言情小說

現在除了提高經驗以便上升以外,葉清揚還想對更多的事物涉及。丹藥或是特殊的符文成了他一個更好地選擇。綜合一些情況他想到了一個特別成功的物品。“構裝軟件”。

構裝軟件是一種能夠置入人身體之中的一種軟件。他能夠在人體有利的部位插放,各種構裝的信息會讓使用者得到更好地屬性。力量、敏捷、防禦、活力、甚至是物理防禦或是魔法防禦構裝都能夠輕而易舉的增幅。而且在一些特殊的方面,如同偵查守衛,附魔的嗜血打擊都是構裝可以隨時增幅的。

說起來構裝更像是一個固定在身體上的增益魔法。他能夠將自身的體質加入一個永久而且固定的增益魔法或是神術。如同一個普通的一階的力量構裝就能讓一個正常人的體質力量永久性的增加百分之五的實力,並且使用自身真氣觸發構裝的話還會有幾層的增益,一階力量構裝只有一層增益,那就是在五分鐘之內自身的力量會上升百分之十五。

這是任何人都夢寐以求的理想物品。操作簡單而且保養起來只要用市面上常見的魔法清洗溶液往身體之上或是嘴裏澆灌的話都是可以的。因爲一些強者在添置了構裝之後就會將構裝吸收到體內,構裝直接作用在了身體之中,而構裝軟件也會被身體奇特的虛空力量吞下,而不用留下一個複雜用亮閃閃的佈滿條紋的皮質方塊在身體之上了。

自然構裝對人身體也是有限制的。一些特殊的構裝只能夠在身體的某個部位安放下去,然後成爲身體的增益魔法。自然也會有體質的區別之分,不過修煉者的體質一項優越要比那些普通人升級上去的騎兵或是帝國將領好得多,自然構裝的安裝以及吸收甚至是安裝的數量都要比一個正常人多得多。

構裝的力量也不虧是一個特別的物品,甚至整個西方大陸都以構裝師作爲一個要比侯爵甚至是公爵都要強大的人物。你是說構裝師的魔法有多麼強大,一個強大的構裝師手裏的構裝增幅自然不會差,而強者需求的正是這特殊的軟件,所以一個大構裝師的面子甚至能夠堪比公爵。一個聖構裝師,更是在各大公國之中都被奉爲上賓。

構裝在尊皇的手頭上也是有的,這些早就能夠統治星球的老傢伙簡直就是一個百寶箱。想要什麼有什麼,不過每次拿出好東西的代價就是要求葉清揚有了兒子的時候要跟自己學習什麼什麼的,讓自己的力量不會失傳。

“唉~”葉清揚微不足道的嘆出一口濁氣,想着自己以後可憐的孩子們就不住的覺得對不起自己的孩子啊。還沒出生就已經給自己的孩子佈置下來了這麼多任務,兒子啊你一定要不要恨老爸我啊,爲了咋家的強大,翻滾吧!

“你怎麼了?”聽到葉清揚的嘆氣聲雅汐問道。雅汐距離葉清揚只有不到一米的距離,兩個人的位置很近,而四個女孩在葉清揚的右手邊,正在討論剛纔買到的好東西的,而且葉清揚剛剛略帶抒情的一嘆也沒有任何的不適,深愛的相處早讓彼此知道了各自的習性,這抒情的感覺明顯是像是一種玩笑的感覺。

葉清揚呵呵一笑“沒有事情,我就是對我以後兒子的未來有些擔憂啊。”葉清揚舒坦的坐着,手中的爐晶鑽收回了口袋之中,開玩笑這一塊爐晶鑽的價格就在一萬金幣左右,可是自己等着試驗製作的第一個構裝的原料。

“你的兒子?你有兒子了!?”雅汐作爲一個蠻族少女,思考總是很直白。話語的聲音刻意的壓制在兩人的周圍,語氣之中盡是驚訝。幾個女孩自然也是聽到了,會心的一笑接着討論了起來,而琴嫣兒也主動重啓題目,討論的問題正是和葉清揚的那個事情,四人瞬間臉色變紅…

