你們最好馬上把你們的寶石交出來,要不然我們就把你們打爬下,然後,我們自己找出來,你們也不想白挨一頓打吧!” “不交,除非你們把我們打死。” “是嘛,那我們就不客氣了。哈哈!!” ……….

“哥哥,快點!” 龍行雲馬上加快了腳步,很快就到了,看見正有八個人圍着兩個少年拳打腳踢,那兩個少年死死的抱住懷裏的寶石,一聲不吭,臉上露出決絕的表情。

“不準動,打劫!” 龍行雲大叫一聲。那八人都停止動作,轉過頭一看,是一男一女兩個非常年輕的人。他們同時大笑起來,領頭的是一個快二十歲的青年,他大聲說道:“好!又有兩個送上門來了,你們都自己把寶石交出來吧,要不然在這個漂亮的小姐身上打得渾身是傷就不好看了。” 他們看見小雨的美麗姿色,雖然有些失色,但並沒有出言污穢,還不算太壞。

“哈哈!是嘛!你們最好馬上把你們的寶石交出來,要不然我們就把你們打爬下,然後,我們自己找出來,你們也不想白挨一頓打吧!” 龍行雲學着他們剛纔的話,同時身上發出紅色的鬥氣,小雨看見他準備動手,馬上拿出寶劍,身上也發出了紅色的鬥氣。

那幾人看見龍行雲兩人的鬥氣,一下就奄了,他們一羣人最厲害的也才高級劍士上階,還不能鬥氣外放,根本不可能是龍行雲和小雪的對手。他們知道這回撞到鐵板了,他們幾個交流了一下眼神。那個領頭的人站出來喪氣的說道:“我們交,我們把寶石都給你們。” 說完,他們每人都拿出自己的寶石,龍行雲揀起寶石一數,竟然有一百多顆。

“好了,你們可以走了。” 他們馬上拿起武器快步離開了。這時候,達克也到了,惋惜的說道:“怎麼,你們都搞定了。”

“呵呵!你晚了一步。” 龍行雲高興的說道,然後,向那兩個少年走去。其中一人說道:“你們別妄想,我們是不會把石頭給你們的,除非打死我們。” 語氣堅定。龍行雲仔細看了一下,兩人都十六、七的樣子,長得普普通通,有高級中階的實力,一個人是法師,一個人是武士。不過,讓他覺得奇怪的是,那個法師有1.85米的個頭,身體很強壯,而那個武士卻只有1.75米,非常瘦弱,和達克差不多。

龍行雲沒有說話,微笑着繼續向他們兩人走去,他們兩人的眼裏充滿的恐懼,不住的往後退,好象龍行雲是大惡狼似的,而他們就沒有反抗之力的羔羊,龍行雲的微笑就是進餐前的獰笑。

“你別過來,我們是不會給你的,好不容易纔找到的寶石,是我們入學時要用的,我們一定要進入魔武學院學習的。” 他們雖然很害怕,但語氣堅定,讓人毫不懷疑他們會死守寶石。龍行雲暗道:“這兩個人實力一般,但意志卻非常堅定,不錯,是兩個人才,要不要也把他們收入帳下。” 龍行雲還不知道他臨時起意,竟然造就了兩個傭兵界的神話般的人物。

“呵呵!我有說要打劫你們嗎?” 龍行雲靠近他們,微笑着說道,他們仍然一臉警惕的看着他,雙手緊緊抱懷,也不說話。龍行雲繼續說道:“兩位小兄弟叫什麼名字?” 他們還是不理他,龍行雲沒有辦法,只得離他們遠一些,然後再柔聲說:“你們放心,我們不會打劫你們的,達克,你幫他們包紮一下傷口,一會兒我們要繼續上路了。”