坐在雅汐公主身旁的薩斯塔祭司也是聽到了。意味深長的看着葉清揚,不過葉清揚無奈的聳聳肩,他的臉色又變的平靜起來,作爲一個祭司他的智慧自然是要高上一些,葉清揚的動作告訴他的意思就是,沒有這回事情。

“我說,小公主。我說的是以後啊。以後很長的,你看我現在十八歲的樣子可能是要當父親的樣子麼?難道你給我生啊?”葉清揚開玩笑的說道。

不過雅汐公主卻是臉蛋一紅。“你不說要接觸的時間長一些才能進一步的麼?怎麼這麼快就想要孩子了,我才十六歲…不過,我喜歡你,如果你想的話我可以…可以跟你在一起,給你生兒子的。”雅汐公主扭捏的撥弄着自己的手指頭,臉色羞紅的低着頭。

作爲一個女孩,害羞是雅汐很少出現的表情。活潑的性格讓他只在自己的父母面前羞紅過幾次,在外人的眼中雅汐就是一個活潑的小女孩好像什麼事情都打動不了她的情感一樣,更像是一個鄰家妹妹的存在,讓人想入非非又很像保護。

葉清揚只能無奈的笑了笑,摸了摸雅汐的頭髮“你這思想。在想什麼呢,你才十六歲而已,這麼早的就要生孩子,難道你想要孩子叫你叫姐姐?還是等你大一些在考慮這些事情吧,至少也在二十歲吧。”

“那,你的意思是。你肯定會跟我生麼?”雅汐擡起頭眨着閃亮的眼睛,對葉清揚問道。葉清揚一瞬間發自內心的感覺到雅汐的美麗,作爲一個標準男人,葉清揚的兄弟不自覺的直起了腰,瞬間發現的葉清揚馬上運起龍陽大法的心法,將剛剛站起來的兄弟又強行的按了下去,心中對自己鄙夷的大罵“擦,你這個敗類!怎麼一看見美女就不自控,做一個好男人有木有!趕緊正常起來!”

“這個,這個還不確定。這要看你以後自己的選擇,估計交流會之後不久你就會回去了吧,我也要接着我的遊歷了。事情還是放一放,蠻荒大陸我是一定會去的,到時候你若還是繼續這樣喜歡我,那我們也可以考慮一下彼此的深一步的感情吧。當然只是從朋友開始蛻變,一步步的,到時候如果我們倆都有感覺的時候,便可以做一對伴侶了。”葉清揚平靜的說道,臉上的微笑只是停留在友誼的方面上。

雅汐公主也不是不知足的人,野蠻人直爽、專情的情緒也在時刻的鼓勵着她,鼓勵着她早日和這個自己喜歡的味道喜歡的人在一起。一張漂亮的小臉上多了一些堅毅“放心吧,時間有的是我只要在卡納圖亞等着你就好了。”

“其實,你可以不用在我這裏一直等待。你也可以自己找一個更喜歡的人,和他在一起發展,在一起修煉成爲一對人人讚賞的神仙眷侶,到時候我會祝福你們的。”葉清揚勸道,一個小女孩在自己這裏這麼執着,讓他覺得自己好像做了什麼不法的行爲一樣,是不是有點不妥啊。

到時候有人來維護和平正義,說自己拐騙**這可怎麼辦。

“我們卡納圖亞的人們都是專注的。我的感覺也是一樣的,這一個氣味在一生之中出現一次,生命的指引告訴我你就是我最好的選擇,沒有其他。你放心我會只喜歡你一個人,哪怕是幾百年我也會等,只要在家裏吃喝玩樂就可以了。”雅汐舉起小拳頭說道。

“你不用修煉?”葉清揚疑惑的問道。

“不用的,獸神的眷顧讓我的實力無時無刻不再增長。只要有充足的食物我就能一直增長下去,實力也會自己上升的,不用學習什麼特意的鬥技的。”雅汐笑着說道,在笑的同時那顆漂亮的小虎牙更添了一份韻味,讓葉清揚一陣失神。

不過瞬間又反映了過來。這隻要吃下去就可以生長下去,這是有多逆天!自己這苦苦追尋下一個升級道路的時候,人家只要在家裏吃了睡,醒了玩,玩完接着吃,吃了睡的重複下去就可以和自己旗鼓相當的發展先去,自己頓時感覺自己修煉的這麼長時間都是白費的。