“是!龍哥。” 達克知道龍行雲的意思,馬上向兩少年走去。憑藉他的三寸不爛之舌,終於說服他們讓他幫忙包紮傷口,而龍行雲和小雪卻在一旁溫言笑語,好不柔情,本來想先拿冰山美人陳飛燕練手的,哪知道無意間竟然把小雪給收服了。 達克不愧是從小在商人世家長大的,把兩個倔強的少年都說得服服帖帖的,他們一邊包紮傷口,一邊閒聊起來,最後,那兩個少年把身世都說了出來。


那個高個法師叫做許健,矮個戰士叫陸恆,他們的父親都是天龍傭兵團的一員,許健更是天龍傭兵團團長的兒子,天龍傭兵團是一個C級傭兵團,有一百多人,他們有一次進入死亡森林後就再也沒有出來。現在,團裏就剩下一些老弱病殘以及一些小孩、婦女,他們都傭兵的家屬。團裏只有他們兩個年歲較大,重振傭兵團的任務就落在他們身上,團裏沒有什麼錢,團裏的人都拿出積蓄,讓他們到魔武學院來學習,好讓他們學得高強的武技用於重新組建傭兵團。

“我們走吧,你們也跟我們一起吧,現在,你們受了傷,單獨走鐵定被搶。” 龍行雲看都差不多了,就準備出發,大聲說道。他們還有些猶豫,不過,一想到自己現在連動手的能力都沒有,即使遇見魔獸也完了。所以,他們最後還是答應跟着龍行雲三人。

龍行雲五人又踏上了旅程,不過,現在有他們兩跟着,速度慢了很多,不過,他們也不擔心,他們五人加起來有200多顆寶石,每人都有五十多顆,即使不再找寶石也應該能通過考試。許、陸二人還挺厲害,他們倆全憑自己竟然找到六十多顆寶石,聽他們說,寶石大多數都在魔獸洞穴裏,每個洞穴裏有五到十顆寶石不等。他們遇到的魔獸都是四級魔獸,要得到寶石,必須打敗魔獸。看來魔法學院還真實大費心思,雖然,這裏的魔獸大多數只有四級,應該還有些是五級的,可是要在不傷害魔獸的情況下把寶石放進它們的巢穴也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

一路上龍行雲等人有說有笑,大家熟悉了很多,氣氛也融洽了很多,他們兩人也不再害怕龍行雲,都和達克一樣叫他龍哥。龍行雲發現許健比較能說一些,基本上都是他在說話,陸恆沉沒寡言,很難得說上一句。不過,有一點可惜的是,小雪再也不讓龍行雲拉她的手,他也沒有勉強,只是走在她旁邊,聞着她散發出來的幽香,心情舒暢。

“那裏有一個魔獸洞,我們要不要去看看有沒有寶石?” 陸恆大聲說道,他的手指向不遠處,果然那裏有一個洞口,不過洞口大多數被雜草遮掩起來,不仔細看是決計發現不了的。


“我們去看看吧,我還沒自己找過一顆寶石!” 小雪有些歡喜的說道,畢竟年齡不大,對這種尋寶探險的事情充滿的興趣。龍行雲看連達克那麼冷靜的人都來了興趣,其實,龍行雲到對這個不感冒,主要是他以前不知道進過多少魔獸洞,而且都是高等級的,現在興趣缺缺。不過,龍行雲沒有拒絕。淡淡的說道:“好吧,我們去看看。” 他們這羣人以龍行雲爲主,他一答應了,大家都向洞穴走去。

“洞穴外沒有打鬥的痕跡,寶石應該還在,我們現在最好是把魔獸引出來。” 法師許健仔細看了一遍地下然後說道。

“你用魔法把它引出來吧,都往後面退一些再使用魔法。” 這種事情我以前幹了不少,駕輕就熟。龍行雲五人都向後面退了十幾步才站定,許健一個火系一級魔法——火球用出,扔進了洞裏。

“嗷!!嗷!!…” 巨吼聲從洞中傳出,洞口石屑不停往下掉,聲勢居然不弱。隨即從洞裏跑出一怪獸,三米高,四米長,有點象牛,不過頭上只有一隻角。龍行雲一眼認出是五級下階的獨角水犀,不過,這一隻竟然進化了,到了五級上階。龍行雲大聲說道:“大家小心些,是水系魔獸,級別是五級上階。” 許、陸二人聽說是五級上階,都有些害怕,他們知道的龍行雲和小雪都只有五級中階的實力,要對付這隻魔獸不容易,但他們沒有後退。小雪一點都不害怕,反而有些興奮。達克也不害怕,他知道龍行雲的實力絕對不止五級中階,憑他昨天露的那一手,達克就覺得龍行雲有些高深莫測。

“許健、陸恆退後,你們受了傷,留在這沒有什麼幫助。小雪,你上去纏着它,但不要殺了它,留它一命吧。達克,你趁小雪纏着它的時候,進洞去把寶石找出來。”

“大哥,太好了,我終於可以真正的打一架了。” “是,龍哥。” 他們都按照龍行雲的吩咐做了。

小雪寶劍出鞘,運起鬥氣護住周身,腳踏步法,小心謹慎的在水犀四周快速移動。水犀看有人竟敢挑戰它的權威,大吼一聲,向小雪衝了過去,速度極快,它可不管小雪是不是美女。小雪在它快到身前了才閃了開去,並且用寶劍在它身上刺了一劍,不過,沒有用上鬥氣,水犀只受了點皮外傷。水犀吃痛,更是緊緊的跟着小雪追去。

達克看見水犀已經被小雪引走且纏住,就進了魔獸洞。小雪不停的攻擊水犀的全身,一擊即退,它的速度又沒有小雪快,怎麼也追不上小雪。它憤怒了,不再追趕小雪,不停的發出魔法攻擊小雪,不過,都被小雪輕易的讓了開去,水犀還奈何不了小雪。

“我拿到寶石了。” 卻是達克已經完成任務出來了。

“達克,你和許健、陸恆先離開,我們馬上就來。” 龍行雲看見東西已經到手,不想再逗留,就大聲說道。他們馬上走向遠處,龍行雲和小雪這才離開,水犀追了一段路,看見追不上他們就跑回洞裏去了。不過,小雪打得有些不痛快。

龍行雲二人快速的向達克他們三人離開的方向跑去,突然,聽到前面不遠處傳來聲音。“你們三個,把寶石留下就可以走了。要不然我要讓你們幾個廢物不死也殘廢。” “幾位大哥貴姓啊?我們給,大哥你可千萬別打我們。” “哈哈,算你小子識相,我就告訴你,我叫…”龍行雲一聽竟然是達克的聲音,知道達克在拖延時間,等自己去救。龍行雲沒理會他後面再說什麼,加快速度,火速趕去。

等龍行雲和小雪到的時候,達克正要交上寶石,龍行雲大吼一聲:“慢着,見者有份!” 隨即出現在他們不遠處。龍行雲仔細看了一下,對方有五個人,都有不弱的實力,最低的也到了高級上階,有兩個人更是達到了五級下階,一人是魔導士下階、一人是劍士下階,難怪他們這麼猖——狂!

他們看見小雪眼睛都直了,隨後淫笑道:“好漂亮的小姑娘,只要你肯陪我們玩一會兒,我們不但不要你們的寶石,還倒送你們一些。怎麼樣啊?美女。”

小雪聽得秀眉微蹙,臉上薄含怒色,龍行雲知道她非常生氣。微笑着說道:“小雪,你去陪他們好好玩玩,不過,不要玩死了。” 他們聽見龍行雲前面的話,大笑起來,罵他是懦夫,龍行雲沒有理會,仍舊帶着微笑。小雪卻是知道他的意思,馬上拔出寶劍,她剛纔沒打痛快,現在正好有人撞在槍口上,他們要倒黴了。