不過再一想,這一個小女孩能吃多少東西。也就釋懷了,自己成天睡覺時候都在打坐冥想的,應該和她成天玩鬧差不多。一切都是平常心,平常心。不過他不知道,就這身材姣好的小女孩在卡納圖亞被稱作“無底洞”在野蠻人那麼能吃的國度的狂吃大賽之中,這位女神更是被帝國的人們佩服,就因爲她的胃口就像是一個無底洞,絕對繼承了野蠻人豪放的性格。

如果葉清揚的女人們知道這貨,成天吃吃喝喝玩玩鬧鬧,而且吃那麼多也是這S型的身材,那她們能是一個什麼心情。 這次遭遇戰,原本是一百比三的比例,基本上只得等死,但前前後後不到一分鐘,那百十來號日本鬼子,就被99式坦克的三發炮彈結束了。

這就是現代化武器的厲害,這就是中國製造的威力。。

韓立哈哈大笑,過癮無比,而他剛纔已經殺了三四十號人馬了,此時再加上這一百來好,一百三四十號人肯定是有的。

按照系統所提示的,上一次殺了二十人就獲得了召喚能力,這次殺四十號人時,就應該再次獲得一次機會,然後八十人也會獲得一次機會。

韓立感覺人數差不多了。

當然,很多時候基本都是炸殘,炸傷,並沒有直接炸死,有可能處於瀕死狀態,沒有死透呢,所以不夠及時,不能第一時間就完成任務。

但這一刻。

系統很快給出了提示,“恭喜宿主,殲滅日本鬼子人數到達四十,獲得一次召喚機會。”然後又一個聲音出現,“恭喜宿主,殲滅日本鬼子人數到達八十,獲得一次召喚機會,累計兩次。”

“哈哈,爽啊,兩次了,可以再強大強大了。”

韓立摩拳擦掌。

但很快,系統的聲音再次出現,“恭喜宿主,擊殺日本軍官:少尉一名,獲得意外獎勵,魅力值提升二十。”

“宿主韓立,魅力值總數,三十。對於您招兵買馬,會有很大幫助。”

“我去,剛纔那個坐在三輪摩托車上的居然是個少尉啊。”

韓立略顯吃驚,所幸跳下坦克,大步走了過去。

迷龍在角落扛着歪把子機槍跑了出來還問呢,“韓兄弟,你這坦克哪個國家啊,好牛逼啊,比日本鬼子的強多了,美國貨也比不上啊。”

“記住了,我的所有東西,都是中國製造。”

韓立來到了此時一片廢墟的三輪摩托車面前,一看,還真是個日本軍官,穿着的軍裝不一樣,一腳踢開了,在他身上翻了翻,一把日本***和一把配槍被找了出來。

上面還寫着名字呢,“飛田小藏?嗯?不知道,大爺的,如果能把那些日後榜上有名的甲級戰犯抓到就爽了,我他媽的一定給他們來個凌遲。”

“呸!”的催了一口吐沫,喊道:“迷龍,你還愣着幹嘛啊,割頭皮啊,一個不留。”

“啊?這麼多也割啊?”

迷龍吧唧嘴。


人太多,太費事了。

韓立咬牙道:“必須讓日本鬼子知道,他們在南京城的日子不好過,給我割,全部割掉,一個不許剩下。”

目光炯炯,發狠如狼。

迷龍一咬牙,就也怒了,“行,我割。”

繼續去割這些日本鬼子的頭皮。

韓立則又回到了99式坦克上,“轟!”“轟!”的駕駛着,找了一個絕佳位置,進行防禦。

當然,腦子裏也快速的想了想。

自己現在有了兩個召喚權限,召喚什麼比較?

槍支彈藥自然是好,但現在用不上啊,飛機大炮又太麻煩,有了這個龍之甲的陸戰之王的坦克,其實暫時就夠用了。

這麼一想。

現在最重要的是完成支線任務,招兵買馬,弄夠一百人,然後才能繼續下一個支線任務,最後才能完成主線任務,守住南京城。

這纔是最重要的。

想到這,纔算想明白,“自己得按照任務來啊,對,大爺的,不能這麼亂殺亂衝的浪費時間了,現在時間就是生命啊,招兵買馬纔是正事,對,走起。”笑呵呵的問周曉藝,“日本鬼子進城多長時間了?一天?還是半天啊。”

“啊?!”

周曉藝總是被韓立突如其來的問題搞的應接不暇,反映了一下才說,“防線是今天上午被攻破的,到現在,也就一兩個小時吧。”

“那就好辦了,現在肯定還有很多軍隊沒來得及撤走呢,自己招攬一些,不是難事。”

韓立就呼喊迷龍,“割完頭皮了?趕緊的,快點。”

“一百多人呢,癟犢子的,你等等。”

迷龍渾身是血,割了幾十人之後,早就熟練了,抓起一具日本鬼子的死屍,就從眉毛往上一刮,頭皮就掉了。

非常熟練。

不一會兒,就全都割完了,還用一個行軍囊給裝了起來,扔給了韓立,“血池呼啦的你要這玩意有什麼用啊,燉小雞吃?”

“哎呀。”

周曉藝渾身一顫也躲開了。

韓立冷哼一聲,舔了舔那些日本鬼子的血,咬牙憤怒的雙眼冒火:“壯志飢餐胡虜肉,笑談渴飲匈奴血。哼哼,這算個屁啊,我恨不得生吞了這些王八蛋了。”

“轟!”

99式坦克發起了最快速度,向着西城而去。

日本鬼子是從東城殺進來的,潰兵向西逃竄。

按照韓立知道的一些歷史情況,南京保衛戰時,因爲指揮混亂,各方勢力混雜,很多軍隊到了南京城,還沒來得及開一槍,就被命令撤退了。

當然,更多的部隊,損失慘重,甚至全軍覆沒。

所以韓立的目標就是找到一個整編制的部隊,利用自己的所謂的魅力值還有召喚能力,收下他們。

到時一百個人,就能輕鬆完成了。

這般全速前進,“轟!”“轟!”的開着車,不到半個小時,就在前面看到了很多夾着包,拎着皮箱的普通民衆在逃跑。

男女老少都有,看到坦克,也不知道是哪個國家的。

“啊!”“啊!”亂叫,跑的更瘋狂了,還有一些女人,提着厚厚的包袱,穿着蹩腳的花旗袍,一不小心直接撲倒在地,尖叫着呼喊,“救救我,救救我啊。”

有人去拽,也有人快速猛跑。

迷龍竄了出來,站在機槍上狐假虎威的喊道:“都給我讓開,讓開。”

這時代的國軍,如狼似虎,欺行霸市,惡行無數。

迷龍可不是省油的燈,還想對空放槍,震懾這讓這些人給他們騰出一條道來,讓他們過去。


ωωω ⊙тTk ān ⊙CΟ

韓立一把攔住了,“幹嘛呢,都是同胞,你還想開槍啊?癟犢子的,救人,能救一個是一個。”

他停下了坦克呼喊,“我們是中國人,中國軍人,都上坦克,快,都爬上來,我帶你們出城。”

“啊!?”

“帶上我們?”

全都愣住了。

沒見過這樣的軍人。

此時的韓立穿着普通的作訓服,由於是睡覺時穿的,也看不出臂章一類的,感覺還有些狼狽,但看此情況,一些眼疾手快的還是攀爬了過來,“軍爺,幫幫我們,帶上我們吧。”

“軍爺,我這有金子,給您,帶上我一家老小,我不會虧待您的。”

蜂擁而至。

逃跑的人,在這一帶成百上千,這麼一搞,“嘩啦啦!”的提着箱子,爭先恐後的往這邊跑。

搞的坦克周圍裏三層,外三層,全是人了。

無法前行,也無法全部帶走。

迷龍斜跨在高射機槍上,撇嘴道:“韓長官,這回你看到了吧,哼哼,我看你怎麼辦,按照我的意思,一梭子下去,全都嚇跑了,咱們走咱們的,一了百了。”

“滾一邊去。”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You may also like