小雪把速度提到極限,突然消失,正在狂笑的五人當即拿出武器,圍成圓形。不過,他們還是晚了一步,小雪一劍刺傷了一個法師的手臂,然後,馬上抽身後退,那人法杖掉在了地上,鮮血滴答滴答的直往下掉,抱着傷口大叫起來。

“大家小心,那臭女人竟然敢偷襲,待會兒要你好看。” 對方的那個劍士怒吼着,他們都盯着小雪快速移動的身影。小雪又連着幾次進攻,想對方的另外一法師也傷在劍下,不過,都被對方的戰士擋開了。小雪有些不耐,運起鬥氣,劍上吞吐着紅色劍芒。

“那小妞竟然扮豬吃老虎,我們上當了,跑怕是跑不掉的,我們拼了。” 他們發現小雪比他們等級還高,馬上有逃跑的想法,不過一想起小雪鬼魅般的速度又泄氣了,何況對方還有一個人沒有動,也不知道實力有多強,但他們知道決計不會比他們弱。他們起了拼命的心思,想殺一個陪葬,或者抓住一人就可以要挾另外一人,他們都衝向了小雪,連受傷的人也撿起法杖,念着魔法咒語。他們如意算盤打得不錯,可還是低估了小雪的實力。

只見小雪身影連閃,迎上了向他們,劍芒每閃一下,他們中就有一人的身上增加一太傷口,沒要多久,他們都傷痕累累,法師的魔法還沒有用出,就被削斷了法杖,然後傷在小雪劍下。還好是小雪手下留情,他們纔沒有丟了性命。達克三人都看傻了,他們怎麼也沒有想到,看上去弱不禁風的一個小女孩竟然這般厲害,這般迅捷,他們連招式都看不清楚。

“大哥,他們太弱了,沒有什麼意思。” 小雪不滿的說道,直到他們三人聽見小雪的聲音才清醒過來,馬上又是腦袋短路,兩個五級的竟然還說他們弱,那自己又算什麼,他們不由得有點沮喪。

龍行雲微笑着說:“不是他們太弱,而是你太強了,呵呵!!” 他看見地上躺着的五人,幫他們止了血,龍行雲可不想他們流血而亡,然後,大聲說道:“把你們的寶石都留下,你們就可以走了。” 他們老實的交出寶石,乖乖你個噥的咚,竟然有三百多顆寶石,也不知道他們搶了多少人,爲那些人默哀一秒鐘。

龍行雲等人有了這麼多寶石,不想再深入森林裏面去了,就打道往回走。一路上達克三人有些喪氣,龍行雲知道他們是看了剛纔的戰鬥才這樣的,微笑着說道:“你們也別垂頭喪氣的了,既然你們叫我一聲龍哥,我會指點你們一、二的,要達到小雪的程度是非常容易的。” 他們看龍行雲說得如此輕鬆,有些不相信。小雪自豪的說道:“對呀!我大哥最厲害了,我以前也只有高級中階,比你們還要弱一些,經過十天的訓練,我就達到現在的程度了。”

“啊!!” 他們三人驚訝得大張嘴巴,大叫出來。許健當先反映過來,大聲說道:“龍哥,我們以後就跟着你了,你一定要教教我們。” “對啊,你以後就是我們的老大。” 陸恆也說道。他們不就是想要學高超的武功嘛,現在機會擺在面前,他們當然不會放過。 “我以後爲龍哥命是從。” 達克平靜的說道,但語氣非常堅定,他知道自己絕對不會跟錯人,眼前的人肯定會改變他的一生,他對龍行雲充滿了信心。

“啊!有你們的幫助,我相信我們一定能打造出自己的一片天地。哈哈!!” 龍行雲高心的大聲道。

“誓死追隨龍哥!” 他們齊聲道。

“好!我們走!!” 龍行雲大步向前走去,每一步都自信而有力。 入學考試結束,龍行雲五人以平均每人一百多顆寶石的優異成績名列前矛,進入了魔武學院,其中,許健、陸恆、達克對能進入魔武學院都很開心,他們終於可以學習自己想要的知識,實現自己的抱負。而龍行雲和小雪都沒想過會進不去學院,喜悅之情反而淡了很多。

考試完後,太陽已經西斜,龍行雲五人都還沒有吃午飯,就在學校附近找了一飯店,一起吃飯慶祝一下順利通過考試。

“龍哥,這次真是謝謝你了!要不是你我早就被淘汰出局了。你以後有什麼事讓我幫你幹,在下赴湯蹈火,在所不辭!” 達克對龍行雲的信任已經達到一個很高的高度,他自信自己不會看錯人,他的語氣雖然不是那麼的慷慨激昂,但充滿堅定不移的信念。

“龍哥,只要你不嫌棄,我們倆願在你手下效力。” 許健不甘落後,馬上表示願意跟着龍行雲,陸恆沒有說話,但他和許健是同心的,既然許健已經答應加入,他肯定也是同意的。

“你們太見外了,以後我們就是自己人了,不用那麼客氣。” 龍行雲內心很高興,但沒有表現出來,仍舊微笑着,語氣平靜而柔和。他喝了一口酒,又接着說道:“其實,我要你們幫我做事,也同時會實現你們自己的願望和理想。許健和陸恆二人,我要你們重建天龍傭兵團,而且要使它成爲最偉大的傭兵團,具體怎麼操作,我是一點都不知道,也沒想過要管,全權交給你們二人負責。不過,有一點,就是招人的時候不要看那些人的功力有多高,主要看他們爲人怎麼樣,人品太差的一律不要。高手我們自己可以慢慢培養,不用着急,有可能的話多收一些孤兒,我們自己慢慢訓練,只有這樣的人才是最忠心的。” 龍行雲頓了一下繼續說道:“所需要的資金我會全部提供,不需要你們擔心。”

“真的嗎?太好了,我這不是在做夢吧!” 許健、陸恆而人聽完龍行雲說的話,簡直有點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許健馬上慷慨激昂的說道:“我們一定誓死效忠龍哥。”

“你們天龍傭兵團的總部在哪?在嘯天城有沒有分部?” 龍行雲微笑着問。

“我們的總部在龍舌小鎮,在死亡森林附近,由於我們的傭兵團都是由窮人組建起來的,實力也不是很強,一直以來資金都不寬裕,上次傭兵團的人全體進入死亡森林就是想獵一些魔獸和找魔晶,爲了解決資金的緊張。哪想到……” 話還沒有說完,他就哽咽起來,眼裏淚水直打轉,陸恆也淚流滿面。他們雖然很堅強,但畢竟只有十六、七歲,說到傷心處再也忍不住了。

“你們也不要太傷心了,只要你們以後把天龍傭兵團發揚光大,你們的父親地下有知,也會爲你們感到自豪的。你們應該化悲痛爲力量,從現在開始,努力練好武功,學好知識,爲以後光大天龍傭兵團做準備。”龍行雲輕聲說道。 達克和小雪也都細聲安慰他們,好一會兒,他們才平靜下來。

“我們一定會努力的,實現父親的願望,把天龍傭兵團的名字響遍大陸。” 許健非常激動,語氣激昂,他停了一會兒,等心跳慢了下來,才接着說道:“我們現在總部裏大多數是死去的傭兵的家人,還有一些年老體弱有傷病的傭兵,一共有三百多人。在嘯天城沒有分部,不過還有兩個傭兵在這裏,他們以前是負責接一些護送任務的,傭兵團出事後,他們也一直待在這邊,不過,一直沒有事幹,靠幫別人乾點體力活爲生。我們剛來就去看過他們了,他們過得很苦,但他們沒有脫離傭兵團去加入其他傭兵團。” 說着,他們倆又有些傷感。

“這邊還有人事情就好辦多了,你叫他們回總部一趟,把總部的人都接到嘯天城來,那邊只留下幾人照看就可以了。你們說怎麼樣?” 龍行雲怕他們又沉侵在悲痛中,連忙說道。

“這個,這個… 好是好,可那麼多人來了住哪裏,還有吃飯問題。” 許健二人狂喜,不過,馬上又有些擔憂。

“吃飯不是問題,就是再多幾百人也吃不窮我。住房現在還沒有找到合適的,不過,我會很快解決的。最多去找爺爺幫忙。” 龍行雲輕鬆的說道,“他們兩人回總部,我會給你們五千金幣,你們自己交給他們。除了給留在那邊的人留下一些生活用,其他的就是路費。叫他們多僱一些馬車,最好和大隊人馬一起過來,那樣更安全一些,用些錢也沒有關係,不要捨不得花錢。”

“五千金幣!這太多了吧!” 許健兩人當即驚訝得張大了嘴巴,要知道兩個金幣就可以讓普通人家過一個月了,五千金幣可是一個大數目,他們傭兵團資金最充裕的時候也很難拿出五千金幣。而龍行雲卻拿這麼多金幣只是讓他們在路上花費的,他們能不驚訝嘛!

“不多,那些人都是老弱病殘和小孩,沒有戰鬥力,連走路都有問題,所以,必須僱馬車,最好僱傭一些傭兵護送,或者和那些大商團一起走,只有這樣才安全。錢我會盡快取出來給你們,最遲明天就會給你們。” 龍行雲滿不在乎的解釋道,錢本來就是賺來花的,他隨便拿一塊魔晶就賣了五十萬金幣,也不在乎這點錢。

“龍哥想得真周到,謝謝龍哥!!” 許健真誠的說,臉上盡是感激之情。

小雪用亮麗的雙眸看着龍行雲,嘴角含着微笑,神情是那麼的專注,也不知道有沒有聽他們的談話。達克聽龍行雲只安排了許健而人的事,而自己的事決口不提,心裏微微有些着急,平靜的臉上一絲焦急一閃而沒,不過被龍行雲看見了,暗想:“看來他還需要鍛鍊,他雖然知道我不會拉下他,但還是有些緊張,想早點知道。”

龍行雲準備看達克能忍多久,於是不再說話,慢慢的用餐。達克也沒有問他,吃着桌子上的菜,不過,龍行雲看得出,他有點心不在焉。許健和陸恆卻心裏特別激動,連吃飯的速度都快了很多,每一口都用力的咀嚼,好象想一口就它咬碎吞下去一樣。

飯菜很快就吃得差不多了,達克終於忍不住了,微微有些急促的問道:“龍哥,你讓我做什麼?”

龍行雲“呵呵”一笑然後說道:“你小子終於忍不住了,我本來想馬上就告訴你的,看來你的耐心還需要多磨練。” 達克不好意思的摸摸頭道:“謝謝龍哥教誨!”

“我準備讓你組建一個商團,怎麼樣?有興趣嗎?” 龍行雲微笑着說道。

“呵呵!太好了,這正是我喜歡的,自從家裏的生意破落後,我就發誓一定要建立一個比以前更加強大的商團。謝謝龍哥!” 達克語氣有些激動。

“你就這麼點願望嗎?,要做就要做到最好,要上全大陸的人都知道你建的商團,要把你的貨物賣到大陸的每個角落。” 龍行雲擦擦嘴巴,淡淡的說道。

“啊!!這… 這需要太多的錢財了。” 達克有些興奮,有些吃驚,還有些擔心。

“錢嘛,可以慢慢來,我們又不是一下要做那麼大,資金是逐漸積累起來的。我這裏還有四十多萬金幣,除了買房安頓天龍傭兵團的人,其他的都交給你支配。” 說着,龍行雲拿出金卡遞給達克。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You may also lik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